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野医

第四三六 周惠

    周成信的骨架要比周成礼的大,而从脸上的棱角上看,他年青时定然是一个精力充沛、雷厉风行的人,只是几年的病痛让他添了疲惫和衰败。

    到底正气亏虚得厉害,虽然清醒过来,他也只是向周成礼笑了笑,又看向赵阳和孟学辉,说了几句感谢的话,然后就又沉沉睡了过去。

    对周成礼来说,虽然知道赵阳的医术高明,但亲眼见到他只用五根银针加两碗汤药,就将周成信给救过来,竟然比在医院里还快,还是让他敬佩不已,更重要的是,原来周成信睡觉也好,昏迷也罢,他的眉头总是紧皱着,腹部肌肉也总是紧张着,但现在眉头却松了下来,摸他的肚子,也不像原来那样冷硬着。

    他小心地给周成信掖好被角,很欣慰地松了一口气,转过身再看向赵阳,马上就发自肺腑地道:“赵神医,好,好,太好了来,庞师傅已经准备好了酒菜,咱们边吃边聊——中午吃的是酒店里的做法,精致好看,现在做的是当地村宴的菜品,你们尝尝,这才是地道的粤菜啊”

    孟学辉清了下嗓子,道:“周先生,晚上我们说好要……”

    周成礼微笑着打断他的话,道:“孟少,你也看到了,赵阳可是我兄弟的救命恩人,你总得让我有表示感谢的机会啊如果有朋友也可以叫来,大家一起吃才热闹不是?来,我们到外面说话”

    对于刚认识的人来说。这样留人是有些不合适的,但周成礼本人温文尔雅,语气真诚,带着明显的亲近之意,却是不会让人反感。

    三人走出门来,孟学辉还想说什么,但周成礼年纪和他们父辈一样。又在前面引路,却不好走着说。

    等到了楼下,周成礼让人送上茶来。亲自端给他们。

    孟学辉双手接过茶,一阵无奈,周成礼都做到这个份上了。他有话也不好说了,只好转头看向赵阳——他明天就要走,晚上兄弟两个怎么都要好好聊聊。

    赵阳能理解周成礼的那种感激的心情,这种情形在他治病的过程中已经见多了,往往他要是拒绝离开了,还会让病人的家属感到遗憾,但到底是自己人吃饭要舒服点,就开口道:“周先生中午已经接待过我们了,好意我们心领了,但晚上就不必麻烦了”

    周成礼郑重地道:“那怎么能一样……”

    他的话刚说出口。就见一辆紫色的跑车冲进了院子,一个摆尾停好,然后从上现走下来一个肤色极白、戴着一只复古款大框架的墨镜的年轻女子,随手将车门带上,就踩着高跟鞋进了屋。那种轻盈、活泼的气质,让人一见就会感到赏心悦目。

    推门进来,看到周成礼后,她就很知礼地站定,道:“大伯,我爸他怎么样了?”

    周成礼一招手。温和地笑道:“休,你过来”然后又向赵阳二人介绍道:“这是我侄女周惠。”

    周惠走过来站在一边,眼睛在赵阳和孟学辉身上一扫,眉头轻轻一皱,又问道:“大伯,我爸呢?您请的那位神医呢?”

    周成礼脸色一正,沉声道:“进屋还带着墨镜,你看你成什么样子这么大了,还毛毛糙糙的,坐下”

    周惠一点也不敢反抗,老老实实地答应下来,将眼镜摘下放好,然后在周成礼旁边坐下。

    周成礼这才转向赵阳两人,微笑道:“我们周家就她一个女孩,全家都当成宝贝宠着,性子比较娇惯,倒是让二位见笑了”

    其实周家的家教一向很严,周惠虽然比较受宠,但只是体现在物质方面,这也是华夏人比较尊崇的“穷儿富女”的教育方式,要说为人处事和性格上,却没有一般富家女的娇骄之气。

    周成礼说完看了周惠一眼,正色道:“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给你父亲治病的赵阳赵神医,这位是赵神医的好兄弟,浩然集团的孟少”

    周惠也反应过来,要是她父亲有什么不妥,周成礼还能安稳地坐在这里吗?于是就很自然得体地向二人问好,只是对赵阳如此年轻却有些好奇。

    等周惠打完招呼,周成礼面色才缓和下来,道:“休,这次你得感谢赵神医你父亲来到这里后,人就处于昏迷状态,如果不是赵神医,他就危险了”

    周惠一凛。对周成信来说,昏迷是一种非常危险的状况,甚至有可能导致死亡这一点,作为女儿,她自然也清楚,于是,这次她真心地感谢道:“赵神医,感谢您出手相救”

    赵阳摇了摇头,道:“没有周先生说得那么严重……我做的也是医生的本分。”

    周惠听赵阳说话有点老气横秋的,就抬头看了他一眼,实在是他面相上显得太年轻,让她感到怪怪的,难道有这么年轻的神医吗?中医不都是越老越厉害吗?

    其实这里面有个误区。在大家的观念里,老中医往往意味着医术高明,其实不然。年纪越大,经验越丰富,这一点是没有问题的,但医术的高明与否,和年龄大小真的没有关系。比如,历史上比较有名的医者,他们年轻时的医术就很高明,而有的医生,即使年纪一大把了,医术也平平,说到底,医术的高低取决于悟性和肯不肯用心钻研。

    周成礼见赵阳谦虚,就又对周惠道:“休,这次你一定要重重感谢赵阳赵神医赵阳是我见过医术最高明的中医大夫,你父亲的病能不能治好,就落在他身上了”

    周惠没想到周成礼如此推崇赵阳,但她相信他不会随便说话的,对赵阳就又恭敬了几分。

    周成礼微微点了点头,又道:“为了等着给你爸爸看病,赵阳和孟少在这里等了半天了,我想请二位在这里吃个便饭,可是……”

    周惠一听,马上心领神会地接道:“赵神医,孟少,请一定留下吃个饭,不然,我这作女儿的,心里会很不安的”

    孟学辉看到周惠哀恳的表情,不禁心里苦笑,也就不再坚持。

    周成礼见状,一挥手,丰盛的村宴粤家菜就摆上了桌子。

    中午吃饭时,赵阳已经领略到了周成礼待人的火侯,让人既感到他的热情,又不会觉得太过热情而不自在,而周惠看来也学到了这一点,在餐桌上表现得得体热情,让这顿晚饭吃得也很舒坦。

    吃完饭,周成礼又邀请赵阳和孟学辉一起喝茶。

    周惠刚才已经上楼看过了,确实发现周成信的样子比以前要舒服很多,对赵阳的医术也就有了直观的印象。但正像赵阳见过的所有人一样,她也微笑着问道:“赵神医,你能帮我看看身上有哪些问题吗?”

    赵阳也不推迟,道:“那我给你把下脉。”

    周成礼虽然嘴上喝斥她胡闹,但也希望赵阳能帮他们检查一下,真有什么问题,也能给解决了。

    周惠和孟学辉换了个座,坐到周阳旁边,伸出手臂,等着赵阳把脉。

    在她印象里,中医把脉的时间一般都比较长,没想到赵阳却很迅速,轻按了四五息的时间,又重按了一下,然后就松开了手。

    她眨了眨眼睛,问道:“好了?”

    赵阳点了点头,道:“没有大问题,就是你的肘部平时会觉得发凉,眼睛平时会觉得干涩。”

    周慧眼睛顿时一亮,佩服地道:“对真不愧为神医”

    周成礼则道:“赵阳,这个问题好治吗?”然后又转向周慧,道:“你也是,身体不舒服,平时怎么不说?”

    周慧听得心中暖暖的,就微低下头,轻声道:“以后我会注意的。”

    周成礼嗯了一声,又道:“赵阳,这次还得麻烦你了”

    赵阳微笑道:“不麻烦。其实这是一个问题,只需要扎上一针就好了。”

    周慧之所以胳膊发凉,是因为脾胃阳虚造成的,而脾胃阳虚,经络不通,又造成了肝气不能上达,形成了土雍木塞之症,眼睛也就容易发涩。

    这种病,西医可能要开一些眼药水什么的,至于胳膊发凉,则可能检查不出问题来,但中医只需要开一些养胃平肝的药物就很容易治疗,而赵阳则更为简单,直接使用针法补益胃气,疏通经脉,效果可谓立竿见影:周惠只觉得腹部先是变暖,然后咕噜了几声,有些脸红地排了气,忽然就感到整个人一阵通透,眼睛也跟着变得舒服明亮起来

    赵阳取下针后,嘱咐她平常多吃他开的几种药膳,以后就不会受这种困扰了。

    看到周慧的表现,周成礼也坐不住了,笑道:“赵阳,要不你也帮我看看……”

    ……

    等到赵阳和孟学辉离开的时候,整个别墅的人都出来相送,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送新客”的呢

    看着赵阳上了车,庞兴伟对周成礼道:“周先生,这次我老庞是沾了你的光啊”

    那个跟着来的医生也揉着腰,道:“是啊,没想到只是捏几下,我这差点要动手术的腰就能治好啊”

    庞兴伟白了他一眼,道:“只是捏几下?老韩你要有这本事,周先生肯定给你把工资翻倍”

    老韩咳嗽一声,没有接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