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诡刺

第十八章 灵魂之门(下)

    第十八章 灵魂之门(下)

    本来就在竖着耳朵,聆听着雷洪飞和莫天教官对话的所有队员,在这个时候似乎就连呼吸的本能都忘掉了。

    雷洪飞是不能决定他们谁被淘汰谁可以留下,但是既然莫天教官问了,身为队长的建议,很可能就会成为教官们的辅助选择!

    说真的,包括雷洪飞在内,在进入第五特殊部队精英训练学校之前,他们真的所谓,在他们心里有的,只不过是朦胧的好奇罢了。

    可是这七天的历练,却让他们的想法变了。他们是吃了苦,他们是受了罪,但是在同时,他们在其他人的身上,感受到了同样优秀,同样出身名门的同类,聚集在一起,自然而然形成的强大竞争压力![

    那种感觉,就好象是把一堆煤炭放到了一起,只有彼此照耀,彼此刺激,把每一个人身上的光与热集中在一起,才会形成雄雄篝火,才会耀出他们灵魂深处,未曾绽放出来的百点热千分光!

    再也没有办法轻而易举的超跃,再也没有办法轻而易举的战胜,如果不拼尽全力,甚至随时有掉队的危险。面对这种现状,灵魂中的好强,灵魂中的不屈,灵魂中属于雄性的方刚,已经在他们的血液中,一点点被恶劣的环境,一点点被身边的同伴联手逼得激发出来。

    不知道有多少次,他们坐在下休息的时候,已经没有了站立起来的力量。可是当他们发现身边的同伴,竟然一个个挣扎着重新站起来的时候,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咬紧自己的牙,从自己身体深处,一点点,一丝丝,一滴滴,把生物的潜力,慢慢的压榨出来。

    他们跟在队伍里,继续向前挺进,当他们蓦然回首的时候,就连他们自己都要在心里发出一声轻叹:“我竟然还能走这么多路啊?!”

    当大家几天在原始丛林里,手挽手心连心,并肩战胜了一个又一个在他们自己眼里看来,都是根本不可能战胜的困难,一步步向前挺进的时候,他们真的喜欢上了这个如此优秀,如此强悍,逼得每一个人都要把自己的所有潜能彻底释放出来的团队。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已经隐隐明白了什么叫做第五特殊部队……能留下来,走到最后的人,必然就是站在这个世界屋脊最顶峰的强者!

    能走到最后的人,也许这一生仍然是默默闻,但是一旦见云际会,他们很可能就会成为时代的弄潮儿,成为别人眼中光芒万丈的盖世英雄!

    盖世英雄!

    试问在男孩子的心中,哪一个没有过英雄的梦,又有哪一个男孩,没有梦想过站立在泰山之巅,一览众山小的那种豪情万丈,那种俯仰天地?!

    “雷洪飞哥哥队长,你不要让我被淘汰!”

    突然队伍里,传来了一个男孩子的哭泣声。雷洪飞记得那个男孩,他论面对什么困难都没有哭过。哪怕是走着走着,突然觉得大腿发痒,拉开裤腿一看,才发现上面密密麻麻趴着二十几条蚂蟥,这个男孩都没有被吓哭,他甚至没有失声惊叫,他只是一脸镇定的走到风影楼面前,问了一句:“喂,野战生存手册中有没有提过,被这种软不拉叽,看着就恶心的玩艺咬到了,我应该怎么办?我怎么好像记得听谁说过,被蚂蟥咬到后,不能直接用手去扯?!”

    这个男孩是坚强的,他当然是坚强的。他更应该清楚的知道,在这种关键的时候,在崇尚坚强与果敢的军人面前,软弱的眼泪绝对换不来怜悯,更不会因此得到机会。但是他仍然哭了,他是被急哭了。

    在泪眼模糊中,这个腿上趴着二十几条蚂蟥,都可以不动声色,现在却哭得一塌糊涂的大男孩,望着雷洪飞和莫天,放声哭叫道:“我想留下,我真的想留下,我想和大家一起进入学校,和大家一起学习,和大家一起慢慢变强啊!”

    “如果非要有人被淘汰的话……”

    雷洪飞定定的望着莫天,他突然弯下了自己以为再也不会折下的腰,他嘶声叫道:“我求求你,就淘汰我一个,让其他人留下,让他们可以继续去做着属于自己的梦,并为之去努力奋斗不休吧!”

    莫天真的呆住了。他真的以为自己早已经看懂了雷洪飞这个人,可是直到面对机遇的选择,面对人生的挑战,他才发现,在雷洪飞这个为了生存,就可以出卖肉体去换取钞票,每天都活在玩世不恭的大男孩内心深处,竟然隐藏着一个如此热情如火,又如此高傲的灵魂!

    莫天突然厉声喝道:“雷洪飞,抬起你的头!”

    “雷洪飞,你真的以为自己在这场淘汰赛中输了吗?那你就错了!”

    莫天举起了手中那两枚雷洪飞他们在原始丛林,历尽千辛万苦才终于找到的钢球,“我们要学员寻找的四种信物,就是四枚说白了一钱不值的小钢珠吗?让我告诉你,考核你们这批学员的真正标准,和让你们寻找的四种信物的名字吧!”[

    莫天转过身体,他目视全场,一字一顿的道:“这四种信物,就是……勇气,信任,团体,和牺牲!恭喜你们,你们用了七天时间,终于在雷洪飞队长在我面前弯腰低头的时候,全部找到了!你们合格了,你们一个都不需要被淘汰,你们可以一起走进学校的大门了!!!”

    呆了,在这个时候,所有学员都听呆了!

    他们真的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但莫天教官的话,是那样清晰的在每一个人的耳边回响,“这本来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你们就算你们真的在六天时间里,把整本野战生存手册都背得滚瓜烂熟又能怎么样?十几年前打越战的时候,出生在北方的兵,不熟悉热带雨林,在投入战场前,他们哪一个没有接受过突击培训?可是就连特种部队,刚刚进入热带雨林,都吃了大亏!有些东西,本来就需要千锤百炼,需要大量时间,一次次的学习与实践,才能融会贯通,绝不是有了一本什么武林秘籍,就能坐上火箭般的瞬间成才!你们这些孩子,能坚持这么久,已经足够让我们这些教官刮目相看了!”

    “所以,这次考核,最终的目的,就是要让你们在面对可战胜的困难时,展现出自己的本性!让我们这些教官看看,你们究竟有多少发展的可能,究竟有多少值得赞赏的闪光点!”

    说到这里,莫天的眼睛里突然扬起了一丝法掩饰的遗憾,“在两年前,我曾经挑选出一个学员,他是我见过的,最有天分的孩子,在五岁时,就跟着他父亲的警卫员,学习特种作战技巧,他也是这么多年来,唯一成功在原始丛林里找齐四枚钢珠的学员。但是,你们知道他是用什么方法,完成了这个理论上,绝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吗?”

    所有人都在摇头,他们真的法想象,在两年前,竟然有人能完成了这个如此变态的任务!

    “他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身为队长把生了病、受了伤的队员,一个个踢出队伍,让他们自己拉开求助信号,在原始丛林里自生自灭也就算了,他甚至要求那些队员,把身上的补给全部交出来,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反正你们也用不到了,还不如交给更需要它们的人’。”

    听到这里,在场几乎所有学员都不懈的轻轻撇了一下嘴,就连周玉起这只小狐狸都没有例外。

    “他一个一个的抛弃,一个一个的淘汰,他不停的把队员丢在原始丛林里,结果只有他一个人坚持到最后,当他把四枚钢珠交到我手里的时候,我直接告诉他,他很优秀,任何一支部队,一个学校,也不会说淘汰他这样的精英,但是,对不起,我们第五特殊部队不敢留他。”

    虽然心里都在猜测这个学员可能的结局,可是听到这里,所有人仍然惊呆了。

    莫天目视全场,他的声犹如炸雷般,狠狠轰进在场每一个的耳朵:“我们不敢要为了达到目的,不惜踏着同伴身体往上爬的成员。因为我们不敢和这样的战友一起上战场,我们不敢和这样的战友,一起去面对必须要同舟共济,必须要背靠背生死与共的最危险生死考验;我们更不敢把训练出来的兵,交到他这样一位成绩优秀,但是却没有了彼此承担一切的勇气,没有了团队精神,没有了牺牲品质,所以当然没有一个人敢去放心信任的队长!”

    直到这个时候,雷洪飞他们才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灵魂之门”。

    它是一块试金石!

    自私自利者,通不过这道门。

    刚愎自用目中人者,通不过这道门。

    胆小懦弱自己放弃努力者,也通不过这道门。

    没错,用这些东西去衡量一个孩子,是太苛刻了!

    但是,试问,考飞行员标准苛刻不苛刻?当宇宙飞行员,标准苛刻不苛刻?当核潜艇内部成员,标准苛刻不苛刻?!

    有些东西,通过后天教育是可以弥补,但是正所谓江山易改,禀性难移,当面对真正的危险,面对生与死的选择,抛开了虚的,假的,伪的,必须把自己真正的人生,真实的灵魂彻底暴露的时候,你会发现,绝大多数人的这种东西,早在少年时期,就已经确定了。

    所以,在正式踏入校门前,被这道“灵魂之门”淘汰的学员,高达百分之五十!

    只有……能找齐四个信物的队伍除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