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重生为山

第十七章 香艳疗伤

    “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

    道音响彻,心清神静。

    丝丝灵气洒落。

    令安七锦真恍若天上仙女儿。

    知道此时安七锦需要更多的灵气,便努力控制山腹灵气,让它们弥漫水灵湖畔。[

    虽然只能调动少许,但与初时不能调动灵气,要好得多。

    湖畔。

    灵气浓郁如云涛,翻滚如海。

    安七锦盘坐于地,一道微风吹拂,长裙和发丝飘飞,肤如玉脂。

    只是煞白的脸色和嘴角的血丝,让人见之心疼。

    调动灵气的时候,沈安发现,自己愈是与安七锦契合,愈是调动得多。于是与在山崖上似的,尽量将硌人的石子移除。一时间,灵气像是喷泉般涌向湖畔。

    沈安的脉动与安七锦之间,似乎暗合了天道。不论是沈安,还是安七锦,都觉得心清体畅,多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玄妙仙韵。

    如果硬要让沈安用几个词语来形容现在的感觉的话,那一定是水乳交融,浑然一体,胶漆相投,天衣缝,合二为一。最后,来个飘飘欲仙,舒爽通透。沈安不知道香汗淋漓,肌肤泛红的安七锦是怎么想的,但估计应该差不多吧?——沈安心中,是种说不出感觉的奸笑。

    沈安本意是想帮帮安七锦,结果变成这样,是他也万万没有想到的。只感觉,安七锦在修行的时候,自己的灵气也在缓缓增加着,让沈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同时,感到身心愉悦。

    “哼。”

    安七锦的娇躯,突然微微颤抖起来,柔嫩的面颊,已经是通红一片。

    沈安见了,顿时大急。

    原来安七锦不是跟自己感觉一样,而是修炼疗伤出了差错。正当他手足措的时候,湖畔之中的灵气,突然疯狂的旋动起来,涌向安七锦,将她牢牢包裹。

    “这是要突破境界的征兆?”

    沈安替安七锦感到高兴,但也有些担心。突破境界对修士来说是件很重要的事,本应该准备充分。像安七锦现在这样毫准备的突破,失败的可能性是极大的。

    但是,此次算安七锦运气好,是在沈安的身上突破。

    在沈安的灵识操控下,一道道灵气从四面八方齐聚而来,令得湖畔几乎被雾状的灵气挤满。一株株灵草,也扎根在安七锦四周,给她提供灵气,为她的疗伤突破保驾护航。沈安,尽量的和之前一样,让自己跟安七锦,产生某种玄妙的道韵,抚平她的心境。

    转眼间。

    月出日落,月明星稀。[

    安七锦身边的灵气,化作两条乳白色的虹光,盘旋环绕着她的娇躯。

    美绝人寰。

    突然,虹光被震散,化作点点光斑,重归山体。

    大约十息后。

    安七锦睁开双眸,眸光清澈,气息饱满。她内视自己身体,突破到炼气六层后,筋脉尽皆畅通,灵气从原来的丝丝缕缕转化为潺潺小溪,实力大涨。

    暗伤和蛊毒也尽皆排除,收获颇大。

    但脸色,依旧微微泛红,心中娇羞,遐想连篇,娇躯酥软,“之前那羞人的感觉,怎么和以前不小心看到的双修之法,有些类似?可是,我根本没感觉到,全身上下有任何一处和人有接触呀。真是奇怪,倒是老公聚集灵气的能力真强,居然直接助我突破了境界。”

    安七锦自然不知道,正是她口中的老公,与她有了亲密接触,谁又会想到沈安是座山呢?

    “多谢老公前辈。”安七锦按捺下心中羞涩,脆声道。

    “不用。”

    此时,沈安也刚刚平复心情,如果他是人身的话,现在的状态应该是气喘吁吁,浑身酸软吧。别说安七锦,就连沈安都不知道,他刚才的举动造成的效果,跟双修之法居然有些异曲同工之妙。也正是因为如此,沈安和安七锦才都有些精进。

    两人,各怀鬼胎。

    “仙子之前中了蛊毒?”沈安定了定神,声音有些低沉的问道。

    “嗯,说起来,跟你所杀的蛊魔王梓钧也有些关系。”安七锦露出关切的神色,道,“蛊魔王梓钧,蛇魔葛逸闵,毒魔柳暮春,大力魔陈峰宁,以及他们的大哥方傲,并称清丘五魔。王梓钧,葛逸闵,柳暮春都是炼气三层,陈峰宁炼气四层,方傲炼气六层即将突破。”

    “此次我出行,本是秘密,不知为何泄漏,被五魔给知道。在来此山之前,我遭到他们的追杀,受了点伤。但他们也被我困在一处阵法中,至今怕都没出来。只有蛊魔王梓钧逃遁,来到山上被你所斩杀。”安七锦说着,关心道,“老公虽然修为高,但遇到四魔千万也别小觑,走上魔道的修士,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知道。”沈安心中明白,狮子搏兔亦尽全力,更何况神通广大的修仙之士?各种底牌层出不穷,一个不小心便会阴沟里翻船。

    小心,且谨慎。

    蛊魔和艳魔,便是前车之鉴。

    “那你在山上,岂不是将自己暴露在危险之中?”沈安问。

    “不会,四魔被阵法围困,至少得再需十日方能破阵。我在山上很安全,反倒是去清丘城的话,说不定会发生些事端。”安七锦的话,让沈安心安不少。但犹有些担忧,想了想,灵光一闪,道,“我倒是有个法子,能让你摆脱修士的视线,四魔的追踪,做到真正的毫危险。”

    “老公,你说。”

    “我有法子,在山上开辟隐秘的洞穴,直通山上任何一处,你在前往清丘仙坊之前可以待在山腹中。”沈安道。[

    “开辟隐秘洞穴?”安七锦惊呼,心中有些不可思议,想道,“看来,我还是低估了老公。此山蕴含各种矿脉,山表都还好,想要在数千米高的山峰深处开辟洞府,那得要多深厚的灵气才行?要知道,山腹位置,可是整座山最为坚硬的地方呀。”

    “那便多谢老公了。”安七锦也矫情,落落大方的答应下来,只道,“在前往清丘仙坊之前,七锦定会尽心炼制丹药给前辈。”

    “哈哈,好。”沈安笑。

    “我先去跟我师妹交代一下。”安七锦道,“老公,到时候我该如何找您?”

    “放心,我一直跟着你。”

    “那也行。”安七锦心中好奇沈安的所在,但也不去胡乱询问。驾起剑光,冲天而起。

    山上。

    本来正担心安七锦的众修士,一个个面面相觑。半晌后,一道酸溜溜的话语才响起,“果然,不论是谁,都会喜欢美貌啊。”

    一阵哄笑声顿时响起。

    “我也以为,七锦仙子会和那神秘前辈大战一场呢,看样子,误会是解除了吧!哈哈,为什么我现在幸灾乐祸的想到了红菱,真想看看她接下来是什么表情呀。”

    “嘿嘿,是啊。”

    山巅。

    安七锦将剑光按落。

    此时,山崖边的红菱体表缭绕着灵气,脸色红润,吐气如兰。

    “啧啧,不愧是一阶下品灵丹。三粒入肚,筋断骨折的伤都好全了。”沈安有些感慨,丹药对红菱的效果那么大,为什么自己吞噬了那么多,却功效寥寥?真是不公平呀!

    “大师姐。”

    红菱眼帘微掀,露出欣喜的神色来。既然安七锦毫发损的回来,自然代表着沈安已经收到惩罚。指不定现在正后悔呢,红菱心中快意,嘴角也露出了残酷的笑容来,心想,“哼!一个小小的散修,让你牛!我都不用自己出手,一个个小小的计谋,便将安七锦耍得团团转!”

    “红菱。”安七锦脸色如常,柔声道,“你且先行回宗吧,去刑堂领张罚贴,在静心堂面临一旬。”

    “什么!”

    红菱露出不可置信的目光,惊呼道,“师姐,为何,你,我,我,我……”

    安七锦也不说话,目光如水。

    那种淡然的气势,让沈安想起一句话来,觉得很适合安七锦。

    “水静而不争,以其不争,争锋天下。”

    身上露出来的势,眼中淡然如水,似乎能圆融一切的眸光,让红菱渐渐的便说不出话来。低头垂目,眼中是如雨后春笋般疯狂滋长的仇恨,心似乎都在滴血!身躯微微抖动片刻后,逐渐平静下来,抬起头面表情,道:“是,大师姐。”她甚至不多做辩解,因为她知道,一切都是用功。

    虽然不知道什么地方出错了,但很显然她的计谋已经被识破,再装下她自己都觉得恶心。

    驾起剑光,头也不回的离去,沈安却觉得,她应该不会回宗的。他都知道,兰心蕙质的安七锦会不知道吗?她肯定有她的考虑,遂不再多言。

    “老公。”

    安七锦轻启朱唇,娇柔使人迷醉的喊声,差点把沈安的心都给叫酥了,心中叹道,“如果前世能有这样的女子叫我老公,怕是做梦都会笑醒来……”

    话音落下。

    “哗啦啦!”

    大地似乎跟海水一般,响起类似波涛的声音,地面像是分流般,露出一个深入山腹的洞穴来,洞穴有一级级台阶。

    看着石阶,安七锦愣了好大会,才缓缓,道。

    “真是不可思议之妙法!”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