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野医

第五十九 宗师级正骨大师

    赵阳摸到元月肝俞穴旁边的胸椎有些微移位,马上就仔细检查该穴位附近经脉气血运行情况,并随口问道:“你后背是不是受过什么伤?撞伤、摔伤或者挤压伤什么的?”

    赵阳的手指粗糙而温热,这让元月既感到温暖又感到羞涩,她闭着眼道:“没有受过什么伤啊!”

    其实想想也是,出生在她这样的家庭里,又是女孩儿,肯定受到更多的关心与呵护,基本上也就杜绝了受意外伤的情况。

    秦佩玉想了想,有些不确定地说道:“元月在小学时学过一段舞蹈,是不是那时候摔着了?”

    元月现在体形虽然丰满,但体形美好,身体协调,应该是当时练过舞蹈的缘故,赵阳想着是不是让晨曦练上一段时间的舞蹈呢?又想到瑜伽不错,或者他自己编上一段体形操什么的也不错。

    而元月听到了秦佩玉的话则道:“没有,那时天天就是练了基本功,学了几段芭蕾舞,不记得摔倒过!”

    听赵阳的意思,应该是元月曾经受过不轻的伤。但是,除了元月上小学的时候她比较忙,对元月的关心较少外,自从元月上初中以后,她可是把生活的重心放在了她的身上,确实没有元月受伤的记忆,不然她肯定记得的!

    “那这样的话,元月就应该没受过这样伤!”

    曹佳这时却接口道:“谁说没有!阿姨你忘了,上初二的时候,因为陈青龙老是欺负我们班的女生,我们和那小婊子养的打过一架!”

    秦佩玉暂时不去计较曹佳说的脏话,皱眉道:“你还好意思说这件事!当时要不是你跟元月把陈青龙的耳膜打穿,你爹怎么会和子诩交恶?你知道这对你爹的工作造成了多么大的影响吗?”

    曹佳却扯着脖子叫道:“mb的这王八蛋不打了元月一棍子,我们会往死里打她?没打死他算便宜他了!”

    秦佩玉一惊,凤目一瞪,双手紧紧握住,怒道:“什么?他打了元月一棍子?你们当时为什么没跟我说?”

    曹佳抽了抽鼻子,小声地道:“还不是元月害怕你担心她!”

    秦佩玉很快想到,正是从初二下半学期开始,元月就有了头痛的毛病!但她看到赵阳正在仔细给元月检查,就将呼吸放慢放轻,很快平静了下来,只是不带一丝笑容的脸平白增添了一份威严!这是长期作为上位者养成的独特气质!

    赵阳仿佛没有听到她们的谈话,自顾站起身来,拿起桌上的毛巾擦了擦手。

    他已经找到了问题的症结所在:因为胸椎骨的移位,造成一条非常不起眼的经脉受到挤压、淤堵,长时间的不通畅则造成了它的肿胀坏死,使得它不仅不能起到就有功能,反而成了输送“毒质”的源头!

    虽然事关自己的女儿,但秦佩玉还是沉得住气,只是期待地看着赵阳。而曹佳则忍不住问道:“赵阳哥哥,找到原因了吗?能治吗?”

    不怪曹佳这么上心,不说两人从小一起长大,上次打架那事,那一棍子本来是瞄准她打的!如果不是元月挡了一下,当时比现在还要瘦弱的她能不能挺住那一棍子都难说!这也是为什么她当时的反击那么凶狠的缘故!

    赵阳点了点头,同时又有些感慨。

    在华夏的中医传统中,望闻问切,把望闻问放在前三位,而把切放在了第四位,这不能不说是前人的智慧!

    赵阳因为有强大的“镜湖术”的缘故,向来只注重“望”字诀。当然,他的“望”和传统中医中的“望”字不同,功能也强大得多。但是,就像今天的事,如果他能早点问清楚,也就能更早更快地找到病因了!看来以后还是要多学习前人的经验,况且通过前面三步,他还能调整病人的情绪和气血运行,也对后面的治疗有帮助!

    曹佳看到赵阳点头,激动地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赵阳哥哥一定能治好元月的病的!”

    说着她的眼泪就流了出来!

    元月忙一手抱在胸前,一手拉了拉曹佳的腿。

    秦佩玉看到曹佳激动地哭了起来,忙将她拉在怀里,给她擦了擦眼泪,道:“这孩子,赵神医能治元月的病,这是高兴的事,你哭什么?”

    曹佳捂着鼻子停了一会儿,眨了眨眼,笑道:“阿姨,我这是高兴的!”

    赵阳没想到曹佳平时大大咧咧的,却是这样一个情感丰富的人!

    秦佩玉眼中也有些湿润,但她毕竟是成年人,能控制往自己的情绪,她抬头看着赵阳,问道:“需要我们做什么吗?”

    赵阳道:“不用,你们看着就行!”

    既然找到了病因,他很快就找到了相对应的治疗手段,这第一步就是将移位的脊椎骨正位!

    赵阳用温水洗了手,擦干,先用大指指和食指的指肚从元月的尾脊椎向上慢慢按摩到了颈椎位置。来回按摩了两遍,元月的脊柱两边的肌肉就彻底放松了下来。

    然后,赵阳又用两手的大鱼迹顺着元月的脊柱向身边两侧按摩。

    虽然力道并不重,但少女的肌肤如此的柔嫩,而赵阳的手也比较粗糙,刚在脖子挼了一下,元月就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而等赵阳按摩到尾椎位置,元月的整个后背已经变得红通通的,像是被胭脂浸过一般!

    赵阳又在元月后背几个点上轻轻揉了几下,元月绷紧的后背就放松下来。而此时,她的脊柱就明显地出现在了人们的面前!整体来看,那节只有稍微一点点移位的胸椎骨就能比较明显看出来和其它的不一样了!

    曹佳忍不住轻轻在那一节骨头上摸了一下,却被赵阳毫不留情地打了一巴掌!她吸着气摸着手,向赵阳皱了皱鼻子,却也不敢随便动手动脚的了。

    秦佩玉一直盯着那节移位的胸椎骨看着,似乎要把它记在心里,而眼中的冷意却是怎样也掩饰不住!

    赵阳能理解秦佩玉的心情。儿女身上的病痛,当父母的都会放大五倍十倍的看,虽然现在看到的是一节略微移位的胸椎,但在秦佩玉眼里,她想到的肯定是当时打在女儿身上的棍子!而想到这样的情景,哪个当父母的能忍受得住?相比较起来,秦佩玉的表现还算是克制的了!当然,至于后面她会怎么做,那就不得而知了!

    赵阳收敛心神,下手如电,手指准确地从每一节脊椎骨上捏过。

    虽然在外人看来,赵阳只是顺着元月的脊柱摸了摸,其实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包含了震、提、拉等手法。

    所以,当赵阳一动手,元月就全身一震,她用力憋住呼吸,不让自己发出声来。但这种感觉却持续叠加,并且随着赵阳的手往上移动,她对身体的控制也在减弱。当赵阳按摩到心肺位置的时候,她忍不住呻吟出来!

    听到自己发出这样奇怪的声音,元月羞得赶紧闭上了眼睛,又悄悄睁开一条缝向身边的秦佩玉看了一眼,发现她们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赵阳的手上,才松了一口气。

    随着赵阳的手一路按过去,元月顿时觉得一股热力从身体散发出来,而少女幽幽的体香也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赵阳的手按摩到了元月的颈部,元月就觉得大脑似乎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全身软软地使不上力气。

    但马上又感觉赵阳的手又顺着脖子往回按了下去。当他的手到达了胸腹交界处,元月感到他的手一停,然后听到“”的一声,她转头向身边的秦佩玉和曹佳看去,却发现二人一脸的激动、惊喜!

    赵阳手略微一停,又继续向下按完。再看元月的脊柱,已经恢复到最完美的状态!

    这是赵阳第一次为别人正骨,中医有一针二拿三药的说法,而他的正骨手法,不管是从力道的控制上、还是分寸的把握上,明显已经是宗师级的了!

    ps:这是今天第一更,还有一更,会比较晚,大家可以明天看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