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野医

第三九一 给他的教训还不够!

    等到赵阳出了门,下楼的声音传到其他人的耳中,他们才回过神来,又都一窝蜂地冲上前去看程子健有没有问题。

    程子健被赵阳这一摔,差点摔散了架,全身气血溃散,一根骨头都不能动,但还有知觉和意识——这时候有这两样东西真不能说是好事!那种眩晕无力,呼吸困难,气血翻涌,恶心呕吐,浑身酸痛等等负面状态不提了,但看到其他人异样表情,听到他们乱糟糟的声音,也更加重了他的难受!说实话,还不如晕过去呢!

    而且,他很是不明白,他到底是怎么败的?

    等完全回过神来,他强忍胸腹间传来的难受劲,问道:“他人呢?刚才我太过轻第三九一 给他的教训还不够!敌,着了他的道……李哥你怎么不拦着他?”

    那个武馆专门从宇宙国请来的李哥却没有说话。他要是能打败赵阳,不用程子健说,也会出头把赵阳留下来。问题是,他的段位虽然比程子健要高,但要打败程,却也不可能像赵阳那么容易,那可是一招ko啊!两相对比,他可不愿意冒这个险!

    不过,在这么多学员面前,他必须要表个态,就沉声道:“那人在咱们亚胜打完人就走,这个场子,我们一定会帮你找回来的!请你想办法联系他,约个时间,就说我李永浩向他请教!”

    说完这句话,他就又严肃地对程子健道:“请记住,要谦虚、谨慎,永远不要给失败找借口!”

    见那一堆年龄不大的学员脸上又露出了激动、崇拜的表情,李永浩松了一口气,心中又鄙夷起来。

    ……

    赵阳走出小区,接他的司机就将车开了过来。在车上,他又给王静打了个电话,听到她和晨曦的笑声,才终于放下心来。

    到了秦老家里,正在老井旁边转悠的陈仲绎稍一停第三九一 给他的教训还不够!。微笑道:“来了。”

    赵阳点头应了一声,听陈仲绎说话,虽然还是用对声带和气管影响最小的气声发声方式,但已经能听出些微的不同,变得“实”了一点,这表明他的身体有了一些改善。

    当然,最开始时药酒的作用会比较明显,而到了后面。对肺脏内的顽毒就不会有太大作用了。现在,他因为肺气的亏虚严重,还是不太适合进行经脉的调理。

    秦老则在屋里拍着磨得发亮的椅子扶手听着现代京剧,听到赵阳进来,就睁开眼,微点了下头,道:“来了。”

    赵阳向他一点头,侧耳听完那一段经典的西皮快板唱腔:今秋。听完后,他对秦老道:“平时您可以多唱唱京剧,对您的身体会有好处!”

    京剧唱腔中。基本上都要用丹田发力,在这个过程中,会让人的阳气升发,能调理到胸腹所有的内脏,其实是一种很好的养生方式。

    秦佩玉端了一盘水果进来,随口问道:“是吗?唱京剧还有这发处?”

    赵阳点头笑道:“还能美容。”

    阳气升发,调养了内脏,五脏和,自然会让人的肤se变好。说能美容倒也不是没有道理。

    元月扑到秦佩玉身边,拿起一颗葡萄塞到她嘴里,讨好道:“我要学!妈你教我!”

    秦佩玉听得一笑,她年轻时确实学唱过京剧,这些年虽然听得多。唱得少,但教元月是没问题的。将元月赶回去坐好,她又问赵阳道:“把小曦放你同学那去了?”

    赵阳嗯了一声,吃完一片西瓜,擦完手。开始给秦老把脉。

    秦老现在心肾二气形成了比较稳定的“太极循环”,在它变得完全稳定下来的过程中,其他的脏器会慢慢地受到影响,各条经脉之气就会被慢慢约束住。而各条经脉之气受到约束和其他经脉的影响,就会保持在一个正常的水平上,这样也就会保证秦老的身体处于稳定的状态,也就不容易受到外界的影响,也就不容易生病!然后,再在这个基础,合理的补益,他自然就能有一个长久的寿命!

    现在,赵阳要做的就是帮着秦老稳固住这个心肾二气相互影响的“太极循环”。因为在中医的眼里,针是刀兵之器,是凶器,除非必要,还是少用为好,赵阳今天就用艾灸的方法,给他补了补丹田之气。

    等艾灸完,秦老擦了擦脸上的汗,呼吸了一次,感受到身体里面暖融融的,特别的舒服,就叹气道:“老祖宗留给咱们的东西,别看简单,但真的好用啊!”

    其实,中医在升发阳气方面,一直有着“灼艾第一,丹药第二,附子第三”的说法,可见中医对艾灸的重视!而艾灸的方法一直流传到现在,自然也是因为它的效果显著的缘故!

    正说着话,赵阳的手机响了,当发现是王静的电话时,他心头咯噔一下,忙接了起来,静了下心,微笑着问道:“怎么这时给我打电话了,是不是小曦闹你了?”

    王静勉强一笑,又为难地道:“赵阳,程子健又在外面敲我的家门了……”

    如果程子健只是打她的电话,而没有在外面砸她家的门,这个电话她也不会打的!

    赵阳一听,脸顿时一冷,说出去的话却还是平静如常:“你不要怕,我一会儿就过去!”

    又说了两句安慰的话,他才挂了电话。

    程子健这种人,看来给他的教训还不够!

    等他一挂电话,秦佩玉赶紧问道:“怎么了,赵阳?出什么事了?”

    听到秦佩玉问话,赵阳又想到,倒是可以使用下权势的手段。于是,他就将早上的事简单一说,道:“现在那个人又在砸我同学家的门,晨曦也在那里!”

    听赵阳说完,秦佩玉笑道:“我当什么事呢?你在这等着,阿姨帮你把这个麻烦解决掉!”

    说着,她就去另一间屋里打了个电话。

    元月则凑到赵阳跟前,神秘兮兮地问道:“赵阳哥哥,你们早上没做什么?”

    赵阳:“……”

    在王静的家门外,程子健正脚手并用地敲着门,不想电梯一响,走下来两个高大健壮的男人,上前就将他按倒在地,以一个很奇怪的姿势将他绑起来,然后拎着就下楼了。

    程子健还想挣扎,那两个哥们可不跟他客气,照他肚子就是一拳——世界就安静下来。

    ……

    等到秦佩玉告诉赵阳事情已经解决,赵阳想着王静一个人在bei jing其实是很无助的,就想着要是让别人知道她和秦家有关系,想来敢再sao扰她的人就不多了!和秦老一说,就让人把她俩接了过来。

    当看到历史书上曾经出现过的人物时,王静明显激动不已,在秦老和她说话时,她声音颤抖地道:“我父亲一直非常崇拜您,我也是!没想到我能见到您,他要是知道了,不知道会多么兴奋呢!”

    秦老微微一笑,他们做过的事,总会有人记着的!

    等和秦老说过两句话,她私下对赵阳道:“你来京城就是给他老人家治病的?你真是太牛了!”

    赵阳低头在晨曦额头上亲了一下,给她整理着王静为她买的条纹小吊袋裙,嘴里则淡淡地说道:“我给你治好病,你不说我牛,我给别人治病,你却说了这句话,太肤浅了啊!”

    王静白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元月,道:“在你家见这小姑娘的时候,不知道她是秦老的外孙女,还想着她也是京城的,让你把她的联系方式告诉我,可以一起逛逛街什么的呢!”

    赵阳将换裙子的晨曦拉到身前看着,过了一会儿才回答道:“以后你可以经常和她逛街啊,她爹是元副总理,你和她女儿关系好了,一些着三不着四的人还敢惹你吗?”

    王静转头看了一眼赵阳,又低头给晨曦理顺耳畔的秀发,却是想到,她欠赵阳的真是太多了!

    她们说了一会儿话,程子健那边的消息也传了过来——

    这一天,应该是半天,或者说两个多小时,对程子健来说,绝对是他人生中的“黑se两小时”,以前没有,以后,出了今天的事,他绝对会避免有!而如果知道会遇到现在的事,他今天也绝对不会去敲王静家的门!

    但是,最后这次,他是不知道赵阳的联系方式,只是去要个电话号码,或者传个话而已啊!

    当秦佩玉说出这个消息后,赵阳还没说什么,元月就已经两眼发亮地道:“赵阳哥哥,去,把他们在京城的所有武馆都给踢了!我给你当忠实的拉拉队!”

    赵阳才没功夫干这样的事呢!再说,这种作法无异于断人财路,他可不想招惹麻烦!

    秦老却开口地道:“练拳吗,总要有实战,多接触一些,对你也有好处!”

    赵阳练拳的目的就不是练到多么高深的境界,这个说法对他也没有什么吸引力,而且,就算他想把拳练深了,自己家旁边的山上就有一位,还会经常换,要比他们合适不知道多少倍,何必舍近求远呢?

    ps:抱歉,今天又更得这么晚!主要是最近在一个情节取舍上定不下来,卡文了。。。希望明天能找到好的思路,还欠果果和小零加更呢。。。。(未完待续。,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