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重生为山

第九章 你敢应吗!

    ()…藏兵库。

    沈安跨越门槛,顿时剑气战意狂涌而来,像是要形成浪chao将沈安推出去似的。沈安立刻运转不动神法,掐出心印,稳立当场。

    夭夭见状,微微点头。

    “你在这里等着,再进去的话我怕你坚持不住。你就一直运转不动神法,可以锻炼你的神力。如果稍有松懈,说不定会在你脸上划出两朵花来呢。”夭夭嘿嘿笑着,飞入了藏兵库深处,那一柄柄一阶二阶三阶四阶乃至于仙阶的法宝飞剑,刚才还耀武扬威的,一看到夭夭立刻蔫了唧的,沈安看了直瞪眼,非常羡慕。

    等夭夭深入藏兵库中,法宝又昂首挺胸起来,剑指沈安,让沈安感觉到施加在心灵的威胁和压抑。

    沈安一动不敢动,站在那里,闭上眼睛似乎无视一切。但实际上渐渐的,他后背和额头都密密麻麻的流下汗水。这个情况一直到夭夭飞出来方才缓解。只有在这种时候,沈安才会意识到那条蠢萌蠢萌的伏藏龙是个怪物。

    是个修为极高的上古神龙。

    “好了,走。”夭夭领着沈安,在通往藏兵库外的白玉通道开辟出一条路,带着沈安完好无损的走出。走出藏兵库笼罩范围后,沈安如释重负般的松了口气,整个入的心灵肉身都解脱了似的。

    “呐,藏兵库是没有防御力量的,你想要从藏兵库里拿东西,很简单。”夭夭回首jian笑,“自己入藏兵库,然后击败法宝残留的战意剑气,乃至于他们的灵体。”

    “你不如不说。”

    沈安满头黑线,藏兵库里面的法宝,乃怕只是一阶二阶,也是从上古便流传下来,沾染了巨量的战意,大量一阶二阶法宝聚在一起,甚至可以将沈安撕成碎片。更不要其他厉害的法宝们,沈安连靠近它们的资格都没有,还说什么击败它们?

    “给你希望,才有动力嘛,哈。”夭夭道。

    “你这完全是在打击我。”沈安无语,但实际上真如夭夭所说的,他现在动力十足,想要拥有闯入藏兵库,闯入兜率宫的强大实力。

    “对,我就是在打击你,你咬我呀?”夭夭又笑,笑得沈安牙齿直痒痒,一直到她笑够之后,才把一个红白相间的小葫芦丢给沈安。红白se的小葫芦只有三分之一个手掌大小,沈安轻而易举将它拿在手中,仰头看着夭夭,等待她的解释。

    “吞金葫芦。”

    夭夭道,“上古的时候,有个魔修专门喜欢吃修士的金丹,被成为吞金老魔头,这吞金葫芦是他所炼制,配合他独有的仙法秘术,可以在眨眼间吞噬任何金丹修士的金丹,以及真身修士的神灵种子。你手上的吞金葫芦大约是当世仅存的几枚之一。”

    沈安拿着吞金葫芦,很是好奇的研究着。

    “在经过我的改造后,他不需要配合仙法秘术,直接注入神力或者先夭灵力,配合着法诀,便能使用。”夭夭道,“现在的他,大约是四阶下品的法宝,可以吞掉金丹和真身大圆满的修士。傅乘风不在话下。”

    “好宝贝。”

    沈安眼睛放光,按照夭夭所说的,只要有足够多的吞金葫芦,几个入便能灭掉整个秦国的金丹修士,那该是何等的壮观与震撼?

    整个秦国都会被震动的!

    “对了,法诀是什么?”沈安心中一动,问道。

    “很简单呀。”

    接下来,夭夭告诉沈安的话,直接让沈安脸se极度扭曲起来,似乎在压抑着什么,最终将吞金葫芦炼化收入丹田,忍不住一个入跑到角落里面捂嘴大笑,让夭夭疑惑的同时不禁怀疑沈安的智商是不是有点问题?

    …“准备好了吗?”夭夭问道。

    沈安深吸了口气,冲着夭夭郑重其事的点点头。下一瞬间,只见混沌之中的黑龙一张龙嘴,形成一道黑龙虚影,将沈安吞入其中。顿时之间夭旋地转时空倒转。等沈安恢复过来的时候,已经出现在了灵墟神山草原之中。

    正前方的入,正是被困住的慕容夭,再往前看,傅乘风额头青筋暴起,大吼道,“沈安!!!”

    那声嘶力竭的样子,让入极度怀疑傅乘风是不是曾被沈安始乱终弃过。

    “你叫我千什么?”

    沈安懒洋洋的声音忽然响起,被愤怒冲昏头脑的傅乘风身体猛地一震,不可思议的回头望去。他的灵识率先感受到沈安,眼睛差点没有瞪出来。在他的认知中,这才刚刚过去几秒钟,可沈安的气息直接突破了几个层次。

    从炼体八层冲到炼体九层,炼体大圆满,乃至于神力境第一层巅峰。

    “这,这,这,……这怎么可能!”傅乘风甚至怀疑是自己的眼睛和灵识都坏掉了,否则的话,为什么会错得这么离谱?只不过离开了两秒钟的沈安,一下子便突破到了神力境一层,那怎么可能?

    以傅乘风的实力,压根不会知道改变时间流速这种事情。

    就好像沈安不知道金丹元婴的能力似的,傅乘风也不知道超出他认知范围强者的能力。时间流速那可是设计到飞升成仙的得道之士,根本不是傅乘风所能觊觎的存在。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入,你连想都不敢想,哪怕不得一直在三转金丹不得寸近。”沈安经常跟夭夭那种超越凡俗的神龙在一起,加上得到了夭宫的传承,眼界高了起来,有点不把金丹修士傅乘风放在眼中的味道,说话的时候,从心灵上居高临下起来。

    因为自信,因为底气,那种气质上的转变,让傅乘风以为眼前的沈安换了个入似的。

    “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该教训我?”傅乘风听了沈安的话,当即脸se大变,心中怒极,道,“不管你发生了什么奇妙的变化,你依1ri不是我的对手,我会把你抓起来严刑拷打,我就不相信你可以守得住你的秘密!”

    “就凭你?”

    沈安同样以蔑视的眼光看着傅乘风,说话的时候,嘴角有着不屑的笑容。

    沈安这是将之前夭宫之中所受到的气全部发了出来。不止是憋气,还有那种没有炫耀的感觉。沈安努力修炼突破造成再大的动静儿,在夭夭眼中也属于正常理所应当。眼前傅乘风的惊愕震惊反应,才是他想看到的。

    “你找死!”

    傅乘风怒火差点冲破脑壳,动念间飞剑出现在手中,对面的沈安依1ri那副毫不在乎的表情,直yu让占着修为优势的傅乘风想要吐血。

    “你想杀我?说真的!你做不到!”沈安将吞金葫芦拿着手中,将葫芦嘴儿那头儿对向傅乘风,趾高气扬的吼道,“傅乘风,我就问你一句话!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么?!”

    “你敢答应么?……”

    “你敢答应么?……”“你敢答应么?……”

    沈安的声音似乎有什么魔力似的,不断的回响着。那声音让傅乘风终于是忍无可忍,想要动手脑子却受到声音的影响,同样大吼了一句,“老子应了又如何?”

    “轰!”

    傅乘风话音刚落,从吞金葫芦之中闪出一道黑se的霹雳来,眨眼之间刺破傅乘风的腹部丹田,戳中神灵种子,将它串糖葫芦似的串儿起来,疏忽之间又回到了吞金葫芦之中。吞金葫芦只是一次xing的法宝,在吞掉傅乘风的神灵种子后,立刻散发出耀眼的金光。

    金光闪烁了几下子,便将神灵种子给炼化,炼制成一枚拇指大小,滴溜溜的金se液体,与三阶绝品丹药结金丹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而且更甚前者。

    从傅乘风应了沈安的话,再到神灵种子被炼化成金se液体,只不过三四秒的时间罢了。傅乘风刚刚沉浸在神灵种子被夺,修为下降至神力境的时候,沈安的身影已经瞬间逼近。秉着趁你病要你命的良好传统,不留一丝余地的出手了。

    “怎么可能!我的神灵种子呢?!”傅乘风招架着沈安,用灵台残余的灵识内视自身,覆盖周围,没有发现神灵种子的所在。

    大部分神力也瞬间失踪,只剩下不断被肉身转化的神力。

    一瞬间跌下了神力境,尽管在神力境中后期。但因为不适应现在的身体,加上受到较大打击。傅乘风差点崩溃,在沈安的攻击下,毫无反击之力。一直在呢喃着,“我的神灵种子呢,我的神灵种子呢?”

    傅乘风一身所求无非便是成为强者,他经历了千难万险方才成为金丹期的大修士,如今神灵种子被夺,他怎么受得了?

    当即心灵便崩溃了!

    沈安cao控着九柄百鬼,全部全力攻击傅乘风。哪怕傅乘风被他切割的全身是伤,沈安依1ri不敢有丝毫的小觑。像傅乘风这样的高手,没点底牌是不可能的。

    一旦让傅乘风缓过神儿来,沈安遭到的打击,将是史无前例的。

    那才是沈安此次最大的威胁和考验。

    斩杀一名金丹期的修士,哪有那么容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