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野医

第一八六 渐进式疗法

    十五年前,四十一中还只是一所普通的高中,在黄海市六十多所高中里,也仅仅只能不垫底而已。

    那一年的年初,封飞扬转来任职副校长。

    封飞扬来到之后,马上以雷厉风行地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对老师进行培训,对学生进行教育,严肃学校和学习纪律,并将“明德友爱,自强不信”定为学校的校训。这些措施的施行,只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学校的面貌就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积极向上,健康有序,原先散漫混乱的学习风气被一扫而空。

    但一所高中的好坏,最终还是要看高考的成绩,封风扬对高三的学习自然是加倍关注。而作为一名教学经验丰富的老师,自然也知道高三的下半学年往往也是最能发挥学生潜力的一个时间,于是,在整顿学校风气的同时,他也把大部分精力花在与高三年级老师的沟通和对学生的关心上。

    在这一年的五一,封飞扬和其他的高三老师一起为高三年级的学生补课,中午放学,学生回家的时候,异变突然发生!

    有一个男子拿着一把尖刀突然冲进了学生之中,乱砍乱刺!

    结伴而行的学生根本没想到会有这种恶事发生,几个反应慢的当场就被他给砍伤、刺伤!

    正站在门口送学生的封飞扬一看,马上冲了过去试图制服他。结果被陷入疯狂的男子给划了两刀,捅了一刀,捅的那一刀正中他的肺部!

    听封飞扬了了几句就将事情讲完,赵阳却不由感叹他们能够相遇,或许真的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上大二那一年,报纸上接连报道了好几起因为各种原因的成年人在学校门口伤人的事件,住在他下铺的侯垒就向他们说起过封飞扬的事迹。那一年侯垒刚上初三,正是因为这一件事,他才求着家长进入了四十一中。

    当时,赵阳就曾想过,有机会一定要拜访封校长,只是因为各种原因并没有实现。没想到时隔六年,却在这样一个场合下见了面,而他也正准备为封校长治疗当年因为护学生受伤而遗留下的病,这一切岂不是“天意”?

    但是,有一点赵阳还是不明白。内脏受到器物的伤害,一般情况下都会让气血总量下降,但只要治疗及时——这种事情肯定会及时,不然就不是气血总量下降,而是生死的问题了——最多也就是损个一两成,像封飞扬这样一下掉落三成,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像封飞扬这种情况,不要说在黄海这样的大都市,就算在赵阳他们那个小县城的县医院治疗,医疗技术和设备都不能相比,也不会造成气血总量下降三成这么严重的后果!

    “封校长,当时你的治疗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封飞扬摇了摇头,道:“没有,你也看到了,我们这里离市立医院很近,当时急救车来得很快,抢救很及时,治疗也很顺利……不过,后面我的伤口感染过一次,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留下了病根呢?”

    伤了内脏,本来就已经伤损了元气,后面又造成伤口感染,外邪入侵,自然损上加损,如果没有好好调理的话,是有可能造成气血总量下降三成的。

    但是,在医院这种环境下,又不是得的那些“脏病”,怎么会造成伤口感染的呢?

    于是赵阳又多问了一句:“封校长,你当时还有其它的病吗?”

    封校长又摇了摇头,道:“没有,当时我的身体非常好,一年下来,感冒基本上都不得!”看到赵阳有些疑惑,就微微叹了一口气,道:“其实也怪我,当时高三正是高考冲刺阶段,住了二十多天的院,我看身体恢复得很好,就一边治疗,一边继续工作,没想到就引起了伤口感染!不过也值了,那一年,我们学校有三十一位升上了国家重点大学,八十七位进入了省重点,还有三百零九人过了本科线……也就是从那一年,我们学校开始走上了正轨!”

    说到后面,他的脸上就带上了得意和欣慰的神色。

    赵阳笑了笑,收起心里的敬重,问道:“封校长,你是从哪年开始感觉肺不舒服的?”

    封校长想了想,道:“好像从出院的时候就感觉不如原来了。随后陆陆续续添了一些咳嗽、胸闷的症状,都是治好了又犯,这两年才开始严重起来,只能靠这种药缓解症状了!”

    赵阳接过那个药瓶看了一眼就还了回去——一个原因是他根本就不懂西医的各种化学成分有什么作用,另一个重要原因则是他也看不懂那上面专业的英文单词。

    现在病根找到了,先是受了刀伤,后面又引起了感染。但是,就算知道了病根,要想治疗也是很困难!

    “封校长,你平时是不是只爱吃清淡的饭菜?是不是一吃偏热性的食物就会上火?”

    封校长微笑道:“年纪大了,就不怎么喜欢吃荤腥了……对,偏热性的食物是不能多吃,就连调味的花椒、葱、姜、蒜都很少吃!”

    这就是了!

    中医治病历来讲究“三分治,七分养”。像封校长的病,拖了十几年,其实最主要的还是损了元气,尤其五六十岁的年纪,要想治好,“养”其实比“治”还要重要!

    但是,人的肺为娇脏,最容易受到影响,尤其在伤了元气的情况下,抵抗力弱,一不小心就会受热或者受寒,而要是补的话,就很容易引起上火发炎等症,要去火消炎说不得又得用清热败火的凉性药,这样不但补的目的没达到,反而又有可能引起寒邪入侵,哪里还敢补啊!

    并且,药只是治病的一个方面,平时还要靠饮食调养,但又形成一个悖论:肺气弱,一些营养更为丰富的肉类食品又不敢吃,并且怕上火,还会刻意地规避,只吃清淡的饭菜,这样的话,每日所获得的气血,都不一定够消耗的,又拿什么东西来补元气呢?

    当然,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治疗的根本思路还是要培补元气,而为了不出现虚不受补的情况,就要解决易上火的问题。

    封校长的易上火和李慧的易上火是不同的。她是因为虚火过盛,只要打掉虚火,自然就可以进行进补和治疗了。

    但是封校长的易上火却是因为肺受过伤的缘故,并不是因为虚火引起的。所以,赵阳也就没办法用泄掉虚火的办法进行治疗。

    如果赵阳可以留下来专门为封校长治病的话,其实以上这些都不是问题:他完全可以给封校长开出专门培补肺脏气血的药方,在他服药后直接将产生的虚火打掉!

    不过说起来,这种方法也是一种笨法子,除了刘娟这种危重病人,赵阳一般不会采用这种办法,一个是太浪费时间,另一个是能找到替代的方法。

    赵阳思考了一下,就为封校长设计了一个“渐进式疗法”。

    所谓“渐进式疗法”,就是从使用最安全的治疗手段开始,让他的身体慢慢恢复起来,等到身体合适用针的时候就用针,合适用药的时候就用药,总之就是“与身俱进”,只要一直恢复着,身体就会一直变好,早晚有一天会恢复到最佳的状态!

    当然,除非赵阳能炼制出几种修身养命的丹药,不然的话,所谓的“恢复到最佳的状态”,对封校长来说也只能是让气血恢复到七成。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气血达到七成就是“平”的境界。“平”意味着身体平安、阴阳平衡,现在社会上很多年轻人好的也就是七成多点,作为一名五六十岁的老人达到这个水平,已经实属不易了!

    赵阳并没有跟封校长提太多,只是告诉他,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要分阶段进行治疗。

    封校长听完后点了点头,道:“赵阳,麻烦你了!你告诉我怎么做!”

    赵阳想了想,道:“我会教给你一套温和的锻炼肺脏、疏通经脉的功法,你先照着练习,等到身体恢复到合适用药的时候,我再给你开上几副调养的方子!”

    封校长刚才亲身体验了赵阳只是按摩了几下,就将他的咳嗽压了下去,现在听他说先练一套功法,顿时大感兴趣,道:“功法?什么样的功法?”

    赵阳笑了笑,道:“这套功法包括呼吸方法、几个简单的动作和最后的吐气开声,嗯,发出‘呵’的声音。”

    对能直观看到气血运行、创出抗癌操的赵阳来说,找出几个能锻炼到肺脏、疏通相关经脉的动作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至于呼吸方法,他则是参考了“回春吐纳术”和“还精补脑小周天补元法”,最后发出“呵”的音也是为了锻炼肺脏。

    赵阳先向封校长演示了一遍,先是平心静气,完整运行一遍“还精补脑小周天补元法”,然后按照一定的呼吸频率缓慢地做出下蹲、拉弓、推掌等动作,最后则是将刚才“存储”到丹田的元气借助那一声“呵”带到肺部,并将肺中的浊气排出。

    “小周天补元法”对初练者仍然是个难关,但赵阳能够直观地看到气血的运行,有他在一边协助,封校长只花了几分钟就做了一个完整的过程。当然,事后他自己做或许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接着则是在赵阳指导下,保持轻微平稳的呼吸做出那几个几乎没有难度的动作。

    不管是刚才的“小周天的补无法”,还是现在做的动作,都让封校长感到身体很舒适,但随着丹田处一股暖流冲到了肺部,他吐气开声,从肺部发出一声“呵!”他的脸色突然一僵,豆大的汗珠就从额头上冒了出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