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诡刺

第二十六章 众矢之的(下)

    第二十六章 众矢之的(下)

    “风影楼!”

    听到金择喜已经隐隐透出几分怒气的低喝,风影楼下意识的挺直了身体,叫道:“到!”

    “看起来你们刚才聊得很开心啊!”

    金择喜甫一开口,就透露出对李向商明显的排斥,他的眼光更直接落到了风影楼手中那一根还没有来得及塞回口袋里的竹哨上。[

    风影楼在心里暗叫了一声“完蛋了”,他没有穿道袍,头一节课就被教官“请”出训练场,肯定在教官心里已经留下了相当不好的第一印象,最惨的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仍然不知道悔改,自己偷偷把玩龙建辉送他的玩具也就算了,还大模大样的和李向商有说有笑打打闹闹,最终气得教官抛下一百多个正在上课的学生走出来对他严加斥责。

    这种一错再错的情况,不要说是发生在第五特殊部队,相信就是在普通的学校,老师面对他这种屡教不改还变本加厉的顽劣学生,也会发狠加倍惩罚。

    但是金择喜盯着那根看起来其貌不扬的竹哨,脸色却变得奇怪起来,他突然问道:“我听说,你现在晚上睡在朱建军的鸽舍里,每天还帮龙建辉去喂他分布在校园各个角落里的老鼠?”

    风影楼点头。

    “你右脚上的伤,是在原始丛林里踩到了一根二战时遗留下来的反步兵倒刺钩,你为了不被淘汰,还曾经让自己的伙伴,用蛮力往外猛拔,甚至还因此说出了一段‘三国名将’理论?”

    一想到当时硬拔脚底的倒刺钩时,那种差一点活活疼死的经历,风影楼就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他老老实实的道:“我现在才知道,原来夏候惇不是那么好当的。”

    看着风影楼一脸心有不甘的样子,金择喜不由哑然失笑,他左右张望了两眼,突然伸手拍拍风影楼坐下来,然后他顺势蹲下身体,小声问道:“我还听说,在三天前,你跑到餐厅里,当众把一封情书送给了海青舞,她看情书后,不但没有拒绝,还喊了你一声‘小情人’?”

    “嗯!”

    “你小子厉害!”金择喜微笑着叹息道:“我真的不知道,是要夸你胆大包天呢,还是应该说你知者畏,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份勇气值得夸讲。”

    风影楼摸着自己的后脑勺,一脸的讪讪,他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送海青舞姐姐一封情书,当了她的小情人,就是做了一件非常有勇气的事情。

    “你的右脚受伤,的确是没有办法再参加日常训练,但是正所谓条条大路通罗马,你完全可以使用其他的方法,来弥补身体受伤带来的影响。”

    金择喜拍拍风影楼的肩膀,示意风影楼坐下,然后他蹲下身体,似乎也坐在了地上,可是他却用自己的双手,支撑起了自己的身体。“看到了吗,哪怕是上普通文化课的时候,你都可以一边听讲,一边用双手支撑在椅子上,用这种静态方法,训练自己的上肢力量。”

    金择喜把双腿盘成打坐的模样,两条腿互相盘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相对稳定的力矩结构,然后他用支撑在地上的两只手相互交错的慢慢向前走了一段距离。

    这种用手臂暂时代替双腿“行走”的方法,相信很多人都能做到,但是金择喜竟然还能跳!他的双手一撑,就能硬生生的在地上跳起将近一尺高,在风影楼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他就这样像一只大青蛙似的,前跳、后跳、左跳、右跳,看他那种游刃有余,看他那种灵活机动,仿佛他支撑在地上的根本不是两条有血有肉的手臂,而是两根簧似的。

    “用双手行走,可以练习自己的上肢持久力,用双手跳跃,可以练习上肢瞬间爆发力与及身体抗打击及震荡能力。”

    风影楼用力点头,但是他的目光,却透过玻璃,落到了隔壁的演舞台上,邱岳和张翔正在里面展开一场没有裁判的近距离格斗战。看着他们用比正常人手臂更灵活的双腿,一次次踢出凌厉到极限的组合进攻,风影楼的脸上满是羡慕。

    “他们两个的格斗技术都不错,而且实战经验也相当丰富,但是他们都有一个缺点。”

    金择喜摇头道:“他们都太喜欢炫耀自己的技术,所以他们总是用看起来很华丽,威力也很大,但是必须让肢体做出大范围摆动,很容易被对方避开,更很容易被对方趁机反击的招数。事实上,真正的格斗高手,在参加限制徒手对抗时,除非占据绝对主动,否则的话,绝不会轻易使用凌空踢击技术,更不会频繁使用要把自己后背亮给敌人的反身侧旋踢。”

    说到这里,看到风影楼一脸迷茫,金择喜继续两手撑在地上,淡然道:“你听说过铁沙掌这门功夫吗?”[

    风影楼点头,他不但听说过铁沙掌,还听说过八卦莲花掌,知道鹰爪铁布衫,甚至还知道欲练神功挥刀自宫的葵花宝典,和想练功就要杀人的九阴白骨爪!

    当然,全是从港台电视剧里看来的!

    “铁沙掌的创始人,是北宋时期,一个想要靠学武来保护自己和家人,免受山贼欺付的年轻人。他跑到少林寺,苦苦哀求了几天,才终于得进山门。结果他进了少林寺后,却被安排到伙房里,当了一个伙头僧。每天除了打柴做饭之外,就是到山下挑水,注满一口大锅后,再用手掌不停的正面猛拍,直到把锅里的水全部拍掉,再重新注水倒满。他就这样,从一开始一天连半锅水都拍不掉,到五年后,一天可以拍掉十锅水。而这一段时间,少林寺的人,却始终没有教给他什么功夫。那个年轻人觉得,少林寺的僧人,根本不想教他什么,只是把他当成一个免费的苦力,再这样耗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他就向住持告辞,离开了居住五年的少林寺。结果在返乡的路上,他遇到马匪打劫过往客商,马匪发现他后,其中一个,直接指挥战马,挥舞着长刀对他冲过来,打算把他这个路人的脑袋一刀斩下来!”

    风影楼瞪大了双眼,脱口问道:“后来呢?!”

    “那个在少林寺呆了五年,每天除了扫地做饭,就是对着一口盛满了水的大锅不停拍打,自以为什么也没有学到,对少林寺僧人满怀怨气的年轻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可以迅速闪开战马的正面冲撞,又下意识从侧面一巴掌拍到战马的脑袋上,结果,那匹战马被他一掌就生生拍得头骨碎裂而死。”

    “这不是传说,更不会是杜撰的故事。”

    金择喜终于坐到了地上,他抬起自己的右手,做出几记凌空劈砍的动作。金择喜虽然只是随意而为,但是听着手掌“嗖嗖”破风声,感受着其中蕴含的可怕破坏力,又有谁敢忽略他这种可以一掌就能生生劈开三层坚冰,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可以称为金属武器的手刀进攻?!

    “那个年轻人在五年时间里,每天要从山下挑几十担水上山,他早已经习惯了崎岖的山路,习惯了拎着沉重的水桶,在山涧与小溪边蹦蹦跳跳,在这种情况下,面对危险,他的身体已经拥有足够的敏捷,做出本能闪避动作。至于他那一掌,他虽然只练了五年基本功,看起来似根本法和我们这些动不动就是几十年苦修的武术家相比,但是他专一。他把所有时间,都用到了两只手掌上,用这种绝对的专一,换来了近乎变态的局部强大。而这种刻意被强化,通过几倍甚至是十倍反复训练,拥有超常杀伤力的进攻技术,就可以称为一名武术家的杀手锏!”

    风影楼终于听明白了,“教官你的意思是说,邱岳他们,太喜欢那些看起来很帅的招数,基本功还不够,所以没有练出自己的杀手锏?”

    “是啊!”

    金择喜点评道:“你看看他们两个的样子,你来我往的,已经彼此挨了三四十腿了,结果呢,就是因为缺乏强大有效的杀伤招数,现在两个人还是活蹦乱跳的,我看不打上十几二十分钟,直到体力耗尽,他们两个就法分出胜负。问题是,军人在战场上打近距离肉搏战,追求的就是一击必杀,哪有闲功夫,让他们在那里拳来脚往的对打上三百回合?”

    说到这里,金择喜用眼角的余光,轻轻瞄着风影楼。

    果然,风影楼这个还不算太笨,又受到金择喜刻意启发的小家伙,终于开口了:“教官,我可以学习你刚才说的那种,用绝对专一,换来局部强大的杀手锏吗?不用太多,我不贪的,一招,一招就行。”

    金择喜笑了,这小子还真不贪。

    不过说实在的,一个武术家要练得全身都是杀手锏,那还叫杀手锏吗?真到了那种程度,我们还是用尊敬的态度,称他是综合格斗能力超级强悍比较恰当一些吧?

    “杀手锏,这可不是萝卜白菜见人就塞的东西,我必须要根据学员的身体、性格特点,因材施宜,而且在训练过程中,我绝不能像撒鸭子一样,任由你一个人在那里对着沙袋猛击,我必须随时跟进,纠正你在反复练习中,可能出现的各种动作细节错误,直到你的杀手锏技术动作趋于完美。”

    金择喜望着一脸热切望着自己的风影楼,道:“那么请你告诉我,我要教全校上千个学员格斗技术,听话好学上进的学员多得是,我干嘛要对你另眼相看,拿出更多的时间,来指导你这个第一天上我的格斗课,就连道服都不穿,还在外面和上课不相干的人打打闹闹,有说有笑的小家伙?”

    风影楼不由哑然。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如果你真的想让我帮你量身定做,弄出一记格斗技术中的杀手锏,当然就得努力讨好我这个教官。”

    金择喜悠然道:“我看这样吧,以后我每天换下来的空手道道服,就由你来负责清洗,而我就可以用节省下来的时间,额外给你开小灶,让你越级学习格斗技术中的杀手锏。”

    风影楼快乐得连连点头,他真的没有注意,那些已经做好热身运动,就等在金择喜的指导下,开始练习初级格斗技巧的学员,就因为教官离场,只能傻傻的站在原地,隔着一层落地玻璃,看着他和金择喜教官有说有笑的交谈,看着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态度越来越亲密,那些学员的脸上,扬起的是什么样的表情。

    “切,不就是一个免试入学的种子学员吗!”[

    不知道沉默了多久,终于有人低声道:“他有什么了不起的,能让教官为了他一个人,把我们这一百多号人都丢到了一边?”

    除了那些曾经和风影楼一起参加了“灵魂之门”考验的学员,在场几乎所有人,甚至包括那几个被金择喜挑出来,协助他一起指导新学员的高年级学长,都在点头。

    而站在墙角的雷洪飞,看到这一幕,眼睛里不由露出一丝担忧的神色,他可以明显的感受到,就是因为这一次事件加,外加“种子学员”这样一个在第五特殊部队,代表了荣誉,更容易被教官另眼相看的称号,风影楼已经被身边的同学排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