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无敌柴刀

第八十二章 绝对迟缓

    “绝对迟缓”,焚天新获得的天赋技能之一。

    身为变异的黄金虎后裔,焚天服食了大量的黄金叶,又得到蒙扬精血的滋补,进化到第三级之后,就觉醒一般开启了三个天赋技能。虽然就目前而言,它的三个技能都还处在初生的阶段,但是当若依和蒙扬跟焚天交流,获知它觉醒的这三个天赋技能之后,也不禁感到骇然。

    绝对迟缓,绝对零度,绝对赤焰。

    三个属性截然不同的天赋技能,却同时被焚天获得,就连从小博览群书的若依都不知道怎么会出现这种匪夷所思的情况,这也就合理地解释了二级的焚天遇见一只五级疯魔狼都只能落荒而逃,但刚进化到三级,却连实力比五级疯魔狼强大十数倍不止的猎天都对它十分畏惧,平时简直有种唯焚天马首是瞻的样子。

    以若依的认知,她法解释焚天到底是怎样的一只黄金虎,更法定义它这三个天赋技能究竟该划分到几级魔法的范畴。[

    法定义却并不代表若依和蒙扬会认为焚天的这三个技能属于鸡肋魔法,相反,他们亲眼见证了其中一个的强大威力。

    四个盗贼声息地接近他们所在的房间,其中一人撕碎了一个魔法卷轴,将蒙扬这间屋子笼罩于隔音的魔法禁制中,随即,四个盗贼便施施然地比轻盈地穿而入,出现在正低声交谈的若依与蒙扬面前。

    几乎就在那个瞬间,焚天蓦地化作一道光,从坐着的若依膝盖上腾上半空,金光如闪电,从它的身上一闪就落到了那四个盗贼的身上。

    然后,警觉起身的若依刚握住魔法杖,却见蒙扬摆摆手,示意若依不用紧张。

    焚天轻盈地跳回桌面,若依还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就瞠目结舌地看着那四个意图不轨的盗贼发生了奇异的变化。

    他们穿着黑色的盗贼衣服,带着魔兽面具,露出的双眼中却尽是惊骇恐慌之色,似乎他们的喉咙和嘴唇都在抽动,但是却未能发出半点声响,他们就像突然之间陷入了比强力的黏性极强的泥沼之中一样,想移动身体活动四肢,却如却如同受到了形的阻滞一样,变得比缓慢,简直比蜗牛的动作还要慢上许多。

    论是若依还是蒙扬,都知道这四个盗贼,是被焚天发出的那道金光制住的,尽管蒙扬提前与焚天做了沟通交流,但是他还是没想到焚天的手顿竟如此厉害。

    蒙扬板着脸,慢慢走到四名盗贼面前,伸出手指,斗气流转间,运指如飞,连点在四个盗贼身上,截住了他们的经脉,封住了他们的斗气珠。

    说来话长,其实从盗贼出现再到他们被焚天制住,被蒙扬截脉,时间不过才过去十息。

    十息过去,焚天的魔法技能效果消失,失去力量的四个盗贼更依靠,纷纷倒地。

    这一次,甚至都不用蒙扬招呼,大有邀功之念的猎天屁颠颠地从桌下闪身而出,化作一道黑光围着地上的几个盗贼转了一圈,啪嚓啪嚓之声不断响起,四个盗贼一身骨骼、经脉尽皆被猎天的小爪摸碎,就算大药剂师出手,他们也将成为彻底的废人,连普通人也不如。猎天下爪的力道当然极有分寸,只是废掉了这四人,而并未让四人当即丧命。

    对于焚天方才展露的那一手,猎天暗中打了一个寒颤,暗道自己总算比较识时务知进退,自从被主人强行契约后,便死心塌地地尽到一只兽宠的本分,不敢再去想昔日身为狼王一呼百应的辉煌往事。如今看来,自己的抉择是何等明智,又有谁知道,小小的焚天,却有着堪比巨龙魔法的天赋技能呢?至少,觉醒天赋技能,还不是目前实力的猎天敢奢望的。

    猎天想要觉醒天赋技能,不知道还要辛勤修炼多少时间,不知道还要经历多少磨难,而且,至少它的实力还需要大大地前进一步才行。猎天决定,从今以后,一定要更加对主人忠心,更要小心翼翼地讨得焚天的欢心才行。若是主人不在,这家伙看自己一个不顺眼,顺手丢出它的天赋技能,自己空有万斤神力,空有让数人类肝胆俱寒的“刺魂啸”,却只有乖乖接受焚天蹂躏的份。

    焚天太可怕了,得离他远点才行,这是猎天的现在脑中反反复复不断盘旋着的念头,它主动出击,将被主人制住的几个盗贼废掉,既有讨好主人,又有向焚天示好的用意。

    但此刻没有人顾及到猎天的微妙感受,蒙扬面色比难看,低声对若依道:“若依妹妹,看来咱们还真是论怎么乔装打扮,怎么伪装,都逃不过这些跗骨之蛆一样的家伙了。我一直很奇怪,到底这些人是如何准确地把握到咱俩的行迹的?在草原向那群牧民购买战马,让他们安置西格诺里诺之时,我就反反复复地查探过,咱们身上并什么特殊的专供别人追踪的气味,也没有什么外物,这些人又是如何找到咱们的呢?我想,你的这一次成人礼,倒是吸引了太多人的关注,至少目前出现的这些人,都是不想让你顺利返回帝都参加成人礼的吧?从火狼平原暴露出来的你那个巴福王叔,再到聘请这几个盗贼出手的幕后主使者,没有一个不是大有来历啊,妹妹,把你的魔法杖给我看看。”

    思前想后,蒙扬终于注意到若依从不离手的那根比精致的魔法杖。若说会泄露出某种神秘的气息,让追踪者顺利找到自己和若依的东西,蒙扬都反复查看过,唯独这根魔法杖他未留意,现在他陡然意识到,不赶紧想出办法杜绝未知敌人的追踪,他们这一路只怕还真会麻烦不断,想要顺利地到达帝都盘龙,绝不容易。

    若依疑虑重重地把心爱的魔法杖交给蒙扬,迟疑着低声道:“大哥,你难道怀疑是我的魔法杖上面被人加持了可供追踪的东西?”

    蒙扬并未回答,双手捧着这根精致魔法杖,凝出神识,逐寸逐寸地扫视起来。

    “大哥,这根魔法杖是我恩师送我的至宝,据说是一位传奇的魔铸师铸造的,杖身是龙牙,杖的顶端那两颗颜色灰暗的保湿,其实是压缩了数倍不知道传承了多少年的龙眼。难道,你觉得它就是导致我们一路上的行踪都被人知晓的原因?这绝对不可能!”[

    若依鼓足勇气,低声对蒙扬说道。但她已经比较了解蒙扬的行事做派,他是一个绝不会的放矢的人,做事稳重干练,心思缜密。他此刻看自己的魔法杖,定然已经觉察到了什么。虽然嘴里如此说,若依的心却忽然开始下沉,面色开始转白,因为她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如果说自己最信任最尊敬的恩师交给自己的魔法杖都有问题,那这个世上到底还有谁才是可以信任的人?

    一时间,若依的心中纠缠着比复杂的情绪,一副等待蒙扬宣判的忐忑、绝望神情。

    半响,蒙扬面色凝重地从魔法杖上收回目光,比严肃地对若依道:“若依妹妹,我敢确定,暴露咱们行踪的东西正是这根魔法杖,它上面加持了一个十分古老灰色的魔法阵,我干保证这根魔法阵绝不是帮助你冥想、加快你的施法速度、增强你的魔力回复速度之类的,而确确实实是一个十分厉害十分高级的追踪性质的魔法阵。看起来,你对它有着比较特别的感情,我这么说你心里一定非常难过。妹妹,从现在起,这根魔法杖你暂时不能再用了,我先帮你收着。等咱们到了帝都,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去找一个信得过的大魔铸师帮你看看,届时你就什么都清楚了。”

    若依眼中差点滚出泪来,咬着牙,强忍着。

    蒙扬很是不忍,柔声道:“妹妹,其实事情未必就是咱们预想的那么糟糕。或许,你的恩师根本不知情,他是真心想送你一件至宝呢?能把一个如此高级的魔法阵镌刻在那么隐秘的位置,莫说是你现在的实力,就是一般的大魔法师,也绝对察觉不到这根魔法杖的异常之处的。你要这么想,你的出身,你的所处位置,帝国万千人都法与你相比,而且,你又给自己定下了一个那么高远的目标,所以注定了你要承受万千人法承受的巨大压力才对。这些,都是很正常的。你要学会冷静地去对待,记住,凡事不要任由自己的感情牵引,要学会多看多想多分析,三思而后行,把一件事物的多面性都想想,自然会选出最正确的对待处理方法。我相信你,一定能克服重重的磨难,长成这个世界最大的一棵参天大树的。有大哥在你身边,什么事你都不要害怕,天塌下来,有大哥给你顶着呢。别伤心,别多想了,好吗?”

    若依终于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泣不成声地啜泣道:“谢谢你,大哥,我只是一时间想到很多事情,难以接受而已。我会很快调整好心情的,这几个盗贼该怎么处置呢?”

    蒙扬异常冷静地近乎冷酷地沉声道:“让猎天处理好了。据说盗贼公会的盗贼,都修炼了一种保守秘密的秘技,一旦被逼供,当即就会魂飞魄散而亡。我们没必要在这些人身上浪费时间。何况,这样的角色,他们又能知道幕后主使者到底是谁真正的目的又是什么吗?不可能!你暂时随便拿一根魔法杖用着,我想很快咱们就暂时安全了,相信我。下面,你要好好把皇室的错综复杂的关系给我说说,尤其是帝都的局势,越详尽越好。在我们到达帝都之前,便要提前预计到可能还会遭遇到的困难险阻,我从不打把握之仗。”

    蒙扬将若依的魔法杖摄入储物戒指,干脆取出那根破魔盗匪四当家的魔法杖,暗中催动魔力,沿着魔法杖清洗一般来回涤荡了一遍,直到确认上面再那个四当家留下的印记,这才将它交给若依。

    这根魔法杖比若依那根,品质虽然要差一些,但是魔法杖毕竟只是一个魔法师的辅助工具罢了,那些超强的魔法师一般都是不会借助外物施展魔法的,只是现在若依的层次还未那一步而已。

    这间客栈房间一共是两间,猎天、焚天拖拽着四个盗贼去了另一个房间,若依则开始向蒙扬讲诉起皇室的具体构成,帝都的复杂人事关系,乃至整个帝国的纵横关系网络。

    终于,蒙在蒙扬心上的一层薄膜此刻缓缓掀开了一角,一个渐渐清晰的意念出现在他脑中。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