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野医

第一六一 花月夜(上)

    第一六一花月夜

    闲坐而谈,不觉时间已流走。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种难言的情绪越来越清晰地浮现在晨梅的心头,期待、慌乱、激动,让她心绪不宁,让她想要逃避。

    尤其吃饭时坐在赵阳身边,他的气息包围着她,像夏日晚风吹拂荷花池一般拂动着她的心弦,让那种感觉更加明显。不过,却又多了一分心安,多了几分留恋。

    吃完晚饭,照例是一家人坐着喝茶、聊天,陪晨曦看动画片,看她跳舞,赵阳依然坐着当她的“舞伴”。

    一切和往常没有什么不同。

    但晨梅却明显感觉赵阳平静的表面下,是将要爆发的“火山”!这种含蓄震慑的力量让她有些难已呼吸,忍不住移开了目光。

    外面,月亮已经升天空。新年第一个月圆之夜,月圆如银盘,月色光明,照得天地一片澄澈。

    身后是一家人欢乐的笑声,眼前是一轮圆月,此情此景,让晨梅心神俱醉。

    沉醉于这种美好的感觉之中,也让她终于感觉到些许的平静。

    可惜,好像只是一眨眼间,晨曦又到了犯困的时间,孙振香要留她在老宅住,赵阳也随之站起来,道:“那我们也回去了!”

    赵阳的声音听不出什么异样,和平时一样的自然平静,但晨梅却总感觉里面隐藏着积蓄震荡的力量!她有些心慌地道:“这么早,我们再坐一会儿?”

    孙振香将晨曦抱进了里屋,走出来道:“你们这十多天也没好好休息,早点回去歇着!反正回来了,我们以后就能天天见面了,不用急在这一会儿!”

    赵阳走到晨梅的跟前,向她伸出手,笑道:“走!”

    晨梅还想说“今天不一样,是过节”之类的话,但是,身体已经做出了反应——扶着赵阳的手站了起来,嘴说道:“那我们回去了,婶子你们也早点歇着!”

    依然是回果园的路,好像走了千百遍一样的熟悉,但今天两人都没有说话,有些沉默。但这种沉默却有种潮汐般的张力,引动着两人的心如海浪般翻涌着!

    走在村中,家家户户挂着红通通的灯笼,有的人家还放起了灿烂的烟花,热闹喜庆的气氛围绕在两人身边,稍稍冲淡了那种沉默的张力。

    但到了村外,天一轮孤月,四周是一片空旷的田地,让那种沉默的张力更加明显,也更加有力!

    走下柏油路,是一条用沙石铺成的路。

    沙,沙,沙。

    走在面,晨梅感觉就像是踏在了云端,而脚下两人移动着的影子,则像是涌动着的黑色火焰!

    走过一片斜坡的路,就进入了赵阳家的果园,而那扇熟悉的又重新了一遍红漆的大门就出现在了眼前。

    赵阳用尽可能平静的心情拿出钥匙去打开大门,但是,哪里能平静得下来呢?将钥匙插进锁孔,他得努力控制着力量,才可以不用担心把钥匙拧断!

    两人进了大门,赵阳将门从里面锁,这方空间就完全属于他们两个人了!

    晨梅看赵阳站在那里盯着她看,忍不住理了理头发,道:“你……”

    赵阳忽然弯腰将她抱起,大踏步地向堂屋走去。

    晨梅感觉身体腾空而起,忍不住心里有些空落落的,但听到赵阳有力的心跳,她又感觉心迅速安定下来。

    院子在她眼中急速后退,压水井、石榴树,然后是水泥的台阶,接着进入了厦檐底下,两人的影子就从玻璃门穿了过去,落在屋内光滑的瓷砖。

    一阵钥匙碰撞的响声,门被有些暴力地打开,一股温暖的熟悉的气息就迎面扑来!

    进了门,赵阳将晨梅放下,有些贪婪地在她的脸看了一会儿,忍不住捧起她的头吻了去!

    晨梅以为迎接到的会是狂风暴雨般的激烈,没想到落下的却是和风细雨的温柔,她的心里忽然就涌起一阵将要融化了的甜蜜。

    唇分,晨梅舔了舔嘴唇,为什么不一直吻下去呢?

    赵阳已经掩饰不住兴奋的心情,声音有些发颤地道:“先洗个澡!”又充满期待地道:“我们一起?”

    晨梅感觉赵阳发颤的声音就像是大地裂缝、火山将要喷发的前奏,让她的心脏忍不住一阵阵的悸动,但她说出的话的声音却没有一丝异样:“乖,你先去洗!”

    赵阳呵呵一笑,不再纠缠,直接向洗澡间跑去。

    不到十分钟,他又跑进了屋。

    晨梅看到赵阳湿漉漉的头发,气道:“坐下!”说着拿起浴巾就盖住了他的头。

    赵阳一把夺过浴巾,在晨梅丰硕的推了一把,道:“我自己来就行,你快去洗,水已经给你放好了!”

    晨梅打掉赵阳的手,理了理耳边的秀发,抱着一堆衣物浴巾向洗澡间走去。

    洗澡间中间又经过一次改装,主要是加了一只双人的浴缸,此时里面已经注满了乳白的色的汤水。

    晨梅知道,这是赵阳用炼制的《珍珠九花丹》出来的《珍珠九花汤》。在十几天的游玩过程中,有机会她就会用它来澡。与牡丹汤相比,珍珠九花汤在清洁方面效果稍差,也几乎没什么香味,但在美白、补水养肤面,效果要好数倍!

    但她并没有急着洗澡,她的眼光被梳洗台的用白瓷瓶装着的一瓶迎春花和一瓶玫瑰吸引了过去。

    迎春花一看就是刚采不久,花瓣鲜艳水嫩,玫瑰花也不见一丝枯萎,看起来很新鲜。

    她记得赵阳下午出去了一次,原本以为只是开了这里的电暖气,没想到他还弄来了两瓶花!迎春花好弄,但玫瑰花从哪里找来的?难道他去县里买的?

    将衣服放在洗衣机的顶盖,晨梅拿起玫瑰花闻了闻,又拿过迎春花观赏了一番,不自觉地就哼出一首优美动听的旋律。

    蓝色的浴袍从雪白柔腻的身子摘下、放在了那堆衣服,接着一条修长的美腿抬起,跨过浴缸、没入乳白色的浴汤之中,浴汤一阵波动,然后这条腿一曲,整个人就滑进了浴汤之中。

    水的热度让全身的毛孔都舒服地张了开来,晨梅呼出一口气,按照赵阳教她的《回春吐纳术》调整着的呼吸,慢慢全身变得像是与这缸浴汤融合在了一起。

    等她再睁开眼,顿时觉得心神完全放松下来,一天累积下来的劳累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同时,皮肤也像是雨后的荷花,变得红嫩饱满。

    她满意地一笑,慢慢从浴缸中坐了起来,浴汤涌动,胸前的两只白嫩的肉球也随着浮动了起来。

    从手指开始,她细致地揉搓清洗,《珍珠九花汤》清洁效果不佳,所以,她会更加用心的清洗,要保证全身下都是干干净净的!

    今天晚,他……

    晨梅咬着唇,身的肌肤忽然浮现出一层玫瑰的光泽。

    ……

    细细地用干净的毛巾将全身每一处肌肤都擦干,又换一套清洗过的白色睡袍,晨梅慢慢向堂屋走去。

    赵阳正披着袄坐在沙,看起来很沉得住气的样子,但不断抖动的脚却反映出了他真实的心情。

    洗澡间的门一响,他就坐正了身体,等到堂屋的门一开,看到宛如仙女下凡的佳人,他将往沙发一扔,一个很风骚的转身舞步就迎了去。

    晨梅抓着胸前的衣服,道:“干什么?”

    赵阳先来了一个很绅士的吻手礼,只是说出来的话就太不合他表现出来礼节了:“宝贝,急死我了!”说完趁吻手礼弯腰的动作,他又一次将晨梅抱了起来!

    低头看了一眼她无瑕的容颜,略带羞涩的眼睛,赵阳满足地叹了一口气,好像抱着整个世界一般地一步步地走回到了东间的卧室,然后轻柔地将她放在了床。

    到了这里,晨梅当然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她同样也在期待着这件事的发生,但在赵阳的注视下,却又感觉羞涩难耐,她没话找话地道:“你怎么不在屋里也放玫瑰花?”

    赵阳跳床,抱着她柔若无骨的身体深深地嗅了一下,然后陶醉地道:“今天晚,我的心里只有你,你的心里也只有我,要那些碍事的东西做什么?”

    说着他翻身跨坐在晨梅身,深情而满足地看着她,低头吻了下去。

    缠绵而激烈的长吻让晨梅几乎迷失过去,等到胸前一凉,才发现赵阳正拉开她的睡袍,她下意识地又用手抓住了衣服。

    赵阳一拉没有拉动,就低下头在晨梅的手一吻,又轻轻地咬了一下,仿佛钥匙打开的锁,晨梅的手无力地张开,被他拉着放到了耳边。

    这时,她才感到有一坚硬火烫之物顶在她柔软的小腹,顿时感觉呼吸有些乱了。

    感到胸前沉甸甸的跳了出来,她忙叫道:“赵阳,关灯!”

    赵阳看了一眼窗外的月光,呵呵一笑,一伸胳膊就按下了开关。在月光之下,雪白软嫩的肌肤和顶端颜色略深的琥珀色的花蕾不仅清晰可见,而且还反射出一种莹润的光泽!

    对晨梅来说,关了灯,就感觉自在了很多。

    但是,紧接着赵阳的大手就覆盖了她的左胸,而右边的花蕾则被他地含进了嘴里,又用力地吮吸了几下!

    晨梅顿时吸了一口气,挺了挺身子,两只手不自觉地伸过去抱住了赵阳的头,嘴里呼唤道:“赵阳!”

    赵阳沉浸在那堆温香软玉中,舒服地哼哼了两声。

    直到不能呼吸,他才从那堆软肉抬起头。看到眼前碍事的睡袍,直接扯开!

    睡袍扯开,平坦柔软的小腹就白嫩嫩地展现在了他的面前,还微微浮动着,而在小腹下面,则是一块充满魅惑的黑色蕾丝内裤。

    他的手轻轻地抚摸了去,在他细致入微的感知中,手下的肌肤一阵战栗,然后就冒出一粒粒细小的颗粒;

    而当他的手达到了内裤的边缘,晨梅忽然身子一挺,呼吸也短暂地停了下来。

    赵阳本能而很灵巧的大手地从紧贴着肌肤的内裤中伸了进去,掌心覆盖住了一块突山丘,山丘下面是肥美的肉桃,有果汁渗了出来。等等,掌心和手指接触到的所有地方都柔软、光滑!

    晨梅身子一阵颤抖,然后咬着唇看向赵阳。

    赵阳咦了一声,就要掀开内裤往里面看去,掌心的感觉告诉他,那里是一片不毛之地!

    晨梅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地坐起身来,用力抱住了赵阳。

    赵阳被那对软肉一冲,舒服地哼了一声,又伸手抱住了她,温香暖玉抱满怀的感觉真是太好了!不过,身的秋衣有些碍事,脱掉了才好。但是,他只是想想而已,根本舍不得松开晨梅去脱秋衣。

    抱着柔软的、香香的身体,抚摸着她光滑的后背,赵阳低声在晨梅的耳边道:“没想到啊!让我!”

    晨梅趴在他肩摇了摇头。

    赵阳顿时吸了一口凉气!

    晨梅不知道,她一摇晃,柔软的小腹摩擦着某人顶在那里的“棍子”,差点让他直接缴枪!

    压下那股劲,赵阳松了一口气,又趴在晨梅的耳边道:“就看一眼,好不好?”

    晨梅生气地在他后背捶了一下。

    她的劲能有多大?况且她动手只是表达一下不满,哪里能打痛他呢?

    赵阳感受着后背的舒服和身前的舒爽,忍不住含住了她的耳珠,在她耳边吹着气道:“好梅梅,就让我看一眼,就一眼!”

    晨梅急急地喘了两口气,一口咬在了他的肩。

    这是确实不给看啊!

    赵阳忙道:“好,好,不看了,今天不看了!”

    晨梅哼了一声,松开了口。

    赵阳张开手臂,用下巴指了指自己身的衣服。

    晨梅白了他一眼,伸手帮他脱了下来。

    衣服一脱,赵阳马抱住了她,眯着眼体会着肌肤相亲的美好感觉,然后带着她慢慢倒向了床。

    重新躺在了床,晨梅紧紧抱着赵阳火热的身体,在他的手抓住她的内裤时配合地抬了一下,让他顺利地将那块“障碍物”脱了下来。

    赵阳拿着那块小巧的黑色布料,面还有一丝粘在面的湿迹,他下意识地拿到鼻子下面嗅了一下。

    晨梅一愣,似乎没想到赵阳会做出这个动作,接着一把夺了过来,塞在了枕头下面,捶着他的后背骂道:“下流!”

    赵阳哈哈一笑,再也忍不住,急匆匆地将自己内裤脱掉,一条狂怒的蛟蛇就脱出了束缚,直挺挺地顶在了晨梅的小腹!

    两人齐声闷哼了一声,晨梅脸如渗出血般地叫了一声:“赵阳!”

    赵阳答应了一声,停了一下,然后无师自通地分开了晨梅的双腿,束缚着那条蛟蛇往前一挺,却因为动作太猛,洞口又太滑,直接滑了去。

    这一下,两人又是呻吟出声,既有爽的,又有点痛。

    毕竟赵阳接受过许多的文字的、图像的、画面的教程,第二次他先用手摸到了水迹斑斑的桃溪口,然后才引导着那条坚硬的蛟蛇刺了过去!

    挤进一道紧箍着的“门”,然后赵阳皱着眉一点点的挺进着。不是他不想冲锋突进,实在是迎接他的不仅仅有致命的湿热水滑,还有用力裹吸着的蠕动着的嫩肉,让他每前进一点都有种坚持不住要一泄如注的感觉!

    晨梅修长的脖子用力挺着,滚烫而胀满的感觉如波涛般一冲击着她的神经,等到两人完全结合在一起,她才吐出一口气,全身无力地瘫软在床。

    过了一会儿,大床开始摇动起来。

    撑过开始时支持不住的感觉,后面赵阳慢慢适应过来,动作幅度也就愈发大了起来!

    大床的摇动由慢而快,由快而急,又由急而重,晨梅在连续的冲击下终于忍不住浅吟低唱起来。

    冲击仿佛没有尽头,晨梅感觉自己就像大海中游弋的小船,被一个个波浪不断推向半空!

    终于在一阵如狂风暴雨般地冲锋下,在赵阳的虎吼声中,晨梅伸长了的脖子,发出了如天鹅般的吟唱声!在她失神的眼睛里,正看到龙窝村的空,谁家放的烟花升到了天空,绽放出了绚丽的色彩!

    :感谢:旋司夜、伏诛、玩偶、这世界真乱、风独舞、想被爱好难的月票支持~~

    感谢:旋司夜、不喘气的鱼、丁美雄、魔。堕世、孤僻の小孩的打赏~~

    另外,大善人无不欢之人的赠送章节大家领完了,潮起潮落終不悔又赠送了五十份,大家快去领啊

    最后,和尚很没用,今天又只码出了这一章……一直修改伤不起啊……还有一章记账……

    本来还想向大家求订阅的,等和尚补完再求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