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精灵圣剑使

第一百六十三章 让我们一起走近科 che 学 dan

    没有人注意到,在这三方对峙的场上,出现了一个第四者,而这个第四者正静悄悄地看着这群人直撇嘴。

    这第四者自然就是林零。

    他一出现就看到了三方对峙,不过他并没有急着现身,而是继续隐匿着,打算看看这三方究竟是要做什么的。

    结果一看还真看出一点名堂来,那‘巅峰议会’的阴沉青年虽然不是当时发现林零的潜伏的那个‘大人’,但是却是那个使用空间力量攻击林零几人的家伙。

    尽管人换了一副外貌,但是气息却没有变化,还是被林零认了出来。

    那么这一次释放诅咒的元凶应该就是这个什么所谓的‘巅峰议会’了?

    而这个巅峰议会信奉的是光明的天使,一说到天使往往就会想到神明,莫非这背后实际上还是刀剑神域在捣鬼?

    这一点林零仅仅只是怀疑,毕竟按照之前许多次经历来看,只要闹出什么大事儿基本上就是刀剑神域在背后暗中波助澜准没错了。

    只是现在刀剑神域都明目张胆地宣布出世了,甚至发起了对于东南十三国之中许多个国家的攻击行动,它如果要对盖斯特王国下手,又何必弄得这么麻烦?[

    这一点,是林零依然持保留态度的原因。

    而对峙的三方之中,除了国王奇鲁之外的另一方,如果他没有听错的话,应该是来自所谓的‘地狱十字’。看名字让林零想到了十字殿堂,就是不知道这究竟是巧合还是真的两者有关了……

    如果真的有关系,那么说明十字殿堂可能比想象中的还要不简单。

    至于第三方国王陛下奇鲁,林零已经在他的脖子上挂的那个项链上找到了自己要的那一枚戒指。

    那是一枚通体黑色,刻画着银色纹路的戒指,只不过……

    “嗯?这破圈圈怎么看起来有点眼熟?”

    忽然间林零一愣,看向了自己手指上的那一枚古朴的灰色指环。

    如果忽略掉颜色的不同的话……简直一模一样!

    “这下有趣了啊……”林零的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笑容。

    自己身上的这一枚指环是一枚古神遗宝,对方的这一枚就算不是,那也应该和古神遗宝之间有什么联系才对。

    再联系之前发现了古神的腐朽气息,林零忽然觉得事情似乎没那么简单了。

    “所以说最讨厌这些自以为是的神棍了啊……”

    星月圣殿的人也是神棍。不过他们做得好的一点就是至少没让林零看见嘴上大义凛然。手上拳风凛然的场景,而且星月圣殿的行事手段怎么看都比这两个疑似恐怖分子的势力要好得多啊。

    不过有一句话说得好,越是不简单的事情咱越要折腾,把越多的人折腾进去咱就越开心啊……

    “这样子。咱还是先把指环偷走好了……”[

    三方对峙的时候。三人的神经也必定是高度紧张。随时提防敌人暴起伤人,又或是防备对方使用什么见不得人的阴招。

    但是这种高度集中地紧张都是相对的,对于敌人的位置来的越是紧张和关注。对于自身外界的关注就反而越是少,这也是为什么常常小说中会出现双方对峙却被第三方渔翁得利的情节的缘故。

    “光明,天使?天使究竟是什么生物你们自己也清楚,用不着这么阴阳怪气。”巅峰议会的青年嗤了一声,把注意力转向了盖斯特国王,“我知道你身上一共装备了二十一件防御反击型魔导器,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炼金道具,甚至可以短时间内挡住圣域阶的攻击,不过我并没有那个耐心去一件件破坏掉你的希望。你现在最好就是乖乖地交出你身上的所有东西,那样的话我可能会考虑留你全尸。如果你逼我浪费时间来一件件破坏你身上的破烂的话,你的下场绝对会很惨!”

    “呦,奇鲁陛下脸色不要那么难看嘛。”另外那个阳光青年如沐春风似的笑着,好像在劝说一个老朋友回心转意好好地对自己的发妻的模样,“你对面这个黑脸其实是只是嘴硬而已,他杀人起来一直都是一刀干掉的,和我完全不一样的。我喜欢把人肉一小块一小块切下来泡好……哦对了,陛下你可以考虑一下这个提议我每次从你身上翻出来一件东西,如果是我要的就直接杀死你,不是我要的我就在你身上慢悠悠地划十刀怎么样?五分钟的时间考虑哟~”

    奇鲁陛下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原本他就是担心有人叛变,所以自己的近卫用的几乎全部都是机巧人偶,为的就是防止这一顾虑的发生。

    但是他没想到,这两个似乎是来自不同组织的人却同时各拥有一件效用相近的神秘魔导器,在这件魔导器生成的力场的作用下,盖斯特王国引以为傲的机巧人偶几乎成了摆设,瞬间就分崩离析,被解离成了碎片。

    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得出来,那是解离,不是破碎,是整个机巧人偶都被分解成了原始的细小零件,而非被直接暴力打碎。

    如果要暴力打碎他身边这么多几乎可以说是整个王国之中最为坚硬的机巧人偶的材料制作的人偶,圣域阶都不一定办得到。

    要保护国王,那肯定得用最好的材料制作出最强的人偶。

    他身边的十二只机巧人偶每一只单独都拥有几乎逼近圣域阶的力量和防御力,而如果十二只组成战阵的话,甚至短时间内可以以加大动力炉消耗为代价抗衡圣域阶。

    但是谁能想到对方仅仅是凭借一件魔导器就瞬间把那十二只机巧人偶变成了一地的可回收零件?!

    而且对方现在这样出言,带着明显的鄙视和侮辱。甚至还毫不在意地自报家门,很明显是完全不把盖斯特王国放在眼里的表现。

    只是尽管知道……他却完全没有任何的办法!

    以对方身上那神秘的魔导器而言,自己身上的防御装备被破坏也就是时间问题,而逃跑也已经试过了,彻底失败了。

    更重要的是,他是国王!

    他是盖斯特王国的国王!

    他的脚下就是他的王位,他的眼前就是的他的领土,他能够跑到什么地方去?

    他跑了,盖斯特王国也就真的不复存在了。

    而且是几乎可以预见被未来的诸多历史学家所不齿的‘国王逃跑国家覆灭’的形式。

    “你们究竟想要什么?”

    奇鲁暗暗皱了皱眉,心中又一次盘算起了逃跑的可能性。就在此刻。他的耳边忽然间响起了一个声音。

    “国王陛下,如果你想要活命的话,就按照我说的做。”

    什么人?!

    奇鲁差点就脱口喊了出来这里居然还隐藏着没人发现的第四人?!

    幸好常年身居高位的习惯让他很好的按捺住了开口的冲动,并且表面上也完全没有表现出来。

    他在等着那人继续说下去。毕竟以他现在的情况也绝对不可能的开口或是动手。尽管这神秘的第四人用了不知道什么手段让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而没有被其余两人发觉。但是如果他回应的话,绝对会露出破绽。

    场面僵持了大约一分钟的时间。

    那个声音果然又响了起来。

    “诶,结果你不答应啊?真是太可惜了。那我继续看你们好戏了……”

    卧了个槽的!

    奇鲁真是差一点就要破口大骂了,老子倒是想要回答,但是尼玛连你人在哪里都不知道,回答个鸟啊!再说就算回答了,自己也没什么信心在面前两个比自己修为高多了的人眼前瞒过去。

    不管是斗气传音、精神力传音、传音魔法等等,本质上都是构建新的声音传播渠道,所以会产生相应的能量波动,如果是面对修为比自己低的人倒是没什么,面对修为高的几乎是所遁形。

    他现在面对的是两个神秘组织的强者……他丫的又不是王室里那个伪圣域阶的老祖!

    而且那个老祖现在都被人拖住了好么!

    大约又是一分钟的沉默,神秘人的声音才突然又在奇鲁的耳边响了起来:“小雅,我知道了,诶呀现在开着通讯呢。咳咳,刚才忘记了,你其实只要集中精神心底默念就可以把想法传达过来,至于具体的实现手段就要涉及到人类体外的混杂性m扩散力场,具体和你说了你也不会懂,所以还是不和你说了,现在你考虑一下吧~刚才那人的时间只剩下三分钟不到了呦~”

    确认了自己的确可以和对方交流而不被发现之后,国王陛下略微冷静了一些,脑中却是思考起了一个新的问题。

    这第四人究竟是谁?

    还有,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别说是什么路过的高手看他骨骼清奇是一个练武的好材料所以突发奇想想要救下他什么的,到了他这个年纪,有些事情其实已经在清楚不过了,那种几率完全可以小到忽略不计。

    对方必定也是有着类似的目的,也许是和眼前的两人目的相同,也许是不同,总之肯定是想要从他身上得到什么,不然的话……

    谁吃饱了乘着没事干得罪两个神秘势力来救他?!

    这个时候奇鲁也略微生出了一些悔意自己实在不怎么相信人,只相信完全听命令的机巧人偶,于是在这个机巧人偶完全起不到作用的情况下,一个来救他的人都没有。

    在法自救的时候,他只能等死。

    外面的爆炸声他也听到了,就是不知道这爆炸究竟是眼前的两人弄出来的,还是突然出现的第四者弄出来的。

    当然,论如何他都有了安然脱身的机会!

    王宫之中防护力量层层叠叠严密比,尽管他身边的十二只机巧人偶被毁去了。但是如果趁着这个机会脱离,去到那里的话……

    想要翻盘也不是没有机会的!

    “好,我答应你!我该怎么做!”

    终于在五分钟的时间还剩下一分钟不到的时候,奇鲁在心中大喝一声。

    “很好。”神秘人笑了笑,“接下来你按照我的指示,首先你记住这一段话,我只说一遍,如果你记不住的话……那就当我没有救过你好了。”

    随后,便是一长串的话传递了过来,看到话的内容的时候。奇鲁忍不住愣了一下。但是随后他也没多想就拼命死记硬背了起来现在根本不是去计较这段奇奇怪怪的话中的内容的时候。

    很快,五分钟的时间就走到了尽头。

    那地狱十字的青年笑眯眯地盯着齐鲁陛下:“五分钟已经过去了哦?不知陛下考虑得怎么样了?是把东西交出来,还是……”

    阴沉青年又补充了一句:“至于我们事后怎么分配是我们自己的事情,哪怕是死磕也用不着陛下来担心。所以‘东西只有一件你们两个人怎么分’之类的废话还是不要说了。”

    奇鲁点了点头。做了一个深呼吸。

    在外人看来。这怎么都像是最终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的模样。

    齐鲁陛下蓦地跨出一步,猛然间大喝道

    “九旬老太为何裸死街头?数百母驴为何半夜惨叫?小卖部安全套为何屡遭黑手?女生宿舍内裤为何频频失窃?连环母猪强(神兽)奸案,究竟是何人所为?老尼姑的门夜夜被敲。究竟是人是鬼?数百只小母狗意外身亡的背后又隐藏着什么?这一切的背后,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是性的爆发还是饥渴的奈?!详情敬请关注v99今晚八点档数学频道年度巨献,让我们跟随着镜头一起走进作者的内心世界……”

    这一句长到了极点的话,奇鲁几乎是发挥出了全部的潜力来死死记住,然后一口气迅速背完还不带换气的,算起来这恐怕是他这辈子连续不换气的最长时间了游泳不算。

    大声有力地喊完这一长句话之后,他二话不说按照那神秘的第四人的指示窜了出去,在地狱十字和巅峰议会的两人还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打开了最近的一条密道躲了进去,随后又强行关上了入口。

    这入口的隔断虽然不是什么坚固到了极点的材料制作的,但是毕竟是密道之用,所以足够承受好多次星辰阶的轰击。

    在关上入口处隔断的一刹那,国王奇鲁甚至看到了两颗似乎是炸一样的东西凭空出现在了那两人的后面,随后的一瞬间便有着剧烈的爆炸声传来,却被挡在了隔断之外。

    长长地喘了一口气将刚才说了那么一长串话的浊气吐了出去,奇鲁想也不想就沿着密道全速向前奔逃起来。

    至于神秘第四人?管他呢?现在估计和那两人对上了吧?

    真要自己完全按照对方说的做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奇鲁仅仅是按照对方那个看起来离谱仔细想想却也有一些可能性成功地方案来脱离这个宫殿,至于后面的事情那就完全不会按照神秘的第四人说的去做了。

    再然后……

    迎面飞来一块砖头砸在了他的脸上,把他给拍晕了。

    国王奇鲁这会儿最后剩下的念头是……哪来的砖家?!

    过了一会儿,林零现出身来,抛了抛另外一只手上的赚头咧了咧嘴:“啧,真是,明明按照我说的做就可以被迷药迷晕而不是被转头砸晕了,何必呢?为了防止你逃跑我可是在每一条可能的道路上都安排了一个时间分身啊!”

    所谓的时间分身,就是林零之前使用过的,依靠蒂雅露卡的时间能力从过去的时间上复制出许多个自己来形成分身。而消除分身的方法只要让‘过去’接触到‘现在’就可以了。

    紧接着林零很利索地把奇鲁身上的好东西剥了个精光,这才带着小雅闪身离去。

    什么,你说宫殿正殿还有两个人?!

    没关系,他弄了一百多个分身和他们玩丢沙包呢……

    现在还是先带走那只叫依琳的妹子比较要紧,毕竟这事儿连老头子也吩咐过。

    一路出了这一处宫殿,林零迅速地向着老头子所说的那个激活戒指的地点而去,不过他才飞奔出去没多少距离,忽然间就有接二连三地机巧人偶卫队集中了过来,向着他发起了攻击。

    “这些玩偶居然看得到我?!不对,不是看到我,是失控了!完全差别地攻击!”

    林零眯了眯眼睛,掏出了匕首,欺身而上,迅速解决了几只机巧人偶,但是依然还有更多的在飞奔过来。

    “这样下去没完没了了,来让我看看从这里到那公主的距离还有那个地点……呼,就这样吧!”

    瞬间思考完毕,林零再次找出了一颗炸。

    最近他似乎对各种炸比较有爱的样子……

    “决定就是你了!皮卡穿地!”

    没有人吐槽炸的名字,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动静,在一瞬间,地面上就被炸炸出了一个深深地洞口。

    但是和一般的炸呈放射状爆炸不同,这颗炸几乎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了一个方向上,直接将林零脚下的土地炸了个深深的通道出来。

    “就算当了那么多年的金手指,果然还是爆炸才是男人的浪漫啊!”

    林零当场二话不说就跳了下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