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野医

第一六四 你骗我!

    云散雨收。

    ji烈的声音停了一下,屋里慢慢又响起了两人的切切si语。

    当明白了彼此的心意,两个人的心再没有任何的隔阂,交流也就变得更加自由、顺畅。一个眼神、一动作、甚至时一声无意义的语气词,都能碰触彼此的内心,这种交流无疑会让两人感觉到精神愉悦,自然也不会注意到时间的流逝。

    正月十五的圆月升上了中天,又慢慢西斜,龙窝村里慢慢沉寂了下来。而在村外,在这处远离村子的果园的房子里,两人依然在热烈的说着话,时不时地会从屋里飞出一阵发自心底的笑声。<g上,在一对情人之间,交流自然不会仅仅止于语言上面。

    果园的环境,让这方空间只属于两人,也让这个夜晚只属于两人,敞开心扉的两人。

    新年的第一个月圆之夜,圆月在依依不舍地向西边滑落,而在渐明的天g又一次在ji烈而有力的摇晃后停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飞在云端的hun魄又回到自己的身体里,晨梅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回过头,g头上的毛巾,只是,经过一夜的缠绵,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刚把手放在了上面,就闭眼睡了过去。

    赵阳轻轻推了推晨梅的手臂,笑道:“我骗你?我什么时候骗你了?来,你说说……喂,怎么不说话?”<bg上发呆地看着天花板,好像什么也没想,但总忍不住微笑起来。过了一会儿,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从抽屉里拿出两个瓷瓶,先倒出一粒《珍珠养yin丹》喂晨梅吃下,自己也服了一颗《参精补肾丹》,然后将两人的手机都关机,完了准备睡觉。

    刚躺下,他又一次起身,从抽屉里拿出一粒《珍珠九花丹》,捏碎了均匀地涂在了晨梅的下面。

    其实,《珍珠九花丹》内服可以养血行气,滋yin补肾,是一种起沉疴、解火毒兼有固本培元功效的灵药,外用未免有点暴殄天物了!但是,对赵阳来说,他花了十三天炮制药材又花了七个小时炼制的这瓶丹药,本来就是给晨梅护肤用的!

    轻轻地将晨梅转过身,轻柔地将她揽进自己怀里,赵阳幸福地叹息了一声,慢慢半上了眼。

    ……

    正月十六的早上,做完饭,孙振香乐呵呵地为晨曦洗了脸,拉着她坐在了镜子前,一边为她梳着头,一边笑道:“新年了,曦曦又长大了一岁,变成漂亮的小姑娘了,发型也要换个样式了!”

    赵丙得坐在一边看孙振香将晨曦的小辫改成了散发,就提议道:“这样好吗?不如原来看起来精神!”

    孙振香拿出一只黑质镶白花的发卡给晨曦带到头上,满意地打量了一番,然后白了赵丙星一眼,斥道:“你懂什么?女孩能跟男孩一样养?小女孩就要文静一点!”

    说着,她又笑眯眯地看着晨曦道:“曦曦,奶奶给你梳的头好看吗?”

    晨曦看现在的发型和晨梅的有些像,就脆生生地道:“好看!谢谢奶奶!”

    孙振香顿时像是吃了mi一样,喜得在晨曦的小脸上亲了好几下,嘴里喊道:“真是***乖孙孙!”

    赵丙星羡慕地看着她们祖孙俩亲热,过了一会嘟囔道:“他俩再生个小孩就好了!”

    孙振香和晨曦亲热了一会儿,看了看表,已经过了八点半了,两人还没见踪影,她就一抬下巴,对赵丙星道:“哎哎,你别光坐着,给赵阳打个电话问问,怎么还不下来吃饭?”

    赵丙星一侧身子,没好气地道:“我不打!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又不是一定是小阳接电话,你还让我打……我抱着曦曦,你打!”

    孙振香哼了一声,道:“我抱着曦曦又不是不能打电话,用你抱?”

    她拨通了赵阳的电话,关机。又拨通了晨梅的电话,还是关机。

    “这小两口……新年刚回来第一天,还睡起懒觉来了?”

    又看了看时间,她将晨曦抱到桌前,道:“算了,曦曦也饿了,我们先吃着!”

    等她们吃完早饭,自然还是没有见到赵阳两人的身影,打电话,还是没有一个开机的,孙振香就沉不住气了,道:“我去看看!”

    赵丙星忙道:“带点饭过去,省得还要花时间回来吃!”

    孙振香白了他一眼,道:“还用你说?你在家里看好曦曦啊!”

    赵丙星已经抱起晨曦道:“走,爷爷带你去你三爷爷家窜门去,让他看看曦曦的新衣服、新发型漂不漂亮!”

    孙振香一笑,嗔道:“老东西!”

    她麻利地将小菜、粥、馒头放进了篮子里,刻意多带了两颗鸡蛋就出门向果园走去。

    到了果园,开大门没动静,进了堂屋,也是静悄悄的,她刻意用稍大一点的声音道:“都不吃早饭了?”

    依然没有反应。

    孙振香意识到什么,就走到赵阳卧室门前,小声地叫了赵阳几声,还是没动静。

    她小心退了回去,将食物拿出来放进了橱子里,说了一声:“饭放在橱子里了,一会醒了自己热热吃就行!”然后就快步离开了这里。

    反正果园里既有电热锅,又有炉子、电磁炉什么的,也不怕饭菜凉了。<g。

    无奈摇了摇头,一边从篮子里往外拿饭菜,一边想着,回头要跟晨梅说说,年轻人要节制点,怎么能这么不注意身体呢?

    孙振香走后不久,晨梅就醒了过来。

    她没急着睁眼,而是半着眼回了回神。想着昨天晚上的疯狂,还感到一阵阵的心慌意乱!但奇怪的时,身上并没有因过度欢爱而带来的过度浑身酸痛与无力,只是一种慵懒的舒适,精神反而有种雨过天晴般的透彻与轻松!

    舒服地呼出一口气,她慢慢睁开眼,先看了看闭着眼睛一副恬淡模样的赵阳,又看到在他身后桌子上四块揉成一团的毛巾、两人同样揉成团的内ku和一桌子的手纸,忍不住又低声道:“大骗子!”

    赵阳忽然睁开了眼睛,抓住了她的手,道:“背后说人坏话,被我当面抓住了,看你还有什么话说!”<道:“你还好意思说,昨晚……往后再也不信你的话了!”

    赵阳无辜地道:“我昨天只做不说,堪称劳模啊!”

    晨梅红着脸照他xiong膛捶了几下,但又皱了下眉头——虽然没感觉到肌肉酸痛,但一动起来,却发现骨子深处还是有些发酸。

    赵阳舒服地接受了晨梅的“按摩”,又大言不惭地道:“再说了,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怎么能说骗呢?”

    晨梅哼了一声,道:“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脸皮这么厚啊!”然后又想到了一个问题,瞟了他一眼,道:“前几天,你说什么小曦在不方便啊、环境不好啊、怕有摄像头啊……都是借口?你是怕吃得不过瘾,是不是?你个坏蛋!”

    赵阳好整以暇地道:“说起这个,我们还有个账没算呢!”

    晨梅先伸手往下一mo,又像被烫着般缩了回来,脸上变se道:“别闹了,要是你妈来撞到就好看了……对了,现在几点了!”

    看到晨梅转移话题,赵阳只是一笑,心想她老人家都来过两次了!其实孙振香来了两次,他都是知道的,只是不愿意起而已。

    至于现在是几点,他当然也没有看表。不过,根据手上小肠经的气血旺盛这一点来判断的话,大概刚过一点的样子。但他却和晨梅说道:“没事,现在还不到八点!”

    晨梅松了一口气,但向外面看了一眼,又有些疑huo地道:“不对?”

    说着她拿起自己的手机开机,等看到时间,将手机一扔,她捂着脸shen吟道:“完了!这下丢死人了!”

    然后又充满期待地看向赵阳,问道:“婶子她没来?”

    赵阳靠近她的脸,问道:“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晨梅:“我……”

    赵阳咳嗽一声,道:“我说过的,不能骗你!其实咱妈已经来过两回了,刚才是第二回,就你刚醒之前才走的!”

    晨梅无力地看了赵阳一眼,嘟着嘴道:“被你害死了!”

    赵阳将她抱到xiong前,道:“你是怕咱妈说你,是?”

    晨梅白了他一眼,委曲地道:“都是你的错,最后挨说的却是我,不公平啊!”

    赵阳微笑道:“要想不挨说,其实很简单!你只要按我说得做,保准咱妈一个字也不会说你的!”

    晨梅有些不信地道:“真的?怎么做?”

    赵阳一本正经地道:“你一见面就喊她妈,保准……咝!”

    晨梅松了手,又在他胳膊上mo了mo,道:“从今天开始,我还是和小曦在西间睡,你还是自己睡!”

    赵阳:“啊?!”

    晨梅一笑,又忍住了脸。<ian、(看小说到顶点 )us、老煞1、sydhg、知心龙儿的月票支持。

    感谢书友:叶落散人归、孤僻の小孩、茗月寒烟的打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