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诡刺

第十一章 海青舞(上)

    第十一章 海青舞(上)

    当雷洪飞帮风影楼穿好鞋子,搀扶着这个结拜兄弟走出宿舍的时候,她就站在走廊一角,静静的凝望着远方沉浸在黑暗中的群山,听到他们两兄弟的脚步声,她头也没有回,沉声道:“跟我来。”

    在她的带领下,雷洪飞和风影楼走下了宿舍楼,在路上他们遇到了一名带着两名高年级学员,检查宿舍楼的助理教官。这位夜间执勤的助理教官,看清楚她的面孔后,没有逮到学生违规的喝斥,甚至没有走上前询问,只是和那名女学员相互略略点头,两行人就这样默不做声的擦肩而过。

    当他们三个人走过宿舍楼大门前的管理室时,坐在管理室里的工作人员明明还睁着眼睛,透过玻璃可以清楚的看到他们的一举一动,却和刚才路上遇到的那位助理教官一样,脸色平静得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

    三个人就这样大摇大摆的在十一点钟,走出了男生宿舍楼,一直走到了校园内部,那个小得不能再小,但是经心培养之下,却也算是百花齐放,甚至还在里面摆了一座雕像的花园内。[

    她究竟是谁,雷洪飞知道。

    她半夜突然造访,有什么目的,雷洪飞也不知道。

    但是到了这个时候,就连风影楼都可以看出来,这个女学员,在第五特殊部队精英训练学校中,绝对是一个几乎可以超越学院规则的特殊存在体。否则的话,以他们近乎肆忌惮违反校规的行为,早就被类似于宪兵的角色,请到禁闭室里去了!

    只有几十平方米大小的花园内一片寂静,只有小虫子断断续续的几声轻鸣,但是空气中,却翻滚着或浓郁,或淡雅的花香,而他们脚下,那丛两寸多高的草坪,在为足部带来足够舒适感的同时,更扬起了一股原野的清爽。

    雷洪飞真的疑怀过,这个女学员也和薛宁波一样,是学校的教官,而今天他和风影楼面对的一切,不过是那些教官为了整他们,再次设下的陷阱。

    “你不用胡思乱想了,我找你们,纯粹是出于个人原因,和学院关。”

    女学员站在小花园的中央,她没有回头,却仿佛已经把雷洪飞的心思看得通通透透,“你千万不要以为我是第五特殊部队的教官。虽然是刚刚踏进校门,你也应该明白,‘天才’的光环再漂亮,称谓再响亮,受过的训练再严格,如果没有足够实战经验做支撑,也不过是空有作战理论的童子军罢了。像我这样的人,不要说是当教官,就算是距离助理教官,也有一段相当漫长的实践距离。”

    雷洪飞默默点头,这位女学员说得是实话。

    “我叫海青舞,和你们一样是学员,只不过比你们早九年加入学校罢了。”海青舞说到这里,突然回手把一叠纸递到雷洪飞面前,“这是我送你们的礼物。”

    雷洪飞下意识的接过那叠纸,他借着月色,仔细打量了一眼那叠纸。这些纸上用蜡板印刷着一张张粮票形状的花纹,雷洪飞仔细看了足足半分钟,才看清楚,那些因为印刷质量不过关,再加上光线太暗,而过于难以辨认的花纹中间,印着三个大字:代餐券。

    而每张代餐券上面,还有人用钢笔,签下了自己龙飞舞凤的大名……海青舞!

    “你们宿舍里刚才不是有人说过了嘛,我这个卖‘霸王面’的幕后老板,只要做得规模够大,绝对是日进斗金了。”

    海青舞打量着身边一株月季,轻轻嗅着这朵已经完全盛放,从形状上看,甚至和玫瑰有九成相象的鲜花,从雷洪飞和风影楼的角度看上去,她的皮肤和脸庞,在月光的照映下,散发出犹如象牙般洁白而细腻的光泽,就好像是蒙上了一层晶莹的水雾。那种晶莹的质量,还有她脸上那柔和中透出刚强的弧线,竟然比身边的月季花更美丽,也更让人望之失神。

    但是说句实在话,在没有弄清楚她的来意之前,雷洪飞甚至不敢把她当成一个女人去看待!

    “我可以实话告诉你,我做的‘霸王面’已经覆盖了整个学校,就算是你们这些刚刚进学院的学生,不出三天,也会知道霸王面的存在,看起来似乎每天都赚了不少黑心钱,但是从收入费销比上来看,我正好持平,可以说是分文不赚,勉强混了个没有亏本。”

    几毛钱成本的东西,就敢卖到八块甚至十五块,这种“霸王面”的利润已经高达几十倍,就算是卖毒品或者卖盗版光碟,都没有如此可观的毛利,可是它的幕后老板竟然还敢说自己基本持分,勉强混了个没有亏本?!

    雷洪飞张嘴巴,刚想出声反驳,可是他再次看了一眼自己手中,那一叠还没有裁剪开,但是数量肯定相当不菲的代餐券,他突然若有所悟,“你不要告诉我,就是因为这种代餐券,‘霸王面’卖得少送得多,所以才只能基本混个保本!”

    “聪明!当然了,还有一点,你千万不要以为,在这间学校里弄齐做‘霸王面’的原材料,然后找一个地方支摊开灶,和你在外面跑批发市场采购一样容易。”

    海青舞用最舒服的姿势,坐到了小花园里面,唯一一张长椅上。她侧眼望着头顶那轮在云层中忽明忽暗的圆月,坦然道:“我这种‘霸王面’针对的顾客有三种,第一种就是全额购买的客人,我定的价格是够高,但是晚上饿急了眼,再贵也总会有人买;第二种,会从我手里得到打折券,论他想吃什么,都可以根据打折券上的数字,享受不同折扣的优惠;而第三种,就是你手中的代餐券了,论你想吃什么,只要拿出一张代餐券,都可以绝对免费。”[

    听到这里雷洪飞终于懂了,“你弄这种‘霸王面’,就是想收买人心?!”

    “没错!”

    海青舞说得很坦率,“能进入这间学校的,有哪个是家境贫寒的布衣子弟?大家在这个圈子里混,都很清楚,什么都可以丢,就是面子绝不能丢。我就算是把钞票堆成山放到他们面前,也未必能换来他们的支持和尊重,但是如果我卖的霸王面,别人想吃就要付出很高的代价,他去吃却可以享受打折优惠,甚至可以完免费,这种与众不同的优越感,得到尊重与认可的自我满足感,百分之百会迅速提升他对我的好感度。”

    “噢~噢~噢……”雷洪飞拉长了声音,“换句话来说,表现一般,身家一般的学员,就要被你黑被你宰,反正对那些人你也看不眼,更不会弯下腰和他们交朋友;而那些表现还可以,勉强算是潜力股的学员,就可以享受折扣价;而已经崭露头角,在学校中出类拔萃的精英级学员,就可以完全白吃白喝,被你趁机拉上贼船?”

    海青舞自己说过,她是一个做什么事情,都喜欢讲究“效率”的人,象她这种人,根本就不屑于说谎。她甚至懒得找动听的词语,去美化自己的行为,海青舞坦言道:“完全正确!”

    早已经听得两眼发圆的风影楼,低声道:“这个海青舞姐姐,弄出来的‘霸王面’,可是比周玉起哥哥逢人就请吃饭要厉害高明多了。”

    雷洪飞也压低了嗓门,用恰好能让海青舞听到的声音,回答道:“废话,他们两个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周玉起不过还是一条未成年,只是在那里勉强装老成的小狐狸,可是我们面前这位海青舞大姐,已经是一条能够在学校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千年九尾狐了。”

    说到这里,雷洪飞突然露出一个捡到宝的表情,他把手中还没有剪开的整张“代餐券”分成两份,一份塞进自己的口袋里,一份塞进了风影楼的手里。“快点收好,这可是至少两百碗‘霸王面’啊,如果都是加牛肉超量版,那可是值两三千块钱了!对了,千万记得要省着点吃,如果你我两兄弟在学校里表现不够好,被人家列入了垃圾范畴,以后再想吃霸王面,可就要老老实实的掏钱去买了。”

    风影楼连连点头,他把代餐券折起来,小心翼翼的放进贴身的口袋里,他这位手里有一瓶糖豆,吃上八个月,都还能剩下大半瓶,在节约方面绝对可以达到“标兵”水准的学员,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抬头望着海青舞,问出了一个绝对意外的问题:“海青舞姐姐,这些代餐券有没有有效期啊?要是我还没有吃完,就过期了怎么办?!”

    “呃……”

    海青舞进入第五特殊部队精英训练学校这么久,可谓是阅人数,但还第一次见这种见鬼的问题,看看风影楼脸现在的表情吧,如果她敢当场拍着胸脯来上一句“品质保证,永不过期”,搞不好风影楼这个家伙就真的能把这一叠“代餐券”平均分配,小心翼翼的用它十五年!

    “喂,”海青舞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你真的是风影楼?”

    “嗯!”

    “真的是莫天教官千挑万选,列入种子学员,免试入学的那个风影楼?”

    “嗯!”

    风影楼摸着自己的后脑勺,疑惑的道:“咱们学校,有很多人都叫风影楼吗?”

    海青舞把双腿缩在长椅上,她右手支着下巴,用饶有兴趣的眼神看着风影楼,上上打量了好半晌,她的脸上突然扬起了一丝顽皮的微笑,“风影楼,你很好玩,我突然不想让你当我的敌人了。”

    敌人!

    听着这个绝对意外的词语,雷洪飞的双眼在瞬间就危险的眯起。他的心里只有一句话:“来者不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