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

    后悔是个没有药治的病。

    一旦失去后,才知道它的可贵。

    如果当初能早点明白,不被情绪牵动,那么她就不会失去。

    ……

    和巴特他们来到教堂后一个隐蔽的花园里,面对一面什么都没有的白色墙壁,苍月犯疑惑时,这时巴特扭动一旁的花盆,哗的一声,眼前开启了一扇石门,立时一股阴风从洞里迎面吹来,伴随着难闻的腐臭味,跟在巴特的身后,苍月的心中越来越不安。

    当他们来到洞中后,苍月发现这里是一个封闭的空间,四周的东西摆的满满当当,不流通的空气夹着十分的难闻的气味,隐隐还有……血气味。

    “他在哪?”借着周围微微的火光,映入苍月眼里的除了摆放在地上那堆可疑的麻袋外,并没有发现艾伦的身影。

    “就在前面。”巴特手指了指眼前那块阴暗的角落。

    苍月愈来愈不安,立马走上去,却不知身后的巴特见她远去,眼里闪过一丝狡黠,和身旁的阿凯相互使了一个眼色,趁她不注意,这对主仆抬脚慢慢向后退去。

    苍月推开眼前阻碍她视线的木头,四处寻找艾伦的身影。

    “艾伦,你在哪里?艾伦。”

    苍月往里越走越深,直到前脚碰到无路的墙壁,才停了下来。

    没有艾伦的身影,可恶,那个家伙!苍月马上调回头,因为心急不已,右脚不小心被什么东西绊倒,摔了一跤,接着听到什么噗咚的声音,掉落在她的面前。慢慢抬起头,在周围的火光渐渐把眼前视线照亮后,脸色倏地苍白起来。

    那是一具无眼睛的尸体,双目凹凸不平仍有血迹,眼珠子像是被人狠狠挖去,一股腐烂的腥臭味让苍月胃里顿时一阵翻滚,她迅速站了起来,捂着口鼻向后退去,才看清这具尸体是被她不小心踩到绳子从麻袋里掉出来的。

    惊讶甚过害怕,环视四周的情况,怎么回事,这里怎么会有尸体,认真的再看了看地上那具尸体,是一具男性,骤然一股强烈的不安在苍月的心中涌出。

    她强忍着恶心的臭味,迅速打开四周的麻袋,这一刻,她震惊不已,一脸的难以想象这究竟是多么发指的一幕,这些麻袋里居然都装着尸体,而且都是男性,有的被挖去双眼,有的被砍去双脚和双手,甚至还有的被挖去内脏器官,从他们身上腐烂的程度来看,已经死的有些时日了。

    【你听说了,最近这附近有不少人莫名其妙的消失。】

    【可不是,而且都是年轻的男子。】

    忽然之前那两位店家的聊天的话在苍月的脑子一闪而过,她睁大双眼看着眼下这满目的尸体,难道这些人就是最近消失的那些年轻男子吗。

    “艾伦……”

    一阵惊慌,苍月跨过这些尸体,匆忙向那些还未打开的麻袋方向跑去,一个接着一个,却换来一具又一具陌生的尸体,直到她走到最后一个麻袋面前,慢慢伸出手时,都不禁的颤抖起来,时间仿佛慢了下来,四周静的都可以用耳朵听到她急促的心跳声。

    拉开绳子,在袋子落下的一刻,看着眼前这个人,苍月的瞳孔急剧收紧,脑袋‘轰’的一下似炸开。

    “艾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