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诡刺

第十八章 军魂无悔(下)

    第十八章 军魂悔(下)

    “家庭暴力,绝不能提倡,一个军人对祖国的忠诚,更不需要用‘打老婆’这种方式来表现。但是每一次顺利招生背后,都有着争吵甚至是家庭暴力。没有一个母亲愿意看着自己的孩子,被送进一个高致残率,高死亡率,高淘汰率的特殊军校中,从此至少十五年不能见面,更没有一个母亲,愿意看到自己的孩子,从此失去了最宝贵的童年,和幸福彻底绝缘。”

    郑勋校长沉声道:“我拒绝招收平民子弟,就是因为绝大多数家庭,根本支撑不住这种长时间的思念与渴望,当学员们的母亲甚至是父亲,再也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终于开始爆发,甚至开始口不择言,利用种种方法,要求和自己的儿子见上一面时,我们第五特殊部队,很可能会因此承受近乎灭顶之灾的打击!要知道,当我们被迫浮出水面的时候,我们已经失去了‘隐密’这项在未来战争中,最重要的优势!”

    “没有将门虎子的满门忠烈,没有这些心甘情愿,把孩子送进大融炉中,接受最残酷猝练的觉悟,没有对祖国发自内心,没有掺杂一丝杂质的敬,没有对民族发自灵魂的爱,他们又怎么可能痛下决心,把自己最心爱的儿子,亲手进了一个最危险的领域,甚至会因此而饱尝丧子之痛?!”

    “请不要恨你们的父亲,请不要怀疑他们对你们的爱,在这个世界上,又有哪一个父亲会不疼爱的儿子?又有哪一个父亲,不想亲眼看着自己的儿子,一天天,一点点的茁壮成长?当他们决定把你们送进这里的时候,那就已经说明,他们把自己的希望,把自己做了一辈子的强国梦,把自己所有的尊严与骄傲,都毫保留的倾注到了你们的身上!”[

    郑勋校长望着雷洪飞,放声暴喝道:“让我告诉你,为什么第五特殊部队敢自称为世界最强的特种部队!就是因为在我们的军队中,有着一批为了国防事业,可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最忠诚守卫者,他们也许不是一个好丈夫,更不是一个好父亲,但,他们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军人!”

    “啪!”

    郑勋校长的右手狠狠划向了自己的右额,对着面前一百多名学员,敬了一个最认真的军礼,他放声狂喝道:“如果没有了他们,如果没有了他们私倾注过来的军魂悔,在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第五特殊部队!只要这种军魂在我们每一代人的心里薪火相传,我们中国军队,永远是世界上最强的军队,我们中华民族,就永远不会被征服,更不会被灭亡!所以,请允许我这个校长,向站在你们身后的父亲,一群共和国最忠诚的守卫者敬礼!我郑勋……谢谢他们了!!!”

    面对郑勋校长的敬礼,几乎所有人的眼睛都在发着光。是的,他们有相当一部分人,现在仍然怨着自己的父亲,但是作为一个孩子,面对坚强得犹如一座巍峨大山般的父亲,面对一个头顶蓝天脚踏大地的父亲,有着英雄情结的男孩子们,又怎么可能不崇拜,又怎么可能没有做过同样的军旅梦?!

    而现在,这个梦,这个英雄的路,已经在他们面前正式敞开了!

    几乎所有人都昂起了自己的头,他们的眼睛发着光,他们的脸色更通红得犹如墙壁上那面国旗,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正在这一百多个学员中间反复回荡。不需要有人去提醒,所有人一起对着郑勋校长,默默举起了自己的右手,还了一个也许并不标准,却已经有了自己独特内涵的军礼。

    在这一百多名学员当中,只有一个人例外。

    他当然就是……风影楼!

    如果说,郑勋校长刚才说的话,对其他人是一次让灵魂都可以为之燃烧起来的激励,更在每一个人的心里,投入了不屈不服不甘的狂放斗志,对风影楼来说,却是最刺耳,甚至把他的斗志,都为之狠狠一挫的绝对重创。

    他的父亲没有这种满门忠烈的傲气,更没有为国为民怨悔的觉悟,他想方设法把风影楼送进来,只是为了自己铺出一条更容易成功的升官之路,而他对风影楼的要求,更不是什么把中国军魂薪火相传。

    所以在这个时候,风影楼满脸苍白,就连他双眼中的那抹犹如蓝天般清澈,几乎可以反射周围一切的眼睛,似乎都变得黯淡起来。

    在这个时候,内心深处的热血同样被点燃的雷洪飞,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因为宣誓已经开始了。

    就是在这一片激昂与肃静中,郑勋校长放声狂喝道:“全体起立!”

    郑勋校长转头,面对挂在墙壁上,那面犹如如火焰般鲜艳,用数烈士的鲜血,浇灌出最澎湃生命力的国旗,他挺直了自己的身体,举起了自己的右拳,放声喝道:“所有人跟我一起拳起自己的拳头,对着国旗宣誓!”

    “我面对庄严的国旗宣誓,我愿意加入第五特殊部队精英训练学校,成为一名学员。我愿意努力学习,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服从命令,严守纪律,英勇战斗,不怕牺牲,忠于职守,努力工作,苦练杀敌本领,坚决完成任务,在任何情况下,绝不背叛祖国,绝不叛离军队。誓死用军人的勇敢与忠诚,守护我们的祖国,将任何侵略者赶出我们的家园!”

    在郑勋校长的带领下,一百多个学员还带着稚嫩气息的声音,在小礼堂内反复回荡,念着念着,他们的声音越来越大,念着念着,他们的眼睛越来越亮。

    看着面前那张犹如火焰般翻滚不息的国旗,回想着这面国旗上面所盛载的共和国几十年风风雨雨,感受着那股突如其来,却又如此真实的,又如此动人的血脉相连的滋味,这一百多个孩子突然有了一种他们正在接受历史,更在携手创靠历史的动人感觉!

    假如,假如!

    二十年后强敌入侵,战火真的再次在华夏大地的上空翻滚,他们这一批现在仍然稚气未脱的孩子,必将化身修罗,哪怕是飞蛾扑火,哪怕是慧星袭日,哪怕是苍鹰击于殿上,也要让入侵者付出法承受的最惨痛代价,让他们再一次清楚的明白,中国军人纵横天地之间的魂,中国军人头顶蓝天脚踏大地的骨,仍在![

    小礼堂的外,传来了远方的风掠过群山时,发出的犹如人类最古老咒语般的呜咽,当微风用尽可能小心的动作,掀起了小礼堂户前的幕布,将清晨的金色朝阳倾洒进来的时候,似乎就连九天诸神,也躲在在远方那一块块随风而舞,显得飘渺方的厚重云朵中,偷偷看着这里正在发生的一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