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无敌柴刀

第五十六章 闹事

    ,

    spn    行凶的三个执法者,阴狠如毒蛇,下手很重,他们一向在马栏山山脉目余子,即便是二元帅也不大放在眼里,哪里会听蒙扬两人的呼喊?

    而且,向来在他们执法的时候,谁敢多说一个字半个字?

    这两个家伙莫非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么?

    一个执法者飞起一脚,便将希尔和蒙扬身前的两个伐木工踢开,手中巨大的鞭子带着呜咽的劲风,轰然扫向希尔和蒙扬的头部。

    天,这一下要是闪避不及,岂不是会被打破脑袋,当场殒命?[

    希尔和蒙扬顿时怒不可遏。

    这一次,两人初次形成的默契显得更加成熟。

    希尔嘴里还在嚷嚷着:“谁敢来咱们营地闹事?”蓦地伸出蒲扇般的大手,一把将势大力沉的那条鞭子硬生生抓住。

    与此同时,蒙扬大喊道:“兄弟们,有人打上门来闹事了,欺负咱伐木工坊人么?弟兄们,干翻他们,为受伤的兄弟们报仇啊!”

    嗷嗷叫着,蒙扬如猛虎下山一样,狠狠地撞到鞭子被希尔握着的执法者怀中!

    啪嚓!哗啦!

    人们只听到一阵十分奇怪的闷响传来,随即便刚好看到那个执法者手中的鞭子已经到了希尔的手中,而那人则七窍流血,如一滩烂泥一般软倒在地上,蒙扬正从那滩烂泥前站直身体!

    在马栏山山脉的中呆的人,谁也不是傻子,谁都看得出,在希尔夺下那名执法者的鞭子的同时,他便被蒙扬和身一撞,当场被撞碎了一身筋骨,立即毙命于此!

    天,横行于各大工坊的执法者竟被两位组长联手击毙了!

    这件事给大醉的伐木工们的震撼,足以使他们酒意全消,他们都清楚马栏山大姐头娜姐的规矩。

    在她的地盘上,谁要是敢擅自出手伤人性命,只要被她发现,绝没有好下场,也没有人能逃得过娜姐在马栏山范围内的追捕。

    两个带给他们数憧憬和希望的组长,这下子摊上大事了!

    这是一部分伐木工心中的念头。

    但也有一部分人,听到蒙扬的喊话声,再看到跟自己这些日子并肩劳作的兄弟,鲜血淋漓生死未卜地躺在地上,横七竖八到处都是,顿时恶从胆边生,受酒意的刺激,竟压制住了内心的恐惧,沸腾的血性在这一刻表露遗。

    他们如一群被踩着了尾巴的兔子,纷纷红着眼珠,不顾一切地扑向那两个犹在打人的执法者。

    啊!——

    惨叫声此起彼伏,因为扑上前去的人实在太多,两个执法者尽管手中有铁鞭,力量也比这些伐木工大,但也只是抽倒了几人,便被一拥而上的伐木工们扑翻在地!

    好汉架不过拳多,两个执法者做梦都没想到在一向温顺的伐木营地,居然会遭到这些弱小伐木工的反抗。

    “你们死定了,竟敢袭击执法者!啊,嗷······”[

    人们早就将被扑翻在地的执法者的铁鞭缴下,随即便开始拳脚相加,如冰雹一般下在两人身上。

    初时,还隐约听到那两人气急败坏的呵斥怒骂声,很快他们的惨呼都变得微不可闻。

    不过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后,两名执法者被愤怒的众人生生打死在地。

    蒙扬和希尔根本不看大家的表情,自顾自地去将那些受伤的工人搀扶着聚集到一处,很多人身上鲜血直流,还处在晕厥中。

    蒙扬细数了一下,暗道,这几个家伙还真是歹毒,也就一眨眼的功夫,居然就打伤了十五人!

    众人七手八脚地帮着照顾受伤的兄弟,有的则看着地上三具执法者的尸体,慌然失措地念叨着:“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

    蒙扬阴沉着脸,声音如从冰窟中发出来的一般寒冷:“你们谁身上有疗伤药?”

    一名老成一点的伐木工道:“组长大人,咱们只有完成了每月的任务之后,二元帅才会帮咱们从广寒殿领取少许疗伤药,可是那么一点点,一向都只够给伤重的兄弟用,咱们这些人根本没有积余”

    “什么?你再说一遍!你刚才可是说广寒殿?”

    蓦地,希尔就像一头暴怒的雄狮,一下子冲到这人面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声色俱厉地喝问道。

    蒙扬从没有见过希尔如此失态,尤其是在蒙扬帮助他化解了体内禁制,又得到灵珠之光洗涤了经脉之后,以这些日子的反复讨论商量,希尔不像是一个不能顾全大局的人。

    莫非,广寒殿让他想到了什么?蒙扬也没有制止希尔的行为。

    那伐木工哪里晓得自己说一句话,竟惹得希虎组长暴怒如斯,吓得两股战栗,战战兢兢地说道:“是是的,组长大大人,广寒殿就是娜姐的行宫”

    希尔失魂落魄地松开那人,茫然走到蒙扬的身边,喃喃自语一般地说道:“果然如此,果然如此,我就知道这里有古怪。”

    蒙扬一拍希尔的肩头,止住他的说话,希尔顿时警醒过来。

    蒙扬站起身来,高声冲众人道:“诸位兄弟,你们勿要惊慌,这三个行凶者,缘故冲入我等的营地,打伤我十五位弟兄。我等在酒劲上涌的状态下,拿捏不住还击的力道,这才错手杀了这三人。这件事,我作为你们的组长,负全部的责任,我自会向二元帅禀明一切,等待责罚。不过,在这之前,我想去广寒殿求来一些伤药,要是兄弟们不赶紧治疗,恐怕会落下残疾或病根。还请哪位兄弟为我指明广寒殿的方位!”

    听得蒙扬愿意将打死执法者的罪名一个人扛下来,所有人不心生感激,又听到蒙扬要去帮受伤兄弟求药,顿时觉得这个组长的确是拿大家当兄弟看待。

    那老成之人忙出声制止道:“组长大人,这些天你们两兄弟为了大家辛劳,咱们都看在眼里。我知道你担下杀人的罪责也是为大家好,但是你千万不能擅自前去广寒殿,因为那是禁地!”

    蒙扬冷哼道:“我兄弟为他们累死累活,现在辜被殴打成这样的惨状,我管他什么禁地不禁地的,不给老子疗伤药,不给老子一个说法,老子就把这天捅破了,看看能把老子怎么样!”

    蒙扬察觉到二元帅的气息隐在暗处,故意十分张狂地大吼道。

    希尔暗暗低声道:“兄弟,你这副样子倒是蛮对哥哥的胃口,嘿嘿,男人嘛,就是要对自己狠一点”

    蒙扬没搭理这货,继续高声喊道:“虽说我们两兄弟初来乍到,但这几天跟诸位兄弟相处甚欢,尤其是二元帅这人表面上冷漠高傲,实际上待咱们还真的不错,言语上虽然冷淡,但从未对咱们拳脚相加过,也没辱骂过咱们任何人。我听说咱们伐木工坊一向被其他人视为豢养的窝囊废,为此我想二元帅一定非常恼火,怒咱们不争气啊!”[

    “兄弟们,咱们齐心协力,紧密地团结在二元帅的左右,把他交代的每一件事情做得漂亮一点,为咱们伐木工坊争口气,让其他那些嘲笑咱们的人好好瞧瞧,到底谁才是被豢养的窝囊废!”

    顿了顿,蒙扬动情地指着希尔,继续说道:“或许我出手过重,干掉了这三个打上门来欺负咱们的行凶者,就是触犯了大姐头的规矩,是杀是剐,我蒙扬绝不会皱一下眉头。反正左右我都是待罪之身,多一条擅闯禁地的罪名又有什么关系?赶紧的,受伤的兄弟等不起了,必须要赶紧拿到疗伤药才行!若是我这一去不复返,我希望大家跟着我大哥希虎,好好地活下去,记住,永远不要丢了二元帅的面子,不要丢了我宁死不放弃的面子,不要丢了咱们伐木工坊的面子。”

    “说,广寒殿该怎么去?”

    希尔故作担心地大声哽咽道:“我的好弟弟啊,你这是为了兄弟们豁出一死啊!你一定要活着回来啊,还有十几颗树等着咱们一起去砍呢”

    大家见蒙扬说得铿锵有力,慷慨激昂,也不住劝说,但蒙扬去意已决,甚至还动怒了,于是有人便给他指出了前往广寒殿的路线。

    要不是升为小组长后,二元帅便特意赐予了蒙扬和希尔一张护身仙符,众人说什么也不会放蒙扬前去。

    因为,就算他不倒在那些看守禁地的执法者手上,也会折在出没影踪迹可寻的凶猛异兽口中!

    蒙扬冲大家拱拱手,手提那把砍伐的大斧头,按照指引的路线,离开营地后,迅速消失在青草树木之中。

    希尔想明白了一个关节,那就是若是大姐头真需要他和蒙扬砍伐那些树木,绝不会让他有事的。

    何况,蒙扬肉身之强大,根本就不在他之下,这里并修行之人,遭遇危难,蒙扬身上还有大把的符可用,他一点也不担心。

    只是,不知为何,广寒殿这个名头让他想起了数的往事,以至于帮着那些伤者止血的他,失神之下出手没了分寸,险些令人家伤上加伤。

    月光依然皎洁比,丝丝缕缕地不为人察觉地渗入到蒙扬的神庭穴,被镇龙塔那团血肉吸收并转化。

    蒙扬记牢了几个工友指明的路线,沿着一排幽香的油茶树径直往前。

    提高了不少的感知极其微妙地告诉他,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跟随着一个人,不用说,就是二元帅了。

    蒙扬暗想这个二元帅倒是有趣的很,一头大蛇,兽性如此强烈,所过之处,腥风炽烈,不知那据说貌美如花的大姐头娜姐怎么忍受得了?

    二元帅应该是在营地诸人喝醉开始喧哗吵嚷时,便已然悄悄来到了附近。

    或许,那三个执法者被他们出手干掉,二元帅甚至在暗处拍手称快也说不定呢,蒙扬这样想。要不然,他那番拍马屁的话,也不会产生这么大的作用。

    很明显,这厮跟在他身后,一来是想看看他究竟有啥厉害手段,会闹出个啥动静来,二来,或许也是想要在蒙扬遭遇到巨大危难时,出手相助。这是蒙扬的猜测。

    当然,这一切都得建立在只有他才能如此快速地伐树的基础上。

    离开了这个,他觉得不管是二元帅或是大姐头,绝对不会多看他一眼的。

    这个世上,论在哪一个位面空间,有能力有才干的人总是可以找到一条生存的路子,在别人的速砍倒月桂树,是一种天赋,但或许在强大如大姐头那样的人看来,这不过是蒙扬的一个谋生技能而已,能让他活得比别人更好一点的技能。

    若是他和希尔没有表现出独特的砍树天赋,只怕在闹事的那一刹,早就被二元帅下手擒拿或是当场格杀!

    实力、能力,这是生存的基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