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尔卡

    苍月在沉睡和浅眠不停交错中,模模糊糊听到外界的一些声音,却无法捕捉到任何足以被记住的地方。

    然后,她感觉自己沉沉的身体正被人轻轻触摸,她想反抗,却没有力气,吃力地缓缓睁开眼睛,对上的是一双温和的眼睛。

    “小姐,您还有感觉哪里不舒服吗?”那是一位上了年纪的医生,他目光和蔼的看着她,轻轻询问道。

    苍月没有说话,缓缓转动干涩的眼珠子,茫然地看了看天花板和四周,这是一间看起来出奇华丽的房间,水晶吊灯,盆栽,壁灯,家具等等都或多或少带着一点紫色,那是象征着高贵的颜色,带她回来的人是贵族吗。

    她心中冷笑,这是多么的讽刺,她现在可是非常讨厌、恨不得见一个贵族就杀一个的家伙。

    老医生发现苍月并没有理自己,他也没有继续询问,收起听诊器,转身看着正坐在身后沙发上的那名紫发男人。

    “希尔卡先生,小姐看起来只是过渡疲惫,加在之前又淋了雨,现在还有点发烧,一会儿我会给她开些药,按时服下,多喝一点水,多休息就行了。”

    紫发男人轻轻点了点头,便吩咐身后的仆人,带医生下去。

    苍月听到耳边传来接近她的脚步声,循声看去,是那名带她回来的紫发男人,他找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一举一动都透着优雅,他的模样虽然清秀,但是却可以用形容女人的惊艳放在他的身上,高挺的鼻,精致的轮廓,微微抿着薄唇,狭长清冷的紫眸,带着一股冷漠的气息。

    他看着她,在身后的仆人都退下后,才开口说了一句。

    “你叫什么名字?”

    苍月没有回答,视若无睹地闭上眼睛,来掩饰眼里已经泛起的杀意,她不会向他道谢,更不会为了自保向他讨好,仅仅他是一位贵族。

    “我叫希尔卡。”他自我介绍,完全没有理会对方是不是愿意理他。

    “你不要误会,我救你回来,不是为了要你对我图报什么,你完全可以离开,或是现在。”

    沉默半晌,苍月慢慢睁开眼睛,用冰冷带着怀疑的目光看向这个叫希尔卡的男人。

    “那么你为什么要救我?”

    “没有为什么。”

    话音刚落,希尔卡突觉一股阴风袭来,转眼间,一把锋利的利器抵在他的脖子上,缓缓移下视线,那是一把黑魔法形成的短剑,锋利无比。

    不知何时,苍月已经站在他的身后,身体紧紧的贴着他的后背,握着手中的魔法短剑,抵在希尔卡的脖子上,杀气十足道:“收起你那虚假恶心的善意,贵族。”

    那是冷得透着一股可觉恨意的声音,希尔卡不慌不忙地移过视线,看到的是一双空洞不带一点色彩斑斓的红色眼睛,那眼睛中带着她对他的冷酷、冰冷和无情的杀意。

    他不知道她为什么如此恨他,或者只是单单恨贵族,但是他却没有多问,只是面无表情道,“你的东西在柜子里,你可以走了。”

    他也没有留下她的理由。

    苍月看着这个镇静的男人,看了又看,似乎要看出什么,但是他却表现的那样深沉,犹如深海,让人看不明白。

    慢慢收回手中的短剑,她使出全身的力气,艰难一步一步的朝着柜子的方向走去,拿出那本魔法书和被洗干净的衣物,便转身离开。

    恰巧一名女仆开门走了进来,她看到苍月,原本想说些什么,但是看到主人那并无吩咐的背影,顿了一下,才让开了路。

    直到听不到那女孩的脚步声,希尔卡才回过头看了看那已经要消失的背影,直到看不见后,他才开口:“叫波克过来。”

    “是,先生。”

    那名女仆恭敬的退了下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