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野医

第一一零 喊几声治头痛

    在学校里,周一到周五几乎没有什么差别,每天随着上课时间的临近,熙熙攘攘的人流开始涌向校园,然后开始一天的学习生活。不同的是,有人争分夺秒,有人度日如年。

    不管怎么说,周一过后是周二,而周二的上午也在四节课后结束。中午吃过午饭稍事休息接着开始下午的学习,再经过两节加起来只有九十分钟的课后,又到了曹佳和元月她们舞蹈训练的时间了。

    赵阳跟着两人进了校园,来到舞蹈训练室,让曹佳两人先去和商雨晴说。

    或许经历过太多生活或大或小的欺骗,现在人们已经不再相信哪怕真诚的好意。赵阳不介意为别人看病,却不愿意被当成别有用心的骗子!

    还有一点就是,人们对送上门的东西往往不会放在心上,更不会去珍惜与看重,这种心态对治病是不利的!

    况且,除了最亲近的几个人,已经很少有人值得他去主动去看病了!

    曹佳向商雨晴说明情况之后,商雨晴虽然对赵阳能看出她患有神经衰弱的病有些惊讶,但还是皱眉向赵阳那边看了一眼。

    元月见状忙补充道:“商老师,我的头痛病就是赵阳哥哥为我治好的!”

    商雨晴不由又看了赵阳一眼,他年纪轻轻的也会看病?

    因为上高中时家里出了点变故,她开始拼了命的学习,每天看书都要到一两点,早上五六点钟就又起床。这样连续拼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她的成绩终于名列前茅,同时也患上了神经衰弱的毛病。

    这些年来,她也找过国内许多专家看过,既有中医又有西医,却大多是当时见效,不久之后又会犯起!

    最后找到了国内最有名的一名神经内科的专家,经过她的治疗,加上一些药物的辅助,只要情绪稳定,她的睡眠问题已经基本上得到了解决。

    但是昨天下午,因为赵阳的原因,情绪变化幅度又有些大,她马上意识到晚上睡觉会有些问题,于是提前吃了药。但一直折腾到了晚上两点多,精神明明疲惫得不行,但还是不能入睡!后面的时间里也是时睡时醒,等到天明以后,她感觉比连续练了两天的琴还要疲累!

    今天上午强撑着上完四节音乐课,她感觉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满以为中午能好好睡个午觉,结果身体一粘床,眼睛却怎么也合不上了!

    这都是赵阳害的!

    可是,她现在感觉自己的脑子里好像有一万只蜂子在嗡嗡地叫着,那种不得安宁的痛苦不落在自己身上很难说清其中的万一!

    曹佳看商雨晴皱着眉不说话,不解地道:“商老师,你犹豫什么?难道我们俩还会害你不成?”

    商雨晴叹了一口气,道:“好!”

    想到赵阳给她看病可能还要脱衣服什么的,在学校里不太合适,曹佳就问道:“商老师,你是去我哥哥住的地方还是到你那里呢?”

    商雨晴嘴角一动,眼神从赵阳身上掠过,然后语气淡淡地道:“到我家里!”

    如果想着趁机占便宜或者图谋不轨的话,呵呵,自己包里那只高压防狼笔和高浓度喷剂就有了用武之地了!如果不够,自己卧室里还有一只小巧的喷火桶,瞬间300度的高温想必能给他留下终身难忘的记忆!

    商雨晴也想早点摆脱这种让人崩溃的折磨,她立即找来一个老师帮她指导学生的训练,然后带头往外走去。

    赵阳医术再高明,也是针对疾病的,他当然不可能看出商雨晴会有这样“危险”的想法,也面色如常地跟了出去。

    眼睛的余光看到了赵阳的表现,不知道为什么,商雨晴突然想他最好带着某种目的才好!那时她是用辣椒水呢?还是用电击呢?

    看到商雨晴诡异的表情,赵阳忽然有种小时候看鬼片的感觉!这是怎么回事?

    好在一出门商雨晴就戴上了一只墨镜。有了墨镜的遮挡,她给人的感觉也不过是冷漠一点,总好过看刚才那种女鬼似的表情!

    商雨晴的家处于省大学城、七中、十九中之间,小区名为“书香宅第”,有池有亭,有花有竹,环境很是优雅。当然,这些景观占地面积都只有七八个平,只是那么一个意思而已。

    上了楼,一进商雨晴的家,众人马上感觉到一股清凉之意。

    只见地面不是铺的地板,而是黑色的大理石。门口桌上摆放着一盆硕大的滴水观音,电视机旁边则放着一瓶青翠的富贵竹,在阳台上放着一盆长到屋顶的发财树,其它边角地方也放着诸如吊篮和鲜人掌等植物。然后在靠近卧室的墙边还着一只鱼缸,上面也漂着几根水草。

    这些花卉再加上房间的装饰,给人一种清净的感觉,但赵阳看到后却皱了下眉头。他能理解商雨晴是想要一种寂静的环境,好让她的心能够平静下来。不过,她的神经衰弱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心肾二气失衡,而这些布置”阴气”太过了!在阴盛阳衰的环境里生活久了,即使是正常的人也会受到不好的影响,何况商雨晴这种本来身体就有问题的人呢?

    商雨晴却没有感觉到,一进房间她深吸了一口气,转头问赵阳三人道:“怎么样?我这房间布置还行?”

    曹佳两人赞不绝口,赵阳却直言不讳地道:“这种环境对你的身体不好,要改!”

    商雨晴眉头一阵跳动,不悦地道:“哪里不好了?你说说!”

    赵阳摆了摆手,道:“先看病!”

    有什么好说的?他达到“体逍遥”的身体的感知是不会错的!

    当然,他也知道,这种布置是商雨晴心理需求安宁的表现,又是她用心布置出来的,一见面就说布置地不好,肯定是有理也讲不清的!但是,一旦将她的病治好,再让她按照他的要求进行布置,那就一切好说了!

    商雨晴到底不是那种仗着漂亮就自以为是的浅薄女子,赵阳来给她看病,她还是要讲些礼貌的!于是她压下心中的不服气,问道:“那麻烦赵先生了!请问要怎么看?”

    曹佳道:“商老师,去你的卧室!”

    不管古今中外,女孩子的闺房都是不能随便进的!

    商雨晴皱眉道:“赵先生不是中医吗?你们看病不是望要闻问切的吗?”

    言外之意是问他,看病怎么还要去她的卧室呢?

    赵阳微笑道:“我今天是给你治病的!”

    商雨晴一想也是,自己得的神经衰弱他已经知道了,还用看吗?

    不过,神经衰弱的病因有很多种,他怎么不问就直接开始治疗了呢?

    中医治疗一般不是开药方吗?开药方在哪里不能开?

    或者是针灸?可是他是空着手来的啊!

    还要去卧室!

    于是,她紧了紧包,看赵阳的目光就有些奇怪了!

    赵阳却指了指大理石的地板,道:“你有垫子吗?需要平坐,这个太凉了!”

    商雨晴看了一眼曹佳,当然什么也看不出来了!但她还是略带疑惑地说道:“那去我的练琴室!”

    练琴室布置就简单地多了,除了一张古筝一张垫子和一张水墨画外,房间里再没有其它任何东西!

    不过和外面不一样,练琴室铺了地板。

    因为供了暖气,房间里也不冷,赵阳就脱了鞋盘膝坐下,同时指了指对面的位置,道:“你坐我前面!”

    商雨晴依言坐在赵阳对面,向后靠了靠,又问道:“然后呢?”

    商雨晴全身气血的运行状况都反映在赵阳眉心的气血之镜上,自然也就看到了她头部气血运行一片紊乱,如果带银针来的话就很简单了,赵阳有信心只用一针就能将紊乱的气血理顺!

    当然,没有银针也没关系,可以通过穴位按摩一样也能实现这个目的。不过,以商雨晴防贼的心态,这个方法可能不会被她接受。也幸亏赵阳没采用按摩这个方法,不然,说不定会出什么乱子呢!

    赵阳这次依然打算采用六字真言为媒介来控制她的气血运行的办法来为她理顺紊乱的气血。现在他在大的方面影响他人的气血运行方面已经很熟练了,但在细微的方面,却还是需要对方的配合。

    因为是要调理头部气血运行,所以赵阳只要求她跟着发出六字真言的第一个字就可以了:“你像我这样发这个音:嗡!”

    赵阳发出“嗡”的声音的时候,坐在他对面的商雨晴感觉身体微麻,似乎全身上下所有的细胞都跟着颤栗起来。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近在眼前的赵阳,她忽然感觉有些害羞,张了张嘴,小声地念出了这个字:“嗡!”

    赵阳也不以她的声音太小为意,而是继续诱导道:“对,跟我念:‘嗡’!”

    商雨晴声音依然不大:“嗡!”

    赵阳又点头道:“声音大一点,嗡!”

    商雨晴声音大了一点:“嗡!”

    曹佳和元月站在一边好奇地看着,过了一会儿,曹佳向元月低声笑道:“你看像不像大牛和小牛在叫唤?”

    元月白了她一眼,却觉得她说得确实很有道理!

    却说商雨晴跟着念诵了几遍之后,心情就慢慢平静下来,而且脑子里那些乱糟糟的感觉虽然还在,却像隔了一层玻璃一样,并不是太难受了。

    赵阳沉声道:“再大声点,嗡!”

    商雨晴忍不住用尽全身力气喊出了这个字:“嗡!”

    喊完这个字,商雨晴感觉全身一松,头脑一阵发白,接着赵阳那一声“嗡”如春雷般响在了她的脑海里,让她感觉天地都跟着一阵摇晃!

    等她回过神来,感觉脑袋沉甸甸的,没有了那种如杂草丛生般的烦乱,但也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好的变化。

    这时,她看到赵阳伸手摸向她的耳朵,奇怪的是,她的心中没有兴起任何抵抗、躲开的意思!

    赵阳的手在她的耳朵上轻轻揉了几下,又顺着她的脖子理了理。

    揉耳朵的时候,商雨晴感觉暖暖的,很舒服,而捏她的脖子的时候却有种火辣辣的痛!但是,伴随着这种火辣辣的痛感,仿佛有什么东西从脑袋里流了下来,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她就感觉大脑渐渐清明起来!

    ps:感谢书友们的评论。有些错误和尚码完补更后就去修改~今天还有一单补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