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野医

第一一六 省长要见你(上)

    因为买的药材很多,药店还有礼品赠送:一桶四升装的花生油加一只不锈钢烧水壶。

    这可算得上意外之喜了!那只烧水壶正好用来煎药用!

    回到家,按量称出所用的药材,赵阳就从洗药材开始,详细讲解了洗、泡、煎三个方面要注意的事项,尤其讲到煎药的火候控制。

    中药在煎煮方面一般遵循着先大火煮沸后转小火,这样易于逼出药材中药力。不过,煮沸后的时间控制上则有很多讲究了。

    一般来说,头部的疾病,水开后再用小火慢煎5到10分钟的时间就可以了,这是取药的“轻清之气”,使药气易于到达头部;病在胸腹,一般要煮到半小时左右,再往下,治疗腰肾及人体下部疾病的时候,则最好煮到40分钟以上,取药的“重浊之气”,以直达病位。

    像孔德运生病的部位在肺部,将药汤煮沸后还需要再用小火煎煮半小时。

    赵阳随讲随做,很快屋子里就弥漫起药的香气来。

    往常做饭时的水汽总让孔德运有不适的感觉,但闻到这种药香,除了最开始有些气闷外,后面却觉得喘气不像原来那么费力了!

    赵阳又向孔英她们说道:“中药一般能熬好几和,但是为了保证疗效,只取前两和服用就好了!当然,为了不浪费,熬完两次后,还可以多放点水煮出来给你爸爸洗手、洗脸、泡脚或者用来给他洗衣服,这些都是好的!”

    这时柳玉桃已经将钢精锅用开水刷得干干净净的了,问赵阳道:“你看这样子可以了吗?”

    这锅是用来煮《润肺驱邪膏》的。赵阳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又在一边指导着她们泡洗药材,然后加上水放在平时用来煮豆浆的蜂窝煤炉子上煮着。这个不是一时半会能煮好的,等着就行了。

    忙活完这些,赵阳又问孔德运:“闻着这个药气是不是感觉心里轻快些?”

    孔德运激动地道:“是啊!这里原来像压着一块石头一样,现在轻快多了!”

    其实对于孔德运来说,药气所起的作用只是一个引子,心理的作用才是最主要的!

    像他这种情况,身染重病,家里又没有钱,社会上也没有人帮助,亲戚朋友平时也基本上不来,心理的苦闷无助可想而知了!现在有人能看望他,还给他买药煎药,即使一分药力也就能发挥到十分的作用了!

    赵阳摸了摸孔德运身上的被子,又潮又冷!

    其实像这种储藏室,直接接地面,一天又都不能见阳光,再加上通风不好,潮气肯定比较重,于是嘱咐道:“你的被子、褥子和垫子凑着天好就晒晒,对你身体有好处!还有你们的,也要保持干爽,不然时间长了会生病的!”

    柳玉桃忙答应下来。其实不是她犯懒不去晒被子,只是她家里就这两床被子!以前挣的那点钱只够买药、交学费和生活费,有被子盖就行了,哪有钱再添新的呢?

    现在好了,赵阳他们买的药至少能用两个月的,家里也就能喘口气了!真要是能把孔德运的病治好了,那生活就真的能好起来了!孔英的学习成绩再像初中时那样好的话,她也就没有什么别的要求了!

    想到这些,柳玉桃感觉生活终于不再是日复一日的忍受,她终于能看到了希望!

    这时孔英问道:“赵阳哥哥,半小小时了,药能喝了吗?”

    赵阳略微深吸一口气,感觉肺部最下面两指的地方药气还不能到达到,就说道:“再等等!”又问孔德运道:“你平时是不是凌晨三点到五点的时候会醒一次?”

    孔德运吃惊地看着赵阳道:“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在每天凌晨三点到五点之间,他确实会因为剧烈的咳嗽醒过来!

    “每天一到你说的这个时间,我就会咳的非常厉害!这,这是不是不好啊!”

    其实道理很简单,这是因为在这个时间段是肺经当令的时间。这时,肺部的气血量会增大,也是人体对肺部进行“排毒维护”的时间,自然就会触动病变的部位,也就容易造成有肺部疾病的人醒过来。

    赵阳安慰道:“不要担心,咳嗽是你的身体对肺部进行排毒,也是好事!”然后又说道:“我是想说,你可以凑这个时间起来自己熬药,闻药气,喝药,这个时间也正好加强肺的恢复!不过一定要注意保暖,千万别冻着!”

    孔德运一听也是,这样还可以不把柳玉桃娘俩给吵醒了。

    说着话,赵阳对孔英道:“药好了,端来给你爹喝!以后就按这个时间熬药!”

    孔英答应一声,赶紧去把壶端出来,曹佳则帮着拿了一只干净的碗放在桌子上,药汁倒干净,也刚好满一碗。

    毕竟已是冬天,储藏室也偏冷,只冷了一分钟的时间,赵阳就让孔德运趁热喝了下去。

    这《固金养心汤》因为有甘草百合等药,喝起来不算多苦,但是一大碗喝下去,也让孔德运的舌根发木!

    药汤的优势一方面是液体,二是有热力相助,两者都能加快药力的吸收。在赵阳的眼里,这碗《固金养心汤》一进入孔德运的肚里,药气很快升腾起来,将他的肺和心脏包裹了起来,两者的气血很快有了少许的提升!

    喝完药,孔英忙接过碗来,然后有些紧张地问道:“爸爸,你感觉怎么样?”

    孔德运一脸慈爱地看着她道:“这才刚把药喝下去,起效哪有这么快啊!”

    话虽这样说,但孔英还是注意到他说话的声音不像原来那样沙哑和有气无力了!这种细小的差别外人可能不会注意到,但作为最亲近的人,孔英却能分辨得出来!

    她惊喜地喊了一声“爸!”然后又看了赵阳一眼,似乎看到一个奇迹马上就要实现了!

    当然,这个奇迹现在连萌芽都算不上,但好在已经开始!

    而过了两三分钟后,孔德运也切切实实、真真正正地感受心脏有了明显轻松的感觉,原来无力、憋闷的肺部也滋润起来,腹部更是暖暖的,像是一股泉眼再向心和肺输送着能量!

    当然,这种变化,只是像疲惫不堪的人能够停下来就感觉到很轻松一样,孔德运身体的改变其实很微小,也是心理大于实际的一种情况!但是,以前吃那些贵得吓死人的药也不是现在的感觉啊!就像看到寒冬之后大地冒出来的小草芽,只是最为微小的利好改变,都能给他和他的家庭带来极大的希望和改观!

    孔德运将他的感受说了出来,柳玉桃和孔英顿时喜极而泣!

    商雨晴三人见状也跟着抹起了眼泪。

    赵阳就将位置让了出来,到过道里看药熬的情况。

    过了一会儿,孔英走出来,红着眼对赵阳道:“赵阳哥哥,谢谢你!”

    跟着出来的曹佳则调笑道:“你要怎么感谢我赵阳哥哥呢?”

    赵阳举着锅铲作势要打,曹佳却又赖皮地上前抱住了他的胳膊,撒娇道:“赵阳哥哥,还有你治不了的病吗?”

    赵阳哼了一声,道:“我治不了厚脸皮,大舌头!”

    商雨晴和元月还有孔英就都笑了起来,曹佳放开赵阳的手,嘟着嘴道:“赵阳哥哥,你讨厌死了!”

    赵阳笑着摸了摸她的头,然后打开锅盖,看药汁的浓度。

    毕竟是制作膏药,经过熬煮和反复过滤,到最终制作出来十六块膏药,足足花去了两个小时,时间已经到了晚上的六点半了。

    因为家里太过狭窄,屋里还有一个病人,柳玉桃就打算请赵阳他们去饭店里吃一顿。

    他们哪里会答应!况且,作为病人的孔德运还没有吃饭,难道还要等他们吃完再吃吗?

    但是柳玉桃却抓着赵阳的手不放,道:“小区有家家常菜馆,饭菜干净,也不贵,就一起去吃点!”

    孔德运也在屋里喊道:“你们去就行了,我中午饭吃得晚,现在一点也不饿!”

    最后商雨晴道:“别争了,就去你说的那家饭店!不过,今天说好我要请赵阳他们的,你到下次再请!”

    柳玉桃还要说什么,曹佳就抢着说道:“阿姨想请客还不易?明天早饭请我们也一样啊!”

    柳玉桃忙道:“往后你们去阿姨那里吃早点都免费!”

    曹佳就狡黠地向赵阳挤了挤眼。

    赵阳不由一笑,柳玉桃不知道,除了商雨晴,很快他们都要离开宁沅了!

    那家菜馆店面不大,不过饭菜很精致,价格也很公道。赵阳让先店里做了一个凉拌百合和一份老鸭汤先给孔德运送去,然后他们才要了几个菜吃了起来。

    吃完饭,又给商雨晴“声疗”,巩固她头部气血有序运行。接着又去送曹佳和元月,幸亏她们今晚还是住在一起,不然他就要送两次了!

    等他回到诗韵小区又过了八点半了!

    刚走到楼下,一个西装革履、带着眼镜、文质彬彬的男人已经等在了那里!

    一见面,那个男人就走到赵阳身前一米的位置,微笑道:“您好,您是赵先生?我是……”

    赵阳也不去理他,直接拿出钥匙开门,然后快步向电梯走去。

    那个男人眼中闪过一丝恼怒的神色,但很快又隐藏了过去。他忙伸手扶住门,也跟着走了进去,继续笑道:“赵先生,我是陈省长的秘书丛岳,我今天来……”

    陈省长的秘书?赵阳一想也就是他家的事!这两天,曹佳已经将陈青龙烧伤少女的事告诉了他。不管陈青龙得的什么病,他本来就不会理会,又发生了这件事,那就更没有可能了!

    电梯门打开,他又直接走了进去!

    丛岳深吸一口气,跟着进了电梯,脸上带公式化的微笑地道:“赵先生,你好像很不欢迎在下啊!不过,我来是传达陈省长的话的,你还是听一听的好!”

    赵阳看着电梯上的数字由一亮到了五,一言不发!

    丛岳看到电梯停下后,赵阳二话不说就往外走去,终于沉不住气,问道:“你就不想听听陈省长到底说了什么吗?”

    赵阳掏出钥匙将门打开,丛岳忙叫道:“陈省长说要见见你……”

    门呯的一声关上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