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野医

第二六八 偷鸡不成(下)

    第二天,韩长叶虽然想按时去上班,但是,昨天晚上坐了一肚子气,嗓子又上火,疼得厉害,说话都费劲,再加上早上起来后,身体发沉,只好又打了一瓶点滴。

    司机开车把他送到办公楼下面,韩长叶推开车门走了下来,信步向楼上走去。而仅仅是到门口这几步路,虽然说不上来,但就是感到身体不得劲。

    而如果看他此时的模样,脸色发白,两眼布满血丝,眼窝还陷了下去,遇到他的人,除了打招呼外,总有种欲言又止的表情一一想发表下关心,又怕惹得他不高兴。

    韩长叶的心情也就越来越糟糕起来。

    他的办公室在三楼,但才爬了一层楼梯,头上就冒出了凉津津的汗,心脏也跳得格外急促。

    一般说来,生病刚好的时候,身体都会有些虚弱,这是因为生病消耗了大量的气血的缘故—一何况他的病还没好!

    所以,中医在治好病后,总会要求病人体息两天,尤其是儿童、妇女和老人。现在一些医院,所谓的无痛流,产,打出的广告是上午人流,下午上班,其实是相当不负责任的。

    回到了办公室,秘书很尽责地开了空调,但韩长叶喘了一会儿气后,却感到身上有些发冷,就将空调关掉。

    然后,他给韩东打电话,问道:“你到哪了?”

    昨天他跟韩东说好,让他今天亲自到那几个要盖房子的人家去转一转,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每一个活都能赚到三四万,自然不能白白丢掉。

    韩东咕噜噜灌了一大口水,道:“二叔,我刚从胡长龙家出来。”

    胡长龙家的三层小楼在这几家中,算是最大的活了。

    韩长叶嗓子疼,嗯了一声,等着他说下去。

    韩东那边传来扔塑料瓶子的声音,然后就听他骂道:“这狗口的,我都根本没有见到他人!”

    韩长叶嘴角动了动,道:“你去其他几家看看去,他家的你别管了!”

    韩东按了按喇叭,有气无处撒地道:“好,我这就去……二叔,他们要是都见不到人怎么办?”

    韩长叶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嗓子,不耐烦地道:“让你去看看不让你接活的原因,你哪来那么多废话?”

    韩东不敢再吱声。

    韩长叶挂了电话,先不看堆在他桌上一堆等他审批的文件,而是想着是不是给张德洋打个电话,有可能留下个带病上班的印象不是?

    但是,又一想,这个点了,好像有些晚了,也就作罢了口

    他的办公桌坐东面西,因为房间很大,阳光只照在窗台前的一小块儿,他这里还是很阴凉—一现在的状况,却是觉得有些冷了。

    于是,他在窗户前站了站,过了一会儿,正看到朱守缘像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一样走路带风地从大门口往办公楼走来。

    看到朱守缘,韩长叶忍不住皱了下眉头,坐了回去,看了几份文件,又走到窗户前,直到看到朱守缘离开,他才感觉心情好了一点。

    他在办公室里等了一会儿,不见刘强过来,就哑着嗓子沉声问道:“刘强呢?没来上班吗?”

    坐在外间的秘书忙走到门口回答道:“韩书垩记,刘主任去县里参加会议,现在还没回来。”

    韩长叶闭着眼点了点头,秘书一看,又忙说道:“孙从喜在,我让他过来?”

    见韩长叶没有说话,他就赶紧去把孙从喜叫了过来。

    孙从喜走进来,微躬着腰声音不大地道:“韩书垩记,您找我?”

    韩长叶刷刷地批了三份文件,才抬头看了他一眼,问道:“刚才朱守缘过来了?”

    说起来,韩长叶对待下属总是板着个脸,所以,面对他的时候,都有些畏惧。

    孙从喜刚才还以为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呢,很是担心了一阵子,见是问朱守缘的事,就松了一口气,忙回答道:“是的,韩书垩记。他带着证件找刘主任签字的。”

    韩长叶皱眉问道:“不是说一定要有原件的吗?”

    他昨天在家打吊瓶,却是不知道马秀秀等人已经将所有老师的证件带过来了。

    听孙从喜说明了这个情况,韩长叶心中又是老大不爽,现在岂不是只能在审批时间上卡他们了?

    孙从喜看着韩长叶的表情,小心地加了一句,道:“他说明天还来。”

    对于明天朱守缘还来这件事,让他和另一个工作人员无端想到了“事不过三”这个成语,可是感到压力山大啊!没办法,他们只是办事的,还是让领导做决定!

    韩长叶冷冷地看了孙从喜一眼,见他脸色一白,赶紧低下了头,才又沉声说道:“该怎么办公就怎么办公,你回去!”

    孙从喜如蒙大赦般地赶紧出了他的办公室,韩长叶却觉得身上的气越发不顺了。

    到了十一点多钟,韩东开着车进了政龘府大院,戴着硕大的墨镜、半敞着怀急冲冲地进了办公楼,如果不是认识他的车,恐怕都会以为来了黑社,会了!

    韩长叶看到韩东虽然戴着墨镜,但仍然难掩脸上有些发亮的浮肿,忍不住又皱了下眉。

    韩东却没注意到这些,而是又急又气地道:“二叔啊,好说歹说,那三个王八蛋也没有一家愿意找咱们的!”

    韩长叶喝斥道“嚷什么嚷?不就是有三家不找咱家盖楼吗?”

    韩东欲言又止,只有这三家的话,他倒是不会有太多担心,就怕有了这个开端,后面的活也就不好接了!

    原本,整个玉龙镇,只要是盖楼,除非是自己盖,一般都会找他的建筑队,因为大家都懂的原因,找他的话,很容易就能跑下盖楼的许可证,另一个,宅基地的许可也好办。当然好处费是不能少的。

    这样一来,活多得他自己都干不完。干不完的他就承包给别人,收取一半左右的利润,却是比自己干还省心。

    今年前几个月好好的偏偏到了这个月,确切地说是被赵阳修理了一顿后,出现了这种情况,让他如何不急?

    韩长叶也知道,镇上的这块“肥肉”肯定不能丢。但是,这件事与三千万的大肥肉相比——只要咬上那么一小口,也是满嘴油啊——这点小活,就显得无足轻重了!

    当然话是这样说但他也没打算放手:我既然能让你们盖也就能让你们盖不成!

    韩东接了一杯水灌了下去,不知道又扯到了哪里,又疼得吸了一会儿凉气,才擦了擦嘴,问道:“二叔,现在怎么办?那几家好像和那姓王的扯上关系了!”

    韩长叶的脸色就难看起起

    “姓王的”自然指的是镇长王寄贵。

    他和王富贵差不多同时参加工作,斗了这么多年,一直是谁也不服谁而两人在镇上的影响力也相当。如果王富贵插手,他想揉捏那几户人家,还真不是那么顺手!

    韩东刚从外面跑进来刚才光顾着说话,没有感觉,现在才发现空调是关着的。

    他忙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空调,同时嘴上说道:“二叔,你这屋里比外面凉快不了多少,怎么不开空调呢?”

    韩长叶却勃然大怒道:“关上!谁让你开的?”

    韩东吓了一跳,但马上反应过来,忙陪笑道:“我忘了,二叔你还感冒着呢!”

    韩长叶那个气啊,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而且一提感冒,空调的凉风吹在身上,他真的感觉到身体一哆嗦。

    但他也不好再发火,就将笔扔到桌子上,揉着太阳穴道:“这件事先放放,这个点正好是吃饭的点,你亲自去请齐建公司的乔瑞国吃顿饭,他是我的同学,好好说说,城北那片开发商品住宅,工程这么大,我们一定不能丢了!”

    韩东忙答应下来,又和韩长叶说了几句话,就一边给乔瑞国打电话,一边急急忙忙走下了楼。

    朱守缘也再忙着。不过,他的“忙”,从容而让又他感到似火的激龘情!

    从他刚回到大院,带着马秀秀几个做“抗癌操”后面两部分的刘娟就叫道:“刚才赵阳把他老丈人设计的校徽送来了,就在桌上的u盘里,你帮着修改修改!”

    谁能想到,有些木讷、剃着最保守的板寸的朱守缘,竟然还有一段长发飘飘的“艺术生涯”呢?

    此时他正坐在电脑前忙着,只有一只风扇,屋里也就热得够呛,汗水一个劲地往外冒,刘娟在一边帮着擦汗,马秀秀等人也围在他旁边看着。

    龙窝村小学的校徽下面是一条从水潭边探出一头、两爪的金龙形象,上面则是龙窝村小学的隶体字样。

    这个图形一看就明白是龙腾于渊的意思,既有培育人才的含义,又有奋发向上的感觉。

    其实,校徽的图案还暗合易经乾卦第四义:或跃在渊,无咎。

    孔夫子的解释是:“上下无常,非为邪也。进退无恒,非离群也。君子进德修业,欲及时也,故无咎。”

    乾卦的第四乂,处于低位,但只要勤勉,“进德修业”,再前进一步,就是九五的“飞龙在天利见大人的极佳境地,也是有着劝勉的意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