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诡刺

第三十八章 请和我生死与共(下)

    第三十八章 请和我生死与共(下)

    “我的天哪!”

    面对这一幕又一幕,就连薛宁波教官都忍不住发出了一声不敢置信的低呼:“他懂了,他懂了,他竟然懂了!他一个还不到十五岁的孩子,竟然读懂了弱音哨和动物的联系,他竟然能够用龙建辉送他的弱音哨,去指挥学校里的军鸽和军鼠了!”

    “不!”

    李向商在摇头,他凝视着丛林与群山中,那一个看似没有任何异常的角落,低声道:“风影楼根本不懂如何指挥军鸽和军鼠,他只是在请求,在以一个朋友的身份,请求获得援助。在这六年里,风影楼是没有和学校里的同学打成一片,但是他用六年的朝夕相伴,却结下了一群平时我们都一起忽略了的朋友。他失去了人心,但是这个世界却是公平的,他得到了动物的友谊,他更找到了自己并肩战斗的伙伴,在这一场战斗中,他并不孤独!”[

    李向商说的没错,风影楼没有想过指挥谁,他更没有想过指挥陪伴他度过了最后这两年,如此孤独与寂寞岁月的朋友。

    每当夜深人静,风影楼聊时,想念远方的龙建辉,海青舞,雷洪飞,还有他的妈妈时,他就会对着挂在身边的那个小布偶,吹响龙建辉送给他的“弱音哨”,时间长了,那些军鸽和军鼠,已经能够通过哨子的声音大小甚至是长短,听出风影楼的心情。而这根哨子,之所以叫“弱音哨”,是因为它能吹出超出人类听觉极限范围以外的音波,人类听不到它,但是纵然在千米之外,鸽子和老鼠这些生物,仍然能够用近乎直觉的超人听觉,捕捉到风影楼的呼唤。

    平时,它们在风影楼的哨声中,听出了他的悲伤,听出了他的迷茫,听出了他的助,可是在今天,这些鸽子,这些老鼠,却在风影楼的哨声中,听到了它们从来没有听过的战鼓铮鸣,听到了一股几可分金碎石的破釜沉舟!

    为什么,它们不知道!它们只需要知道,自己的朋友需要帮助,需要它们的全力帮助,并且向它们发出了求救、求援、与战斗的信号,这就足够了!

    风影楼笑了,他真的笑了。在这个不知道有多少敌人,同时以他为目标扑过来的时候,在这个孤立援成为众矢之的时候,在这个千夫所指本来应该疾自终的时候,他竟然笑了。他笑得开怀而狂妄,他更笑得仿佛在这个时候,已经可以悔此生。

    因为他的朋友全来了!

    二十四只军鸽,七只军鼠,他三十一个朋友,彻彻底底的全部来了。

    “特种部队,一向讲究三三制掩护。没有队友的彼此掩护,没有队友保护我的后背,论我有多么厉害,在这种丛林运动突击战中,我最终的结局都是必死疑!我知道,战争,本来就是团体行动,任何人想要耍个性,想要当英雄,都没有办法强行撑下去,但是我身边没有战友,没有队友,我有的只有你们!”

    风影楼望着眼前的这三十一名已经用实际行动,验证了彼此友情的朋友,他嘶声狂叫道:“所以我求求你们,把你们的力量借给我。我求求你们,当我头顶的眼睛,我求求你们,关注我的后背,让我不会因为背后射来的子而被淘汰!我、我、我,我不想在这里被淘汰,我求求大家了!!!”

    军鸽沉默着,军鼠也沉默着,它们不会说话,但是看着眼前这个全身都蒙上了一层火焰,如果今天再不爆发,再不疯狂的舞尽他的人生,就会活活闷死的大男孩,不知道是谁带的头,一群军鸽突然再次展翅飞上了天空。

    一群曾经受过龙建辉特殊训练的军鸽,飞到空中后,它们突然四散开来,分成了几支小组。它们在群山与丛林的上空不断以奇异的轨迹飞行,它们一会以三只为一小组,一会以十八只为一小组,一会以两只为一小组。它们居高临下,不断做出各种奇异的数量组合,不断排列成各种队型。

    这就是龙建辉的“弱音哨”真正作用,这就是龙建辉在特种对抗战场上,只可能属于他一个人的杀手锏,一个独特得可以载入特种战争史册的战术……“鸽舞天翔”!

    以鸽子为天上的眼睛,以它们的舞蹈为信号,在每一时每一刻,向处于战场中心的主人或者朋友,报告敌人的数量和方向。虽然风影楼只是摸索到了一点点皮毛,但是以现在的他,以现在他要面对的敌人,要面对的战斗,已经足够了!

    至于七只军鼠,它们彼此对视了一眼,分窜向了不同角落,形成了一个以风影楼为核心的扇形作战阵型。论是谁,想要从背后对风影楼发起偷袭,那都绝不可能!因为在这个世界上,绝对没有人能逃过嗅觉比军犬更灵敏的军鼠的鼻子,更没有人能在不引起老鼠警觉的情况下,对风影楼发起偷袭。

    试问,胆小如鼠这个成语,是他妈的白叫的吗?!

    在这个时候,风影楼已经再畏惧,因为他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战斗伙伴,他已经组起了自己最独特的特种作战小组!

    “三个人!”

    风影楼抬头看着天空,在阴霾的天空下,他的朋友正在展翅飞翔,虽然只是第一次合作,但是相处了六年,风影楼还是读懂了它们的意思……有一支三人编制的特种作战小组,正在向他逼进!

    看鸽子飞翔的方位,那支特种作战小组,距离他已经不足一百米远![

    风影楼深深的吸着气,就是在这一呼一吸之间,他的心脏在胸膛里一次次的有力跳动,将混合着大量氧气的新鲜血液,毫保留的倾注到全身每一个细胞,更在一次次有力跳动中,将风影楼灵魂深处,那最疯、最狂、最傲的气息,那个被压抑了十五年的真正自我,一点点释放出来。

    当三个同样面临淘汰命运,必须拼死一战,想着先剪除风影楼这个最弱环节,减少竞争对手的学员,组成的特种作战小组出现在风影楼的视野中,一场看似绝不对等,其实更不对等的战斗开始了。

    “哒哒哒……”

    在密林与群山中传来了自动步枪发射时轻脆的声响,终于有人相遇交火了。但是枪声只持续了十几秒钟,就猛然再次沉寂下去。

    带领十七名队员,正在以单箭队型在群山中前进的龙王神情一动,放声喝道:“加快行动!”

    当龙王他们赶到两分钟前,刚刚发生了一场短暂而激烈交火的战场时,他们看到了三个脸色苍白得犹如白纸,每一个人身上都有特种橡皮子留下印痕,已经注定要面对淘汰命运的同学。

    他们也许本来还有机会通过考核继续留在学校,但是他们在一个错误的时间,选择了一个错误的敌人。

    职业军人在战场上,一个最微小的错误都可能是致命的,更何况他们连续犯了两个不可原谅的错误?!

    龙王的目光从现场狠狠一扫,他的目光最后落到了几枚g36突击步枪子壳上,他脱口问道:“是风影楼?!”

    如果这是在真实的战场上,这三个身上致命部位,都留下痕的同学,已经是三具再没有任何气息的死尸,他们当然不能再回答任何问题。但是刚刚在心灵上遭受了一次重创,面对龙王的询问,这三个同学当中,却有一个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他一个击毙了你们三个,而且,只用了十五秒钟?!”

    龙王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眼,“你们三个就算是要被淘汰了,怎么也是接受了六年训练的兵,竟然能让一个垃圾中的垃圾一窝端了?!”

    听到“垃圾中的垃圾”这几个字,三个同学的脸上,一起露出了怪异到极点的表情,但是他们谁也没有说话。

    目送着龙王带领整支队伍,沿着风影楼留下的痕迹追过去,不知道沉默了多久,这三个明天就要卷起铺盖回家的学员,其中一个被他们选为队长的男孩,低声道:“龙王,我承认你和陈徒步两个人都够厉害,在同学中间,绝对称得上出类拔萃的精英,和你们相比,我们被淘汰,不冤。但是我想告诉你,和现在的风影楼相比,你们根本不是对手。能够得到六名重量级教官另眼相看,免试入学的种子学员……果然是……名不虚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