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诡刺

第十六章 三国名将

    风影楼的目光落到了雷洪飞的脸上,“大哥,拔得快点,再疼也就是一下子罢了,没事。不过,以后我可就要一直赖在你背上不下来了。”

    “你别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邱岳仍然在摇头,“就算我们能把倒刺钩从你的脚掌里拔出来,后面的事情更麻烦。我们必须帮你处理伤口,把伤口里的铁锈全部清洗掉,否则的话,不出两天你的脚掌就会化脓,搞不好就会整只烂掉。我们手里能消毒的东西,只有咸盐,我想我不说,你也应该知道,把伤口泡进盐水里,是什么感觉吧?”

    “三国名将里,吕布当然是第一名,而第二名的就是关羽。当年他手臂中了毒箭,华陀给他刮骨疗毒,他还能一边做手术,一边和别人下棋。”

    “我拷!”这一次就连邱岳都忍不住冲口骂了一句脏话,“你小子还真不客气,把自己当成一个名角了。又是夏侯惇,又是周泰,又是武圣关二爷的,你别告诉我,你打算一次性把这三位名将的光荣事迹,都上演一遍……”[

    邱岳有点气败坏的怒吼突然嘎然而止。

    说实话,他真的看不起风影楼这个论什么时候,总喜欢躲在雷洪飞背后的同学,他更不喜欢风影楼一旦周围人多,就会变得羞赧起来,怎么看都显得过于软弱的性格。但是在这个时候,他清楚的在风影楼的眼中,看到了带着几分悲伤,几分不甘,几分渴望,更透着十二分近乎疯狂的炽热!

    就是这样一个百味陈杂的眼神,让风影楼这个只有八岁的男孩看起来,真的像极了一匹狼!

    一匹落入猎人预设的陷阱里,论如何努力都法挣脱,更法全身而退,为了能够继续生存下去,为了能够继续在夜晚站立在高高的山崖上,面对头顶那轮晕黄的圆月昂首长啸,而回头用自己的牙齿,一口口,一下下,终于用近乎残忍的冷静,把自己被捕兽夹钳住的后腿生生咬断,用这种人类绝不敢想象,更不敢尝试的代价,换回了自由与生存权力的狼!

    对他或者它来说,只要能够活下去,他什么都能做,什么都敢做!

    过了好半晌,邱岳才低声道:“喂,不就是一间学校,不就是特殊训练,不就是任务失败,可能被淘汰,可能直接被遣送回家,值得这么拼命吗?”

    “回家?”

    风影楼在心里默默念着这个词,他是想回家,他是想回到那个熟悉的城市,而不是去面对必将经历数种可能的未来,他甚至对还没有正式踏进校门的第五特殊部队精英训练学校,有着一种近乎恐惧的排斥,但是,他双手空空,你要他如何回家,又如何去面对那个在他身上寄托了太多希望的父亲?!

    风影楼慢慢的抿紧了自己的嘴唇,看到这一幕,邱岳把一卷布条递到风影楼嘴边,沉声道:“咬住它,论有多疼,千万不要松口。”

    “唔……”

    随着雷洪飞双手用力一拽,风影楼的瞳孔猛然狠狠一缩,紧接着再向外扩张,而几乎在同时,他的身体先是不由自主的一曲,再猛然向外出,他的力量大得几乎把提前压住他四肢的四名同学一起掀倒。

    直到这个时候,风影楼才知道,原来人痛到极点的时候,身体里感受到的,竟然是麻木的。也许只是一个孩子的错觉,就在雷洪飞抓住连着反步兵倒刺钩的陆战靴靴底,突然用尽全力狠狠向后一拉,在可抗拒的痛苦,以每秒钟一百米的速度,沿着神经线狠狠刺进风影楼大脑的瞬间,他只觉得眼前一片金光乱舞,接着一阵黑暗,当他能够再次用自己的双眼观看一切的时候,风影楼意外的发现,他竟然能用第三者的旁观立场,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眼前的一切,看着雷洪飞抓着终于拔下来的靴底发呆,看着周玉起伸手轻轻在他的脸上打了两下,似乎想叫醒他。

    也许是一个,也许是几个,也许是几十个甚至是上百个声音,在风影楼的身边不断回旋,他们在小声的诱惑着,哄劝着:“来啊,来啊,跟我们一起走啊,这里可好玩啦,陪我们一起玩玩,好吗?”

    就是在这奇异得法言喻,似乎自己整个人都可以随风而舞的经历中,风影楼下意识的想点头,但是他心里又隐隐觉得不对,而且他更能清楚的感受到,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声音在诱哄他,却似乎又有些害怕他。他们似乎想要一起围上来伸手抓住他,却始终也没有一个敢靠近上来。

    就在这个时候,风影楼清楚的看到,周玉起伸出手在他鼻子下面的人中穴上用力狠狠一掐,随着这一掐,更奇异的事情发生了。那种感觉,就好像是风影楼本来隔着一层玻璃,在观查着外界的一举一动,可是玻璃却突然被周玉起打碎了般,一切突然变得更加清晰起来,而视角也在瞬间从第三人称视觉,重新回归到更直观的第一视觉。

    风影楼努力转动着自己的眼珠子,这短短的,不到一分钟,也许是错觉的奇异经历,让他真的有点所适从。可是邱岳的一声低语,却把他的意识瞬间拉回了现实:“糟了!”

    糟了?!

    风影楼的目光落到了雷洪飞手中的靴底上,只看了几眼,他的脸上也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神色。

    靴底是拔出来了,但是,倒刺钩竟然还留在他的右脚里。[

    “喂,”邱岳附在风影楼的耳边,低声问道:“这夏候惇拔箭的滋味怎么样?”

    风影楼有气力的回答道:“你想知道,好说!下次等你脚底也刺上一根反步兵倒刺钩时,我来帮你拔就是了。”

    “no!no!no!”邱岳把脑袋摇得就像是一个拨浪鼓,“如果我脚上插了一根反步兵倒刺钩,我早就发求救信号了。至少我不是看了几集三国演义,就脑袋一热,敢去学习夏候惇拔箭,关羽刮骨疗骨,周泰挨了几十刀,不好好在家里养伤,还敢当晚喝了十几碗烈酒的傻蛋!

    风影楼露出了一个若有所思的表情,他喃喃自语的道:“我就想不明白了,我只是脚上插了一根箭,拔出来都差一点活活疼死,夏候惇是被人用暗箭直接射进了眼睛里,他是怎么忍住疼把箭拔出来,先是把眼珠一口吞掉,又顺手一枪把曹性给活活捅死了?!”

    “mygo!”

    邱岳翻着白眼,道:“拜托,你才八岁啊!人家夏候惇眼睛中箭的时候,怎么算也应该有个三十来岁,更是一个身经百战的职业军人,你们两个有可比性吗?你要是不服气的话,可以等自己三十岁的时候,再来试试嘛!”

    风影楼侧着脑袋,思索了好半晌,最终点了点头,老老实实的道:“嗯,你说的有道理!”

    “疯了,疯了,疯了!”

    望着一脸认真的风影楼,岳邱连连摇头,“我发现了,你就是一个中三国演义毒太深的小疯子,可是我直到这个时候才惊讶的发现,我也是一个疯子,因为我突然发现,我竟然有点喜欢你小子了!”

    风影楼有点惊讶的望着邱岳,他第一次在邱岳的眼睛里,看到了只可能属于朋友的尊重与关怀,明明痛得全身都在发颤,明明痛得脸色比纸还要白,风影楼却对着这个新的朋友,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十倍的笑容。

    就在这个时候,一团浓浓的红色烟雾,从雷洪飞的手中扬起,不断翻滚着,穿过他们头顶那一片密不透风,让他们每天几乎不见天日的树梢,在这片原始丛林的上空,扬起了宣布放弃任务,请求紧急支援的信号。

    他们这支在原始丛林里,挣扎了七天的学员队伍,最终还是由队长亲手发射了求救信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