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野医

第三九二 约战

    轻松的一天眨眼而过。

    对王静来说,不仅见到了秦老,临别还收到了秦老的一件礼物,他的一副旧作——这对她的父亲来说,虽然未曾亲眼见到秦老本人,但能见到他的字想来也会感到欣慰!

    不过,见到秦老王静是很高兴,但她知道赵阳这两天就会回去,而今天她是想单独陪晨曦的。于是,她就跟赵阳商量道:“晚上让曦曦跟着我!”

    赵阳想到经过白天的事,程子健这样的人差不多也该消停了,问晨曦的意思,被王静一哄,她也答应,于是他也就没反对,只是还是刻意要送她们回去。

    元月本来在龙窝村就见过王静,现在又见面,就感到很亲切,也就跟了过去,反正赵阳到时候还会回她家,到时一起回去就是了。

    白天过来时,赵阳不想招摇过市,就让秦老派来的司机停在了小区外面。但经过了上午的事,这次回来,他就让司机将车开到了楼下,目的自然是想给王静加一层“保护膜”。

    车一停下来,见到赵阳下来,六七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就围了过来,其中一个桃形脸的少女鄙视地看着他道:“程哥是来下战帖的,你不敢应战就算了,凭手里那点权力抓人算什么本事?”

    知道了程子健的目的,想来经过这一遭后他也不敢再玩什么花花肠子,同时也不想让王静难堪,赵阳也就不再追究,让人把他放了。

    其实,上午的事,程子健如果不用言语攻击晨曦,触了赵阳的逆鳞,他也不会出手“教训”他。

    而程子健放回去之后,就跟那个宇宙国的李永浩说了一遍,意思是说赵阳他们得罪不起,这件事就算了。

    李永浩本来就对和赵阳交手没底。巴不得是这个结果,闻言也就假仁假义的答应下来,同时又让程子健跟学员们解释一下:不是他不想找回场子,是赵阳通过权势阻止了云云。

    学员们一听,尤其是一群十四五的半大孩子,顿时义愤填膺起来。

    对他们来说,来练跆拳道,很多都是怀着虚荣心来的。而且也或多或少的有那么一丝武侠情节。白天的事让他们很没面子,事后听李永浩一说,对找回场子,或者说是面子的事就很期待——当然,也不排除很多人看热闹的心理。

    他们可想不到李永浩是不是能打赢,只是盼着他将赵阳打败,而现在又听赵阳用“权势”压人,他们当然不干了,立即隔空对赵阳进行声讨。声讨完了,又有几个比较活跃的一碰头商量,想着。他们一同当面去下“战帖”,看他好意思不来?

    他们也不知道去哪里找赵阳,就守在了王静的楼下。

    此时见到赵阳,桃形脸的少女说完,方形脸的另一个少女马上又接了一句:“就是,男子汉大丈夫,不敢就不敢,玩阴的,丢不丢人?”

    赵阳还没说话。她旁边的一个脸上内容比较丰富的男孩子直接挑明道:“我们就来问你一句,李教练的战帖,你敢接,还是不敢接?给个痛快话——是爷们儿就别当缩头乌龟!”

    元月下午问过秦老,知道赵阳打这些所谓的教练估计是没问题的。她自然是想跟着看热闹,就拉了拉赵阳的袖子,道:“哥,你打得过人家吗?人家可是……对了,你们教练是黑带几段?哦六段啊。好高的段位,一脚不得把沙袋给踢漏了啊!要不咱们上去!”

    那个桃形脸的少女一脸得意地道:“踢漏沙袋算什么?我们李教练一脚能踢断五块木板!”

    元月装作惊讶地道:“哇,好厉害啊!”

    桃形脸马上一昂头,道:“那是——比咱们华夏的花架子强多了!”

    赵阳嘴角扯了扯,现在的孩子,在外来文化的侵入下,一谈到外国的东西就觉得时尚,就觉得厉害,反而对本国的传统视而不见。就像桃形脸说的花架子,那只是华夏武术的“演法”——

    华夏武术分为练法、打法和演法。演法,可想而知,就是纯为表演而来的。练法就是训练之法,而体现她的威力的则是打法。

    当然,要说起华夏武术怎么成了桃形脸等人嘴里的“花架子”,原因就很复杂了,有历史原因,有科技发展的原因,还有人为的原因,等等,真要说起来,很可能又会被人当成嘴炮,反而不如当面演示一遍来得直观简单——正好现在刚吃完饭,运动一下消消食也是不错的。

    于是,他笑了笑,道:“你们的李教练在哪里?”

    那个男孩一见,马上和其他人对视一眼,然后一指亚胜跆拳道馆的方向,道:“就在那里。”

    赵阳就牵着晨曦的手转身向跆拳道馆走去,而桃脸脸几人则兴高采烈地跟在了后面。

    一进入跆拳道馆,那个脸上内容很丰富的男孩子就跑向了正在指导一个成人踢腿姿势的李永浩身边,激动地道:“李教练,我们帮你把那个人给你找来了!”

    李永浩看到眼前和门口走来的那几个兴高采烈的学员,表情一抽,一股骂人的冲动就从心底升腾而起!

    但是,在这么多人面前,他又只能调整好自己的情绪,道:“好!”只是听他的语气,恨不能把那个字,或者面前的人,吃了才好!

    那些成人学员看到门口走来一群人,就都静了下来。

    李永浩见赵阳走了过来,他只能迎了上去,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此时站在赵阳面前,他心中愈发没有底气!但现在只能他来面对,就微微吐出一口气,沉静地问道:“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吗?我正在教学员,如果不是特别着急的事,请明天再来!”

    赵阳淡淡地道:“你问我?不是你向我下的战帖吗?”

    李永浩沉声道:“我是曾经有说过要和你切磋一下,但现在我不能丢下我的学员不顾,还是另约个时间!”

    赵阳静静地站在那里,道:“哦,是吗?我听你的这几个小学员说,你很急切地找我,约我对战,现在又不急了?”

    李永浩从桃形脸几个人表情热切的脸上扫了一眼,又沉静地道:“今日见识了你的武技,我确实很想与你切磋一下,但现在是我的工作时间,还是另选个的日子!”

    既然来了,赵阳就不想白来一趟,就笑了笑,道:“我最近都很忙,明天过后可能就要回去了,也就是说,大概只有现在这个时间有空,你打不打?”

    李永浩听赵阳这样一说,想了一下,决定还是不打的好——打的话,有可能赢有可能输,赢的话自然好说,但要输了,对他和这家武馆的影响可就太坏了!而不打的话,虽然同样有影响,但影响相对要小得多,只要他没输,在学员面前拥有的威信很容易就能重新建立起来!

    看到李永浩的表情,赵阳又适时地加了一句,道:“看来你是不想打了,那以后就不要说邀请我切磋的话了!”

    桃形脸几个忍不住了,叫道:“李教练,打!打!”

    其他成人学员,他们基本上都是下班来放松的,有热闹看为什么不看?

    于是,他们也在一边递话道:“打,让我们见识一下高段位跆拳道高手的风采!”

    还有的说:“都邀请人家了,人家来了又不打,是不是说不过去?”

    而一些性格更活跃外向地就喊道:“打!不用怕耽误我们练习,我们不会把钱要回来的!”

    李永浩知道再让他们说下去,估计他的气势就会完全散掉,于是向那群吵闹的学员一伸手,他们就安静了下来,然后他对赵阳一抱拳,问道:“请问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赵阳淡淡地道:“你要胜了我,自然就知道了!”

    那群成人学员都是华夏人,平时经常见到李永浩一张板着的高高在上的脸,早对他不满了,闻言就有人在人群中喊道:“别来那些虚的了,直接对练!”

    李永浩心中一阵恚怒,但有些话必须要交待清楚,于是他转过头对着人群说道:“大家安静!为了保证切磋的公正性,是不允许不相干的人观战的……”

    他的话没说完,马上就有人叫道:“为什么不能观战?”

    这种时候,人们的思维那可是非常活跃的,马上就有人接道:“是怕什么吗?”

    接着又有人道:“那还用说,是怕输了丢人呗!”

    李永浩瞪着眼怒视着人群,沉声道:“请安静!”

    在华夏,“教练”这个职业,不管是教学车的,教运动的,基本上都是爷,没人敢得罪!他的话音刚落,人群也就安静下来。

    李永浩深吸一口气,道:“你们观战可以,但是,比武切磋,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有两点需要大家注意,一是,要保持安静,不可以吵闹;第二,为了不影响我们双方的发挥,不可以录像!”

    现在学员都穿着练功服,身上肯定不能有手机,但是,他怕不说,真有人会去将手机取来现场录像——还是那句话,赢了好说,输了可就麻烦了!

    交待完这些,他让学员们让出场地,然后转身面向赵阳,沉声道:“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