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野医

第三一九 不涨仇人势

    商百众叹着气走了。

    看着商百众的背影,赵阳忽然有种预感,那位“当大官”的,会不会是某些人呢?

    他正想着,就听到晨梅宠爱地责怪晨曦道:“喂喂,妈妈给你削水果吃,你一块不给妈妈,还给那个什么都没干的人吃,小没良心的!”

    今天晨梅留在家里休息,没有去上班,而曹佳和陈雪跑到了宁沅去见她的同学了,至于王静的另一条肩膀,赵阳昨天下午看了看,发现淤堵减轻了,忽然又有了另外的想法,就让她继续补养气血,等过几天再进行下面的治疗。

    此时听到晨梅的声音,赵阳转头一看,发现晨曦用牙签扎了一块苹果,又想往这边跑,就笑道:“你跟妈妈说,爸爸在给你和妈妈做洗头的东西,曦曦是拿苹果慰劳爸爸的!”

    晨梅将晨曦抱到腿上,给她将小裙子抚平,又瞪了赵阳一眼,道:“这闺女,就知道向着你,是不是我亲生的啊!”

    晨曦把头埋在她的脖子上,不愿意地扭动起小身体来。

    晨梅顿时心软得像糖稀似的,忙道:“曦曦是妈妈的亲闺女,最乖了!”

    晨曦这才抬起头,然后把拿在手里的苹果递到了她的嘴边。

    赵阳看得一笑,将切碎的药草放一边,又去拿刚yin干好的月季花。

    月季花,又叫月月红,因为一月开一次,暗合女人生理,于是也被称为“女人花”。

    月季花,味甘、xing温,入肝经,有活血调经、消肿解毒之功效,是一味妇科良药,又有着浓郁的花香,所以,在为家里的几个女人配制洗浴用品的时候。赵阳大多会加少许月季花。

    他刚站起身来,就看到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子面带着自信地微笑、气势很足地走了进来,正是冷勋。临进大门前,还在大门上敲了两下,以示提醒。

    赵阳看向冷勋,而他也对赵阳颔了颔首,面上的表情既谦逊,又带着一种不容人拒绝的气质。

    接着。响声惊动了屋东面的小黑,呜的一下窜了出来!

    一般说来,这种时候,赵阳应该叫停它,那时,它自然会停下来。但现在,赵阳并没有开口,小黑也不会客气,露着四颗尖利的犬牙就冲了过来!

    看到像小牛犊大小的一只狼狗。再看到它带着粗壮锋利的尖牙的大嘴,还有那迎面扑来令人心惊的气势,冷勋倒吸了一口凉气。脸上变se,那份从容自信顿时被抛到脑后,瞪着眼注视着小黑,迅速退到了大门外面,用手扶着门框,打算它要是再冲上来,就用门挡一挡。

    冷勋一退到大门外面,小黑就不追了,只是像尊门神一样蹲在门前。对着他汪汪呜呜地叫了一阵子,看样子,他要是不“识趣”,说不得它就会进入战斗状态了!

    看着眼前的小黑,冷勋脸上很不好看。这***什么事,他好不容易酝酿出来的情绪,就被这么一只畜牲给破坏掉了!

    他小心地抬头往院里看去,透过帘子可以看到,赵阳又坐下继续鼓捣药材了。一点也没有出来看一眼的意思!

    商年涛站在墙后面,小声地道:“冷总,你等一下,我再从村里叫个人来……”

    冷勋却是微微一笑,道:“一看就是不一样,连养的狗都这么威武!”

    他一说话,小黑顿时汪汪又是两声。

    商年涛看得大急,小黑要是把冷勋咬了,到时候肯定会影响到对他的印象!这且不说,关键是,小黑咬完他,要是把他也咬了,他要找谁说理去?

    商百众沉默着不说话,只是心中难免有些埋怨,他帮商年涛,不说给赵阳留下的印象又差了一分,好处也一点没落着啊!

    冷勋正感到想进不能,退又不想的境地,转头看到商百众的表情,正好拿来稍解一下眼前尴尬的处境,就笑了笑,道:“你是小涛的亲叔叔?你放心,今天你来,肯定不会亏待你的!”

    商百众脸se这才好了起来。

    孙振香在厨房里听到小黑的叫声,怕它伤了人,就走了出来,总不能装看不到冷勋几个人,就说道:“你们是谁?”

    冷勋最怕一直没有人出来,此时听孙振香问话,就温和地笑道:“您是赵阳的什么人?”

    孙振香见赵阳没出来的意思,也不想给他惹什么麻烦,就简单地回答道:“我是赵阳他妈。你们是谁?有什么事?”

    冷勋看到孙振香的气se这么好,对赵阳的医术又有了直观地认识,他稍一愣神,马上又微笑着回答道:“阿姨您好,我叫冷勋,想求赵阳帮我爷爷治病的。”

    孙振香看到墙后面站着的商百众和商年涛就明白了,她摆了摆手,道:“赵阳哪会看病?你们家要有病人,去大医院才对!”

    冷勋叹了一口气,苦笑道:“大医院要是有办法,我也不会千里迢迢地求到您这儿了!唉,又不认识你们这的人,只好找到公司里的小商当介绍人了!”

    孙振香听说和商年涛没有什么关系,态度稍好一点,但还是拒绝道:“你不要听别人瞎说,有病还是去好的医院,找我们家赵阳也白瞎!”

    冷勋微笑道:“阿姨,您让您家的狗先让开,我去跟赵阳当面说说,好不好?”

    孙振香也不好拒绝,就把小黑叫了回去,反正她也知道赵阳的xing格,也不怕被别人忽悠。

    冷勋这次老实多了,小心地进了大门。

    赵阳的听力多好,她们在外面一说话,他一字不落地都听到了。

    冷勋?结合孟学辉过年时说过的事情,他也就基本上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再想到那些刚过去一年的往事,他就知道,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冷勋早晚有一天会落到他的手里,现在正式开始!

    不想让晨梅和晨曦面对冷勋,赵阳向他们一摆手,他则走了出去。

    看到赵阳出来 ,冷勋有些奇怪,刚才理不都不理,现在怎么还往外迎呢?很快他就知道原因了:

    赵阳走到大门处一伸手,道:“有什么话就在说!”

    站在冷勋面前,赵阳看了他一眼,脑海中就闪现出了七八种能致人于死地的方法:不说药剂,单说逍遥子传承中的三种针法,既然能治病救人,当然也能杀人!

    比如,赵阳就曾经使用“还阳针法”让那个人贩子患上中风,后来听说人贩子不堪每ri的疼痛,撞墙自杀了!

    “三才针法”具有调正身形、气血的作用,但能调正就能调歪,如果一个人在某一ri,忽然走路不能协调,或者干脆瘫痪了,在家还好说,要是在路上,那么……

    至于“梅花针法”,既然能护住心脉气血,也就能阻住气血,阻住心脉的气血,就会让心脏胀大,一直大,然后呯!阻住肺脉气血,就能让肺脏瘫痪……阻住肾的气血,就会让肾衰竭……

    冷勋见赵阳站在面前不说话,一定想不到他的脑海里正转着用什么手段让他死去的念头!

    当然,这些念头赵阳还只是想想,现在他有了家庭,还有那么多的好朋友,杀人不难,却不能留下祸患,或者至少要有合适的机会!另外,简单地杀人,能对得起撇下不舍的小曦的董海师兄吗?

    冷勋稍一停,忙一颔首,微笑道:“赵先生你好,我是冷勋。”

    赵阳收回目光,看到商年涛要跟着进来,眉头一皱,冷着脸道:“谁让你进来的?”说着话,走过去又是一脚,将他踹飞到门外面去,这次是摔了个屁股墩。

    商百众赶紧上前扶起他,拍着腿道:“哎呀,赵阳,你怎么打人呢……”

    商年涛在冷勋面前给踹出大门,顿时血往脸上冲,感觉这是奇耻大辱!但他不想这时候耽误了冷勋的事,就拉住了商百众的胳膊,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说了,只是心中的恨意像是火一样地从眼睛里往外冒着!

    冷勋也被赵阳的动作搞得一愣,跟着向后看了一眼。

    商年涛这时只觉得尾椎处痛楚得直冲泪腺,他忍着疼痛,强笑了笑,对冷勋摇了摇头,又向转身回走的赵阳示意,让他不用管他,正事要紧。

    同时,他心里还有点得意,这点痛算什么,冷勋办完事,肯定会记着他的“牺牲”的,到时侯,还怕没有补偿吗?

    冷勋面无表情地回过头,看到赵阳,就面带真诚地道:“赵先生,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吗?我是他的上司,要是他做得有什么不对的,你一句话,我就可以代赵先生处罚他!”

    听到冷勋冷静地说着这样“无情”的话,商年涛只觉得自己如坠冰窖,屁股上的疼痛都感觉不到了!

    赵阳却是一哂,心道,老子要处罚也是先处罚你!他淡淡地道:“你要找我?”

    冷勋心中一阵不舒服,面上却是一点没有在意赵阳的“无礼”,仍然微笑道:“赵先生,是这样的,我爷爷最近身体不太好,想请赵阳先生帮忙看一看。有什么条件,赵先生可以尽管提!”

    赵阳摇了摇头,道:“我没有什么条件,我也不是医生,你爷爷的病,还是找正规的医院去看!”

    冷家,只要冷老太爷一倒,影响力就会大大下降!他会做那种涨仇人势的事?他又没疯!

    ps:感谢书友……的月票支持。(未完待续)rq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