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野医

第三三二 赵阳,我能帮你做些什么?

    看到出租车绝尘而去,商年涛在后面一边叫着一边追了上去,但也只有吃尘土的份。

    眼见出租车没有停的意思,他又急又气又怕,顿时破口大骂起来。

    骂了几句,那股气头还未过去,大热的天,汗水一流,脸上、身上到处就火蛰蛰的疼了起来!

    这还只是表面的,等从怕劲中回过神来,就又感到肩头、手臂、腰胯处还有膝盖小腿,总之,几乎身上所有的骨头都在痛着,区别只是痛感的大小而已!

    这一疼,商年涛就再也站不住,软软的躺在地上。

    上面是照得人眼发花的大太阳,身下是烫人的沙子,嘴里因为出汗又急想喝水,个中滋味,让他差点哭了出来。

    但躺着也恢复了他部分的体力,体力稍一恢复,他就又扭头向背后的院子看去。

    此时这个废弃的罐头厂,在他的眼里,就像吃人的恶魔一般:破旧的收发室、破旧的办公间、茂密的杂草,偶而还有鸟雀从屋里飞出来,远处是寂静的山……孤寂、荒凉,活脱脱就是丧尸片的环境啊!

    要是虚海几个人从办公室那一角转过来……

    商年涛硬撑着身体站了起来,一步步向前挪着,这时口袋里的手机一响,吓得他差点又一屁股坐在地上!

    当发现是手机响的时候,他忽然又有种激动莫名的感觉!

    电话是冷勋打给他的,一如既往地用那种特别的声调问道:“你找到他们了吗?”

    商年涛终于听到“人”的声音,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恐慌,叫道:“他们死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商年涛感觉从心里有一股寒意冒出来,即使在这炎热夏季的正午,他依然哆嗦了几下。

    冷勋一听,声音陡地提高,问道:“什么?你说谁死了?”

    商年涛努力吞咽了一下,但口腔里却干干的。一点不能让他的嗓子有润湿的感觉。他嘶哑着嗓子又重复了一遍,道:“冷总,虚海道长他们都死了!”

    冷勋的声音又勉强恢复了平静,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详细说清楚!”

    走了这十几步,商年涛就像耗尽了身上的力气似的,再加上全身上下到处都痛,他就扶着路边的一棵树蹲了下来。喘着气带着哭腔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刚才按照您说的地点找到了他们……他们全都坐在地上,一动不动,问话也没人回答,都,都死过去了!”

    冷勋的声音像是压抑的火山一般,怒道:“都死了?你到底看清楚了没有?”

    商年涛急道:“看清楚了啊!我跟他们说话,没人反应,摇了摇其中一人,他。他就摔倒在了地上……”

    冷勋只觉得心内如焚!冷老太爷的病,如果请不到赵阳的话,虚海就是唯一能让他维持生命特征的一个人!

    从一开始。赵阳好像就对他很排斥,刚才他又给赵阳打了个电话,现在虚海要是死了,那后果——真的不敢想象了!

    他又咬着牙道:“你确定你看清楚了?”

    商年涛蹲着还难受,又背靠在了树上,哭丧着脸道:“我看清楚了……我仅他们死了,那间屋里的虫蛇鼠鸟也没有一个活的……”

    说到这里,他脑海中忽然一亮,迅速说道:“冷总。这一定是赵阳干的!他,他下毒了!”

    其实商年涛一说虚海几人死了,冷勋就想到了是赵最干的!因为在齐水县,虚海几人也没有什么人想致他们于死地,而且。再想想刚才赵阳在电话说的那一句话,哪里是气急败坏啊,分明就是有恃无恐啊!

    不过,如果赵阳真的杀了虚海七人,那么。以七条人命换他给冷老太爷治病,他还能拒绝得了吗?

    商年涛说完那句话,忽然想到赵阳的药会不会把他也毒上了?想到这里,他顿时急急地问道:“冷总,我,我现在怎么办?”

    冷勋平静下来,道:“你留在那里!”

    商年涛眼一下瞪圆,失声叫道:“什么?”

    冷勋不悦地道:“我让你留在那里等着,别让人破坏了现场,我马上就派人过去处理——有问题吗?”

    商年涛结巴着道:“没,没……”

    冷勋心情急切地挂了电话,他现在要赶紧派人过去,找到赵阳“杀人”的证据——如果虚海几个人确实死了的话。

    如果没死,现在想来,还是死了的有价值一些,反正虚海连冷老太爷的命都保不住!

    冷勋听着电话里的盲音,忽然就想到赵阳前几天说过的话:“医能救人,医也能杀人”!

    一时间,他又怕又悔,扶着树就呜呜地哭了起来!

    ……

    龙窝村,赵阳的车一开到了大门外,就只能停了下来:小黑带着那个简易的护颈和公主并排守在门口,看到他们三个人回来,它高兴地尾巴摇着,嘴里叫着——只是因为受伤的缘故,声音太小,只是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看到小黑,晨梅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它的脑袋,它为了她们,奋不顾身地冲了上来,听赵阳在路上说起,几乎差点丧命,但稍微一好,就又在门口等着她们!

    孙振香和赵丙星听到了动静,也从屋里快步走了出来。

    赵丙星因为头部受撞,虽然用“三才针法”理顺了那里的经脉,但也不宜走得太快,而孙振香虽然脖子痛,又贴着膏药,却是小跑了过来。

    她伸手按了按晨曦颈下的衣服,看她睡着了才放下心,然后又抱着晨梅,娘俩就抱头哭了起来。

    赵阳叹了一口气,道:“外面太热,进屋说。”

    孙振香擦了把脸上的泪水,又往晨梅的肚子上看了看,道:“梅梅,孩子没事?”

    晨梅摇了摇头。

    或许她身体调养得好的缘故,除了刚被劫持的时候,情绪过于激烈,感到肚子一跳一跳的疼,后面却又恢复过来。但到底有没有问题。还得让赵阳看完才知道。

    进了屋,孙振香将晨曦抱到自己房间,又放下蚊帐,然后走出来坐到晨梅身边,拉着她的手又忍不住流泪道:“我苦命的媳妇啊,好好的,从来没招惹过谁,竟然遭这样的罪……”

    说了一阵子。接着把“矛头”对准了赵阳,拍着沙发道:“这事都是你惹的!你说说,现在要怎么做?咱们都是本分的庄户人家,可过不来那些打打杀杀的ri子!”

    赵阳吸了一口气,又呼出来,点了点头,道:“这事我会处理好的。”

    即使孙振香不说,他也不会只把虚海等人杀掉就算完!有句老话说得好“只有千ri作贼,没有千ri防贼”的道理。如果对方没有约束,没有受到教训,他又怎么知道对方会做出什么事情?

    他要让人知道。他赵阳并不是一个人,他的身后也有各种关系!

    他先给秦佩玉打了个电话,直接说道:“秦阿姨,今天冷勋派人劫持了我的妻子和女儿,又打伤了我的父母!”

    秦佩玉一愣,问道:“冷勋?冷家那个?现在你家人都没事了?”

    赵阳嗯了一声。

    秦佩玉稍微放心,然后又怒道:“太无法无天了!你和他怎么牵扯上的?到底因为什么事他竟做出这种禽兽行径?”

    她两次来到赵阳家,不说因为赵阳治好了元月,仅凭赵丙星和孙振香的为人。她就十分喜欢,自然不希望她们受到什么伤害!

    另外,对于她们这样的人来说,最忌讳的就是动用地下的力量,尤其对着的又是家人。这是破坏规则的事!

    而问完那一句话后,她马上又反应过来,赵阳能让冷勋的惦记的,估计就是他的医术,或许是金阳公司的事。但更有可能是冷老的病!

    于是,她马上又说道:“赵阳,我能帮你做些什么?”

    赵阳听到里屋晨曦忽然哭叫着醒了过来,忙站起身走了进去,将她抱在怀里哄着,又回答道:“他们要是来yin的,我的家人都是普通人,防不了!”

    秦佩玉稍微一想,道:“我知道了。你把电话给你母亲,我和她说几句话。”

    赵阳把电话给了孙振香,他则抱着晨曦轻轻摇着。

    过了一会儿,孙振香拿着电话走了进来,面带喜se地道:“元月她妈说了,会jing告那个姓冷的,让我们放心,不会再有这样的事发生了!”

    赵阳点了点头,一手轻轻拍着晨曦的背,一手接过电话。

    不过,只是简单一句“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就算完了吗?作为幕后主使人,冷勋要是一点事儿都没有,他又怎么出得了胸中的那口气?

    接着,他又给孟凡龙、孟学辉、曹为丰三个人挨个打了电话……

    玉龙镇废弃的罐头厂前,商年涛抱着树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冷不防肩膀被拍了一下,他顿时亡魂大冒,大叫一声:“鬼啊!”

    然后连滚带爬地跑到了树的另一面。

    拍他肩膀的那一个眉头一皱,又好笑地道:“你看看你的模样,你自己是鬼还差不多?”

    商年涛看了那人一眼,一身jing服,前面还停着一辆jing车,于是松了一口气,道:“你们是冷总派下来的?”

    那人又皱了一下眉,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站起身来,问道:“你就是商年涛?多长时间没睡了,打你的电话一直不接?”

    商年涛掏出手机一看,真的有八个电话没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