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无敌柴刀

第七十六章 九天第一禁

    ,

    spn    【初看此书者,不下百人纠结在青莲门那个情节上,我自问没有写错,有因必有果,不用喷。锅里究竟是焦糊的锅巴饭,还是喷香的回锅肉,还是一道全新的菜肴,你只有揭开锅盖品尝才知道,对吧?】

    沉浸在对小蝶的尽思念里不能自拔的蒙扬,骤然感到四肢百骸如陷入钢铁牢笼,被紧紧锁住,就像有一个结结实实的皮囊,把他装在里面扎紧了袋口。

    他感到呼吸为之一紧,什么力量都再也法施展,他立即回过神来,千世情花毒发作的瞬间,他似乎呓语般呼喊了一些什么字句,而现在他正在大姐头娜姐的广寒殿密室里,难怪身上的护身仙符会毫征兆地化为禁锢枷锁,将他困住。

    白鹤儿和夏花是深知大姐头护身仙府又多厉害的,曾经有不少进入马栏山获得不错的力量之后,便企图叛离,他们的下场都很凄惨。

    护身仙符是一面双刃剑,若你安安分分呆在马栏山,不破坏这里的规矩,不生出叛逆之心,即便是在这里遭遇到两大教的弟子,它也能保护你『性』命碍;反之,护身仙符就会化作禁锢枷锁索命的利器,瞬息间让你尸骨存,化作飞灰。[

    可蒙扬身上的护身仙符忽然变成禁锢,莫非这小子竟在这时生出了反叛之心么?为何他们两人在蒙扬的身上感受不到一点点杀气,而且蒙扬眼神中并没有惊惶和恨意,难道······

    夏花和白鹤儿把充满疑『惑』与不解的眼神看向他们的大姐头,登时他们会意过来,蒙扬身上的仙符变化,分明是大姐头启动的。到底这是为何?

    蒙扬记得自己似乎就呓语了“小蝶”、“星云锦”、“天地规则”之类的,根本未曾说过其他什么,如果说他生出了仇恨之心,也是针对天地规则,跟大姐头有什么关系?

    但是大姐头将仙符化作禁锢,一定是因为这些话语,这岂不是说明心里的疑团大姐头可以为自己解开?蒙扬不惊反喜,冷静地看着娜姐紧握着乾坤镜,一步一步走到他的面前。

    情花毒还在锥刺着心房,蒙扬心念一动,恍如未被步步『逼』近的娜姐气势所慑服,而是尝试着在这样的情况下去导引情花锥刺之痛,看看能否使其化作情殇之力。

    在为蜜儿解除灵种禁制之时,蒙扬才算是彻底掌握了这种全新的神奇力量,之后的数空暇时间里,他一直是痛并快乐着地有意识去思念小蝶,去回忆零星记忆里那些温馨、痛苦的画面,不断收集着情殇之力,将其储存在灵种之中。

    因为文冠木忽然化作规则树,灵种也融入到规则树中,蒙扬其实并不知道在缺少神魂导引的情况下,他能不能将刺痛转化成功,成功后,情殇之力又将储存在身体何处,他似乎忘却了此刻还处在仙符的禁锢之中,全心全意地承受着锥刺之痛,默默地想着以往神魂的导引方式,没想到,这样一来却使得心神忽然间开始颤动,竟有摆脱仙符禁锢的迹象。

    分心多用。

    规则树也开始摇撼起来,似乎它最为喜欢的食物其实正是这种情花之毒产生的刺痛力量一样,它欣喜地吻合着心神的颤动频率,缓缓地有序地按照蒙扬默默观想出来的方式,将那些刺痛力量直接吞噬进去,几乎与此同时,蒙扬便感到身上的仙符禁锢竟神奇地变得松动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他一直以为情殇之力,只能对付尊者或是月神殿祭师们的特殊手段,没想到还能消弱娜姐的仙符力量。

    从娜姐的反应来看,她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九天来者,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修为境界,但她所用的符箓疑是真格的仙符,绝不是蒙扬现在能悟透或是制作的高级符箓,很可能是以仙力炼制而成,情殇之力怎么能对付仙力?

    不过,蒙扬心情反倒轻松下来,他有种预感,或许娜姐将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向他摊牌,这正是他所希望的。

    “蒙扬,你老老实实说,你到底来自何处?什么来历?到此有何目的?”娜姐将乾坤镜轻轻放在胸口,直视着蒙扬一字一顿地问道,话音十分冷厉。

    “大姐头,你为何这么问?难道我做错什么了么?”蒙扬装糊涂。

    娜姐眼中闪过一抹愠怒:“你方才说的星云锦、天地规则是怎么回事?”

    蒙扬注意到有一股毁天灭地般浩大的威压开始慢慢在乾坤镜中凝聚,这种感觉让他不寒而栗。

    娜姐动了真正的杀心,看来这一次的回答要是一个不对,她绝对会瞬间将我灭杀,蒙扬顿时表情一整,却叹息一声道:“哎,大姐头,我对你并丝毫恶意,但是自从你将我找收进神卯工坊开始,我便略略猜到您的来历······”

    “什么?你刚才说什么?你······你竟认得那几个字?”娜姐娇躯微颤,惊问道。[

    蒙扬点点头道:“大姐头,若是你能将你来到仙魔大陆的真实目的告知我,我自会将我的秘密与你分享,绝保留!”

    娜姐瞬间冷静下来,轻蔑地冷哼道:“一张仙符便将你制住,现在我要取你『性』命易如反掌,你还敢跟我讨价还价?”

    蒙扬笑道:“大姐头,我再次郑重申明,我对你并恶意。若是你能告知我星云锦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便将我的秘密告诉你怎么样?”

    蒙扬注意到,娜姐并未将夏花和白鹤儿单独支开,盘问他的时候也全忌讳,看来这两人定是她的心腹疑。

    娜姐沉『吟』了一下,此时白鹤儿轻轻走到娜姐身边,低声道:“大姐头,您觉得这人有没有可能是月神殿派来的探子?”

    娜姐眉『毛』一挑,却听蒙扬接口道:“月神殿,它算什么东西,也配支使我?”

    娜姐身躯再颤,蓦地失声问道:“你你难道也是?”明珠一般的双眼中写满惊骇。

    蒙扬点点头旋即又摇摇头,颓然道:“不瞒大姐头,我记忆丧失大部分,方才那些呓语只是噩梦一般,偶尔会出现在脑中,所以才想请大姐头为我释疑。”

    正是因为蒙扬已经确定娜姐不是月神殿一方的人,他才敢这么说。

    不过,娜姐并未解除仙符的禁锢,她哪知道就这会儿说话的功夫,其实蒙扬已经利用规则树收集的情殇之力将仙符的能量吞噬了七七八八,蒙扬随时都能凭借肉身力量挣脱仙符的捆缚。

    夏花也走了过来,看了蒙扬好几眼,方低声对娜姐道:“姐姐,此人不是大『奸』大恶之辈,从他对那些入选者出手的分寸就知道。斯文那般对他,他还在斯文走火入魔之际,帮其稳住了即将崩溃的心神,要不然,现在我和白鹤也没有办法救得斯文。咱们不妨听听他都要说些什么。”

    娜姐听夏花如此说,似乎才下了决心,乾坤镜上的慑人气势消隐下去,淡然对蒙扬道:“我希望你看清楚眼前的局势,你最好对我们说实话,不得有半点隐瞒。要不是念在你有过人天赋,就凭你先前那几句话,我就可以灭杀你十次!”

    蒙扬缓缓道:“其实,其实我跟我大哥并不是仙魔人士,咱们都来自天玄”

    娜姐面上并过多惊愕表情,但白鹤儿和夏花闻言却立即做出了出手的准备,一副如临大敌的架势。

    蒙扬视若睹,第一次眼神清澈地直视着美艳不可方物的大姐头,将纠缠了自己数年的那个梦境故事说了出来,只说他跟希尔前来仙魔只为寻找解开自己记忆谜团的方法。

    不料,当听到小蝶、星云锦之时,娜姐的一张脸变得血『色』全,身躯竟摇摇欲坠,似乎惊怕到了极点,蒙扬都将这些看在了眼里。

    白鹤儿和夏花正想要盘问蒙扬更多情况,不料娜姐深吸一口气,止住了他俩,二话不说,竟举起乾坤镜,接连打出十几道法诀,随即乾坤镜蓦地放出万道毫光,一时间,众人感到似乎自己置身在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万籁俱寂,每个人的心跳脉搏声都清晰可闻。

    娜姐口中默念了几句什么,蒙扬便感到身体的禁锢一松,却陡然听到娜姐惊讶地问道:“你你竟差点破了我的护身仙府?!!!”

    蒙扬挠挠头,尴尬地笑道:“嘿嘿,大姐头,说实话,我也就这么点自己也把握不住的本事,也不知怎么回事,但我方才所言,句句属实,绝虚言”

    娜姐摆摆手,表情十分凝重:“原来那人就是你,没想到啊没想到,我竟然能遇见你“

    蒙扬急切地问道:“求大姐头开恩,我很想知道我到底是谁?小蝶为何要织那星云锦,到底是谁抓走了她”

    娜姐眼神中闪过一丝惊恐,幽幽道:“看来那个传说是真的了。蒙扬,你我能在这里相遇,真是一场造化。好在你遇见的是我,要是换做别人,你哪里还有命在?你切记,从今以后,你不能轻易相信任何人,更不能将你这些秘密告诉任何人,否则,你将有大难临头,杀身之祸还是轻微的,就怕······没想到你竟到了天玄,以你的天资,想来定然已经修炼到天玄的顶峰,却不知你跑来仙魔大陆作甚?”[

    蒙扬心中震惊,他看得出娜姐的这番说话的确出自肺腑,真心实意,并不是虚言恐吓,当即恭谨地答道:“我来仙魔,其实本意是为了月灵石,也是为了铸造一件法宝。可是一来到这里,便修为神魂受制,沦为普通人,还被误传到马栏山,这才得以与大姐头相遇。”

    娜姐眼中异彩连连,似乎十分欣赏蒙扬,眼神有些恍惚,明显在想着自己的心事,蒙扬暗暗好奇。

    “大姐头,据我测,您一定是来自那个地方,却不知您是如何来到仙魔大陆,到此又为了什么?”蒙扬小心地措词问道。

    “你很聪明,单是从神卯几个字就测出我的来历,其实我也并不是很了解你的来历,我所知的都是一些飘渺传言,而且在这里我也不能跟你明言,因为,你的事被列为九天第一禁事,谁要是敢私下谈论或是揣测,便会引来九天劫。九天劫能轻松将罪罚位面空间夷为平地,焚毁世间一切。请你见谅,不是我自私不愿意帮助你,而是真的不能!”

    娜姐有些怜惜地看着蒙扬,幽幽道,话音中充满同情和奈。

    蒙扬却如遭雷亟,他原以为他这次能从娜姐处得到一些有用的讯息,不料却反而得到一个更要命的消息。

    他的事情居然被列为了九天第一禁事,别人是绝不可能告诉他真相的,如此说来,一切都得靠他自己努力去获得了。

    到底我是谁,难道就因为我为了救出小蝶,立下一个要冲出三天寻找九天玄奥的誓言,就被列为了九天最大的禁忌?

    一时间,蒙扬心中百感交集,思绪万千。

    娜姐有意意地幽幽道:“其实我一直是很羡慕和钦佩你的,你的一切行为都是目的『性』明确比的,不像我,吃了千般苦万般罪,却人知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蒙扬心中一动,低声问道:“莫非大姐头来到仙魔,是为了寻找一个人?而这个人根本不知道你来了?”

    娜姐脸上闪过一抹娇羞,不置可否地道:“哎,这都是我作茧自缚,怨不得谁。其实,你我都是一样的人,都是那种不信命的倔强之人,心中执念如山如海,万法感召也难撼动。你的一切需多说,我已经知晓,从今日起,你跟你的大哥自由了,你们想去做什么,我不再阻拦。只是,我要奉劝你一句,你现在跟我一样,修为全,这里是一个杀戮横生的世界,你没有自保之力,最好还是小心行事为好。我祝愿你能早日成功。”

    蒙扬讶然道:“啊,原来,原来大姐头您”

    白鹤儿面表情地冷冷道:“不错,大姐头其实并修为,即便是遇上等闲的冒险者,也很难抵挡得住。不过有我白鹤儿在,谁能伤得了她?”

    夏花不动声『色』地站到娜姐另一边,轻声道:“还有我夏花!”

    娜姐冲两人点头,轻声道:“谢谢你们两个,能跟你们做一回朋友,我虽死憾也!”

    夏花急忙拉住娜姐的手,嗔怪道:“姐姐,你千万别这么说,咱们一起想办法,总能渡过难关的!”

    蒙扬不知道三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三人之间的感情倒是十分真挚,让蒙扬颇为感动,他抱拳道:“大姐头,蒙扬能在这里遇见你,的确是一场造化。感谢您的提醒和照顾,若是您有何为难之事,不妨说出来听听,兴许我能帮上点忙!”

    白鹤儿冷冷道:“不必,你还是拿着你的石像人走吧,咱们这里不再欢迎你!”

    娜姐轻叱道:“白鹤儿,不得礼。也罢,在送你离开马栏山之前,我不妨做个顺水的人情,替你将这个石像人开光,也许在你遇到危险时,它还能替你挡得一挡。”

    白鹤儿不情不愿地将那个石像人交到娜姐手上,入手的那一刹那,娜姐娇躯轻颤,面上『露』出难以抑制的喜悦来。

    “雕道大成!怎么可能?”

    娜姐的惊呼声惊呆了夏花和白鹤儿,连蒙扬自己都吓了一跳。

    小说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