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野医

第一三四 出去!

    呼!

    赵阳抓住方朋成的衣服把他从大门里扔了出去!

    对方朋成来说,这是一种很奇怪的体验:就在前一秒,他紧紧地抓着门框,下一秒不知怎么的,他还没感觉到,就被赵阳抓了起来,然后就向后飞了出去!

    被孙小眼扶住的时候,他还想不通,我明明用手抓着门框,怎么什么感觉没有就被扔出来了呢?

    听到插门的声音,这次方朋成不再向前撞了!甚至,他都没有再去敲门的打算,就好像赵阳那一扔把他所有的胆量和底气给扔掉了!

    看方朋成呆呆地站着不说话,孙小眼问道:“现在怎么办?”

    自从成为《天南周刊》的记者以来,方朋成的采访要求已经很少被拒绝了。对很多人来说,面对大的媒体的采访,都会有一个担心,那就是拒绝了,万一他们胡乱写呢?所以即使拒绝的也多会客客气气的,当然,一些媒体也不敢惹的就另当别论了!像赵阳这样的拒绝他的采访的,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真是出师不利啊!满怀希望、一腔热血赶来,却铺头盖脸一盆冷水就迎面倒了下来!

    方朋成看着眼前的大门,恨不能上去踹上两脚!不过,这个念头刚浮起,转眼就消失地无影无踪了!他吐出一口气,道:“小眼,你拍照了吗?”

    孙小眼皱眉道:“我机器还在包里呢,都没时间往外拿!”

    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就走!方朋成指了指大门,道:“把这个大门拍下来!”

    这种活对孙小眼来说没有任何难度。

    拍完照,问道:“下面怎么办?”

    方朋成脸上又挂上了一副成竹在胸的表情,道:“他不接受采访没关系,我们有的是人去采访!走,估计那个商百军已经把饭弄好了,我们先去吃饭,然后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哼,我就不信他不接受!”

    第二天早上,赵阳送晨梅去上班。

    两人站在车前说着话,看到晨梅白嫩的脸蛋在阳光照射下闪着柔润的光泽,赵阳不由伸出食指放在上面轻轻抚摸着,入手滑软细嫩,让人有种咬一口的冲动!

    晨梅感到脸上酥痒痒的,嗔道:“讨厌,把手拿开!”

    赵阳一笑,刚想用行动回答她,耳中忽然听到轻微的喀嚓一声,他向右边望去,正看到方朋成和孙小眼站在隔着一条胡同的商百众家的平房上!

    想必他们也感觉到赵阳发现了他们,急匆匆地下了平房。

    晨梅也看到了那两个人,问道:“还是那两个记者?”

    赵阳转过头来,抱了她一下,微笑道:“没事,你去上班,这件事我来处理!”

    ……

    方朋成和孙小眼从商百众家里出来后,马上就去了大队院,能采访到刘娟也是很大的一个新闻啊!

    两人走到大队院后,发现刘娟正在做一套十分舒展的运动。

    这难道就是抗癌操后面的部分?一定是了!

    方朋成马上激动起来,仅这未流传出来的抗癌操就能写一个很轰动的新闻啊!他低声叫道:“小眼,快拍下来!”

    孙小眼迅速拿出相机,咔咔咔就是几张!

    听到动静,刘娟向门口看去,眉头不由皱了一下。这两人一看就是记者,但是,记者怎么会找到这里来了?

    看到刘娟停了下来,方朋成马上笑容灿烂地走上前去,道:“太好了!一看就知道娟姐的身体恢复得不错啊!”

    伸手不打笑脸人,刘娟只得回道:“谢谢!你们好!”

    方朋成笑容更加灿烂,道:“我们大家都在关注着你,看到你现在恢复这么好,我们都非常高兴!对了,你刚才练的就是抗癌操的后面部分?”

    刘娟平静地问道:“你们是?”

    方朋成眼睛一转,笑道:“我们都是你的粉丝,这次专门来探望你的!”

    说完,看到刘娟一点也不相信的眼神,他忙又说道:“同时,我们也是《天南周刊》的记者!介绍一下,我是记者方朋成,这是我们的摄影孙颜!”

    刘娟眼中闪过一丝忧色,这两人该不是来采访赵阳的?难道他们从我这里查到了什么线索?

    方朋成看着刘娟的表情,继续笑道:“娟姐,我们大家都很关心你,我这次来是想对你做个专访,了解一下你的近况,你看……”

    刘娟回过神来,摇头道:“我不接受任何采访!”

    为了练习抗癌操方便,她只穿了一件厚毛衣,在外面站了这么一会,感觉有些冷了,说完就往屋里走去。

    没想到方朋成两人竟然也跟着进了屋!

    刘娟站在门口,面色如霜地看着两人。

    但她明显高估了两人的脸皮厚度,方朋成从她身边走过,四处看了看,道:“娟姐这里很简陋啊!”

    刘娟微闭上眼,按赵阳教的方法呼吸了几次,再睁眼胸中的怒气已经散去。她转头看着两人,道:“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方朋成眼中闪过一阵得意,却陪笑道:“娟姐,你的粉丝数量已经突破一千万了?我们也算是代这上千万的粉丝对你做个采访,就是随便聊聊,你看成吗?”

    刘娟气得差点笑出来,道:“我的粉丝大多是病友,凭什么让你来代替?有什么话我们自己交流,用不着做什么采访!”

    方朋成轻松一笑,道:“娟姐,我发现你对我们有些排斥,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其实不用这样,我们这次来,是怀着真诚与善意的!就是想和娟姐你聊聊从得病以来和治疗过程中,你对生命的感想和感悟!”

    刘娟摇头道:“我的感想和感悟都写在了博客里了,也没什么聊的了!”

    方朋成又一笑,道:“可是,自从你得到赵阳的治疗的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却几乎是一段空白!我们大家对你的这一段经历很好奇,能聊聊这方面的事情吗?”

    他们知道是赵阳救了自己?是了,他们既然找到了这里,推断出赵阳是为自己治病的医生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刘娟眉头一皱,道:“你们说赵阳为我治的病,那你们就去问他啊!”

    方朋成自信地一笑,道:“我们昨天晚上刚从赵阳那里出来,今天专门来采访你的!”

    刘娟一笑,回身坐到床上,道:“我没什么好采访的!好了,我要休息了,请你们出去!”

    以她对赵阳的了解,他那性子,会接受他们的采访才见鬼呢!

    方朋成却好像没听到刘娟后面的话,笑道:“那我随便问你几个问题好吗?”

    刘娟脸拉下来,闭上了眼睛,一句话也不说。

    方朋成眼中闪过一丝恼色,微微冷哼一声,张嘴道:“娟姐,你能得到赵阳的治疗,生命有了保障,这是你的幸运!但是,咱们华夏有那么多得了癌症的病人还在死亡线上徘徊,你就忍心看着他们死去而不管吗?”

    有些话,尽管知道他的逻辑不通,但听了还是会让人上火!他说的这两件事有什么联系吗?而且,不正是想让广大癌症患者能够恢复过来,她才在赵阳的允许下将抗癌操免费教给了大家吗?而在他的嘴里,竟然是“眼看着他们死去”而不管!

    方朋成看到刘娟呼吸有些变粗,一撇嘴,问道:“娟姐,其实我们就是随便聊聊,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你说呢?”

    刘娟保持一种特定的呼吸频率,身体很快放松下来,她睁开眼道:“方先生,从一开始我就说清楚了,现在我再说一遍,我不接受任何采访!”

    方朋成没想到竟然接连被拒绝,终于有些恼羞成怒地道:“哦?这样啊!好,我就问你一个问题,一个问题总成了?”

    刘娟看了一下时间,十点已经过去五分了,往常正是和好姐妹们聊天分享的时间,现在却要面对这样讨人厌的一个人、这么烦人的一件事!

    “你问!”

    方朋成一笑,马上又转变为很认真的模样,道:“在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请教娟姐一个件事情:你是怎样找到赵阳来为你治病的?或者说,你们之间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吗?”

    真是……换个说法就不是问题了?

    刘娟面无表情地看着方朋成,道:“这就是你要问的那一个问题?”

    方朋成有些急躁地摸着头发,眼睛急转,忽然加快语气问道:“你觉得赵阳是一个冷血的人吗?请用“是”或者“不是”来回答!”

    回答nmlgb!

    一句问候对方女性家长的话差点从刘娟嘴里蹦出来!她冷着脸,向门口一指,道:“出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