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野医

第一四六 踢!

    清晨,赵阳的手落在两座“大山”之上,只觉得滑嫩柔软,饱满充实,让人流连忘返!

    晨梅抓住赵阳的手,尽量不让他动。没想到他的手指却灵活至极,即使手不动,手指也不断划着圈、打着转,连摸带抓、捏、揉、挑、夹,一刻不肯消停!

    晨梅感觉越来越无力,赵阳的那只手则像是一条恶龙一般,根本控制不住!她又用手去掐赵阳的胳膊,却是根本舍不得用力!

    又过了一会儿,晨梅感觉胸口热得发烫,似乎都冒出汗来了!她实在没有力气,干脆放开了赵阳的手,看着他的眼睛,忽然道:“小曦醒了!”

    赵阳吓了一跳,赶紧停止了动作,向两人中间看去。

    晨曦躺在两人中间,此时正闭着眼睛,安静地睡着。

    赵阳马上用“凶神恶煞”的目光看着晨梅,用口型说道:“看我怎么收拾你!”

    晨梅捂嘴一笑,胸前作恶的大手熟练地攀上了顶端,捏住了那粒变硬的蓓蕾一搓,她感觉浑身像过电一般,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不要,不要动,动了!”晨梅死死按住赵阳的手声音发颤地道。

    感受着香脂暖玉盈满手心的感觉,赵阳忍不住又抓捏了几下!

    晨梅又开口道:“快松手,小曦醒了!”

    赵阳哼了一声,道:“还想骗我!”

    他话音刚落,却听到晨曦稚嫩地声音道:“叔叔,你怎么在我们床上啊?”

    赵阳忙停下手,想把手拉回来,却不想这次晨梅却将他的手给拽住了!他迅速向晨梅看了一眼,又向后拽了拽手,还是没拽动!他也不急,一边伸长手指去挠晨梅的痒,一边低头看向晨曦,笑道:“曦曦也醒了啊!”

    晨曦打个哈欠,点了点头,又动了动身子,却是感觉到赵阳的胳膊。

    赵阳这时已经摸到了晨梅的肋下,然后迅速地挠动了两下。他的力度控制得妙到毫巅,晨梅果然没有忍住,一动身子笑了起来!他赶紧将手拉了回来,很自然地往下拉了拉被子,然后笑着问晨曦道:“我和妈妈陪着曦曦睡觉,曦曦高兴吗?”

    晨曦眼睛笑成了一弯月牙,向赵阳靠了靠,又向晨梅靠了靠,一副欢喜的模样。

    起床后,在给晨曦洗脸的时候,晨梅小声地跟她说:“妈妈和叔叔陪你睡觉的事,你不要跟别人说哦!”

    晨曦闭着眼睛道:“为什么啊?”

    晨梅道:“因为……这是咱们三个人的秘密,所以不能跟别人说,知道了吗?”

    晨曦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

    晨梅不放心地又嘱咐了一遍:“千万不要给别人说啊!”

    晨曦的小脸埋在毛巾里,点着头表示知道了。

    等晨梅吃完饭去上班,晨曦对孙振香道:“奶奶,我有一个秘密,不能跟别人说!”

    孙振香细心地为晨曦别上一只布花,笑道:“那奶奶是别人吗?”

    晨曦抬头看了她一眼,歪头想了一下,道:“奶奶是奶奶,不是别人!”

    孙振香笑着将她从椅子抱了下来,道:“那把秘密告诉奶奶!”

    晨曦靠近孙振香的耳朵,道:“奶奶,昨天叔叔和妈妈陪着曦曦睡觉呢,你别告诉别人啊!”

    孙振香笑道:“好,我不……”忽然她反应过来,惊喜地问道:“你是说昨天你叔叔和妈妈一起陪你睡觉了,是?”

    晨曦点了点头,道:“你不要告诉别人哦!”

    孙振香喜得合不拢嘴,道:“好,好!好孩子!你真是奶奶的好孩子!”

    赵阳正将药材背到平房上晾晒,晨曦的话他没听到,但孙振香的话他可听得一清二楚!孙振香那句话传到他的耳朵里,差点让他从站着梯子上摔了下来!

    晒完药材,赵阳向屋里说了一声:“妈,我出去一趟!”就向外走去。

    孙振香忙追了出来,道:“别先走!”

    赵阳只当没听见,几步就跑到了大门口,孙振香又忙喊道:“记得一会儿带副猪腰子回来!”

    赵阳听到这句话差点撞到门上!别说没发生什么事,就是发生了,以咱的身体用得到那玩意儿?不过,我跑什么?

    赵丙星从屋里出来,问道:“他跑什么?”

    孙振香闻言收了笑容,道:“不能跟别人说!”

    回过头则抱起晨曦,在她的小脸上亲了好几口,笑着问道:“曦曦中午想吃什么?奶奶再给你做拔丝地瓜好不好?”

    晨曦顿时拍着手叫道:“好啊好啊!”又想起赵阳这几天的教导,看着孙振香道:“谢谢奶奶!”

    孙振香又摸了一把她的小脸,笑道:“曦曦真乖!”又想道:“这样说来,明年开春就能翻盖新房了?钱够不够?不行就找大姐借点,总不能用孩子们的钱……”

    不说孙振香在那里浮想规划,却说赵阳出门之后就往大队院走去,一个是看看有什么新的问题,再一个是看看谭爽的情况。

    赵阳刚走到大队院那条胡同,就看到商年涛从大队院里出来。

    正好和他谈谈!

    “你过来一下!”赵阳站在那里说道。

    商年涛专门打听了赵阳来大队院的时间,没想到还是被撞上了!他一惊,却又扭过头去,装作没听见,一副不爱搭理的模样就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走了几步,商年涛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看到赵阳还站在原地,平静地看着他。

    他有些费力地转过头,又向前走了两步,想着直接,不管他!但是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赵阳依然站在原地,平静地看着他!

    那种平静的目光却带给商年涛很大的压力!他感觉嗓子眼有些发干,又咬牙机械地转过头却,想大步向前走去,却感觉两条腿像是灌铅了一般地沉重!

    过去就过去!我什么也不欠他的,怕什么?

    他深吸一口气,转身大步向赵阳走过去,向回走却没有刚才那种感觉了!

    商年涛走到赵阳面前,抬了抬下巴,道:“你找我什么事?有话快说,我的时间很宝贵!”

    赵阳不理他,而是沉静地说道:“你把我的信息泄露给了《天南周刊》。”

    商年涛眼皮一跳,冷笑道:“你什么意思?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你把我的信息泄露给了《天南周刊》。”赵阳又重复道。

    商年涛一副你不可理喻的模样,又斜眼看着赵阳道:“证据!如果没有证据,你还是免开尊口!”

    赵阳笑了笑,道:“天南省的宣传部长是我干妹妹的一个亲戚,你还要我给你证据吗?”

    商年涛一惊,却又想着天南离这里有好几千公里,赵阳怎么可能在那里有这么牛b的关系?!他嘴角一咧,打了个哈哈,道:“你是想向我炫耀你有多么牛b的关系吗?吹牛谁不会?我还有哥们的亲戚是省委书记呢!”

    赵阳摇了摇头,道:“你就没想过《天南周刊》为什么会道歉吗?”

    商年涛嘴硬地道:“他们道不道歉干我屁事?”

    赵阳不愿意再和他浪费口舌,还是直接了当一点!

    “我只是告诉你,第一,这件事我知道是你做的!第二,再有下次,别怪我不客气!听到了吗?”

    商年涛先是听得心中一震,有种掉头就走的冲动!不过,他转眼又想到,第一,赵阳肯定是在诈他!第二,赵阳肯定是拿他没有办法才说话吓唬他的!

    想到这里,商年涛自得一笑,道:“我也告诉你,第一,别tmd什么事都往我头上推!第二,我要做什么你管得着吗?想和我玩,你还嫩点,小子……”

    赵阳一笑,突然一脚踹了过去!

    呯!

    商年涛被踹得马上弓起了腰,接着腿一软跪倒在地!

    赵阳冷冷地注视着商年涛,道:“我的容忍你当成你为所欲为的依据了吗?上次诬赖我的事,我没和你计较,这次又给我带来这么大的麻烦,你真的以为我对付不了你?”

    商年涛喘了几口粗气站了起来,然后指着赵阳道:“姓赵的,你有种!你等着,有种你等着!有种你就打死我!要不然,老子tmd将你的消息报给所有的媒体!哈哈,你怕了!”

    呯!

    呯!

    呯!

    赵阳连续踢了三脚!第一脚踢在了商年涛的胳膊上,第二脚踢在了他的胯上,第三脚踢在了他的腿上!

    商年涛扶助着墙站了起来,指着赵阳的脸道:“有种!好,你真有种!”他深吸一口气,咬牙切齿地道:“姓赵的,今天你要不打死我,你就是我养的……”

    呯!呯!呯呯!呯呯呯!

    赵阳这几脚踢完,商年涛像狼一样看着他,叫道:“你有种,有种就打死老子,看老子早晚不弄死你……”

    呯呯呯呯呯呯!

    除了第一脚,赵阳这几脚踢得声势很大,却只是带来更大的疼痛,伤害其实不大!但是商年涛却到了承受的极限,呜呜地哭了起来,躺在地上打着滚叫了起来:“打人了!打,打人了……”

    赵阳作势又踢,商年涛忽然抱住了赵阳的腿,涕泪齐流地道:“别打,别打了!我,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ps:补更3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