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0.第2400章 两难境地

2021-09-18 作者: 吹牛者
  第2400章 两难境地
  楚河看他吃得满脸都是点心渣滓和堆了一地的点心筐,哭笑不得。赶紧喝道:“吃不死你的!怎么买了这么多,一会怎么回去?”

  张毓赶紧道:“一会小店把东西送到府上就是,不知首长在哪里下榻?”

  “我就住在大世界的招待所里,你交到服务台就可以。”楚河说道,接着吩咐结账。

  作为元老,当然不会随身携带多少现金,张记不是元老院特供系统里的商店,自然不能元老的黑卡记账,所以朴智贤随身携带的是一本德隆的支票本,用多少现场填写。

  张毓拿过算盘和出货单,亲自打算盘。他的珠算原本就很好,这会更是有心卖弄,拨起珠子来如行云流水一般,便打算盘边唱品名、单价、数量,毫无停滞。不一便将账目算清,唱了出来。

  楚河在支票本上填上数字,这才盖上了随身的戒指花押章--这支票便可以拿到任何一处的德隆支行和德隆的联兑字号换成现钱。

  “这是不记名的,可别丢了。”楚河递过去的时候笑道。

  “首长说笑了,您这一笔生意,如今顶得上小店一周的销售额了。小店敢不仔细收着。”张毓说。

  目送着楚河一行离开,张毓看着眼前堆积如山的点心篓点心盒,一点都高兴不起来--若是在平时,在这生意清淡的时候做成这么一笔大买卖,他得高兴好几天,但是这会他却只觉得心里沉甸甸的。

  已经在楚元老面前表了态,自家参加南洋的募股更不能推脱,多多少少都要参加一些。

  但是这钱从哪里来呢?
  张毓不用看账本--账本他早就翻烂了,不论是张记食品还是张家老铺,账底子他一清二楚。就两个字:没钱!

  如果不参加这次南洋的筹款,不但有欺骗楚元老之嫌,在元老院那边也是无法交待的。不管自己怎么强调困难,在元老们看来这就是“态度敷衍”、“不配合”,再上纲上线那就是“有二心”……

  张毓冷汗涔涔,思来想去。这事只有去和爹商量。

  第二天晚上,张毓回了家。

  张家自打搬入了新的宅邸,也按照大户人家的规矩,用上了门房,也买了几个家人使唤。他这个大少一进大门,门上的僮仆便一迭声的往里面传报。

  张毓近来极少回家,他刚进堂屋,张母已经在等候了。

  原本多日不见的母子相会,正是母慈子孝的温馨时刻,然而张毓眉头紧皱,进得屋来,草草见过礼便坐下了,满脸都是有心事的模样。

  张母见他眉头紧锁,不禁上前问他:“毓儿,怎么了?生意上有了难处?”

  张毓不答,只是问道:“娘,老豆呢?”

  “刚从大世界店里回来,在里屋歇着呢。”母亲絮絮叨叨,“他也老了,还不肯多歇着叫伙计们去做,非得在炉子前盯着。我都说他:你这点小生意,还这么上心做什么?做一年都抵不过儿子一天的的买卖……”

  “阿娘,把老豆请出来,我向和他商量事。”

  “你老豆都睡着了……”

  “我有急事。”

  张毓的母亲吃了一惊,儿子这表情和语气大异往常,显然是有了大事。她不敢怠慢,赶紧起身往后走去。不多片刻,张毓爹便揉着眼睛从后面出来了。

  张毓的父亲虽然睡得迷迷糊糊的,但是听老婆说儿子“有急事商量”,顿时清醒了一多半。赶紧披衣起身来到堂屋里。

  父子之间顾不上客套,老爹还没坐下,便问道:“毓儿,有什么急事?”

  张毓看了一眼屋外的院子,张毓母亲知道儿子有机密话要和父亲讲,当下把廊下听差的女仆打发了出去。

  张毓压低了声音:“阿爹、阿妈,有个事需要和爹商量一下,家里还有多少现钱?”

  张母吃惊道:“毓儿,你要做什么事需要家里拿钱了?”

  张父没有说话,沉吟半响。对这个儿子,他是从疑惑到信任,一直到最近的不安。

  信任是不用说得,这家自己勉力支撑,几乎要濒临倒闭的核桃酥小店,在儿子的机缘巧合之下,发扬光大,一下子做出了他做梦也不敢想象的规模--别说是他,就是列祖列宗,泉下有知大概都会惊掉下巴。

  他自己也没想到过,儿子真得能“光宗耀祖”--在张毓十岁之后他就完全不抱这种希望了,只求儿子不要荒唐无行,把这份小小地家业败光。能安安稳稳的守着家业传宗接代,把张家还有这家小店传下去就行了。

  然而在信任儿子的能力之余,他也隐隐约约的有了担忧。

  暴发户多无下场,这是张父多年来累积下来的人生经验。说白了,自家儿子只是个饼铺的少掌柜,原就不是干大事做大买卖的料。因缘巧合攀附上的贵人,一下直上九天,成了广州城里城外无人不知的“张小哥”。在大佬云集的广州工商联里,俨然是高举之下的第一人。多少过去的达官显贵,来他的饼铺买点心,不是为了那一口吃的,只是为了给儿子留个一个印象。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歌舞,眼见他楼坍了。这样的事情,张父见过的可不止一回了。自家的儿子能平平安安的把这份家业传下去吗?他一直在担心这件事,为了这份担忧,也时时都做着些准备。

  儿子虽然过去也说起过经营上的难处,但是今天这么一开口就要钱,显然是公司出了什么大事!
  良久,张父才开口道:“钱,家里多少有一些。只是你得说明白了,这钱你打算做什么用?你不要藏着掖着,有天大的难事,说出来,家里人能想法子的尽量想法子。”

  张毓便将前几日工商联周报上报道南下拓殖募股发债;高老爷传信问大概自家准备出多少;还有今日楚元老的来访一一说明。

  “……股票也好,债券也好,这笔钱多少总是要出得,只是现在儿子手里一点闲钱也没有了!”

  张父张母都是一惊,忙问:“你不是说食品公司那里生意大得很么?订单都来不及做……”

  张毓苦笑道:“订单的确是来不及做,但是这每日的开销也大。年关近了,光是欠各家字号的面粉、米粉、糖、果仁就是一笔不得了的数目……”

  他说出来的数字让老夫妻倒吸了一口凉气。别说他们自己了,便是相识的人中间,也从没人经手过这么大一笔款子!
  “这钱,还得出吗?”张父急问道。资金链断裂的可怕后果他是明白的,“你老实讲!”

  “还得出。”张毓忙宽慰父亲,“只是这钱还了,就再也无钱买南洋的债券了!”

  张母纳闷道:“澳洲人这么有钱为啥要向大户们借钱?厂子里的机器不是澳洲人借得钱买的?”

  张毓说:“爹,这事一码归一码,咱家借钱是向德隆银行借的,这回是南洋公司向咱们借。”

  张父道:“那不都是元老院的吗?”

  这回张毓也说不明白了,挠挠头说道:“嗯……反正就是要借钱就是了,我已经去联合会问过了:不论股还是债,都是一元一份。如果是股,那就是等三年后分红,出息多少分多少。若是买债,利息是年息1分,约期3年,每年付利息一次。”

  “这利息也不高呀?咱们过去店里给人存银子,一年都要给一分五的利呢!”张母说道。

  张父皱着眉头,有琢磨了良久:“利高利低不去说,毓儿,这个钱是必须借吗?

  “工商会的秘书说,这全凭自愿。那位楚元老也是这么说。不过……”

  “我明白!”张父沉重了叹了口气,“你到了这个位置上,不买不行!”

  “是。”张毓点头,“家里这点产业是元老院亲自扶持起来的,如今元老院要用钱了,让咱们借钱,咱们能说个‘不’字?外头人若是知道了,元老院岂不是颜面全无……”

  张家老夫妻陷入了沉默,儿子这话说得在理。的确,这个债券不买元老院也不会拿他们怎么样,但是以后他们就不是元老院的“自己人”了。

  这样的后果他们谁也承受不起。

  “我看这债券是没问题的。元老院骗我们干嘛。说白了我们与元老院都捆在了一起,绝无特意先坑我们的道理。而且买了债券以后就有资格入南洋公司的股,这个南洋公司是元老院专做南洋贸易的。阿爹,你想想元老院手里有多少船?又无敌于海上,以后南洋的贸易不都得是元老院控制?以元老院赚钱的能力,要是以后再入了南洋公司的股,能挣多少钱?”张毓竭力劝说着。

  张父道:“阿毓,元老院我是信得过的。家里的底子我也可以告诉你,我悄悄存了一笔钱,原是为了在东莞那边买沙田用得--那边的新涸出来的沙田很便宜,才不过三块银元一亩。我打算买上一百亩,作为家里的根本。你如今既然有急用,就先拿出来。”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