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精灵圣剑使

第一百十四章 ……我说这章标题还是星夜祭之始你们会不会砍我?

    (以节操的名义,求订阅!)

    “炼金术和机巧魔法?!”林零想了想,“有毛线区别?”

    莎娜再次迟疑了一下:“具体我也不清楚啦,只是在圣殿里的一些典籍中看到过,具体的因为我从来没有去过所以也不清楚。据说炼金术和机巧魔法的主要区别在于前面的主要是非战斗类,后面的主要是战斗类。”

    “民用和军用?!”

    “嘛……稍微有些不同啦,不过总体上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再具体的我也说不清楚……诶等等,林零你先上,本姑娘去躲一躲。”

    说完,莎娜也不管现在就在大街上有众多行人,当场一个晃身,从现在的黑发少女形态一晃变成了红发灼眼的少女,如果不看她现在残念的身高和胸部的话,倒还真和后面的艾雪有那么一两分姐妹相。

    “殿下……”少女刚刚准备溜走,却已然晚了一步,当场就被一只手搭在了肩膀上,顿时一个哆嗦,迈出去的步子也停住了。

    就见红发少女眼珠子一转,忽然间小声恶狠狠道:“你是什么人!居然敢当街强抢民女!信不信我大喊出来让你身败名裂!”

    史蒂夫叹了一口气:“殿下,请体面些……还有您再次偷跑出来这件事情我就不责问了。但是还请您尽快跟我回去,这一次的祭神大典非常重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大势力来参加了……”

    来人毫无疑问正是史蒂夫,本来一早上他就守着门防止自家圣女逃跑——自家圣女这完全坐不住的尿性他可是一清二楚——没想到莎娜昨天晚上一进房间转身就溜了。一晚上的时间就在外面晃悠没有回来,因此他根本堵了个空。

    眼看着自己被史蒂夫揪住跑不了路了,莎娜只能唉声叹气地转过身来:“诶呀,那个祭神大典有什么好玩的啦!一帮子老怪物神神叨叨的还不是为了那个什么灵神幻狱的掌控权,我去了也是半个铜板的用处都没有呀!”

    “殿下,您的身份是圣殿的象征之一,仅次于陛下和几位主教大人,您是必须要在场的……”史蒂夫继续好声好气规劝。

    “原来是这样啊……”莎娜无力地叹了一口气,“看在你这么诚心诚意来找我的份上,那我这一次……”

    听到这里。史蒂夫没由来的感觉一阵不舒服——那种感觉就好像离开家之后却想不起来到底有没有锁门。死活都感觉不舒服一样——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然而下一秒,这位守护骑士就知道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只见莎娜身形一晃,借着此刻以‘拉斐尔的欺骗’幻化出来的娇小身形。一个闪身就冲进了人群之中。远远地留下一句话:“大叔你找错人了!我叫夏娜。不叫莎娜!”

    史蒂夫虽说不是人高马大,但是在这等人流之中穿梭也是非常困难,因此没一会儿的功夫就让莎娜跑没了影儿。只能无语叹息:“殿下……我都还没说你叫什么呢……”

    “诶呀诶呀,原来是史蒂夫啊!”林零拍了拍史蒂夫的肩膀,“没想到堂堂圣殿圣女的守护骑士也能和民众打成一片与民同乐聚众**啊!”

    “林零阁下,虽然你前面说的都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你后面那一个词就明显把前面的意思全部毁了?!”

    史蒂夫皱了皱眉头:“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聚众**应该不是褒义的?”

    “在这个聚集民众吟诗作对普天同庆的日子里监督作乱份子——你看没有什么错嘛!”

    史蒂夫的眉头皱得更深了,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圣女殿下的不靠谱的朋友肯定是在忽悠他,但是好像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的样子?!

    不过现在还是找到圣女殿下要紧,想到这里他决定还是赶紧联系一下城防军之类的部门,他一个人就算实力再高就算修炼了圣光影分身也同时找不了几个地方啊!

    “林零阁下,我还需要去寻找殿下,这就先告退了。”说完,史蒂夫抽身顺着人流快速退去。

    “爸爸,我要吃那个!”这时,林零肩膀上的约希娜忽然间大眼睛一亮,指着不远处的一个摊位上的水晶雕塑娇声道。

    那水晶雕像的形态并不是很清楚,看起来模模糊糊的,其水晶的材质更是一般,怎么看也不像是能吃的样子。

    吃?林零看得愣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提溜着蒂雅露卡和霜月俩姑娘,身后跟着个艾雪向着那个摊位挤了过去:“老板,这雕塑怎么卖?”

    “客人,这个您可就太有眼光了,这个雕塑本身的材料就是价值不菲的玄冰水晶,更是由著名雕刻大师王尼玛倾力打造,美观实用,典雅大方,实在是居家旅行的必备用品……”

    “啧,别多废话,这玩意儿就一普通的水晶,连最低等的魔法水晶都不是,你以为老子不懂货?”林零冷笑了一声,“颜色偏白,带着蓝色浑浊沉淀,质感不佳,很显然是最低等水晶品种之一的蓝兰水晶。雕刻水准奇烂,一共用了五百三十六刀,其中二十七刀收尾,十九刀起头,一般来说这两者数量都不会超过十——还有那名字……你自己雕刻的?!”

    挂在他身上的青衣少女此刻是一脸崇拜的神情。

    她就知道,主人最厉害了!

    这么多人看不出来,偏偏她主人看出来了,而且还是一眼看穿!

    而那摊主却被林零说得冷汗直流,就差没给林零跪了。

    五百三十六刀?!

    尼玛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究竟用了多少刀,但是五六百刀总归是有的。这个穿着怎么看都不像是有钱人的少年是怎么看出来的?难道对方是工匠出身,自己这次遇上懂行的了?!

    还有,对方一眼就看出这个水晶就是个最烂的品种,眼里甚至比自己还要好啊!

    卧槽,今天遇上行家了!!

    千言万语最后就在他的脑海之中汇聚成了九个字三个标点,随后他马上硬是挤出来了一张笑脸开始解释。

    “客人……您这就说笑了,这怎么可能是我自己雕刻的呢……在下也没有那本事啊……至于这水晶的浑浊,其实只是今天的天空中有白云罢了,你看……”

    林零嗤笑一声:“一个银币,你爱卖不卖。”

    “最低十个!”

    “……再加五十个铜币。”

    摊主咬了咬牙继续降价:“八个银币最低了。”如果今天不卖出去。这名声可就全砸了啊……

    “哦。”林零点了点头。转身就走。

    摊主只觉得自己的心头有一万匹草泥马正在呼啸奔腾……哦……哦你妹啊!你还价也好啊!

    别‘哦’啊!你丫就给我一个‘哦’我怎么知道你究竟想要说什么啊!

    “诶别别,别走啊!五个银币!”

    “两个银币,爱卖不卖,不卖我走了。我买这个也就是给我女儿当零食吃而已。顺便我一会儿会路过王都的工商业协会。打算进去逛一圈呢。”

    这真是明目张胆赤果果的威胁啊!一想到自己的成本价也就一个银币五十个铜币。摊主再次咬牙切齿:“成交!”

    一个水晶雕像终于被林零买了下来。转手交到约希娜小丫头的手中,小丫头很开心的抱着雕像,开始舔了起来。

    等到林零等人从摊位前离去的时候。摊主才忽然间意识到了什么……

    诶哟卧槽!刚才那个少年说什么?!

    ……买、买买卖给他女儿……吃?!

    “啧啧啧。”艾雪绕着林零咂着舌头啧啧称奇,“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比如?”

    “比如你这个混蛋居然有这么好的砍价技术!老娘还以为你看上的东西都是直接偷过来呢!”

    “别说‘偷’这么不文雅嘛,咱这个叫强制性长期免费租借啊~”

    “你还真有脸说啊!!”

    “这么自豪的事情为什么不能说?难道还要让我说出来你曾经把我当成**的对象这种事情吗?”林零的回答一向是理所当然。

    “靠!老娘才不会这么没品,老娘要**也是找……”

    “找罗伊那样的老大叔?”

    艾雪当场送上一个字:“滚!!”

    直到这个时候,霜月有些后知后觉地皱了皱眉头:“主人,刚才那么多东西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我怎么不记得你学过呀?”

    林零扬了扬脖子嗤笑:“谁说要学过才能说了?我胡编了蒙他的不行么?”

    “……哈?!”

    虽说不知道约希娜为什么会突然想要吃水晶雕像这么一个怎么看都不像是好消化的东西,但是林零也没有多管——如果你看到过小丫头一个人吃掉三分之一个地下室的夏季存冰你就明白了。

    一行人继续前行,走了没多久,前面的人流逐渐开始拥挤停顿了下来——再往前就是王城的主干道了。

    这一条主干道平时谁都可以走,但是到了这种时候显然是要清场禁止通行的——国王陛下和王室成员要走呢!

    此刻,这条主干道的两侧被一长溜儿的侍卫给拦截开,将中间空开,而街道的两旁则是大量的人民百姓。

    “哦哦,是巡游啊!”红发御姐显得有些兴奋。

    林零翻了翻白眼:“是游街?”

    “你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艾雪反唇相讥。

    “你让象嘴里吐出狗牙我从今天开始名字就到过来读!”

    “哪有任何分别么!”

    “啧啧,一看你这种就是汉语拼音这种一统多元宇宙的语言没学好的差生!”

    “老娘今天心情好,懒得理你!”艾雪转过头去,继续奋力向前挤着,似乎是真的没有见过多少这样的场景似的。

    没过多久的时间。忽然间从远处传来一阵骚动和欢呼声,远远地可以看到街道尽头的地平线上一支车队正在逐渐放大。

    凭借林零的眼力,此刻已经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那支车队的华丽程度。

    不说车厢上铭刻着的各种各样的防护和其他用途的魔法阵,光是那些没有任何用途仅仅是作为华丽的装饰品的水晶之类价值就至少数十万金币——这不知道可以给一个普通家庭过多少年了。

    并且拉车的还不是一般的马匹,而是据说拥有着一丝龙之血脉的龙马!

    边上还有数量极多的王室高手护驾,在更外围的地方,才是数量不少的少女少年跟着车队一起前进,展现风姿。

    话里的车驾一路行进而来,沿途百姓的欢呼声不断。车队最中央的车上,一袭金袍。头戴金冠的国王凯拉斯正向着四周的百姓举起手中象征的王室权力的星夜权杖。面色严肃。

    在他的身边,还坐着王后、两名王子、公主等人,伊利亚正是赫然在列。

    “啧啧,这家伙真是越来越人模狗样了。”人群中的林零咂了咂嘴。确认了一眼肩膀上正在开始小口小口啃着水晶雕像的约希娜没有出问题之后。就干脆在原地站定了下来。

    尽管他不知道那雕像的真正材质是什么。但是却能够感觉到其中有着一股奇特的能量,这股能量不论是霜月还是蒂雅露卡都感觉不到,似乎除了自己……只有约希娜这个小丫头能够感觉到。

    过了没多久。在王室的车队再一次前进了不少距离之后,整个王城猛地掀起了一阵欢呼。

    天空之中,一艘艘庞大的空艇从远处驶来,呈队列行驶,挂着新年喜庆的装饰和乐曲,由远及近,吸引了无数人的注意。

    而与此同时,凯拉斯国王说话的声音更是随之一变,开始从天空中的空艇上传播下来。

    这多年以来第一次出现的场景,让无数围观的民众兴奋欢呼。

    “我的子民们,你们可以看到……星夜王国正在不断地强大着,我们正在富强的路上不断前进……星夜王国的未来属于你我……”

    不得不承认,不管是不是有幕后团队帮忙撰稿,凯拉斯的话语还是非常有煽动力的,让民众们的欢呼更加激烈起来。

    最终,天空中的空艇在王室车队的上方减速,进入了低速巡航状态,随着整支车队,不断地沿着王城主干道向前而去。

    看着远去的车队,林零摆了摆手:“差不多了,走,这玩意儿简直就是坑爹啊!早知道这么无聊我就昨天晚上给他们下泻药,看看他们一个个在车上怎么去上厕所!”

    霜月&艾雪:“……”

    蒂雅露卡两眼放光:“主人你好厉害!”

    “走~”

    莎娜用拉斐尔的欺骗把自己变成了炎发灼眼的模样之后,一路就借着当前娇小的身形穿过人流,不断地朝着没人的地方‘流窜’而去。

    当她终于感觉周围没什么人之后,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非常靠近王城边界城墙的地方了。

    自己居然跑得这么快?!

    少女稍微愣了一下,随后就想到了原因——很大程度上其实不是自己跑得快,而是被人流推动走得太快了!

    至于身后追踪自己的史蒂夫,早就失去了踪影。

    哈哈!让你个笨蛋再看着本姑娘!

    内心解气笑过之后,莎娜开始打量起了周围的环境。

    视线可及之处,已经能够看到王城高耸的城墙,说明这个地方应该距离王城边沿地带不远了。

    周边的房屋建筑看起来有些年头了,自己肯定不是在城里的勋贵区,应该是哪一处平民区?

    这样想着的少女随便找了个方向向前走了没多久的时间,就看到一队士兵匆匆路过。

    其中一个看起来像是队长一样的人看到了莎娜时候,顿时停下了整支队伍,向着她走来。

    “小姑娘,现在是城防军戒严时期,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戒严区?”

    原来自己刚才这么一窜居然跑进了城防军的戒严区吗?!看起来说不定自己和林零呆久了连对方潜行的本事也学来了一点?

    心中有点喜滋滋的想着的少女并没有注意到那些个士兵四下交流的眼神,而是很快就开口道。

    “我只是随便逛逛啦~既然这里是戒严区,那我就赶紧离开啦~”

    “等等!”就在莎娜转身想走的时候,那个士兵队长拦住了他,“我们现在怀疑你有混入城内企图制造动乱的嫌疑,请跟我们走一趟!”

    “这怎么可能?”莎娜愣了一下,稍微思索了一下之后决定亮出自己的身份——以前她就经常用这种方式唬人来着。

    于是,少女伸手取下了身上的拉斐尔的欺骗,身形一下子长高起来,洗衣板似的身材变得凹凸有致,红色的长发变成了金色,她甩了甩长发看着士兵:“我是星月圣女莎娜哟,现在你们没问题了?”

    没想到,几个士兵在一看到她变回了原来的容貌之后顿时变了脸色:“快抓住她!!”

    “……啊?!”

    还没反应过来的莎娜直接就挨了当头一枪,只不过身上的防御魔导器被瞬间激发出来,形成了一层薄薄的光幕,将她笼罩其中,挡住了那一下攻击。

    “喂喂,我真的是星月圣女啊!”还以为是自己被认为是假冒圣女的莎娜有些哭笑不得地喊道。

    “不,抓的就是你!”

    这就是士兵队长的回答。(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