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野医

第四三零 相由心生(中)

    安欣家租住的这种新建的小区,因为位置比较偏远,还很少人来住,所以,虽然是大白天,还是有一种清新宁静的气息。

    此时,在她的卧室里,除了赵阳开口,其他人都静静地站在一边,尤其是安国强两口子,呼吸都小声的,生怕打扰到他,而在他平静舒缓简洁的声音里,屋里竟然有一种像是时间停止的静谧。

    古语讲到那些得道高人总会说他“呼吸悠长”,这是因为悠长的呼吸一方面能深层次地调动脏腑的气息,另一方面也能让人的心情保持平和。

    赵阳教安欣的这种呼吸方法,之所以采用“一吸六呼”的频率,一方面是使用可控的方法让呼吸达到悠长的状态,另一方面分六次呼气,也能有意识地让气血分层次地从头到人的腰腑回落,所以,虽然看起来是很简单的呼吸方法,却有着调理内脏气血的功效!

    当然,有些事看起来很简单,但要做好并不容易。因为呼吸是人体必不可少的生理活动,而人们已经在无意识中习惯了现有形成的呼吸方式,再经过人为的改变,总会有些不适应,而“一吸”讲究的是一个“深”字,怎么样才算深?而呼气要分六次呼出,又怎样控制这个量?

    所以,安欣自己第一次做的时候,是很笨拙的,吸气还好说,用力吸就行,呼气就比较麻烦了,事实上,她呼气到第四口的时候,已经将全部的气呼出去了,接下来随着人的本能应该就要重新吸气,虽然勉强做完,可想而知是不可能有什么效果的,还把自己的脸憋得通红,差点引起了咳嗽!

    赵阳温和地看着她,笑道:“不要差急,来,你按我的节奏做,先吸气……对,可以了,慢慢向外呼气,对,一,二……”

    即使不使用血气之镜,赵阳也能很轻松地就感知到安欣的气血运行情况,也就能很恰当地掌握她的吸气和呼气的频率和深度。

    在赵阳的指导下做这个“一吸六呼”,安欣果真感到身体确实达到了恰当好处的“饱和”状态,而随着一口一口呼出浊气,她就感到似有什么东西像是坐电梯一下,顺着后背往下落去,等呼出最后一口气,腰部一沉,然后暖暖的,有些痒,却是特别的舒服。而且,做了这样几个完整的呼吸动作,身体好像也像是漂在水里的布,轻松而舒展。

    当呼吸变得悠长后,人们就会不自觉地放松下来,而放松下来之后,人的五脏六腑就会慢慢调整到最自然的位置,气血运行也就不会受到干扰,也就能达到身心与自然的和谐统一,也就能达到“静”的状态,而静而后能安——

    如果是熟人的话,赵阳直接使用“安魂曲”会比较容易实现目的,但对不熟悉的人,经过类似的互动和引导后再使用,效果就会非常好!

    “安魂曲”本身不仅能消除一些诸如烦乱、恐慌等情绪,也能作为前期准备,配合其他魂曲而达到最佳效果。

    赵阳准备对安欣使用的是“洗魂曲”。

    “洗魂曲”不仅能消除一些毒药上瘾之类的症状,同样也适于一些负面纠缠的心理问题——从本质上说,上瘾也是一纠缠难以摆脱的负面心理问题。

    对安欣来说,对差点毁了她一生的陈青龙的恨意,已经深深地烙印在她的灵魂上,恨意虽然是一种情绪,但也会影响到她的身体,比如,在刚见到她时,赵阳发现她眼部、太阳穴周围心脉颈部及后部的一些空位的气血淤堵就比较严重,而恨伤心,她的心脏气血是除肺脏之外第二低的,还不到五成。

    赵阳刚才已经观察了,对陈青龙的恨意已经完全融合在她的魂魄波动里,要想完全消除是不可能的,至少他现在做不到这一点,以后恐怕也很难做到……

    不过,消除恨意不能做到,但可以通过调理她的身体,让恨意袭来时不会对她的身体影响太大,像刚才教她的呼吸方法就是一种,人在平静安宁中,就不太会受到负面情绪和心理的影响,再加上“洗魂曲”的治疗,相信它对她的身体的影响就会微乎其微了!

    对陈青龙的恨意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另一方面,在当日受伤的情景刺激及后绪治疗时的剧痛经历,留给她的印象实在太过深刻,深刻到她的身体的细胞都有了记忆!现在虽然不痛了,但却时时刻刻影响着她——赵阳通过最开始的观察就发现,她身体受伤的部位,气血运行有时会毫无征兆地不规律地运行,这会直接影响到她的恢复!

    而在魂医派中,有一个很重要的观点:相由心生。

    这个观点自然不会是魂医派独有的,如果要说首创的话,大概应该是佛学典故里面的,传说是唐朝翡度和一行禅师的一段公案,而以后就广泛的用在了麻衣相学中。

    魂医派的相由心生不是狭义的概念,它既是用来诊断病人病情的方法,又是一种治疗的指导思路:医心即医身。

    其实,在现代社会,资讯发达,很容易就能发现这方面的例证,有的是反证,如有的人活得好好的,结果在得知患上一种重病后,很短的时间就垮掉甚至死去!而正面的例子也有,比如,有的人虽然患上了重病,但乐观开朗,最后反而痊愈了!

    赵阳现在要做的就是调整、消除安欣魂魄中的这种负面波动,当她不再受这种负面魂魄波动影响的时候,她就会感觉自己和正常人一样,身体的经脉气血运行也就会被潜移默化地改正到正常人的状态,这对她恢复健康自然会有很大帮助,这里面也包括皮肤伤疤的减轻——

    而说起这种事,赵阳还想起孙振香小时候给他讲过的她们村的一件事:当时她们村有个女人在下巴上长了一个瘤子,虽然不大,但比较长,很难看。农村吗,也想不到花钱去做手术除掉它,后来听了一位村里老妈子的话,每天一有空就对着镜子骂它,结果不到半年,这个瘤子就掉了!

    其实这也算是“相由心生”的一种用法,当她排斥那个瘤子的时候,她的身体就跟着做出了反应。

    ……

    闲话少说,却说安欣随着赵阳的节奏做了八次“一吸六呼”的动作后,她的身体和情绪都慢慢放松下来,这时,她的心中又升起一种很温暖柔软的感觉,整个人顿时就有种沐浴在春光中似睡非睡的朦胧感,却是赵阳对她使用了“安魂曲”。

    而此时再看安欣的魂魄,就发现对应受伤的部位上有着赤红的杂色,而在心脏的位置,又有着黑色的阴影。或许是受到“安魂曲”影响的缘故,现在魂魄上那些杂色的部位,并没有多么剧烈的波动——赤色的地方还偶而有轻微的震动,黑色阴影部分则一动不动。

    赵阳收敛心神,口中还是引导着她“吸”、“呼”,但已经开始对安欣使用“洗魂曲”了!

    因为情况不同,和当时对张广朋那种棒喝的方式不同,他对安欣使用“洗魂曲”则轻柔小心得多。

    在魂曲之中,“安魂曲”会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而“洗魂曲”则给人一种溪水清凉的感觉。

    在安欣的感觉中,原本是处于一种暖洋洋状态,此时又感到一种清凉之意笼罩住了她,但却一点也没有感觉到不适,反而像是像是站在蒙蒙丝雨中一样,尤其是身体的一些部位,隐隐会有有些辽远的灼痛感,受到这股凉意以后,就又像是干渴灼热的人渴望泉水一样,让她的身体忍不住扭动了一下,嘴也半张开来,发出了一声呻吟之声。

    曹佳原本也被赵阳带动着做那个“一吸六呼”的动作,但她和安欣的身体状况不同,所以,感受比较浅,此时听到她的动作,忍不住就探头往赵阳身前看了一眼——他的手连动都没动过,很老实啊!

    这是怎么回事?

    而此时安欣头上开始大量冒汗,呼吸也急促了不少。

    曹佳见状,就掏出一包纸巾,要给她擦汗,但她的手刚伸过去,赵阳的声音就响在了她的耳边:“不要动!”

    她赶紧收回手来,吐了吐舌头,看到赵阳头上也有了汗意,就给他轻轻擦了擦,眼睛在他脸上停了一下才又站了回去。

    再看安欣,就发现她脸上的汗水流得少了些,但有种油腻的感觉,而且,站在旁边就能感觉到她呼出的气很是灼热!

    安国强和张晓菊也面面相觑,但听到赵阳引导安欣呼吸时的声音仍然清晰平缓,才稍稍放心,但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手心里全都是汗!

    一直过了二十多分钟,赵阳才停下。再看安欣的魂魄上赤色的部位已经基本淡去,黑色阴影的地方则汇聚到了最深处一点,他就点了点头,道:“好了!”

    安欣慢慢睁开了眼。

    张晓菊一看,到底担心,就马上走过去,握着她的手,道:“欣欣,你感觉咋样啊?”

    安欣刚才还有些迷迷糊糊的模样,见到张晓菊担心的样子,就笑道:“我……很好啊!”

    说完这句话,她猛地睁开眼,回过神来,在脸上擦了一把,有些难为情地扭了扭身子,低声道:“妈,你让他们先出去一会儿,我,我想洗澡!”

    张晓菊一愣,昨天晚上刚洗的澡,现在又洗什么?不过看样子出汗比较多,洗就洗,只是洗澡间在外面,让他们出去干什么?

    不等张晓菊说话,赵阳就站起身走了出去,孟学辉自然也跟了出去,安国强则道:“我去帮你把热水瓶拿进去。”

    这里什么也没有,洗澡只能用盆接水洗。

    曹佳没动,笑道:“洗澡间在哪,我扶你过去!”

    安欣却紧紧抱着被子,用另一只手推她,脸红地道:“你也出去……”

    曹佳好笑地道:“干吗?”

    不过见她好像挺着急的样子,也就不坚持,和张晓菊说了一声,也向外走去。

    安欣确实很着急,等她刚走到门口,就掀开了被子,曹佳就闻到一股很浓重的汗臭味——一个女孩子发生这种情况,确实不适合让外人在场!

    不过,等安欣洗完澡出来,她整个的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那种轻盈清新的感觉,就像是雨后的花朵一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