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野医

第一二五 元旦节礼物

    很快元旦节就要到了。

    对于开店的人来说,越是节假日反而越忙,不过晨梅的运气不错,上次十一有曹佳两人帮忙,这个元旦有张倩帮着照看。

    张倩来店里帮忙,开始只是想和晨梅做个伴,也是对赵阳帮谭帅减肥的一种报答,没想到很快就喜欢上了这种与漂亮衣服打交道的工作。而晨梅对她在这方面的天赋和能力也是赞不绝口,已经和她商量着开一家分店或者童装店的事情了!

    对此,张倩很是心动。

    晚上回果园的时候,一轮明月照挂在半空,赵阳右手抱着晨曦,左臂则被晨梅挽着,三个人再加上跟在他们身后的小黑,慢慢地走在因到了冬天而变得沉寂的田间路上,晨梅就将她们的打算告诉了赵阳。

    想到自从开了这家店,晨梅每天都过得很充实,身上的悲伤气息也慢慢淡去,赵阳自然没什么好说的,表示了支持,只是要求她不要注意身体,不要累着。

    晨梅笑了笑,向赵阳身边又靠近了一些。

    有张倩在店里帮忙,赵阳也就继续过着带晨曦和捣弄药材的悠闲、“不知廉耻”的生活。

    不过,想到晨梅她俩在店里很辛苦,又到了冬季,女人一般都有手脚凉的毛病,就用一份暖宫补血的方子和秋天酿的苹果酒,炮制了几瓶对内叫“爱妻酒”、对外叫“逍遥养身酒”的药酒,让她们吃饭时温一温喝上一两盅,又做了一份“补气养元膏”让她们泡水喝,还有一分特制的卤肉,口味香而不腻,很是下饭。

    魏勋提着一大堆礼品来到赵阳家的时候,赵阳正在将一份配好的药材放在石臼里捣烂。

    这些药则是用来给赵丙星做药膳用的,孙振香的那份已经做好,用干净的白布包了起来。

    晨曦见惯了别人来送礼,看到魏勋走了过来,就坐在小板凳上一板一眼地道:“贵重的礼物叔叔是不收的,你拿回去!”

    魏勋将礼物放在门前的台子上,微笑道:“小朋友真聪明!”说着伸手要去摸晨曦的头。

    晨曦往赵阳身边一靠,喊了一声“小黑!”然后瞪着魏勋道:“你敢乱动,我就让小黑咬你!”

    魏勋看着像一头雄狮般走过来的小黑,仿佛自己稍微一动,马上就会被撕成碎片一般,哪还敢去摸晨曦的头?他马上闪电般地把手缩了回来,一动不敢动地站在了那里,咽了口口水,道:“赵阳,我是来给你道谢并道歉的!”

    赵阳摸了摸晨曦头上的布花,宠溺地道:“不要调皮!”又指了指靠近门边的凳子让魏勋坐下。

    等赵阳将砸成纤维状的药材用一块干净的白布收集起来,用绳扎上口子,魏勋又开口道:“赵阳,这次我老魏真是服气了!要不是你指出来,我还不知道我竟然得了那么难缠的病!”

    赵阳摆了摆手,道:“我都是瞎蒙的!”

    魏勋指了指赵阳,笑道:“赵阳,你啊,你可不要谦虚,你看的绝对很准!我这次来首先就是道谢来的,这些礼物……”

    赵阳一看到魏勋来找他,就明白他要么是为自己的病求到他头上,要么还是为了陈青龙。但是,不管是为了谁,陈青龙的话他肯定是不会帮他医治的!至于魏勋自己,糖尿病虽然很难治愈,但对有钱人或者治病不需要花钱的人来说,控制还是不难的,他自然然也不会出手!况且,赵阳一直希望自由自在,不希望成为别人的工具,魏勋的作法正是他的大忌!

    既然知道了他的目的,赵阳也不愿意和他兜圈子,直接说道:“感谢就不必了,礼物我也不会收!”

    魏勋飞快地看了赵阳一眼,叹了一口气,道:“赵老弟可是怪我上次带陈省长的儿子去找你?唉,这件事确实给你添了很多麻烦!不过,赵阳你也知道,我们那样的单位,我也是身不由已!不说了,这件事确实怪我!我这次来也是专门来给你道歉的!”

    赵阳淡淡地道:“过去的事就不要多说了!”

    魏勋长叹一口气,又满怀希望地道:“赵阳,对我这个病,你有没有什么好的治疗方法?”

    赵阳将孙振香喊了出来,将药包给她,告诉她哪样是她用的,和什么蒸在一起,哪样是赵丙星用的,又和什么蒸在一起。然后对魏勋道:“魏医生,我早就告诉过你,我不是医生,只是碰巧懂几个方子而已!”

    魏勋想到上次的情景,脸上马上火辣辣的,不过到底关系到自己的身体健康,他还是老着脸说道:“你那里有针对糖尿病的方子吗?”

    赵阳拍了拍自己的衣角,道:“魏医生,你找错地方了!要看病,你应该去医院!”

    魏勋陪笑道:“他们不是都不如你嘛!”

    赵阳皱眉道:“你走!”

    魏勋眼角肌肉顿时一阵乱跳!自己作为知名的医师,除了为某些有实权或者有影响力的领导及其家属看病,一向是别人来求他,他自己何曾被人扫过面子?但现在他却连发火的勇气也没有!

    想着曹华祥和赵阳的关系不错,而他曾作为曹华祥的保健医师,请曹华祥做个中人或许还有希望!于是他忙站起身来,“我这就走!这就走!你千万别生气!”

    赵阳指了指水泥台上的礼品,道:“把这些东西也带走!”

    ……

    曾经作为原省组织部长、现黄海市市委书记的曹为丰的父亲的保健医师不短的时间,这段经历确实可算作一份情份,而且明显看出来还会有升值的潜力,魏勋原本还不想现在用掉,但现在看来不用也没别的办法了!

    虽然在魏勋的照料下,曹华祥的身体并没有得到好转,但有句话说得好,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所以,魏勋说到自己得了糖尿病,去找赵阳而被拒绝了,想让他给说说情,曹华祥也不好拒绝,于是说道:“我帮你问问,不过,能不能成却不敢保证!”

    魏勋忙道:“曹老能帮忙我已经感觉不尽了!”

    曹华祥笑了笑,这个魏勋虽然人势力了点,但知道进退,工作上也尽职尽责,还算不错!

    接通电话后,曹华祥一说起魏勋在他这里,赵阳马上接了一句:“曹书记,你不用说了!我去省城看佳佳的时候,他带陈省长的儿子让我去给他看病!”

    曹华祥的眼神一凝,又微笑道:“好,我知道了!对了,最近佳佳和你联系过吗?上次你提前跑回来,佳佳给我打电话还埋怨你了呢!她去黄海前,还想来找你,不过时间太紧,没有来成……”

    挂了电话,曹华祥脸上的笑容隐去,看着魏勋道:“小魏啊,这件事我无能为力了,你另请高明!”

    听两人的对话,魏勋也能大体猜到赵阳会说什么,现在的结果也很明显:没戏!再看曹华祥的神情,这次不仅把那份情份用掉了,好像把他也得罪了!这真是,一举两失啊!

    孟学辉在元旦的当天也来到了龙窝村。

    还是和往常一样,他直接驱车开到了果园下面,提着一只编织袋站在外面就是一阵鸡叫。

    不过这次却很长时间没有得到回应,就在他想着是不是出现了意外,比如被赵阳给做成“鸡汤”什么的时候,转头看到小红从后面飞奔了过来,倒把他吓了一跳,赶紧把编织袋扔了过去。

    小红对孟学辉没什么好感,但对那辆车很熟悉,也更加喜欢编织袋里的美味,所以,在村里正追着一只狗跑的它一看到这辆车就跑了回来!

    编织袋里是一条专门从南方抓的野生一条眼镜蛇,在现在这个天气里本来就活力不足,面对小红这种杀蛇的行家,更是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很快就成了一条死蛇!

    孟学辉就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直到赵阳来找他,他才拍拍屁股上的土站了起来。

    回到坐了一会儿,孟学辉才有些迷茫地道:“大哥,唉,我今年要订亲了!”

    赵阳在杯子里加了一滴用那棵野山参作为主药的“参精补元露”递给孟学辉,道:“哦,这次回家相亲了?订亲是好事啊!怎么有气无力的样子?对象不好吗?”

    孟学辉也不说话,喝了几口加了“参精补元露”的水后,顿时感觉一股清气冲上头顶,人就感觉精神了许多。他将剩下的水一口喝干,咂巴了几下嘴,挑了挑大拇指,道:“好喝!再来一杯!”

    赵阳又给他倒了一杯。

    孟学辉抱着茶杯叹道:“对象是我父亲的战友的女儿,今年二十岁,是文工团的,人长得挺漂亮的!不过也说不上好还是不好,就是,唉!”

    赵阳笑道:“那不是挺好吗?难道得了婚前综合症”

    孟学辉苦笑地摇了摇头,不知道要说什么。

    赵阳喝了一口水,含在嘴里,等口腔里“参精补元露”的药气浓郁起来才吞下肚去。

    孟学辉也慢慢地喝着水,过了一会叹气道:“总觉得不对劲啊!”

    赵阳道:“婚前综合症!”

    孟学辉苦笑道:“大哥,不要取笑!”

    赵阳不屑地道:“苦恼个屁!你三年之内要禁欲,想这么多干什么!”

    孟学辉抹了抹鼻子,道:“说这个干什么?没意思!”

    不过,说到这里,他的情绪就好了很多。

    又聊了一会儿,孟学辉一拍脑袋,道:“差点忘了,曹佳那个小妮子让我给你带了份礼物!”

    说着跑到外面,搬进了一个箱子,又道:“那小妮子说了,只能你自己打开,不让别人看!”

    赵阳笑道:“打开就行,反正她也不知道!”

    孟学辉脸皮一阵抖动,摆着手道:“算了,我可不愿意招惹她!”

    赵阳看到了吃饭时间,就带着他回到了老宅。

    晚饭后,一直等到晨梅回来,又陪着聊了一会儿天,到了九点多孟学辉才离开。

    话说赵阳三人回到果园后,看到了那个包装箱,得知是曹佳送给赵阳的礼物,晨梅微笑道:“里面是什么?”

    赵阳道:“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晨梅却道:“是送给你的礼物,我哪好意思看?”

    赵阳苦笑。

    将已经睡着的晨曦放下后,他把晨梅拉住,笑道:“咱俩还分什么彼此?一起看!”

    晨梅站着不动,赵阳亲自上阵,将包装箱放在了桌子上,只见包装箱上有一些快递单,在产品名称的位置写着“电脑配件”四个电脑打字。

    赵阳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不过看到晨梅就站在边上,他也直好用水果刀将胶带划开,打开一看,他的眼皮顿时跳了起来!

    晨梅一看噗嗤笑了出来,接着趴在椅子上笑得花枝乱颤!

    只见箱子里放着一只充气娃娃及名器一、二、三……

    赵阳记得上次曹佳和他打电话,得知他竟然还和晨梅分房睡的时候,她很是同情地道:“赵阳哥哥,你太可怜了!我要帮你一把!”

    这就是她所谓的帮一把吗?!

    ps:晚了一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