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野医

第六四一 轰动(下)

    “……先师叶讳宗则,为当时京津地区有名中医,一生行医,活人数,晚年育人,收徒计一十三人,余排行十一……大师兄方圆明,敏于学,十九岁开始行医,即名动京城……二师兄最得师父真传,三十岁即为当时总统府中医顾问……众师兄弟中,唯余资质平庸,聪慧更是多有不及,唯年齿渐长,方渐有所悟……”

    这里是一处建在斜岭上的、很是宽敞的走廊,右倚山,左侧则是一条狭窄的小山沟,廊下即有溪水从山石中渗出,慢慢汇成浅浅溪流,两侧则是青草绿树,虽是炎炎夏日,但凉风习习,让人烦念顿消。

    冯老举办的“传法大会”就放在了这里。

    众人席地而坐,冯老坐在东侧正中,一身干净的月白短衫,胡须头发都经过仔细的修饰,整个人坐在那里就仿佛仙人一般,娓娓讲述,赵阳他们则坐对面,也都换上相同的衣服,凝神静听,气氛宁静而庄重,当年佛说法好像也是这种氛围吧?

    冯长丰弄一台摄像机在一边录像——这一次的聚会疑有着重要的意义,不管是对冯老本人,还是对华夏的中医传承,自然要将其保留下来。[

    听着冯老将他的学医经历娓娓道来,经过岁月沉党淀的经验自是有着非同一般的分量,而听着冯老提到的名字,像孙正方等人或许还有印象,再下一代却很多没有听过,而时间也是最为公正严密的检验工具:资质聪慧不及他们的冯老,医学地位、医术水平为世人承认,他们却已经没有了当时的光环!

    在座众人平时也是光环环绕,尤其是中医联盟成立的这一年来,几乎每天都会听到称他们为“神医”的声音。此时冯老平实的述说和他本身的经历,却是各自警醒——与冯老相比,他们的路还很长!

    赵阳也将大脑放空,全身心地听着冯老的讲话,他已经发现,一直到现在他还卡在

    不只是他,郑旭辉他们也都获益匪浅,甚至是孙正方他们也有所感悟。

    这样一天,就在宾主都感到非常充实中过去了。

    晚饭后,孙正方接受了最早来的那三家媒体的采访,昨天他们三家也被邀请和冯老他们一起过的元宵节,让本就对中医联盟抱着善意的几个记者更是好感爆棚和媒体维护好关系本就是中医联盟愿意看到的。

    今天是冯老讲授经验的第一天,讲的主要是他的经历。这些东西不仅对在座的名医们特别有用,对媒体来说也是值得大书特书的好材料,更何况其中还有诸多励志的东西在呢!

    所以,在昨天三家媒体从不同方面报道了百名中医名家在“中医研讨会”前一起过元宵节的事情后,今天就以冯老的经历为主,大篇幅地报道了第一天开会的情况。

    到了第二天,当地的媒体也找上了门,进行了初步采访。

    而到了这一天,也就是农历正月十七。华夏国内对这次百名顶尖名医一起参加的“中医研讨会”关注的热情持续升温,也因为有着冯老的影响,到了中午就有数十家电视新闻援引那三家媒体的稿子进行了报道。

    见在华夏的新闻如此火爆,受此影响,当地一家电视台有档访谈节目。《共度周末》,也来邀请他们录一期节目。

    对中医来说,这自然是好事,于是,中医联盟这边就选出了孙正方、郑黎、房爱田及郑黎和一位擅长治疗心系疾病的叫王靖的一起去参加节目的录制。

    当然,因为除赵阳外,在座的名医每天都有人等着他们治病。他们也不能在这里久留,于是,上、下午的“讲课”是不能耽误的。

    到了十七这天,冯老的讲课已经涉及到具体的方面。开始系统地讲述他在学医、行医中遇到的各种问题。

    冯老从不嗦,一直延续着语言简洁的特点,但每每都切中要点,不过。也需要本身对中医知识有着较深的见解才能完全理解。

    这些讲述,如果放在从前。那可都是不传不秘,在座名医都听得如痴如醉,而到了这时,他们也都暗暗庆幸,幸亏是水平足够的人来的,不然可真的是白白浪费了!

    讲完课,大家就在一起讨论交流,于是,这走廊里也就开始热闹起来。

    参加录制节目录制的现场也是热闹非凡,作为比较有名的电视主持人,海莉。琼斯,有着非常大胆活泼的『性』格,她先问中医在治病方面有哪些优势。

    作为主要发言人的孙正方就从中医治病的原理,天人合一,人是一个整体,中医治病就是在辩证准确的基础上,从整体上调节,通过拿、砭、针、『药』来治病,等等,尽可能地让大家听得懂。

    但海莉听到一半就摆着手,“投降”道:“饶了我可怜的大脑吧,您能给我们演示一下吗?”

    郑黎看了她一眼作为易医派的医生,最擅长从别人面相、言语及动作上判断病情,就出面问道:“我需要有一个对象。”

    海莉忙拍着自己道:“我!您看我可以吗?”

    郑黎笑道:“好!首先,你把右手伸给我,这个呢,在中医里就叫把脉,你的脉相就是弦滑……你再张开嘴伸出舌头看看,这个呢,就叫舌诊……现在我开始问你问题,请问你早上醒来后,是什么感觉?累不累?二便正常吗?吃饭怎么样……这些呢,在中医里属于‘问’的范畴……”[

    刚开始海莉还抱着玩笑的心态,但郑黎问的几个问题就跟亲眼见到似的,全都说中了,她不禁就有些紧张起来,忙问道:“我出了什么问题了吗?今年我可是刚体检过的!”

    郑黎微笑道:“不用紧张。我们中医讲究治未病,就是在生病之前将问题解决。现在,你虽然没有检查出问题来,但并不是说你的身体就一切正常,还有可能是处在易引发病症的阶段。另外,中医和西医判断的标准多少有些不同,所以,我们得出的结论可能也有所差异!”

    海莉爽朗一笑,道:“哦,那您说我现在是什么情况呢?生病了,还是未生病呢?”

    郑黎微微一笑,道:“严格来说,您现在是处于病中,不过,只是比较轻。”

    虽然说病得比较轻,但没有人喜欢得病,所以,海莉还是有些不开心,问道:“是吗?那我得的什么病?”

    郑黎道:“你的颈部受了寒气,造成了经脉瘀滞,所以你才会起床后会觉得比较疲惫,还会感到头有时发晕,并且鼻子有时不通,等等。”

    这却又说中了,海莉忙道:“那怎么办?”

    郑黎道:“很简单,用中医的一个治病方法,砭,也就是平常所说的刮痧,就可以。”

    海莉马上道:“这个我知道,请问您可以给我们演示一下吗?”

    这个自然没什么不可以的,郑黎接过郑旭辉递上来的刮痧板,在海莉脖子上涂了点刮痧油,来回刮了四五下,她的脖子上就出现了一片暗红『色』!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