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野医

第六五三 赵阳,其实我要感谢你的!

    冯老的心情很好,在给赵阳他们讲完他对病情传变的理解后,又把他叫到自己书房,聊了些对于某些较难治的传变病类,又问到治疗玛丽病情的事,道:“以后你打算怎么用药?”

    赵阳道:“今天沃克带着玛丽过来,说她一上午吃了三次,结合她的脉象,显然胃火仍是过大,后续用药的话还是以三一承气汤为主吧。”

    玛丽身上最明显的两个症状,多食多便,多便的情况,只要将湿热除去,恢复肠道功能,就能较快的得到改善,但多食一症,一来,由于她胃火仍然过大,第二则是长久形成的习惯影响还比较大——就像吃惯夜宵的人,不吃就会难受,是一个道理,所以,这个症状要得到扭转,还需要继续用药。

    另外,“吃”的问题较难控制,也和生物数千年来基因传承下来的本能有关,因为“吃”意味着获得能量,于是就被生命基因记下来成为本能。

    听赵阳说以后用药还是以三一承气汤为主,冯老微有些担心的心情一下就放开了,笑道:“你这么想我就放心了!”[

    又多说了一句:“玛丽多食多便的病情,多食多便只是标,胃火过大才是本啊。”

    他叫赵阳过来,虽然不想干涉他的治疗思路,但就像爱棋的人喜欢看人下棋、议棋,他也想听听赵阳的想法,或者探讨一下,当然,也有着为赵阳把把关的意思,或者说怕他在后续的治疗中走了“歪路”——现在看把关的想法却是多余了,赵阳对玛丽的病情有着清醒的认识。

    此时,一大早被请去录制节目的刘正方也被海莉问到玛丽的病情,想听听他的看法。

    作为经验丰富的中医。刘正方自然清楚现在玛丽的情况,何况又是在她的病情明朗化,证明赵阳的辩证和施治都没问题的情况下,就更简单了!

    “现在可以说玛丽的治疗向前进了一大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举个简单的例子,人体十分复杂,生病后会表现出各种症状,就像一团乱麻,要想解开。找到线头最为关键,尤其对玛丽来说,多便意味着肠道出现问题,中医认为,小肠主液。大肠主津,嗯,大家可以将津液理解为营养物质,也就是说,她吃进去食物,营养都不得吸收,很快就随着大便排了出去……”

    “大家想想。身体得不到营养补给,自然会虚弱,这也是为什么玛丽会力下床,出行都要人扶持。而每次便后出现晕厥的缘故!”

    “现在,她的肠道功能恢复了,就意味着以后能够正常获得营养了,所以。我才说这是最重要的一步!”

    “当然,津液的流失不仅仅是营养物质得不到吸收。中医还认为人体的‘元气’也随之流失,而‘元气’主人体机能的一切活动,这个以后有机会可以跟大家好好地分享一下,现在……”

    这次他讲的更为浅显,所以大家也都能听得懂,就不时报以掌声,而且,从他口中得到玛丽病情转好的消息,也让大家非常开心,而一天天地亲眼见证玛丽在中医的治疗下逐渐恢复,大家对中医也大起好感。

    因此,听他说“以后有机会可以……”的话,观众就叫道:“现在讲!现在就有机会!”

    玛丽微笑着向刘正方一摊手,道:“你看,用你们华夏常用的话来说,这就是观众的呼声,您就能不满足一下吗?”

    刘正方微笑道:“不是我不愿意讲,因为中医的‘元气’包含的内容十分广博,一时半会也讲不完啊!”

    海莉笑道:“盛情难却,您就讲到哪算哪,好不好?”

    刘正方还能说什么?

    而这次或许是吸取了前面几次的“教训”,录制现场放在了台里的演播大厅当中,有着空调降温,自然不必因为气温的原因而不得不结束节目录制,所以,这次一讲就讲到了十一点半还没有结束!

    眼见得观众又一次热烈的鼓掌,他不得不探询地看向海莉,想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结束。

    海莉适时地接过话语权,热情地调动气氛地问大家喜欢不喜欢刘正方为他们讲中医知识,有没有收获,又问大家想不想再听,得到很热烈地回应后,她笑着宣布上午的录制结束,喜欢的话可以在电视台这里用餐。

    大家都站起来为刘正方鼓掌,他笑着回应了一下,然后向后台走去,好在这里不堵车,这个点回去也不会太晚。

    但海莉却追了过来,笑道:“台里也为您几位准备了午餐,我们领导说请一定赏光啊!并且有点事想和您交流一下!”[

    刘正方笑道:“不用客气,我们回去就好。”

    海莉故作为难地道:“可是,我们领导已经在餐厅等着您几位了呀!”

    刘正方:“……”

    ……

    赵阳一家也在吃午饭,这个天气自是清淡点好,所以厨房送来的菜多是时鲜的青菜,不过有新鲜的海鲜那么大的虾,又鲜又甜,很是受晨曦和多多的喜爱。

    吃过中饭,外面开始下起了雨。

    赵阳想到一主意,对陪着多多玩闹的晨曦两人道:“走,爸爸带你们去一个好玩的地方!”

    晨梅收拾床准备让她俩午休的,闻言就从屋里探出头道:“你别瞎胡闹了,他们该午休的,再说你也不看看,外面正下着雨呢,乱搞什么!”

    晨曦却是笑着扑了过来,赵阳抚着她的头顶,道:“正是下雨才好玩!”

    说着手牵着一个,抱着一个就向外走去。

    晨梅忙道:“哎哎,你要去哪?”

    赵阳笑道:“去了你就知道了!”

    晨梅奈,只好拿上伞跟着走了出来。

    下了楼,赵阳往后面走,她抬头看了看,在绿树掩映间就是若隐若现的走廊,倒是有些明白他的想法了,但还是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嗔道:“好好的,作什么妖啊!”

    冯老从书房户里看到赵阳一家向后走去,也向那边看了一眼,然后叫来冯长丰,道:“你跟他们说,大家中午就不要去后山了,让人家清净清净。”

    冯长丰也看到了赵阳一家,想着父亲对赵阳却是有着父辈对晚辈的关爱,其实就算是他,虽然平辈相交,但论年龄的话,他要比赵阳大上一轮还多,看他们一家美满的样子,也会有种长辈看晚辈的欣慰的感觉。

    他点头答应下来,看到冯老面色红润,身体也轻便了不少,这种变化却是赵阳他们来了之后才有的,这样想着,他心中对赵阳则更有一番感激。

    赵阳他们顺着台阶向上走去,雨天湿滑,晨梅就抱过多多,晨曦则让赵阳抱着。

    平时走不显,但在雨中,又一手拿伞一手抱着一个孩子,走着也不轻快,晨梅把伸手去接雨滴的多多往怀里抱了抱,转头看很轻松地走在身后的赵阳,就埋怨道:“你来抱他吧,重死了,还不如抱晨曦轻松呢!”

    赵阳笑道:“你打伞,我抱他俩吧!”

    晨梅哼了一声,道:“大中午的,下着雨,不睡觉,就该你抱!”

    她在一边打伞,要遮住两个孩子,自己肩膀上反被淋湿了一块,进了走廊,赵阳就将自己的衬衫穿下来给她穿上。[

    今天的雨不小,打在树叶上啪啪作响,但走廊较高,用料又实,所以落在檐顶上传下来声音却轻了。

    从这里向外看去,上面雨滴从着檐流下,一串串,像是一片水晶帘,树叶探出几支枝丫,在风中摇曳,像是跳舞一般。

    向下面看去,雨被风吹得忽东忽西,像是一团雾一般。

    晨梅抱着多多靠在赵阳肩上,看着多多眼睛逐渐眯瞪起来,她的心里也一片安宁,竟也不知不觉中陷入似睡非睡的状态,直到雨声渐歇,鸟鸣声渐渐响起,耳中听到赵阳轻声地对晨曦道:“看那边。”

    她抬起头看过去,天边却是一片好大的彩虹!

    多多还在睡,晨曦却满眼惊喜地看着那里,小脸上放着光彩,愈发显得她小小的人儿纯洁到透明一般!

    衣服肩头湿的那点地方被赵阳放在腿上腾干了,她小声地埋怨他这样对身体不好,又在他宽大的衬衫里换上衣服,外面的彩虹还在,但身边的花草树木却变得更亮了。

    依偎着轻声说着话,多多还在睡,晨曦跑到她身边拿手轻轻碰触着弟弟的耳朵、鼻子、小脸,这个中午就这样的宁静温馨,让她都感觉不到身体,只听得几人的心在跳动着……

    过了好久,冯长丰送来一盘时鲜水果和一壶凉茶最近天气湿热,喝点凉茶比较好。

    赵阳请他坐下,然后问道:“冯老呢?小郑他们怎么还不来听课?”

    冯长丰笑道:“我父亲说,大家来了还没好好休息一下,今天就不讲了。”

    晨梅一听,忙不好意思地道:“不会是因为我们吧……”

    赵阳轻轻叹了一口气,道:“我想着在这里等冯老和大家呢!”

    他没想到为了不打扰他们,冯老竟然取消了今天的讲课,就又道:“冯老对我太好了!”

    冯长丰摆了摆手,笑道:“不在这一天!”

    然后又正色道:“赵阳,其实我要感谢你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