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精灵圣剑使

第一百十三章 星夜祭之始(求订阅)

    等到林零从地下室离去的时候,地下室中已然弥散着一股淡淡的酥迷的气息。

    两名从伯爵府绑来的少女,这会儿身上凡是有洞的地方都已经插满了各种各样的道具,本来霜月还担心这样万一拿掉了人家的第一次怎么办——然后在看到那发黑的木耳之后就直接不说话了。

    “明明是伯爵之女为什么会这么滥情啊……”霜月忍不住叹了口气,“她们有必要这样吗?”

    “啧,这里就你最没资格说这话。”林零撇了撇嘴,一左一右搀着一大一小俩姑娘,“不知道是谁当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逆推的,害得老子的处男之身(99100)变成了处男之身(98100)。”

    不不不,不管怎么说那种还有耐久度的处男之身根本不存在?!那种玩意儿就算是神话传说中都不可能存在?!

    霜月没有说话,因为这个时候蒂雅露卡一下子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一拍手:“诶呀!原来刚才我们是在绑架吗!”

    “不然你以为我们之前在干什么啊!”

    银发少女脸上露出了怎么看都是‘向往、憧憬’的神情:“原来这就是绑架呀!我一直以为一定要把人绑在架子上才叫绑架呢!还真好玩呢,主人我们再去绑架个人?!”

    “不要产生这种奇怪的憧憬呀!”

    林零摊了摊手:“现在暂时没人绑了,之前那个伯爵和罗伯尔合作试图刺杀我。现在弄了他女儿,我们还得给他留下一点难以忘却的纪念才行……”

    “主人,这样会不会不太好……”霜月有些迟疑着。

    “……难道你还想我去弄了他儿子?!我对男人没兴趣啊。”

    “我们还是弄女儿……”

    “那就对了,虽然不知道罗伯尔为什么要杀人还得拜托这么一个白痴来动手——要知道尽管咱之前做好事儿不留名,很多高位者不适合这个时候接触我——但是同样也不适合这个时候杀我,不然这是妥妥的打凯拉斯的耳光啊。”

    国王刚刚放人走,你丫的就去把人杀了,这和国王刚刚想招一个新的王妃,然后你就把全国的妹子都给上了有毛线区别?!

    但是这个什么斯密勒伯爵却偏偏这么做了!

    尽管当时由于有九级高手的气场笼罩了斯密勒伯爵和罗伯尔的谈话地点所以林零并没有太靠近,同时也没有听到太多的消息。但是有一两个词他还是听得到的。比如说——神域!

    神域,什么神域?林零所知道的神域就只有一个了——之前劫持了五十多万人的刀剑神域!

    如果真的罗伯尔也是刀剑神域的人的话,那么事情就变得非常有趣了。

    从林零遇到蒂雅露卡开始计算,曼格拉小镇上遇到的暗夜盗贼团。接下来遇到的莫里斯以及奥巴巴。在洛希城遇到的复制体罗尔以及某个至今没有名字的青年。再接着的刀剑神域劫持事件,先前在晚宴上的事件,除了其中有一个灵神幻狱似乎是自己一行人进去的以外。剩下的所有事情……似乎都和刀剑神域这个组织有关啊?!

    “咦,难道老子天生八字和这个组织犯冲,接下来是大杀四方一个人开无双草割一大群人的节奏?!”林零摸了摸下。

    霜月:“……主人,你又在说什么?”

    “不,没什么,一定是你撸多了。有时候也别光用小黄瓜嘛,用丝瓜佛手瓜哈密瓜西瓜都可以的嘛~”

    “……”

    “主人,之前不是有个公爵要找你吗?”蒂雅露卡想了想歪着脑袋道。

    林零回答:“其实刚才我们已经去过了。”

    “诶诶诶诶诶?!什么时候的事情?!”

    “刚才你不小心发呆的时候我们已经去过了。”

    “原来是这样吗……没玩的真是太可惜了……”少女有些不开心地叹了口气。

    一边的霜月再次看不下去了:“喂喂喂!逗人玩也没有这样的!我们刚才才从地下室出来好吗?!”

    “嘁。”

    “别嘁啊!”

    “内裤!”

    “对不起我错了!”

    几人一路吵吵闹闹回到了旅店之中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的时间了。

    这时候,林零的房间里多了两个人。

    一个年约七十多的华服老者,以及一个看起来大约二三十岁的锦袍青年。

    两人之中,明显以那个七十多岁的老者为尊。

    老者尽管年纪大了,两鬓斑白,但是一双眼睛却是极为精神,用林零的话说就是一个腐朽的身体里装了一个猥琐的灵魂——虽然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的样子,但是总而言之会意就好。

    见到林零的到来,老者拄着拐杖,缓缓起身,苍老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林零阁下,很高兴见到你。”

    林零挑了挑眉毛,向后退了三步,退出了房间大喊一声:“店家你们怎么做事儿的!有小偷进我房间了!快叫警察!”

    老者和青年的脸上明显抽动了一下。

    尽管不知道警察是什么玩意儿,但是一听到自家旅店的客人竟然遭了小偷,顿时就着急了,一名侍者放下手中的活儿就跑了过来。

    “客人,这……”

    当他看到房间里的两人的,尤其是两人身上那铭刻着一棵槐树的圆形徽记的时候,不由得愣住了,随后就哆嗦起来,当场就给跪了:“比比比、比劳特大、大人?!小民……小……”

    比劳特公爵是谁?!

    这个姓氏说出来也许在星夜王国知道的人并不多,但是换一个称谓。恐怕就真的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存在了。

    槐夏圣贤!

    比劳特公爵是星夜王国当之无愧的国王之下第一人,继任公爵之位几十年时间,辅佐凯拉斯国王完成了过去数百年也不一定能够完成的变革和进化,一举将星夜王国推倒了整个东南十三国之首!

    老者见到侍者的膝盖都快贴到地板上了,不由得摇了摇头:“无须多礼,这一次的闯入是老朽的个人行为,你还是先出去。”

    “是、是……小的这就告退……”

    看着老者没有追究自己闯入冒犯的责任,侍者几乎是千恩万谢地磕头跑路了,房间里的事情他也不管了——谁敢管啊?!

    房间里顿时又安静了下来,沉静了半晌。林零皱了皱眉头开口:“槐夏生鲜。比劳特公爵?”

    身侧的霜月小声:“主任,是圣贤啦。”

    “哦,那么槐夏鲜生,请问……您啥时候可以走了?!”

    此言一出。不论是比劳特公爵本人、他身边的青年都愣了一下。显然没有料到林零会这么说话——一个客人到别人家做客。然后主人把他们请进门开口:请问您么可以滚蛋了么?!

    哪有这样的喂!

    青年的脸上露出不忿之色:“大胆,你可知老师和我都是谁!”

    闻言,林零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奇怪的表情:“当然是闯入被我抓住的小偷啊?难道你连自己的身份都不清楚还要问我吗?这年头盗贼的智商真是越来越低了……简直没救了啊……作为前辈我简直感到悲哀啊……”

    “我们才不是小偷!!”青年怒气冲冲指着林零。“你这是污蔑!”

    “闯入他人的住处还这么理直气壮,是不是污蔑搜身过了才知道!”林零冷笑不已,“我这边刚丢了一把星金石匕首,我怀疑就在你身上!”

    “这不可能!”跟在比劳特公爵身边几乎没有受到过这样的质疑对待的青年几乎快要炸毛,一身风度再也保持不下去。

    以往不论是和贵族还是和平民之间的交流,要么就是大家客客气气,要么就是平民谨小慎微,甚至一些爵位不高的贵族在面对他的时候都是小心谨慎,一切都因为他的老师——槐夏圣贤,比劳特公爵!

    “你这是在侮辱我的人格和尊严!”

    林零嗤笑不已:“小偷有什么人格可以侮辱?!”

    “我的口袋根本就是空的!我现在就证明给你看!!”被林零以‘别多解释了,我懂’的眼神盯着的青年终于受不了了,双手一伸,就往口袋里掏去。

    然后他当场掏出来了一把匕首。

    “这……这……”青年快把眼珠子都瞪出来了,尼玛!他口袋里明明就是空的,哪来的匕首啊?!

    “林零阁下,我代我这个学生向你道歉了,如果您有什么要求的话……可以尽管提出。”就在青年快要抓狂的时候,一直沉默着的比劳特公爵开口了。

    “老师……我明明……”

    “闭嘴!下面……我们是不是能够谈一下正事呢?”

    “……今天晚上太阳真大啊。”

    “呵呵,林零阁下说笑了。”

    林零收起了一百三十五度忧伤明媚角度仰望天空的动作;“你想弹什么?jj?一个金币一百下,满一万下有优惠哟~”

    “林零阁下果然和你的师尊一样有幽默感呢。”

    “我的师尊?”林零皱起了眉头,露出了非常疑惑的神情,“有这种生物存在吗?”

    比劳特先是稍微愣了一下,然后才继续含笑说道:“当然。数十年前正是你师尊的帮助才使得我登上了现在的位置。”

    “谁啊?”

    “你的师尊。”

    “我的师尊是谁啊?”

    “……”稍微沉默了一下,比劳特公爵换了个说话的方式,“数十年前,你的师尊曾经留言,说如果需要,可以再让他或者他的徒弟帮我一个忙。现在,我想将这个承诺兑现在林零阁下的身上。”

    “咦,莫非你说的师尊是死老头子?”林零这个时候忽然间恍然大悟过来,“先不说你是怎么认出来的。如果是他的话,那就好办了——”

    说到这里,林零停顿了一下,然后在比劳特公爵略带希冀的眼神中开口道:“绝对没得商量。”

    “为什么?”

    “那个死老头丢下小爷我一个人就跑路了,还美其名曰出师未遂,我不找他麻烦每天诅咒他吃饭的时候没jj就已经够仁慈了!”

    不知道身在何处的老头子猛地打了一个喷嚏。

    “这……”

    “没得商量,小雅,送客!”

    自从和比劳特公爵谈崩了之后,时间又过去了三天时间,而今天则是一年中的最后一天!

    由于数万年前圣王登基之后就采用了统一的纪年历法。所以许多国家都在今天晚上举办了各种各样的活动庆祝即将到来的新年。

    而在星夜王国。这一年一度的庆祝活动,则被称之为——星夜祭!

    在星夜祭上,国王率领群臣祭拜星月二神,祈求来年丰收等等。虽说和地球上古时候的祭天活动有所不同。但实质上还是差不多的。

    在祭神大典结束之后。星夜王国的人民会在这一天举行篝火晚会、举家团聚,国王这边也会释放特殊的魔法礼花以宣扬国力,聚拢人心等等。只不过这些都不在林零关心的范围内就是了。

    上午的时候,就能够看到大街上到处都是张灯结彩,洋溢着节日的喜庆。

    在商业街上,各个店家更是早就瞄准了这个一年一次的机会,各种各样的广告和活动已经在天明之前就准备完毕,等待着各路游客行人的到来。

    “卧槽!谁摸了老娘的胸!”艾雪暴躁地想要跳起来砍人,但是由于周围都是人挤人的关系,所以刚才的咸猪手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就已经不见了踪影,让艾雪气得直咬牙。

    “哎呀,艾雪姐姐你就别管啦~”在红发御姐的身边,再次变成了娇小黑发少女的莎娜拽着艾雪的手臂娇笑道,“赶紧走,不然林零那个坏蛋又要走没影了!”

    “切,老娘又不稀罕!”

    “姐姐,那我先走咯?”

    “诶你等等老娘!”

    在她们两人身前不远处的人流里,林零正在人群中走着,肩膀上的小丫头约希娜开心的吃着一串糖葫芦,另外一只小手上还抓着一串。蒂雅露卡则和个布袋似的挂在了林零的手臂上,一刻也不肯放开。

    也就只有霜月稍微好点,一只手拉着林零的另外一只手,在人流中前进着。

    时值星夜祭开幕,街道上全是人来人往的游客,几人在人流中穿梭都费了很大的劲儿,本来林零还打算趁机捞点好处的,结果被两个妹子这么往手上一挂摘都摘不下来,行动不便之下只能作罢。

    “林零啊,你还说我后宫三千……”在他身边,同样易了容偷跑出来的伊利亚无语地撇了撇嘴,“你看看你自己身边,你离开曼格拉才两个月的样子?这就已经五个了……一年下来岂不是要三十个?”

    林零咧嘴:“靠,这边一个两个要么智商低,要么智商更低,要来有何用处?!还不如我的小佐小佑!”

    “小佐小佑?”

    “吊丝的人生你这个高富帅不懂!”

    “???”

    “好了,别扯淡了,给你个东西,戴上试试。”林零从个人空间里掏出来了一根腰带。

    伊利亚露出了疑惑的神情,不过看在腰带还是非常精美的份上,还是接了过来,在自己的腰间绕了一圈。

    “呃——”

    随后他就惊呆了:“我的声音……”

    伊利亚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声音变得更细,骨骼也产生了一些变化,甚至胸口被衣服勒紧了一些……

    他下意识地伸手向下体掏了一下:“没了?!”

    “啧啧。”林零看得啧啧称奇,“伊利亚,我真没看错你,你果然有成为妹子的潜质,不如你来卖身,然后收入我们六四分?!”

    “靠!”伊利亚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迅速地把腰间的腰带摘了下来,身体一下子变回了原样,“这就是你说的那条能够让人变性的腰带?”

    林零哈哈大笑:“怎么样,我对你够意思?搞到这种东西第一个就让你试用!怎么样要不要再给你提供一根小黄瓜?”

    “靠!”再次爆了一句粗口,伊利亚直接把腰带塞回了林零手中,“这腰带我还是敬谢不敏!”

    “啧,你真是太没眼光了。”林零摆了摆手,不再废话——因为这会儿有一双眼睛死死地瞪着他,“我说妹子啊,你要倒贴你去倒贴伊利亚,老瞪着我干什么?”

    橙发少女蕾丽尔翻了翻白眼:“你是我的情敌!”

    林零一摊手:“伊利亚,赶紧推了这妹子,据说白浊可以涨智商——真没救了。”

    伊利亚:“……”

    大街上人山人海,就算是平时忙碌的老百姓也都在这一天停下了劳作,上街游玩——更重要的是,再过一会儿就会有王室成员的车队从王宫出来,更会有全新的天空狮鹫团、飞空艇巡游队等等展示,完全属于瞻仰明星,同时一开眼界的机会。

    “飞空艇啊……”林零喃喃了一声,不由得想到了前世的飞机,转头看向身边的莎娜,“我记得星夜王国貌似没有这么叼炸天的技术可以制造飞空艇?难道是凯拉斯卖屁股换来的?”

    这话刚说完就被伊利亚捂住了嘴。

    莎娜叹了口气:“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好像听说这一批飞空艇都是从卡伦卡亚帝国下属的盖斯特王国订购的,那个国家可是盛行炼金术和机巧魔法呢……”(未完待续。。)

    ps:  看在咱章节名这么正经的份上,求订阅!!最近都是五千字章节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