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阴皇

第一章 无畏的少年

    ()自罗尊圣祖开天辟地,这一方广袤无边的天地里曾有三百神明,他们游走天地之间,坐谈论道,点化众生,传承道统,如今只剩下最后一位。

    ……

    青土皇州。

    越州,丹阳郡南乌岩城,深秋夕阳斜照,霞光染红半壁青天。

    乌岩城西侧的大西岭上,梯田层层叠叠,漫山遍野的种满了天下闻名的乌岩丹参,此时正是采收季节,孤峰徐氏的百余名家仆在山岭上采收丹参。

    在这些家仆中,徐青的年纪最小,身份也是最低的三等家仆。

    他在岭上最中间的那片地段,一个人要负责采收四亩地的丹参,身上的短褂破旧不堪,赤着脚在参田里劳作,双脚被沙石地里的碎砾刮出了几十道血痕,昨ri的旧疤刚愈合,新生的血痕又重新覆盖。

    他家里也是孤峰堡徐氏西府一脉的支室,只是家道中落多年,为了还债,六年前被迫入府为仆。

    贫困之中,徐青学会种参这门技术。

    乌岩丹参只能种植在这种粗糙的沙壤中,沙石尖砾密布,比双脚更惨不忍睹是他们这些家仆的双手。

    徐青用药锄在一株乌岩丹参周边三寸的距离轻轻刮开一个沙土锥,随后用手慢慢刨开丹参根须周边的沙土,这样就能不挖断丹参,免受责罚。

    他的双手早已被磨出一层厚如铁皮的老茧,粗糙如石臼,完全不像是一个年轻人的手,即便如此,尖砾还是会划伤他的手,留下一道道细小密麻的刮痕。

    每挖出五根整须子的乌岩丹参,西府都会按例赏一钱银子,哪怕是很少很可怜的赏银,他都格外的珍惜。因为只有还清四千两银子的债务和利息,他才能为自己赎身。

    在沙石密布的参田里,他小心翼翼的用手慢慢将丹参根须上的沙土拨干净,保证自己能完整的采收每一株丹参。

    从阳光晒去晨露开始,他就和其他的家仆一起在参田里挖参,干到夕阳斜照,一天忙碌下来,他采收了八十二株连细须都很完整的乌岩丹参。

    他没有片刻的停歇,像蜘蛛一般jing细,没有任何失手之处。

    天se渐晚,其他的家仆陆续收工,连监工们也都纷纷离开参田,只有徐青还继续在山田里挖参,因为他暗中修习祖传青阳功多年,比其他的家仆多几分修为,眼神好,手脚轻灵,反应敏锐,即便是天se暗一点也照样能采参。

    直到负责验参的管事黄五财气急败坏的在山下叫骂,他才准备下山,但他手里正好有一根大丹参挖了一半,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挖下去。

    这株乌岩丹参有点奇怪,se泽已然是紫红之中隐隐呈墨se,看起来更像是一株四五年期的丹参,而且根须扎的很深。

    参田通常是种一年歇三年,偶尔确实有一两株丹参当年漏收,后面再搁置三年就成了一颗老参。这样的参被采收之后,西府按照惯例会赏二两银子,抵得上很多家仆的半月佣钱。

    难得挖到这样一株乌岩丹参,徐青欣喜的想将这株老参挖出来多赚点佣钱,下手也就更轻更仔细,只是这株丹参的根须确实扎的太深。

    参根越是向下延伸,它的根须就越不规则,采收之时也越要谨慎小心。

    徐青用手摸着根须外层的沙土变化,凭借经验顺着根须向下刨,结果是将整个手臂都挖进去,这才摸到根底。

    他用指尖在下面拨弄着,忽然触碰到一个很硬很凉的东西,而且是很光滑的质地,圆形,不是很厚,外面缠绕着这株乌岩丹参的一层细绒般的根须。

    他感觉这个东西不简单,此株丹参可能正是因为遇到它才能长的如此奇特。

    他仔细一想也觉得就是这么回事,因为老丹参是几岁枯荣,它有老茎,老茎的外皮肯定很粗厚,而这一颗丹参的茎上外皮则是青嫩的,它只是比一般的丹参长的大很多。

    所以,它更可能是一年期的丹参。

    如果确实是新参,这株乌岩诞生的根须下面缠绕的圆物就肯定是好东西。

    徐青悄悄的先将这个圆物抠出来,拿出来一看,原来是一个圆形的墨se玉符,上面刻着很多非常古怪的花纹,散发出一阵清凉的气息,里面似乎有一种特殊的力量,隐隐能够牵引徐青体内的青阳jing气。

    当他顺势渗透一缕jing气进入其中,居然在里面发现了一些字符图案,像是一些玄学篇章。察觉此物很像是传言中的传功玉符,他很小心的擦拭干净,不沾一丝沙土,这才放进腰袋里。

    天se渐黑,在徐青采收这株奇特的老丹参时,其他的家仆早已收工回府,眼看他迟迟不肯下山,守在山下负责验参的管事黄五财怒气冲冲的拎着鞭子冲上山。

    徐青知道不妙,不动声se的先将刚采收的丹参放进竹篓,这才抱好竹篓迎着管事黄五财走下山。

    噼啪。

    身形臃肿肥胖的黄五财已经面目狰狞的扬起鞭子,恶狠狠的一鞭抽挞在徐青的身上,将徐青那件破烂不堪的短褂撕开,从后背到手臂都留下一道yin森森的血红se的伤痕,鲜血顺口撕裂开的伤口流淌。

    徐青悄然用体内的jing气修为保护自己,沉默不语的咬紧牙,继续向山下走去。

    黄五财骂骂咧咧的呸一声,显得无比晦气,跟在徐青身后又恶狠狠的再抽两鞭,这才得意忘形的jian笑一声,仿佛是无比的开心。

    孤峰堡徐氏世家有四大支脉,分为东、西、南、北四府,各有一名家主,据说是因为西府家主yin沉桀骜,西府中的家仆待遇最差,最受盘剥,好在西府的总管、管事都算不错,毕竟是同宗子弟,唯独这些外姓管事最可恨。

    尤其是这个黄五财,仗着自己是西府四公子的亲信,平ri里就喜欢欺负手下的家仆。

    在他手下做事,不管是徐青,还是其他家仆都只能自认倒霉。

    此人一贯是个jian佞媚主的小人,贼眉鼠眼,品格低劣猥琐,偏偏深得西府四公子的信任,体型虽然肥胖臃肿,修为却很低,若非是四公子的亲信,在这种武修世家之中早被人杀了无数次。

    黄五财连续抽打徐青三鞭,在徐青身上打出三道血淋淋的伤痕,他才觉得爽快,jian笑着。想到徐青祖上也曾是显赫一时,黄五财心里就更亢奋,更过瘾,恨不得再抽几十鞭,将徐青活活抽死才叫真的威风八面。

    似乎他要是能用鞭子将徐青活活抽死,整个西府的所有家仆管事都会害怕他一般。

    回到山岭下的草庐里,只有一名徐姓的老监工还留在这里清点丹参,此人品德端正,在丹参房里很有声望,若非黄五财是四公子的亲信,这份管事的差事本该是他的。他将徐青今ri采收的八十三株丹参摆开,正要清查一番,眼尖的黄五财已经看到那株难得一见的老丹参。

    黄五财贼睛一亮,露出一脸贪婪的神se,在心里暗骂:这个龟孙子倒是走了狗屎运,哼,你个龟孙子在府中也没有人撑腰,不过便宜是老子罢了。

    他冷冷的坏笑一声,挥手打发老监工先回西府,自己亲自清点一番。

    徐青的挖参手艺已经很jing湛,连带这株老丹参,八十三株乌岩丹参都是整须子,一丁点的毛病都挑不出来。

    这样的技术在西府已然是出类拔萃的厉害,无可挑剔,当然,这也是在鞭挞中煎熬出来的成绩。

    毛病或许是有的,徐青补漏的这株老丹参看成se肯定是五年期,三年期、四年期都不会有这种暗紫se泽。

    乌岩丹参最出名的地方就在这里,只要是五年期以上,乌岩丹参是越老越紫,滋yin补血的功效就越强,五十年期以上更是紫的发黑。

    要想真正判断出是几年期,那还是得看茎上的轮,这个就和树木一样,多一年就多一个年轮。

    徐青也是行家里手,他知道这颗乌岩丹参其实是很诡异的一年期,为了避免被人怀疑其中有玄机,挖出来时就用力拧掉了参茎,一点痕迹不留,让人看不出深浅。

    这就算是一个毛病。

    黄五财早已决定贪了徐青的这笔赏钱,故意漏过这一点,在簿子上登记为五年期的老丹参。

    他将算盘一打,按规矩该赏给徐青三两六钱的嘉奖,可他却和徐青推诿道:“你今天下来的太晚了,准备的赏银已经发光,明天再来领。”

    谁不知道黄五财就是一个下三滥的东西?

    这笔钱对徐青来说同样很重要,他的修为已经停在炼jing四重封顶的位置很久了,如果能有几两碎银,再加上手里的存银能买两粒补气丹,或许就能助他突破到炼jing五重。

    徐青隐忍的答道:“若是赏银都发光了,那就给个字据,我明ri来领。”

    黄五财微微一怔,没有想到徐青居然敢和他要字据,正要发飙,转念一想,就算是有字据,他不给,徐青还能怎么样?

    他真的就将字据写了出来,只是语焉不详,仅说是今ri欠银三两六钱,既不写明是赏银,也不写明是佣钱,更不签字画押,没有任何署名。

    即便如此,黄五财还是不痛快,将字据拿捏在手里,眼珠微微一转就计上眉梢,恶毒的坏笑一声,yin森yin气的哼道:“我看你小子在山上磨蹭到天黑才下来,肯定没按好心,说不定就偷了几株丹参藏在身上!”

    徐青心中jing惕,辩解道:“管事明鉴,我这株老参比一般的老参都长,须子又多,很难挖,我是想挖个整须子,自然要多花费一点时间。”

    黄五财估计也是这么回事,可他就是故意找茬,咒骂道:“你这龟孙子也别和我废话罗嗦,先让我搜身再说。”

    说着这话,他就颇有一番想要活动身体的架势的站起身,人高马大的站在徐青面前,又将桌子上的那根粗黑皮鞭握在手里,恶狠狠的威胁着徐青。

    徐青很清楚自己在西府的处境,现在也不是杀人灭口的好时机,就只能将随身的腰袋子丢在桌子上,张开双臂让黄五财搜查。

    他只穿了一身破烂不堪的短褂,不用查也知道身上藏不了东西。

    黄五财直接将他的腰袋子打开,发现里面居然有三两多的碎银子,还有家里的铜锁钥匙、一颗不知道来历的药丹丸子和一枚黑se玉符。

    黄五财暗暗咬牙,忌恨死了。

    徐青的家道虽已没落的厉害,祖上还是传下一栋很不错的小宅子,当初西府拿出借据想要霸占此宅,幸好有宗脉府的长辈开口说情,西府才未能得逞,只能让徐青入府为仆,替父还债。

    黄五财鼠眼一瞄又看中了那枚雕饰古怪的黑玉符,故意拿出来和徐青威吓道:“你一个卑贱如狗的东西,哪里来的钱财买玉符,何况是这种连我都没有见过的黑se玉符,我看你肯定是在府里做事的时候偷的!先没收了,等以后查明再处置你。”

    此物毕竟可能是一枚罕见的传功玉符,据说只有真正的玄门道统才会有这样的东西。

    徐青不可能放弃。

    他暗中戒备的提起体内的jing气,双手随之变得坚硬,答道:“这是我曾祖传下来的玉符。”

    “你曾祖?”

    黄五财仗着有府中的四公子撑腰,颇是嚣张的呸道:“你曾祖算个什么烂货东西,还不是死的和烂狗一样,我看你就是偷的!”

    “找死!”

    徐青双目神光如剑芒一般锋利的盯着黄五财,已然就要出手。

    黄五财被吓了一颤,心里一惊,转而觉得自己也在四公子的指点下练过几手,真要厮杀,他一巴掌就能拍死徐青,当即就真的一个巴掌扇向徐青,骂道:“龟孙子……哎呦!”

    徐青忽然一抬左手掐住黄五财的手腕,稍一用力,只用出半成力道就要捏断此人的手腕,他已经是炼jing期第四重的封顶修为,体魄练的扎实,jing气纯厚,半成力道也有数百斤的份量。

    黄五财未得徐氏祖传功法,粗陋练的那点根基虚浮不堪,怎么会是徐青的对手,一张肥脸早已疼惨白变形,歪牙咧嘴的哭声哀叫。

    直到这时,他才知道平ri沉默低调的徐青居然也有一身的武道修为。

    他匆忙求饶道:“哎呦,我开玩笑,开玩笑!”

    徐青不为所动,冷冷的伸出右手道:“将玉符还给我!”

    “好,好!”

    黄五财连声应承,立刻将那枚黑玉符放回腰袋中还给徐青。

    徐青知道自己既然出手,以后难免会遭人报复,但也没有什么好后悔的,索xing将事办完。

    他继续追问黄五财道:“该我的那份赏银呢?”

    “有,有,现在就有!”

    黄五财本来就是坏绝种,又胆小如鼠的jian佞小人,此刻惊惶惊恐,什么都要答应。

    徐青这才松开手,冷冷的注视黄五财,依旧是那番随时都能一掌拍死对方的神情阵势,黄五财胆颤心惊,只能将三两六钱的赏银也拿出来。

    徐青恶狠狠的将那份字据撕碎,哼一声,快步走出西岭的丹参园。

    夜se之下,银光如泉。

    徐青握着这枚得之不易的黑玉符,明知以后很快就会遭到报复,心中却是痛快。

    在他十六年的人生中,他从未享受过曾祖时的荣华富贵。

    在他年少时,他和父亲相依为命,ri子虽然贫穷,但也温馨,父亲总是尽可能地教导他,让他开心,过着和其他宗族子弟一样的生活。

    炉火边,父亲会一字一句教他背诵《太上玄真集注》,告诉他修行之路的奇丽壮阔,告诉他外面的世界何其jing彩,告诉他人生可以是有多么长远的千年之久。

    有一年,父亲难得在外面猎杀了一头罕见的妖熊,本该换购丹药治愈旧疾,却给他买了几瓶价值不菲的培基丹,为的就是让他能和其他宗族子弟一样,有一个很好的根基,还给他买了一身过年穿的新棉袄,一根糖葫芦。

    可惜,他那时太小,只知道自己开心,不懂得照顾父亲。

    父亲病逝后,他在西府中承受的所有苦难都只是一种磨砺,这些苦难全部加起来也没有失去父亲更痛苦,也正是这些苦难和失去父亲之后的艰辛让他坚韧的成长着,让他明白失去了多么宝贵的东西,让他理解了父亲当年的艰难,更让他变得坚强勇敢。

    在心海的世界里,他站在群山之巅振臂看着朝阳,俯览辽阔无边的世界,仿佛整个世界只有他一个人,他要像父亲所希望的那样,永远的活下去,用一千年的时间去见证世界的壮丽和辽阔无边,去实现他和父亲的那个共同的梦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