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野医

第一八四 开除

    人们没想到刚才表现得沉静内敛的赵阳会直接骂小汪“s……”,但听到年轻的刘海燕一时口误跟着说出“s……”又都善意地微笑起来。

    曹佳翘起脚用手挡着在赵阳耳边小声说道:“赵阳哥哥,骂得好!这是教我们政治的老师汪于式,一上课就说华夏这里不好,那里不好,可讨厌了……”

    汪于式却仿佛对身边的同事的嘲笑充耳不闻,而是昂首斜眼看着赵阳,不屑地道:“你就这点素质?”

    赵阳早就对他的“公知腔”恶心得不行,所以才在他提到自己时一开口就骂他“s……”,现在看到他一副高贵的模样鄙视起自己来,就面色冷竣地道:“怎么,你不服气?作为一名老师,自己的学生被劫匪用刀架在脖子上,你不为学生能够安全逃离而感到高兴,却tmd的一个劲地为劫匪辩护,我骂你s……都是轻的!你这种人不仅s……,而且脑残!”

    汪于式被骂得“高贵”的模样装不下去了,怒视着赵阳道:“你这个人讲道理就讲道理,不要骂人!我什么时候不为陈雪同学担心了?你没看见我一听说陈雪出事,马上就赶过来了吗?现在我只是就事论事,指出警察和你做的不当的地方,难道我还没有说话的权力了吗?”

    赵阳不在这个问题上和他纠缠,而是站住直接问道:“警察不对的地方是不该开枪,是?但是,你又没有什么好的建议,这种话说了也等于白说,没有任何意义!至于说到我的问题,请问我哪里做得不对了?”

    这时他们已经穿过马路,走到了学校门口,看到赵阳站住,其他人也就跟着停了下来。

    汪于式看到众人包括封校长和刘海燕的目光都看了过来,就又推了推他的眼镜,道:“我觉得有两个地方值得商榷——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也欢迎大家指证,理越辨越清嘛!”

    孟学辉不耐烦地道:“别废话,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汪于式一滞,又装着大度地一笑,道:“首先一点,我觉得赵阳中途加入是不对的!”

    曹佳和陈雪是好朋友,一听这话顿时眉毛一挑,怒道:“你放……什么厥词!”

    那位马老师也皱眉道:“小汪,你这样说就不对了!如果不是赵阳,陈雪也不能这么轻易就逃脱出来啊!”

    汪于式看到人们脸上都有了怒色,却是一点也不着急害怕,反而有种莫名的激动。他微笑道:“马老师,不要着急,请听我把话说完!现在陈雪同学被救了出来,确实是一件好事。但是,与警察相比,赵阳并不是专业人士,他的贸然加入,实际上是有很大风险的……”

    刚才别人说他不懂专业,他就讲人权、讲权利,现在反而说起别人不“专业”了!这种人真是太可恶了——只能他说别人,别人不能说他!

    “这种置别人安危于不顾的行为,说好听了是冒失,说不好听了就是谋杀!”

    这一顶大帽子扣得……赵阳没有说话,其他老师却看不下去了。还是那位马老师开口道:“这样说,过了?事实上是因为赵阳的帮助,陈雪同学顺利地脱离了危险!而且,人家赵阳担着很大的风险去和歹徒谈判,还不是为了救陈雪?哪里有你说的那么严重!”

    汪于式一副认真的模样听他说完,然后正色道:“结果正确并不代表过程正确!这次的事有很大的偶然性,我觉得不能因为陈雪同学安全脱险而忽视了这一行为本身的危险性!另外,请不要打断我的话,听我说完再说话,好吗?”

    那位马老师平时就是一个宽厚的人,被他一说闹了一个大红脸。

    赵阳向那位马老师一笑,又对汪于式道:“继续!”

    汪于式自信地一笑,继续说道:“我想,就算没有赵阳的帮助,后面警察还会有机会将劫匪抓住的!比如在交车过程中,就有了近身的机会,对于训练有素的警察来说,这就是一个绝佳的抓捕机会!并且警察可以在汽车上动手脚,比如放上追踪设备、使汽车出点小故障,等等,就算他逃掉了,后面抓捕起来也应该容易得多了!”

    刘海燕忍不住开口道:“你说的这些都存在着变数!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们要保证陈雪的安全啊!”

    汪于式被刘海燕打断却没有任何的不快,他一脸微笑地道:“第一点,怎样抓捕罪犯,警察是专业人士,他们一定能将变数控制在最低范围。至于陈雪的人身安全,那个劫匪是拿她当人质的,哪里敢伤害她?”

    刚才对警察提出各种质疑,现在又最大程度地信任也就算了,但是,对于汪于式强大的假设能力,赵阳实在不忍心让自己的智商跟着受罪,就直接问道:“我就问一个问题,如果在抓捕过程中,伤了陈雪怎么办?劫匪情绪激动之下,谁敢保证他还会保持应有的理智呢?”

    “这……”

    汪于式推了推眼镜,眼睛急转,马上又道:“警察有枪,如果情况不对,他们是可以开枪的……但是,那是在陈雪要受到伤害的情况下,开枪是逼不得以的选择……”

    赵阳马上追问道:“刚才陈雪就没有危险了吗?非得等到她受到伤害的时候开枪,这是什么n……逻辑?我再问你,刚才开枪合法吗?合情吗?合理吗?合法合情合理,为什么不抓住机会开枪,将陈雪救出来呢?”

    刘海燕握了握陈雪的手,道:“是啊,陈雪是无辜的,让她早点脱离危险才是我们期望看到的!”

    汪于式咽了一口吐沫,摘下眼镜掏出一块眼镜布擦了擦又戴上,然后笑道:“开不开枪是警察的问题,这个问题已经说过了,再说就重复了,我呢,还是觉得他们处理的有问题的……这个先不说了,现在我说的是你的问题,关于这一点,我还是觉得你中途加入是有问题的,原因我已经说过了!当然,既然你已经加入,就说说后面的事情,我觉得后面还有一点是有问题的!”

    赵阳点了点头,道:“你说!”

    汪于式组织了一下语言,道:“从整个过程来看,你已经掌握了劫匪的心理,为什么不进一步劝说他放下武器自首呢?我觉得这是很有可能的!”

    赵阳微微一笑,眼神却很冷地道:“我本来的目的就是要创造机会让警察将他击毙,将陈雪解救出来,为什么要劝他自首呢?”

    在冯天龙魂魄不稳,气血降回到本来的程度的情况下,只要给赵阳点时间,劝说他自首不一定能成功,但是,控制住他的行动却还是有可能的!

    但是,赵阳这次出手有两个目的,一个自然是将陈雪安全解救出来,另一个则是给警察创造开枪的机会,这两个目的可以合二为一,只要将冯天龙击毙,陈雪自然就能安全脱险!至于劝冯天龙自首,他从来就没有过这方面的打算!

    劫匪本来就已经够可恨的了,他还伤了数人,尤其还强女干了三位女性,对于这种人,不趁着这个机会为民除害,还留着他干什么?

    汪于式听完赵阳的话,顿时叫道:“你这是谋杀!你……”

    赵阳看到他的脸激动得像只猴子的屁股,随口吐出两个字:“脑残!”

    吐出这两个字,赵阳发现s……并不足以形容汪于式,还是用这个词形容才更为恰当!同时,他又想到前几天在看古代一位大医的医学著作的时候,看到了一句话:“是故脑残无可医也”也可以表达他现在的感受。

    却说汪于式听到赵阳又说他“脑残”,拳头握得青筋直露,最终却只是冷哼一声,道:“请注意素质!我和你说了这么多话,有一个脏字吗?”

    赵阳淡淡地道:“大便抹上蜂蜜也改变不了是屎的本质!”

    曹佳一听噗哧笑出声来,不过马上又皱起了鼻子,还用手扇了扇,不满地道:“赵阳哥哥,你说得太恶心了!”

    孟学辉却是忍不住微笑道:“话糙理不糙,是这个道理!”

    晨梅也是忍不住想笑,却又没好气地看了赵阳一眼,嫌脏似的将晨曦从他怀里抱了过来。

    汪以升又气又恨,却又故作轻松地问道:“有句话你听说过吗?心中有佛看见什么都是佛,心中有屎自然看见的就是屎。”

    赵阳懒得继续和他说话,而是转向封校长,问道:“封校长,这种人也能当老师?”

    封校长只是停了半个呼吸的时间,就对汪于式说道:“你一会儿去财务把工资结了,明天就不用来了!”

    汪于式顿时大惊失色,道:“为什么?我做错什么了?”

    现在老师的工资和各项福利待遇直逼公务员,工作又很清贵,自然有很多人愿意从事这一行业。尤其像是四十一中这样的好学校,能在里面当老师,说出去是很有面子的,汪于式当然不想失去这个工作了!

    封校长沉声道:“我们学校校训的第一条就是明德,你连是非都不明,怎么能当一名合格的老师?”

    汪于式:“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