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野医

第三三零 朝闻道,夕死可矣,那么你们就去死吧

    虚海为了让赵阳气顺,不惜让虚云虚海两人自残,不就是为了他能去京城给冷老太爷看病吗?这样一来,他们既能完成冷勋的托付,又能继续享受冷家的庇护和支持,对赵阳的报复也不过是多记上一笔而已,是一举三得的事啊!

    但现在听到赵阳这样说,什么一举三得,他们简直被赵阳当成了傻子一样耍啊!

    这下虚海气得直接气不起来了!

    而气到极点,他反而平静下来,道:“我想知道,请你去为冷老看个病,你为什么如此抗拒呢?”

    赵阳冷冷地看着他,一句话都懒得说。

    虚海也发现了自己的语病,又不动声se地道:“冷老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受他恩惠的人不计其数,我们是因为心急冷老身体的缘故,逼不得以,才出此下策……”

    赵阳皱眉道:“闭嘴!废话说完了吗?”

    见赵阳着急,虚海反而冷静下来。要想请赵阳去给冷老看病,必须要了解他为什么不去的原因。

    于是,虚海对赵阳的“无礼”视而不见,缓缓地道:“赵阳,你应该知道,能为冷老治病,是许多医生的荣耀,对提高自己的身家地位都有极大的作用”

    赵阳冷淡地道:“我又不是医生,你说得这些跟我有一毛钱的关系?”

    虚海注视着赵阳的表情,想从中发现一些蛛丝马迹,但除了厌恶和压抑的怒火外。他什么也没看到。又想着,既然利诱不成,那就晓以“大义”:“好,我知道赵阳你视金钱如粪土,但是,你知道吗?冷老为了咱们国家的稳定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现在。这样一位必将载入史册的老人病危,难道你就不应该救一救吗?而且,你也是受恩惠的人。这般冷漠也说不过去?”

    赵阳脾气忽然变好了起来,道:“他做了什么,想必国家也不会亏待于他。自然已经让他享受到该有的待遇。至于我,我只是一个平凡的人,只要奉公守法,孝顺父母,爱护妻儿就够了,他这种大人物的生死,zi you名院名医来负责,和我是扯不上关系的!明白了吗?”

    虚海沉默了一下,正想着下面的说辞,赵阳却又继续说道:“既然你没话说了。所谓。朝闻道,夕死可矣,那么……”

    他站起身来,沉声道:“你们就去死!”

    听到赵阳的话,虚海等人相视一眼。然后像是听到了最为可笑的事情,齐齐冷笑了几声——赵阳就在他们面前,虽然有两个人受伤不能动,但还有五个人。他们五个人别的不敢说,对付赵阳这种不会武功的人,却是不费吹灰之力。简单至极!

    而且,赵阳可能最大的依仗就是药,但在他们五个人的严密监视下,他就是稍有异动,也会立即被阻止,根本不可能有出手的机会!同时,自从赵阳进来,他们就一直防备着他用药,只要稍有异常,几人早就发觉了!

    赵阳却不管他们是怎么想的,伸手去拉晨梅的胳膊,道:“你们去下面等着,我教训一下这几个鸟人!”

    他的手刚一触到她的胳膊,晨梅就吸了一口气,却是当时虚海一指伤了她胳膊上的筋脉。

    赵阳往她肩头上一看,马上就看到那里一块鱼情淤青。他也不说别的,只是点了点头,道:“你们先下去!”

    虚海竟然也不开口阻止。在他想来,赵阳既然这么“不识抬举”,那么干脆现在就报鹤飞三人和虚云、虚海的仇!反正现在也有说辞,赵阳可是当面重伤了两人,他们只是被迫反击!

    而对付赵阳,不说五个人了,其中任何一个人拿出来都不会费多大劲,估计也就是等晨梅两人走到院子的功夫!

    看着晨梅抱着晨曦一步一回头地往楼下磨,赵阳微笑着向她挥手道:“我要教训这几个东西,别不小心伤着你们,离这里远一点,最少也得十几二十米!啊,听到了没?”

    晨梅眼睛一亮,看着赵阳的眼睛,然后点了点头,向楼下走去。

    等两人下了楼,他开始原地转臂、扭腰,又上下蹦了几下,还扭了几下脖子。

    虚海看着赵阳的表演,“好心”地提醒道:“赵阳,我劝你好好想一想,真要动手,拳脚无眼,伤到自己就不值了!你还是跟我们去京城给冷老治病!”

    赵阳却只是冷笑一声,继续做着运动前的“准备”,这次却是站了个弓步,压了几下腿,等站起来,又弹跳了几次,他从窗户里向外看去,见晨梅下了楼,却是停在了院子中间的位置,向楼上望着。

    虚阳眼睛扫过躺在地上的虚云和虚阳两人,新仇旧恨涌上心头,道:“不要想着拖延时间了,既然要教训我们几个老不死的,那就拿出真本事来!”

    赵阳往下压了压手,伸手将两只鞋脱了下来,往身前一放,道:“今天天气不错,请你们几个‘老不死’的这就上路!”

    虚海听赵阳骂他们“老不死”,怒急而笑道:“哈,以为学了几年蛮夷的大路架子,就目空一切了?”

    骂完这一句,再看到赵阳低着头面向他们,一身都是破绽,真是觉得自己话都说得多余!

    说完这一句,他鼻子里就嗅到了一股汗味——这点没什么奇怪的,大夏天的,赵阳当他们的面脱鞋,有汗味是正常的。

    但是,在那股汗味里,竟然还有一丝冷悠悠的气息!

    不好!

    虚海面上的表情一凛,马上闭上了呼吸,然后腰腿用力,就要站起身攻向赵阳。

    但是,仅仅吸入了那一丝药气。原来快若闪电的反应,现在竟然就变得像是蚯蚓爬行一般,慢得让人发指!

    他甚至能感受到这股意念从大脑出发,经过身侧的经脉,能感受到身侧的气血运行和肌肉活动!

    而且,这股意念传到腰殿部的时候,如泥牛入海。再也无法感知到了!

    这时,他正好看到赵阳抬起头,脸上表情无悲无喜。只是眼睛里的冷漠让他忍不住感到心里也是一冷。

    而此时,他的那几个师兄弟还一无所觉的样子,脸上带着嘲讽的笑。他张了张嘴。只听到两个柔弱无力的字从他嘴里发出来:“小……心!”

    赵阳没有说话,看了虚海一眼,又低头看了下去:在他的两只布鞋里,每只里面都有两颗用蜡封住的丹药,此时所有的蜡皮都在刚才运动时被踩碎了,蜡皮里面的银白se的丹药正在急速地变小,变小……

    在赵阳的感知里,这一间高而宽的房间里,全部被一股冷悠悠的气给填满了,有的甚至还从破烂的窗户里散逸出去——在窗户缝隙里。有许多的壁虎小虫,此时都啪啦啪啦地往下掉着。

    药气最浓郁的当然是他和虚海几人之间。虽然眼睛无法看到,但是,那种感觉就像是一片浓郁的冷雾从那两只鞋子里升发上来,将他们几个人全部包裹了进去。

    赵阳自己当然没什么。他来之前已经吃过对应的“药糖”,那股冷悠悠的药气一进入他的身体里,马上就被腹内暖烘烘的热气给化解、驱散。

    但是,虚海几个人就不一样了。这些药气从他们的口鼻和毛孔里渗进去,就像冷空气吹过的地方,经脉里奔腾的气血马上就被“冰封”住。变得沉重,流速也就陡然降了下来。

    仅仅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虚海几个人的表情就凝固在了脸上,变成了一尊尊活的“雕塑”!

    但虚海几个人在武学层次上毕竟要比鹤飞等人要高,发现情况不对后,又都及时闭上了呼吸,所以,除了地上躺着的那两个人,剩下五个人还在试图挣扎着,其中虚海的反应最为强烈。

    于是,初步能观察到人的魂魄的赵阳,也就有机会观察到“冰神丹”起作用的过程:先是“冰封”住全身的气血运行,然后,气血流速陡然降低后,接着又影响魂魄。

    此时,虚海的魂魄就在剧烈地波动着,像是牧马人驱赶牛羊一样,想以魂魄带动全身的气血运行起来。

    如果只是吸入一丁点药气的话,他这样做或许会有作用,但是现在,药气是不断增加的,气血的流动也就一直降低着,“牛羊”越来越动弹不了,他的魂魄不仅费力驱赶,还没有“补给”,最后只能跟着冷寂下来。

    鞋中的丹药挥发干净,赵阳将蜡皮取出放在自己的口袋里——他才不会留下隐患——将鞋穿上,然后走到了虚海的面前,看着他的眼睛道:“恶狗咬人,我先杀了狗,再对付狗主人!”

    虚海此时还强自保留着一丝神智,听到赵阳的话,心中大急,现在又一动不能动,只能通过眼神表达他的哀求。

    但赵阳只是定定地看着他。

    虚海在焦急绝望中,忽然发现赵阳的眼睛变得漆黑,比最浓的墨汁还要黑,黑得深沉,然后,他的眼前变得漆黑一片,又觉得被一股大力提着向上升起——很奇怪的感觉,他感觉自己飞到了半空。

    于是,他低下头,就看到脚下有个人盘腿坐着,很熟悉的样子。再一看,不由大惊失se,那不就是自己吗?

    这时,“他”又看到赵阳抬头看向了“他”所在的位置,还是那双黑得如墨的眼睛,他能看到自己,这是“他”马上冒出来的一个念头,也是最后一个念头。

    只见赵阳深吸一口气,从鼻腔里发出了一声如牛叫的声音,“哞”!

    然后,“他”就再无所觉。

    ps:感谢书友**裸123456、*风云雷电*、蓝se萝卜、hai死ro的月票支持!

    感谢书友酱油专卖的打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