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诡刺

第二十二章 疲于奔命的小打杂(中)

    第二十二章 疲于奔命的小打杂(中)

    夜色笼罩了整个大地,熄灯号的声音,已经在整个校园的上空回荡,风影楼他们来到第五特殊部队精英训练学校的第二个夜晚,来临了。

    “兄弟,不会吧,你晚上真的要睡在这个鸟笼子里?”

    雷洪飞眼睁睁的看着风影楼把从宿舍里取来的枕头和毛毯,郑重其事的铺到了地上,他脱口叫道:“朱建军摆明了是想借题发挥,耍着你我两兄弟玩,帮他打扫一次鸽子笼,已经够意思了,你怎么就这么笨,还真的把他的话当成了圣旨?”

    风影楼这个时候已经躺到了毛毯上,他抬头望着头顶的满天星斗,呼吸着袭袭吹来,本来应该沁人心脾,却因为躺在鸽子笼旁边,就变得不伦不类起来的晚风,沉默了好半晌,风影楼才低声道:“朱建军教官是个好人。”[

    “好人?”雷洪飞嘿声道:“在你眼里看来,这个世界上大概就没有坏人!那个朱建军,就算不是个坏蛋,但是你想,他天天板着张扑克脸,眼睛都寒碜碜的冰渣子,我看他这辈子也不会有女人缘,注定要守着个处男身份到阎罗王面前报道了。老处女是变态,他这种老处男,更是有过之而不及的超级大变态!”

    风影楼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一个阴冷的声音,就突然从黑暗的角落里传过来,“没错,我就是一个超级大变态。”

    听到这个声音,雷洪飞不由狠狠打了一个寒颤,这个朱建军,怎么就跟个魂似的,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

    当着雷洪飞和风影楼的面,朱建军走到鸽子笼旁边,竟然把两个一组的小铃铛,挂到了鸽子的腿上,然后把它们全部放了出来。

    “到了晚上,鸟类的视力会急剧下降,为此还有一个名词,叫做‘鸟朦眼’。”

    朱建军望着躺在地上,四周已经趴满了鸽子的风影楼,幽幽凉凉的道:“白天它们不怕你,是因为有只鸽子似乎和你很熟,当了你的引人。但是到了晚上,它们根本看清楚你是谁,它们唯一的凭仗,就是对气味的嗅觉,还有它们比现代精密仪器更灵敏的直觉。在它们从气味和直觉上真正接纳你之前,别说是晚上爬起来去解手,或者梦游、梦话,你只要稍稍乱动一下,就会把它们惊得飞起来。”

    雷洪飞接口道:“而朱建军教官您老人家,就唯恐天下不乱的在每一只鸽子腿上都绑了两个铃铛,只要有一只鸽子半夜飞起来,一阵叮叮当当的乱响,就会让整群鸽子都炸了窝!”

    “对,我是一个超级大变态嘛!”朱建军回答得绝对干脆,他望着风影楼道:“你要是不愿意,可以立刻卷铺盖走人。”

    风影楼抿起了薄薄的嘴唇,听到这里,就连他的心里都涌起一股不是滋味的感觉。

    要天天睡在一群鸽子中间,在和它们融成一体,被它们彻底接受之前,晚上稍稍伸个胳膊动个腿,都要吓得鸽子四处乱飞,在几十组小铃铛的“叮叮当当”声中,弄得根本没有办法入睡,这也太让人难以忍受了吧?

    风影楼还没有做出决定,雷洪飞已经抢先跳进鸽舍,吓得一群鸽子扑打着翅膀四处乱飞,更随之把铃铛的声响,狠狠扬到了随着熄灯号响起,已经回归平静的校园上空。他一把揪住风影楼,把拐杖硬塞到风影楼手中,“人家已经摆明车马,要玩死人不偿命了,你再傻,也要有个限度才是,我们走!”

    风影楼不由自主的被雷洪飞硬拽起来,就在雷洪飞已经开始帮他收拾铺盖的时候,一个声音却突然传进了三个人的耳朵,“哟,老朱今天你的一亩三分地上好热闹啊。”

    风影楼和雷洪飞一起扭头,那个正在对他们大踏步走过来,骄傲中透着不驯,就算是嘴角带着一缕洒脱的笑容,却依然没有办法冲散身上那股傲挺如山气势的男人,赫然就是第五特殊部队有史以来第二颗“獠牙”,号称全能特种作战专家的龙建辉教官。

    龙建辉从口袋里取出一只自己用竹管手工削成的竹哨,当他把这只竹哨放到唇边吹出一连绝不算优美的声音时,那群鸽子却仿佛吃了什么定心丸般,突然变得安静起来。几只刚才还扑打着翅膀,在他们头顶乱飞乱撞的鸽子,直接落到了龙建辉的肩膀上,随着龙建辉伸手抚摸,它们甚至发出了一连串“咕咕咕咕”的幸福呻吟。

    风影楼和雷洪飞真的看呆了。而龙建辉看着鸽子腿上,那两只小铃铛,他的脸上也扬起了一丝浓浓的惊诧。“老朱,我已经好久没有看到你这么恶整学员了,最令我意外的事,你这一次恶整的对象,竟然还是刚刚踏进校门的新学员。”

    朱建军依然一脸的平静,雷洪飞却向风影楼投过去一个“看到了吧,我早就说过朱建军他不安好心”的眼神。

    龙建辉走到风影楼面前,他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番,似乎想要确定,风影楼一个刚刚进入学院才两天的小菜鸟,凭什么能得到朱建军“另眼相看”,最后他突然对着风影楼伸出了大手:“给我两粒。”

    风影楼瞪大了双眼:“什么?”

    “当然是你那些装在大白鹅里的糖豆啊!”[

    龙建辉弯下腰,望着风影楼道:“从昨天开始,我养的一个宝贝就突然开始茶饭不思,我连她平时最喜欢吃的肉丸子都拿出来了,都没有多少效果。我找人问了半天才知道,原来你这个小子,昨天刚进校门,就喂她吃了几粒天知道有什么特殊成份的糖豆。你看看,我的小宝贝现在都变成什么样子了?”

    龙建辉嘴里的小宝贝,赫然就是一只穿着绿色马甲,看起来绝对眼熟的老鼠。它趴在龙建辉的大手里,虽然一天多没有吃东西,已经明显精神不振起来,但是看到风影楼,它还是友善的晃了晃尾巴。

    它只吃了半粒糖豆,竟然吃上瘾了!

    在龙建辉眼巴巴的注视下,风影楼从口袋里摸出了他珍藏已久的那只大白鹅。当他取出两粒糖豆时,趴在龙建辉大手上的那只老鼠,眼睛里猛然扬起了热切到极点的光芒,更发出几声兴奋的“吱吱”声。

    龙建辉疑惑的望着风影楼送到他面前,那几粒其貌不扬的糖豆,最后他尝试性的拿起一颗,丢进了自己的嘴里。

    几秒钟后……

    “我呸!”龙建辉把只含了一半的糖豆吐到了地上,望着已经跳下自己手掌,啃着他吐到地上糖豆,在某种形式上,异于间接接吻的小老鼠,龙建辉一脸的不可思议:“我的小宝贝,你还没有怀孕呢,怎么就开始喜欢吃比老陈醋更酸十倍的东西了?”

    看着小老鼠最终乐不可支的在地上连翻着跟头,龙建辉眼珠子一转,又将第二粒糖豆掂起来,丢进了自己的嘴里。一分钟后,龙建辉的脸上露出一个释然的表情,他望着风影楼,别有意味的道:“先酸得一塌糊涂,但也就是因为这样,迟到的甜美才分外芬芳。想不到这样一粒小小的糖豆中,竟然也玩起了这种人生哲理。”

    “对了,你这个小子竟然可以和我的宝贝们混在一起,反正活多了不压身,你就再接一个任务吧。以后给分布在全校各个角落的宝贝们喂食,这样的任务,我就交给你了。好不好?”

    风红伟处处小心,处处搞好人际关系的处世哲学和家教,在这个时候终于起作用了!

    迎着龙建辉似笑非笑的目光,风影楼先是把手中还剩下半瓶糖豆的大白鹅整只交到了龙建辉手里,然后不假思索的道:“好!”

    “呀,功不受禄啊!”

    龙建辉怎么也不好意思收一个学员的“礼物”,但是看着那只吃了粒糖豆,就乐不可支,在地上翻着幸福的小跟头的小福贝,再看看手中这一只在大城市的超市或者百货公司里才可能有卖,就算是托人大概也至少需要一周,才能买到的大白鹅,他最终还是笑纳了这份贿赂。

    而风影楼的手里,已经多了一只纯手工制作的竹哨。

    “老朱,借你的玩具用上半个小时。”

    丢下一句没头没尾的话,龙建辉大手一伸,就把风影楼抄起来,大踏步走向学院右侧,那片种了几十棵杨树的小树林。雷洪飞脚步微微一动,但是在朱建军的目光注视下,又老老实实的站在了原地。

    他看得出来,龙建辉喜欢风影楼,这就足够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