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野医

第三七六 没想到治病能这么舒服!

    其实,如果从得病让人痛苦,而治病则是让人摆脱痛苦,这一点来讲的话,治病本来就是要让人恢复到健康舒适的状态的。

    不过,因为治病的过程中,人们依然是受到病痛折磨的,所以,一般说来,治病的过程中很多时候只是减轻了痛苦,也并不能感受到舒服,能在过程中感受到舒服的其实是很少的。

    而元伟松此时之所以有这样的感慨,主要是赵阳通过按摩,调理他的经脉气血,不仅将纠缠在他体内的湿邪驱除掉了,还升发了他的阳气。

    中医所讲的阳气,是生命的根本,有着温养、气化推动及卫护固密的功能,是让人保持正方向状态的能动力。

    所以,经过赵阳的治疗,虽然时间很短,但元伟松却感到身体像是重新注满了能量,同时又经过了“整修”,坐在那里不动就感到特别的舒服。

    而在秦佩玉的眼睛里,元伟松眼睛明明亮,呼吸有力,浑身上下还带着一股生气——这是因为,湿邪留在他身体里的时候,是压制和抵消他的阳气的,现在他身体里的湿邪被大量驱除,阳气就能顺利的升发了。

    元伟松擦了把脸上的汗,忽然反应过来,笑道:“赵阳,这条腿还得麻烦你啊!”

    赵阳将湿毛巾放在茶几上,笑道:“让秦阿姨试试。”

    秦佩玉笑着站起身道:“好,我学会了就能讨好我们家老元了!”

    元伟松将毛巾叠好放在一边,笑道:“好,既然你有那个心,那我就给你当一次试验品!”

    秦佩玉一推他,嗔道:“你以为我真的是想讨好你啊,我为的是赵阳不在的时候,我好给老爷子按摩!”

    元伟松咂了两下嘴,刚想说话。元月就腾腾地从楼上跑了下来,叫道:“我也学,我也学!以后我给爸爸按摩!”

    元伟松点了点头,笑道:“好。我也有闺女!”

    赵阳看到眼前齐乐融融的一家,笑了笑,或许在外人看来,眼前这一幕是很难想像的,因为,元伟松给大众留下的印象一直就是手腕强硬的一面,年前黄齤海“耿家案”那一次就不说了。今年他去视察沿海某市,临走又带走了两名厅级干部的乌纱。

    对于秦佩玉母女来说,她们在手劲上没法和男人比,同时,也没办法细微地察觉到经脉气血的跳动,也就没办法顺势而为,直接有效地调动起经脉气血的运行。

    不过,对元伟松来说。亲人的按摩却是让他的魂魄像是得到的滋养,发出一种极度舒适的波动,进而也让阳气缓慢地升发起来。

    因为力度和手感上的不足。秦佩玉两人的按摩所花费的时间要长一点。与赵阳按摩所起到的如热水泼雪的效果相比,她们两人的按摩则像是春雨润地,在治病上虽然不太到位,但养人的效果却是一样的。

    等忙完,秦佩玉揉了揉肚子,皱眉道:“怎么肚子有些不舒服起来……赵阳你也帮我治治!”

    赵阳稍微一打量,笑道:“你这个是脾胃有些失和,简单!”

    说着他让秦佩玉伸出手掌,给她搓了搓大鱼迹,又点按了几下内关穴。然后又用手掌顺着她的四缝穴擦了几遍。

    赵阳拿着她的左手做,元月就拿着她的右手,也有样学样地做着。

    慢慢地,秦佩玉感到肚子里升腾起一股热气,那股不适就消失了。

    元伟松端着茶杯含笑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幕,这是他少有的安宁。再看赵阳,眼光就不一样了,透着温和的亲近。

    次日上午,奉秦老之命,元月充当向导,和接赵阳来的那名司机一起,带赵阳和晨曦去逛了京城有名的几个景点。

    对赵阳来说,他的主要任务就是给晨曦拍各种的照片,晨曦照相都照出了经验,时而纯真欢笑,时而作怪卖萌,每一张照出来都是那么的可爱。

    只有在天坛上,他才让元月看好晨曦,自己沉下心走了一遍,浩大、庄重、雄伟等各种宏伟的思绪在他心底浮现,让他感受到了在那个年代里所汇聚的人们的情绪!

    而见识到了晨曦的“表演”,一路上倒有三个人找上他们,就是所谓的星探什么的,自然都被客气而冷淡地拒绝了。

    京城此时的天气,一过了十点温度实在实在升得太快,昨天看新闻还听说午后在古力盖上能烫熟鸡蛋,现在也让人不想在外面停留了,于是几个人就找了家冷饮店坐了进去。

    现在这个点,人还不算多,但店里已经快满了,几个人坐了一会儿,也就打道回了秦老的院子。

    院子里,秦佩玉正为秦老捏着腿。中医讲,人老腿先衰,给老人捏捏腿什么的,活跃筋骨气血,自然有很好的保健作用。当然,这也要看时间,比如,四季之中,冬主收藏,冬天就不适合。

    而看秦老的表情,也是很享受,只是还不时地抽一下鼻子,赵阳他们进来就闻到一股炒熟的芝麻的香味,也就不用想他这个动作的含义了!

    秦老看到赵阳他们走进来,就对秦佩玉道:“好了,赵阳和小月她们回来了!”

    秦佩玉理了下垂下来的头发,笑道:“还不到吃饭的时间,我再给您捏一会儿!”

    元月一见,走上前,道:“我也跟赵阳哥哥学了,我给您捏这条腿!”

    陈仲绎这时走进屋,道:“让老秦同志休息一会儿!”

    秦佩玉就停了下来,看赵阳给晨曦和元月拍的照片,也拿给秦老看。说着话,很快就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

    当那盘芝麻盐端上桌以后,秦老往嘴里夹了一筷子,咂了下嘴,道:“盐少了!”

    赵阳一笑,知道他们那个年代的人,在口味上要偏咸一点。

    其实,在这样的家庭吃饭是很无趣的,一桌人都不怎么说话,饭菜虽然烧制手艺不错。但量少,肉就几片,其他大多是素菜,不太合赵阳和晨曦的口味。

    吃完饭。秦老去午睡,赵阳则在院子打了会拳。

    秦老醒来后,走到门前静静地看了一会儿。

    赵阳发觉后就停了下来,跟着进了屋。

    这次他来,并不想花太多时间停留,还要尽可能地为元月一家调理身体,就要尽可能地利用一切时间。而现在这个点。阳气虽比不上上午,但也是阳气充沛的时间。

    听到秦老的动静,秦佩玉和陈仲绎也走了出来。

    赵阳对秦老道:“秦阿姨跟我说,您的血压偏高,我现在就给您调理一下!”

    秦老一摆手,陈仲绎马上说道:“老秦同志,这件事你得听赵阳的,他现在说要给你调理。肯定有他的道理,你说是不是,赵阳?”

    赵阳点了点头。道:“陈叔伤的是肺和肾,调理的最佳时间是清晨和晚上。”

    秦老不再多说什么,问道:“也是按摩吗?”

    赵阳摇了摇头,像元伟民那样,身体并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染了湿邪,通过按摩来治就可以,而秦老这样的,年纪过大,气血衰竭。需要调理的是全血的经脉,就不好使用按摩的方法了。

    他让秦老躺在一张硬板床上,先使用“梅花针法”护住了他的心脉,然后取出一颗用3.代丹炉炼制的“生生造化丹”,捻碎分成两半,分别用胶布固定在他双脚的涌泉穴上。又取出一颗捻碎了,固定在了他左足的足三里和丹田穴上。

    接下来,他又使用“还阳针法”扎在了秦老的太冲穴上。

    太冲穴是肝经上的原穴,针灸这个穴位有助于调动肝经之气,而肝经主人体生发之气,算是比较好的发动人体气血的穴位。

    不过,由于秦老年纪在那儿,仅靠肝经的气血来调整他一身的经脉气血,在数量上是不够的。这时,外敷的那四处“生生造化丹”就开始发挥作用了!

    只见扎针后的几十秒时间里,秦老的脸上就浮现出了红晕,但是接着就开始喘息起来,而且明显给人一种后继乏力的感觉!

    但赵阳却只是静静地观察着。他已经发现足三里和丹田穴位上的药气开始往身体里渗透,只要有“梅花针法”护住心脉,等药气补上,就能缓解这个因为肝经耗费了太多气血带来的症状。

    得益于是第三代丹炉炼制的丹药,药效提**到了四成以上,于是,这个过程并不是太漫长,只持续了两分钟的时间而已。

    但陈仲绎和秦佩玉脸上表情已经很焦急了!

    尤其是陈仲绎,他不像秦佩玉,见识过赵阳的医术,一见秦老像是喘不过气来的表现,数次拿眼看赵阳,又随时准备叫外面的人赶来抢救!

    秦老虽然喘得很难受,但他却感到心脏跳动很平稳,所以,他并不着急,尤其看到赵阳平静地站在一边,他的心也就愈发安稳下来!

    两分钟后,腿上和小腹上外敷的丹药的药力开始发挥,他的呼吸就慢慢恢复了正常,身上也有了些力气,就微笑地对赵阳道:“你很好,比小陈还要镇静!要是他们,早就吓得叫抢救了!”

    陈仲绎见秦老恢复过来,也就放下心来,对他的话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赵阳平静地道:“陈叔也是担心你……有没有感觉小腿暖和起来?”

    秦老刚才光顾着说话了,此时一听赵阳的话,顿时咦了一声,果真感到有股热气从脚心传到了腿上!到了他这个年纪,腿脚知觉都变得很迟钝,像这样明显地感受到暖和劲,却是很少有的现象!

    赵阳看到药气已经接济上,就挨个动了动秦老身上的六根银针——那五根护住心脉的针,也可以用来调动气血的。

    这个过程持续了半个小时左右,赵阳时不时地动一下他身上的针,调整着经脉间的气血运行。他所要达到的目的其实很简单,那就是重新让秦老的脏腑间的气血运行恢复平衡,而具体来说,则是补肝肾之阳,以抑制住心脉,使心肾二气构筑起和谐太极循环。

    看着赵阳淡然自若地忙活着这一切,秦老忽然就想起当年他的领导挥毫写字的情景,也是这样的从容不迫,就像艺术一样!

    想着想着,他就睡着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