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精灵圣剑使

第一百七十二章 对不起,我近视

    老头子一把把布莱尔丢向了半空中黑白二色流光环绕的光球,随后就拍了拍手摆出了一副看好戏的表情来。

    布莱尔在半空中哇哇大叫起来,凛冽的寒风和剑气不断地从他身边擦过,让他达到了一个又一个的高潮——嗯,这个描述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的样子。

    但奇怪的是,漫天爆发已经把王宫区域全部化作废墟,甚至威能还在不断地向外扩散的黑白光球爆发出的剑气却对布莱尔没有造成任何的伤害。

    尽管他的身上不存在任何防护的能量,甚至他自身的实力连一道剑气都抗不下来,先前逃出王宫的时候身上的伤势大多数也是被飚射的剑气伤到的,但这会儿这些剑气就好像端了rpg打苍蝇的老毛子,近在眼前却死活打不到下落的布莱尔。

    只不过身为当事人的布莱尔可完全没有心情去惊讶,天晓得这种仿佛天神附体了一般的状态究竟是怎么回事,万一半路突然间失效那可就真交代在这里了。

    好在这种犹如魔免全开春哥附体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了他掉进了光球之中也没有消失,让他算是松了一大口气。

    光球外,老头子咧嘴嗤笑:“当初你把老子十动然拒了,现在就让老子的徒弟来上了你的灵剑!如果是以前当然没这个可能,不过现在这么多年下来归藏剑和霜华剑的力量都消耗得差不多了,看看你的姬友还能不能把持得住!”

    他挥了挥手,尽管没有任何的能量波动,但是原先是半透明的光球此刻却变得连一丝一毫的光线都透不过去了。

    光球内,一直等了半天也没有感受到被攻击的情况。布莱尔才惊魂未定地睁开眼睛,打量起了内部的情况。[

    在外界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黑白剑气,每一道都能轻易杀死七八级,重创九级,甚至星辰阶和圣域阶不慎之下也都会被弄得灰头土脸甚乃至被糊得一脸热翔。

    而在光球之中却好似另外一个世界。除了一黑一白两把悬浮着的灵剑,以及位于两把灵剑中央的一枚指环之外,就别他物,甚至连一点波动都没有,既听不见外界的声音,也看不见外界的变化。好像一个完全独立封闭的世界。

    “刚才师父说的好像是……依琳在里面?”

    布莱尔努力地回忆着先前老头子说过的每一个词每一句话,想要找出其中的关键。

    眼前的空间中并没有他心爱的少女存在,再联想到刚才老头子说的那些话,布莱尔隐隐间似乎有些明白了。

    眼前一黑一白两把剑,黑剑通体黑亮,给人以幽深寂静之感。而白剑则是雪白如霜,隐隐间有着岭上之花一般凛然不可侵犯的气息。

    至于最后那一枚戒指……反正布莱尔是看了半天也没看明白那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刚才在看两把剑的时候反倒是已经有了一些微弱的感应,他隐隐间大概明白了老头子究竟在说什么。

    星月大陆有一句话来形容神兵利器:神器有灵,自行择主。

    后面的自行择主也许挺夸张,毕竟单纯地拥有灵性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但是如果对比圣器一族这个和精灵族差不多同样奇特的存在。再把‘灵性’升级到‘灵智’的话,那么很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拥有灵智的神兵,完全可以说是一个完整的生命体,诞生了灵智就说明拥有了灵魂,而不同的种族间肉体也许大相径庭,但是灵魂的差别就要小上很多。

    这并非是说灵魂之间没有差距,就如同双胞胎兄弟灵魂也有细微的不同一样,灵魂是识别一个人的印记,故而差距只是‘小’而不是‘’,这种差距和肉体上的差距比起来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而拥有了灵魂的神兵。同样也能够诞生许多不可思议的力量。

    比如说有神话故事里说的一把叫做洛千幻的神剑,又比如有一根专门打狗的菊花棒,再再比如……

    “依琳……是你吗?”

    布莱尔看着面前漂浮着的白剑,有些忐忑地出声。[

    他在担心,担心自己的猜测是错误的。也同样担心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但是依琳却不再认识自己。

    仿佛是一秒钟,又仿佛是一万年,那白剑忽然间剑身一颤,散发出淡淡的荧光,缓缓地在布莱尔的面前凝聚出了一名少女的形象来。

    那少女金发白衣,正是依琳。

    “依琳!”

    尽管近在咫尺,但是布莱尔却有些迟疑,这少女看起来和依琳一模一样,但是却极有可能是这白剑的剑灵,那么变成了剑灵的依琳还会不会认自己?

    少女静静地站立着,闭着的双眼蓦地睁开,两道仿佛利刃一般的眼神扫视而出,让布莱尔在一瞬间甚至有了全身上下被数的利剑穿透的错觉。

    冷漠!高傲!

    这是现在的依琳,或者说霜华剑剑灵给布莱尔的感觉。

    原本天真邪的少女此刻如同一柄散发着边寒意的出鞘利剑,直指天际。

    布莱尔的心一瞬间沉了下来。

    眼前的少女目光扫视过他,他却仅仅有一种被人居高临下蔑视的感觉,她微微眯起的双眼更是让布莱尔的心沉到了谷底。

    她不认识自己!

    或者说,现在的依琳根本就不是他所认识的那个依琳,而是重新变成了那神剑的骄傲剑灵,也许拥有原来的那个依琳的记忆,但却没有对自己的情感。

    一想到原先那个活泼可爱天真邪的少女,再看着眼前这个虚着眼睛仿佛是天神俯视渺小众生的少女……

    一想到当初那个自己一眼就被吸引住了的乖巧少女,再看看眼前这个依然对自己不为所动如同陌路之人的少女……

    一想到从前那个吐着小舌头恶作剧的灵动少女,再看看眼前这个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气息的冰冷少女……

    一想到……

    对不起,功底有限编不下去了……

    一想到过去的种种,再看看眼前的少女。布莱尔终于露出了惨笑,一口鲜血喷出,身子缓缓地软了下去。

    “我……忘不掉啊……”

    就在这个时候,白衣少女终于有了反应,脸上露出了疑惑不解的神情。伸手戳了戳不远处的黑剑:“小龟龟,我近视眼镜找不到了看不清!”

    布莱尔再次吐血三升,彻底晕了过去:“看……不……清……”

    而被‘依琳’戳了戳的黑剑也有了新的反应,和刚才白剑一样散发出一阵光芒之后,幻化成了一个黑衣少女。

    少女的紧身黑衣将她玲珑有致的身躯完美地衬托出来,尽管并非是如同艾雪那样火爆至极。但是却有着一种别样的魅惑,让人能够联想到那来自深渊之中的魅魔……

    然而黑衣少女气急败坏的发言却把身上的气质破坏得一干二净:“小龟龟你妹啊!别用这个坑爹的名字叫我行吗!!我有自己的名字的!还有你不觉得你一介剑灵居然还有近视眼这个设定实在是太奇怪了吗!!”

    ‘依琳’困惑地歪了歪头:“可是……你不就是我妹妹吗?难道不是小龟龟?”

    “你这百世轮回转生大法是不是把脑子都练坏掉了喂!不要用那个听起来就很恶心的称呼啊!别以为你是天然呆我就不会吐槽你了啊!我叫琳洛莱娜!我有名字的!”

    “可是,为什么我们是蓬莱群岛的灵剑,却有西方的名字啊?”

    琳洛莱娜也快吐血了:“这种设定问题你要么去问我们的制造者要么去问作者,我怎么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设定啊!还有从刚才开始就已经跑偏题了好不好!你的小情郎都昏过去了真的不要紧吗?!”

    “小情郎?”依琳一愣,随后便是一声惊呼手忙脚乱地扑了下来。“布莱尔!!”

    然后近视眼的剑灵少女因为没看清脚下当场左脚绊右脚一个平地摔,整个人都压在了布莱尔的身上。

    “我说,小雅你难道不觉得刚才那个家伙很像一个人么?”

    林零咧了咧嘴,看到被千年后返回的青年大杀四方的盖斯特王国变得一团糟也没有什么反应,他更感兴趣的是刚才那个实力大涨,一看就知道已经属于叼炸天类型的青年。

    “主人,那人有什么问题吗?”蒂雅露卡不明觉厉地歪了歪脑袋。红眸之中流露出迷茫之色,“不就是千年前的那个人吗?”

    “的确是千年前的那个人没错,但是……我却没想到这老家伙也有这样的青葱过去啊!真是一个黑人用的极佳素材呢,回去以后一定要好好酝酿一下才行。不过话说回来了,我们现在去找一下某个家伙吧。”

    “谁呀?”

    “掌控这个幻境的真正的主人。”

    很快,林零和蒂雅露卡就悄然潜入了王宫之中,当然事实上用‘潜入’这个词也不大恰当,因为他们两人完全是大摇大摆走进去的,反正幻境之中主宰意志越强盛,那些np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就越少。林零等人就算一路踩人走进去,所有人也会当做没事一样。

    不,应该说,在那些被踩的人心中,‘被人踩了几脚’这种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林零带着蒂雅露卡一路很顺利地就进入到了王宫的最深处。见到了那块封印石碑。

    石碑上的字这个时候已经再次被修改了回来,不过看字体的话并非是原先的李雅所书,应该是后来的那个青年重新补上去的。

    这个时候就有一个让林零非常在意的问题了。

    ——在王宫地下那个祭坛哪来的?!

    这么长时间地监视一个地方,就算他每天走一米也差不多该把王宫里的情况打探得差不多了,尽管这块石碑也同样是位于地下,看起来应该就是后世那个祭坛的所在。

    但是祭坛呢?!

    到现在为止那个祭坛根本连个影子都见不到,更别说什么镇压封印了——这和当初林零认为的是这个祭坛镇压了魔剑阿波菲斯的想法几乎完全不一样。

    如果不是祭坛镇压的话,那么后来的那个祭坛为什么可以抽取镇压封印之中的力量灌注到那个戒指中去?

    那个疑似古神遗宝的戒指又为什么能够吸收魔剑阿波菲斯的力量?

    为什么可以引起封印暴动?

    而炮制了战争。收集了大量灵魂在关键时刻和依琳融合到了一起去的刀剑神域又是打了什么样的心思?

    这些林零都不清楚,但是至少他指望这个幻境的主宰者可以给他一个答案。

    “我们已经来了,在这个世界里都已经浪费了一千多年的时间了,你可以出现了吧?”

    林零冲着石碑冷笑道。

    小雅继续不明觉厉中……

    过了一会儿,随着一声悠悠的叹息。一个虚幻的身影骤然在林零的面前浮现了出来。

    那身影一身银色轻甲,黑色长发风自动,目蕴星辰,一种和蒂雅露卡仿佛同族的气息从她的身上传了出来。

    这身影正是双剑姬李雅!

    “我已经没时间了,这个幻境的控制也到了极限,很快你们就会离去。”李雅幽幽一叹。脸色凝重而奈,“请你们……”

    她的话说到一半就被林零很不讲情面地打断了:“先别扯要做啥,先说有什么好处?”

    没什么好处他来这个幻境干嘛?吃饱了撑的没事干跑来发傻一千年?当初在古代星月大陆都不带这么折腾的!

    “呃……”李雅愕然了一下,随后苦笑,“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给你们的了……不过……”

    说到这里她稍微停顿了一下,看向了林零:“你的身上有那个小家伙的气息。想必是他的熟人吧,一晃封印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嗯,先不说这个。如果你们可以帮我做到一件事情,我可以将我的残魂之力全部打入你边上的这个小姑娘身体里,然后你们交换体液的时候提升速度可以快上不少,应该可以支持你一个月内达到九级。”

    林零满意的点点头,却是话锋一转:“可是你这样会让我有一种在和你双修的感觉诶~你都几十万岁了。我这个十七岁还不到的岂不是很吃亏?”

    “双修?!吃亏?!”李雅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强力的深井冰,第一发就被林零成功地击沉了,足足沉默了一分钟的时间才重新扯着嘴角开口。

    “也许吧,不过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我的残魂油尽灯枯,已经没有力量再继续封印魔剑了,而归藏剑和霜华剑跟了我这么久也是差不多的状态,甚至也严重伤害到了本源,恢复艰难。因此我想请你带着她们两个回去她们的出生地蓬莱群岛,在那里她们或许可以找到恢复的方法。”

    “嗯。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选择我?”

    “因为你的身上有能够让我感觉到亲近的气息,所以我选择了你。”李雅的回答简单明了,非常符合她干练的行事风格——这一点林零在当初围观战斗的时候就已经看出来了。

    但是这么简单明了的回答等于就是没有回答,就好像你问别人鸡蛋好不好吃,结果那人回答你翔很难吃——林零想要知道自己的莫名体质的真相想法还是没有实现。

    “行了。我接受了。”林零摆了摆手,“对了,既然你说你家两个姬友妹子油尽灯枯,那外面她们在乱搞破坏是怎么回事?”

    “其实那只是在宣泄由于封印而侵入她们体内的魔剑的力量而已,只要这之中不出变故的话她们很快就能够停下来。”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封印挂了,魔剑阿波菲斯怎么办?”

    看起来一切都很美好,但是实际上最关键的问题还是没解决——魔剑阿波菲斯怎么办?

    一把号称可以打破人神桎梏的神器,从当初几乎可以说是一剑力战李雅和归藏霜华三人就可以看出来其强大之处,现在破除封印出现,能够压制的人却已经奄奄一息,随时就可以去找死神联络感情——那该怎么办?!

    反正林零是清楚,恐怕自己把身上储藏的那些全部砸出去可以堆死至臻化境的道具恐怕连在魔剑剑身上留下一道印子都做不到。

    “这个其实很简单。”李雅摇了摇头,“这个任务尽管艰巨,但还是交给你了。你先和我签订契约吧,不然我现在要将灵魂化作能量灌注的话,损失太大,剩下来的就没多少了。”

    林零想了一下没有看出来其中有什么阴谋,至于那什么艰巨的任务他直接就忽略过去了,这种事情他就当做没听见没看见,一会儿出了幻境世界他马上带着人跑路就行了。

    他就不信大陆上这么多年会一个强者都没有,到时候谁爱镇压谁镇压去,关他屁事儿!

    李雅似乎是没看出林零的想法一样,很快就和林零缔结了圣器使契约,随后整个魂体就化作了一道流光,冲入了林零的灵魂之中。

    紧接着她又以林零的灵魂为中转,转而进入了蒂雅露卡的身体之中。

    蒂雅露卡的灵魂轰然一震,一股超越了星辰阶的气息忽然间爆发了出来,她周围的空间不断地塌缩凝练,仿佛要形成一个全新的世界一般。

    与此同时,失去了支撑的幻境世界轰然破碎!(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