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无敌柴刀

第五十二章 虚灵情花

    蒙扬点点头,沉吟着吩咐道:“拜伦这个人你怎么看?好像他跟你的朋友迪伦不怎么对路一样。他专门为做我龙墟的生意,向独龙分会申请了特权,而且已经审批下来。我的原则是,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拜伦也有借助我们上位的想法,所以才会不遗余力地帮我。咱们现在是双赢之局,但龙墟的机密最好还是不要让他知道为好。他若是真心实意地帮助我壮大,我自有办法轻轻地扶他一把。那二十个铁匠,最大的功劳不是他们即将成为魔铸师,而是为我龙墟找到了两座储藏量极为丰富的矿山,这才是他们最大的功劳。所以,他们以及他们的家人,你一律按照最高标准对待。”

    “是,老奴知道了。”老福特恭谨地应道。

    蒙扬径直出了地下室,登上城楼,钻进东堡设计最为精巧隐秘的隧道,直上东边最高的那座荒岭。设计的魔法箭塔只剩最后这一座没有建好了,看着已经设计好的魔法阵基座,蒙扬心神不禁一阵恍惚,“老福特的药剂但愿有效,可别出什么岔子,那我的良心会负疚许久的。”

    蓦地,超强的听力让蒙扬听到北面山里传来一声无比凄厉的狼嚎,听声音至少在几十里之外发出,不禁一惊,“糟糕,难不成狼王感应到了卵的位置,要追到龙墟堡了来?不好,那些采药的血奴!”

    狼谷距离龙墟堡不足八十里,或许是昔日的龙墟古堡对疯魔狼有种莫名的压制之故,蒙扬让安达尔对龙墟以前的情况进行了摸底调查,至少近百年未出现过疯魔狼袭击龙墟古堡的事。

    但今时不同往日,狼王丢了它视若性命的卵,岂会善罢甘休?

    好在蒙扬仔细回忆了一下昨夜的经过,每一个细节都没放过,发现当时在狼王洞穴内用储物戒指将两颗巨蛋摄走,恰好是狼王被水幕天华封住的时候,而当他掠出洞口时,挣脱了魔法枷锁的狼王显然就已经发现自己的卵不见了,便发出了甚为凶猛的一个“刺魂啸”,若依就是因此受得重伤。

    蒙扬感觉手心有些湿润,竟握了一把冷汗,回想起昨晚的种种,饶是他见多识广,也不禁骇然。

    设若不是他还有一朵九色情花在丹田,储存了几十点魔力,若不是他前段时间冥想中加紧了那几个二三级魔法的修炼,那么,昨晚不但是若依,就算是他自己,也有可能葬身在狼王腹中。

    蒙扬觉得自己还是太过于托大了,不觉因为这件事给自己提了一个醒,难道因为这是罪罚位面,自己就以为凭借星君使者、九天下凡、情殇一族等诸多特殊身份背景,就掉以轻心么?这才多久时间,自己就忘记当初在落魂山脉的谨小慎微了么?

    蒙扬觉得自己真是被仇恨充斥了神魂与道心,要不然也不会无比冷漠地欲把白龙帝国乃至双子星位面当成一个练兵之所,只为了来日返回九天能获得些许统军经验,这是何等的自私与狭隘?

    自责、悲伤,种种复杂的情绪填满了蒙扬的内心,让他一下子跪倒在若依最后完成的这幅超四级魔法箭塔的巨大魔法阵图上,让他万没想到的是,他居然在今日这种情形下,触动了情花之毒,锥刺开始从心房蔓延到全身每一处肌肤乃至神经末梢,让他恨不得一跃飞到苍穹之巅,挥出一拳,将那黑洞洞的苍穹砸出一个宣泄的窟窿!

    蓦地,蒙扬感到浑身的血液似乎正在被痛楚蒸腾,从每一个毛孔渗透出去,但渗出的并不是血,而是血雾,就像他初进轮回血海时一样,血雾便在他身体周围环绕盘旋,将他的身影逐渐遮蔽,而蒙扬此时已经无暇他顾。

    因为,在剧痛难忍中,他不得不强迫自己进入冥想状态,把意念全集中到神魂中去,一心二用,仿佛躯体是躯体,灵魂是灵魂,比分神、元婴玄妙百倍。

    灵魂如疲乏了多年的人,忽然跳进了一个温热的澡池,十分欢畅舒适,而神识却开始对身体各个部位进行审视,蒙扬狠狠地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可是舌尖早就麻木,在一心二用的状态下,他依旧被丹田中的情况所震惊。

    不知什么时候,隐匿在他身体不知何处的三点神火火种,凭空出现一样,出现在浮在九色情花之上的魔力珠上。

    就像三星拱月,三颗火种闪烁着世上最神秘的焰火之光,围绕着魔力珠徐徐旋转,魔力珠那堪三种神火的炙烤,顷刻便直接被凝缩一般,变为了一滴九色的小水珠,比原来的魔力珠体积缩小了近万倍,可是蒙扬全心全意的神识关注下,竟将其看得纤毫毕现般清晰。

    这颗被压缩了万倍的魔力珠,居然有五个比针尖还要细小万倍的小孔,但诡异的是,三颗神火火种竟分别钻进其中一个小孔,就像一个风洞在吸引着裹着火焰的火种一样,一瞬之后,火种系数消失,而更奇异的是,这颗吸收了三种神火的魔力珠居然被情花花蕊舒展开来,包裹了进去,花蕊再次蜷缩,只有三点微微的红光在花蕊深处闪烁着,单表面看,竟看不出情花有何异常。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忽然,情花开始释放出储存在里面的斗气,以蒙扬的感应,他发现所有的斗气似乎都被吸收到花蕊的深处去,正在经受着三种神火的轮番炙烤,这种情况就像一块凡铁需要反复灼烧打磨一样。

    六十几点斗气转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在此际,情花忽然急速旋转,蒙扬就感到神魂也跟着一震,清醒之后,才发现,情花花蕊处又发生了变化。

    神识穿过花蕊,看到那颗似乎已经变异了的魔力珠,它在轻轻地旋转着,而拖着它旋转的,竟然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雾气。

    “斗气雾化,魔力雾化?”

    蒙扬差一点惊叫出声。

    因为他看得很清楚,两股雾气,竟然一黑一白,却刚好形成了一个阴阳的图案,那颗魔力珠就是中间滚动旋转划动分割线的作用。

    再也承受不住如此强烈的刺激,蒙扬强行收回神识,就听到神魂中连续鸣响九声涤荡魂灵的梵音,而就在此时,两点一冷一热的光倏地将神魂时间照亮了一般,让蒙扬猛地睁开眼来,便在那一瞬,他感到那两道光分别没入了他的左右双眸。

    如熟悉了千年的之久的那种舒适感袭上心头,第一眼,蒙扬就看到了混沌的空间里飞舞盘旋的细小尘埃,比针尖还细小千万倍,可是他就是将其看得清清楚楚。有种福缘般的领悟,原来眼中看去的罪罚位面,都是有这些微尘组成的。

    当然,山石、泥土、峰峦、湖海,同样是如此,再到一草一木,无一不可以用眼睛去进行解析,看到那些穷形尽相的微尘是如何将它们构成的。

    原来,这就是某种传说中才会到达的境界。

    蒙扬记得,九天中有个开天眼的说法,而开天眼,便注定了一个人的修仙资质高低。

    开天眼分为三重境界:

    第一重:看山不是山。

    第二重:看山还是山。

    第三重:看山却无山。

    蒙扬知道,其实自己现在眼中看到的微尘世界,正是因为自己开了天眼,并且一下子就达到第三重境界的缘故。

    看山却无山,眼中尽是微尘,何来的山?

    想当年,自己号称“虚灵第一少”,其实开天眼的程度才仅仅达到第二重边缘罢了,蒙扬不禁无比的感慨。

    子灵、虚灵、乌灵、有灵四种修行资质,是考究神族后裔修行潜力、境界的标尺,当年蒙扬刚好达到虚灵的边缘。

    当然,蒙扬现在才明白,子灵、虚灵、乌灵、有灵四个境界,其实正好个九天的人仙、真仙、金仙、大罗天尊相对应。

    神族以开天眼为修行的门槛,九天则以蜕凡胎为修行的起始,不过称谓不同罢了,本质相差无几。

    何谓神族后裔?

    就是拥有特殊天赋的九天最古老的族类,他们的血脉会在觉醒后获得一种无以伦比强大的天赋,这种天赋超出了九大规则的范畴,即不在五行规则、阴阳规则、力量规则、精神规则、时间规则、空间规则、生死规则、虚实规则、混沌规则之列。

    所以,他们被称为神族,在九天之巅自成一界的神界生活,过着星空征伐

    狩猎开拓的日子,一代代繁衍下去,寻找着宇宙最为穷极的奥秘。

    蒙扬的家族情殇一族,只是其中的一个世家之一。

    神界是一个有一个连环相扣生生不息的封印形成,据说,就是由九天那些活了千万年永恒不死的圣人联手构造,目的就是把神族从九天彻底隔离开去,因为他们实在是太过强大。

    所以,在九天甚或是罪罚位面,谈论神族、神界,是会遭来灭世劫的。蒙扬在得到完整的记忆之后,方才明白迦叶与娜姐为何总是欲言又止。

    蒙扬仰起头,无言看着苍穹,他知道,总有一天,他会穿过九天,踏着九天之巅,撕开神界的壁垒,重返已经被毁的真正的家园,拿回他失掉的一切。

    但是,他现在就像在一座万层金字塔的塔底,想要到达塔尖,不知道还要做多少努力,他深知道这一点,于是,关于把白龙帝国当做练兵之所的负疚与纠结感,就此烟消云散。

    晃眼间,蒙扬的思绪不知道已经流转了几生几世的轮回记忆,每一段记忆就像一把尖刀,将他的心扎得千疮百孔支离破碎,他却甘之若饴坦然承受,他决定,日后一旦情花毒发作,他就回忆这一段段的记忆片段,一边淬炼情殇之力存于心腔,滋养心房,孕育道心,哺育情花。

    锥刺之痛潮水般消减下去,蒙扬却无暇去研究,同样被分离成各种色泽、形状的天地元气,而是一步跃上后墙头,纵身跳了下去,半空中轻灵加持,再瞬发加持一个漂浮术,就像一片落叶,被风吹到荒岭中,消失不见。

    “一定要赶在血奴们遭遇疯魔狼之前,将他们带回来!”

    这就是蒙扬丢下魔法箭塔不管,来不及研究身体中的变化究竟带给自己什么,近乎不顾一切地冲进荒岭中去的原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