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化的身体(金牌)

    噗了一下。

    苍月马上停止冥想,嘴里喷了一口血,鲜红的血渐染了一地,如绽开的血花般刺眼。

    她无力的倒了下去,摊开双手,望着屋顶,那天窗碎成尖利的棱花,反射着金色的阳光,在那双灰暗的红瞳里映出是一片阴郁的天空,就如她此时的心情……

    自昨天的教训后,她依然不怕死要试图引出身体里那股神秘的力量,却不料,反倒被它反噬,而弄得遍体鳞伤。

    她发现,自己的身体随着这几天不断的使用魔法而越来越虚弱,哪怕是肖恩给她那个奇异果实,也只能解决短暂的问题,身体还是不断的越来越沉,越来越脱力,就像撒尔所说的一样,她如果在一直使用魔法,那么的她的身体,将会不断的恶化。

    苍月抬手遮掩双眼,突兀一笑,很冷很冷,也自嘲着。

    为什么她的命运是如此的坎坷,糟糕透了。无论是在地球,还是这个异世界,她的不幸,从来没有停止过……

    “就算死,也不得让人安心的去死吗……”她呐呐自语,轻轻的问着自己。

    或许她的狼狈,连她都不想看到吧……忽然,她想到什么,马上松开手,同时眼前笼罩一道阴影,一怔,她立即要抬起手时,蹲在她眼前的这个人,眼疾手快的抓住要攻击他的那只手,邪邪一笑。

    “啊呀呀,我可爱的学生,你就是这么迎接你的导师吗?”

    撒尔妖治一笑,却笑得不怀好意。

    “放手!”

    苍月甩开对方愿意放开的手,攥集全身的力气,从地上吃力的站起来。

    见她如此,撒尔也慢慢站起来,带讽一笑,“我已经警告过你,在没有找到魔法书之前,不要浪费魔力,现在你的情况,啧啧,比我还惨。”

    “闭嘴!”苍月冷冽地瞪了撒尔一眼,擦拭嘴角的血渍,不想和撒尔多话,直径从他身边走过时,忽然一只大手从后将她的手臂紧紧抓住,下一秒,她整个人被他硬生生的拖过,撒尔将她带入怀中,在她一惊的同时,他已经低头靠近她的脸颊,露出邪魅的笑容,声音带着一股撩人的妖魅:“朱莉安没有告诉你吗,你的模样,在魔族也是难得一见。”

    “……”苍月一愣,她从未如此靠近过一个男人,那陌生而充满侵略的气息,灼热的呼吸拂过她的脸颊,她几乎可以清楚的听到他用诱人而低沉的声音附在她耳边说:“做我的女人吧。”

    “做你的女人?”苍月冷冷一笑,笼罩着清冷阳光的脸,覆上了一抹让人无法直视的慎人的冷傲,“撒尔,你够格吗。”

    【区区一个魔族人,敢和我说这些,做你的女人,小鬼,你好大的口气!】

    脑中忽然一闪过什么莫名的记忆,撒尔一怔,马上推开对方。

    下意识后退了两步,眼里闪过一丝惊讶地看着眼前这张依稀间让他变得熟悉起来的容颜,诧异!怎么了?脑中的记忆,就好像要复苏一样的感觉。

    苍月根本没有去在意撒尔此时怎么了,就直接转身离开。却没有发现,身后那个人,一直目送她离开,迟迟没有回过神来…

    **

    今天更新完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