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野医

第一六五 你骗我!(下)

    这懒觉直接睡过了一点,再不起床可就说不过去了。非常

    晨梅摸着衣服打算起床,赵阳还有些舍不得,不断地捣乱。

    但在晨梅接到孙振香的电话后,他的捣乱就被强力“镇压”了!

    等到两人洗刷完,时间已经过了一点半。

    赵阳擦完手,道:“你坐着,我来把饭热一热!”

    晨梅一推他,道:“坐着你,这点事还是不让你个大男人做了。再说只是热热菜而已!”

    赵阳笑道:“那我把毛巾洗了去——不洗就没毛巾用了!”

    晨梅端着那碗用人参、黄芪、当归、甘草、山药的乌骨鸡就要泼他,赵阳哈哈一笑,三步跑进了卧室。

    孙振香一共送来了四个菜,一碗用猪腰子、枸杞和核桃仁煨出来的补肾药膳,一看就是给赵阳准备的,那一大碗乌骨鸡自然是专门给她做的。除此之外,还有一盘醋溜藕片,一盘虾皮炒萝卜丝。

    这些菜热起来也简单,直接放在篦子用热气馏一下就可以。

    晨梅将菜热好,等赵阳把毛巾和两人的内裤洗完晾,她才开始往桌端。

    赵阳擦完手一屁股坐在晨梅身边,向桌看了一眼,笑道:“咱妈真疼咱俩!”

    晨梅嗯了一声,先拿了一只勺子递给他,让他先喝点猪腰汤。

    赵阳喝了一口汤,点头道:“好喝!”又舀起一块猪腰子连汤带水地递到晨梅嘴边,道:“你尝尝!”

    晨梅歪了歪头,道:“那是给你们男人补的,我们女人吃它干什么?”

    赵阳笑道:“一样的!吃点对你也有好处!”

    晨梅有些羞涩地张嘴吃下,感觉脸一阵阵发麻,但心里却暖融融

    赵阳一笑,仲手端起碗,从晨梅手里接过筷子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晨梅看的一笑,一边夹起一块藕吃了起来。

    或许是昨天晚做得多说得也多后面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安安静静地吃着饭,但清晰地感受着彼此的气息,这顿饭也吃得温馨而愉悦。

    吃完饭两人也不急着收拾碗筷,而是静静地互相依偎在一起,这种宁静的气氛,就像潺潺细水般流过两人的心田,让两人的心境变得格外的安宁。

    此时的赵阳,再也没有昨天的如火山般灼热而澎湃的能量,而是变成了一片平静的湖安详而广阔。

    靠着赵阳,看着门外仿佛不变的阳光,晨梅懒懒地道:“婶子叫我们吃完饭就回去!”

    赵阳嗯了一声,没有说话,身体一动不动。非常

    过了一会儿,晨梅又道:“我们回去?”

    赵阳又嗯了一声,但还是没有说话,身体也一动不动。

    晨梅坐直身体晃着赵阳道:“不行,我们得回去了!”

    赵阳随着晨梅的手左右晃着,道:“回去做什么?又没什么事!”

    晨梅白了他一眼开始收拾桌的碗筷,道:“婶子都说了,我们还不赶紧回去?你以为都像你这么厚脸皮吗?”

    新年总给人以崭新轻松的感觉,早春的下午,阳光也还温和,牵着手从果园里走出来,眼睛的余光中看到赵阳微笑的模样,心中就有种微醺的甜蜜,只是心中难免也有新媳妇初见公婆的羞涩和忐忑。

    这种感觉离老宅越近越明显,手心里都变得有些潮湿起来。

    好在回到老宅后孙振香并没有像晨梅担心的那样,要和她说什么,而只是问她们吃的怎么样,有没有吃饱。

    晨梅微红着脸,柔声地说了声吃好了,然后就安静地坐在了她的身

    看着晨梅娴静温柔的模样孙振香满意地拍了拍她的手,又对赵阳说起年初六的时候,县委记张德洋曾经来过,前两天还打电话问他有没有回来。还说当天来的时候,他带了些礼物,有酒还有一药材什么的,临走强留下了。

    联想到次谭帅婚礼的事情,这次又专门到他家送礼,看来是找他有事了,他家什么人病了?赵阳想了想,问道:“他说来咱们家到底有什么事了吗?”

    孙振香接过晨梅倒的茶,道:“那倒没有。”

    有什么事不能明白说吗?赵阳也不费脑子去想,直接说道:“那就先不管他,有事自然还会来的,到时候问清楚,该帮帮,不该帮、帮不,就把东西还给他就完了!”

    孙振香只关心赵阳的个人问题,至于其它的事,她也不干涉,闻言只是点了点头。又聊起了曹佳、元月春节后专门来看她,给她送了什么东西,谭帅两口子也来走亲戚云云。

    因为回来的晚,只是随便喝喝茶、聊聊天,就到了做饭吃晚饭的时间了。

    还是孙振香和晨梅两人一起做的饭。

    当晨梅端着一盘水煮花生米进来的时候,看到端坐在桌前的赵阳,她忽然就想起了一个词:举案齐眉。再看到趴在他腿拧来拧去的晨曦,就有了一种缺了一块的东西又圆满了的感觉。

    这顿饭,晨梅不自觉地就将说话的声音放得很轻很低,不愿意打扰到心中那份满满的喜悦。

    吃完饭,孙振香还没亲够晨曦,依然要留她在老宅住,只不过在赵阳两舆走的时候,对他俩说了一句:“晚早点睡,不要起那么迟了!”

    赵阳无所谓,晨梅的脸瞬间成了大红布。

    回到果园,赵阳摸了摸晾在外面的毛巾,对晨梅笑道:“嘿,干了呢!”

    说着就像丰收的果农摘果子一般,哼着小调将毛巾一条条的摘下挂在了自己的胳膊,让站在他身后的晨梅一阵阵心慌意乱,一阵阵的苦恼纠结。

    还是赵阳先洗的澡。晨梅完《珍珠九花汤》,看到除了赵阳卧室亮着灯,堂屋和她的西屋灯都关着,她就一笑,轻手轻脚地开门进了屋,又摸到了西间卧室。

    “混蛋!”

    看着锁鼻挂着的锁,晨梅又是无奈又是好笑。摸了摸在浴袍下面专门穿的睡衣睡裤·她清了清嗓子,给自己打了打气,举步向东间卧室走去。

    一进门,她就说道:“人家的店一般都在初八开门·都是你们爷俩给耽误了!今天也是好日子,又错过了!”踢掉棉拖从床尾了床,又转头看向赵阳道:“十八那天必须开门,不能再拖了!”

    和你聊正事,你总不能还有心情想其它的?

    赵阳帮她拉起被子,很干脆地道:“好!”

    只说一句话可不行啊!晨梅不等赵阳动手,很自然地将浴袍脱下·露出里面一条白底带蓝花的棉布睡衣睡裤,又正色道:“对了,年前的货也卖得差不多了,明天最好去进一批货!”

    什么衣服穿在她身都那么漂亮!不过,听到晨梅说明天要去进货,赵阳又皱眉道:“不能老是一趟趟地去那么远的地方进货?在网找几个品牌,看几个样式,让厂家发货!”

    晨梅一笑·拉被子躺下,又正色道:“那怎么行!大品牌的不适合咱们小县城,中小品牌你知道有多少个吗?样式每一家又都有好几种·价格也千差万别,不亲自看看,哪里能进到合适的货?”

    赵阳为她收了收被子,不满地道:“差不多得了,讲究那么多干什么?”

    晨梅一拉赵阳,道:“快躺下,别冻着!”又道:“你不懂,一些小细节才能抓住女人的心,才能体现出她们的小心意不说这个了,快睡觉·明天你也一起去!”

    以前他不会开车,现在会开了,以前呢,两人的关系是那样的,现在呢,两人的关系是这样的·她提这个要求就很理直气壮了!

    赵阳却道:“不去!”

    晨梅抓着他的手放在脸边摩挲着,又轻声在他耳边喊了一声:“老公!”

    赵阳心中一震,一句话脱口而出:“几点?”

    晨梅忍不住开口一笑,向他怀里靠了靠,道:“明天早点走,当天就赶回来了!”

    赵阳在她后背抚摸了一下,笑道:“把衣服脱了,不舒服!对了,我是不是该要点报酬?”

    晨梅抓住自己的衣服,嗔道:“你昨天已经预支了!”

    赵阳据理力争:“昨天吃过饭,今天就不吃了吗?”

    晨梅吃吃一笑,道:“昨天吃多了,所以今天要休息一下!”

    赵阳舔了舔嘴唇,回味道:“这等人间美味,只有不够,哪会吃多?哎呀,口水都要下来了!”

    一下小心,胸前就被那只偷袭的大手给占领了。

    晨梅用力压着他的手,威胁道:“再胡闹,就把你踹下床去!”

    她刚说完,赵阳给她来了一个熊抱,又笑道:“看你怎么踹!”

    晨梅压制住和他继续调笑的心,正色:“赵阳,明天早你要开车,要保证好休息,不要闹了,好吗?明天回来再”

    赵阳低头捉住她的红唇来了一个长吻,然后满足地道:“放心,我有数的!”

    晨梅双眼迷离,停了一下,有些艰难地摇了摇头。

    赵阳仲出一根食指,道:“就一次!”

    晨梅张着嘴踹着气,在赵阳的注视下,心脏在欢快地跳动着,抓着衣服的手也被他一拉就松开,她叹了一口气,嗔道:“就一次啊!”

    第二天吃过早饭,赵阳开车,两人就向黄海进发了。

    出了村,晨梅打了个哈欠,瞪了赵阳一眼,道:“大骗子!我再也不信你的话了!好好开车,我得休息一会儿了!”

    赵阳精神抖擞地道:“你就请好,保证让你睡个好觉!”

    赵阳两人走后不久,一位母亲带着她的儿子来到了他的家里。

    :感谢:月光清风、天地行键、大车夫、孤杀q、丝宝、孤僻小孩、浪风、g、--老头-、01、ri快乐水星、德de、怒吼的废人的月票支持。

    感谢王痴、指间风沙的打赏

    另外,还有一章补更,大概十点就能码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