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隋末

第931章 会战长武

    关陇形势陡转急下,不久前陈军还是孤军深入,可是转眼间,整个关陇烽火处处,顷刻着无数城头已经遍『插』黑『色』飞鹰战旗,尽属陈军。

    挟新胜之势,陈军开始主动向浅水原一带集结。

    三月二十日,陈军征西副帅陈克敌主动出萧关,率陈军轻骑五千,陇西宗罗睺、郝瑗等部步骑一万五,原刘武周旧部苑君璋、金柯、杨伏念、黄子英、王行本、吕崇茂所率步骑两万,共计轻骑一万五,步兵两万五,总计四万人马向东推进,最后与折摭城陈节所部一万轻骑汇合,并汇合安定城陈叔达所部五千步卒,集结五万五千人马,组建西北大营。

    同一日,征西军行军元帅陈叔明也率本部一万五千人马离开长武东面的定安城,并与常仲兴、马宁、马万宝、黄德安三万兵马汇合,一路推进到了长武城北面泾水的北岸,组建了东北大营。

    陈军两路大军『逼』近长武,兵马总计十万之数。[

    长武告急,长武告急!

    消息迅速的报回了长武,传回了长安。

    刚刚才从那场疫病中劫后余生的许军元帅宇文成都脸黑的和炭一般,之前他们错过了进攻陈军的大好计划,可明显陈军是不会领这个情的。

    刚刚扫平了陇上之后,陈军第一时间就主动的向许军杀来了。

    对于陈军摆出的东西两面夹击之势,宇文成都也第一时间排兵布阵,准备迎敌。

    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许军十二万,陈军十万。这场原本早就该开打的仗,硬生生是拖了四个月。对于宇文成都来说。许军先前经历了疫病之后,士气已经低落许多。再加上现在陈军势大。一举将陇上陇右吞并,更加锋芒税利。

    拖了四个月的时间,把许军最后的一点锐气也快要拖光了。再不开打,宇文化及都要坚持不下去了。

    原本打持久战,许军有本土做战之利,是最不怕远从中原孤军深入的陈军打对峙战的。可是现在,陈军一下子把整个陇上陇右拿在手中,探子不断传回的消息中已经说的清楚,陈克复不但拿下了陇上陇右二十郡之地,甚至已经安排各郡县的百姓开始恢复生产。今春的种子都已经播下。

    虽然受战『乱』影响。复耕的田亩数不比往年,可再怎么不比往年,陈军也是成功的在关陇恢复生产了。只要再过几个月,夏粮收获之时,陈军就能得到源源不断的补给。甚至完全不再需要关东的补给。

    反观许军,一下子集结了十二万大军在长武,这么多的青壮集结于此,完全错过了今春的播种。如此一来,今年关中必然要减产不少,而朝廷又得不停供应十二万大军的消耗,此起彼伏之下,最先顶不住的肯定是许军。

    如果加上去年的萧关之战,许军已经边续在西北打了小半年的仗。仗打了半年,人都快疯了。

    现在陈军主动出战,说来这应当是宇文成都最迫切需要的了。不过大前病初愈没多少的宇文成都在陈军到来之后,第一时间亲自出城侦察了一番之后。

    却马上对全军下达了一个让很多人不能相信的命令,下令刚刚出城的许军全军撤回长武城。

    宇文成都不但下达了再次撤回长武城的命令,还同时下达了另外一条军令。全军在长武城外挖濠沟。埋鹿脚,设陷坑,加绊马索,加固城墙。

    深沟固垒,坚守不出。

    许军不少将领听到这条命令后,都不由怀疑宇文成都是不是之前疫病时烧坏了脑子。宇文成都战法向来积极,常常以攻代守,现在居然搞起了乌龟战法,龟缩防御。

    不少许军将领虽有疑『惑』,却未明言。但是做为盟军的突厥一万骑兵指挥官,满脸大胡子的突厥特勒沙刺瓦却不满意了,“陈军只有十万,我们却有十二万,人数之上我们占优。而且这些陈军还不知死活的分成二军,我们正好各个击破。你居然下令龟缩城中,这算怎么回事?宇文成都,你是不是先前疫病脑子烧坏了?你要是害怕不敢出战,那就让本特勒带领我们勇敢的草原勇士打头阵。”

    宇文化及并没有被沙刺瓦的无礼所激怒,他冷静的道:“本帅知道诸位将军对本帅的安排有疑『惑』,现在就仔细的解释一遍。”[

    “众所周知,陈军装备精良,武器先进。不过眼前我们面对的这东西两大营的陈军却并不完全是陈军,其中既有西秦的降兵,也有后周的降兵。陈军在其中,只占半数。但是就算只占半数,可以陈军的精良装备,犀利火器,正面与陈军交战,我们的胜算也并不高。眼下我们与陈军已经对峙了小半年,每对峙一日,我们就得消耗掉大量粮草。同样的,每对峙一日,陈军同样要消耗大量粮草。”

    “殿下难道要与陈军玩消耗战?可是现在陈军尽得陇上陇右之地,不说关东之地。就是这陇上和陇右,陈军就有二十个郡。而我们现在却只有三郡之地,如何与陈军对耗?”有将领担忧道。

    “不不不。”宇文成都摇了摇头:“你们不要被这些表面问题所『迷』『惑』,现在是什么时候?三月,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陈克复虽新得二十郡,可好原先也是薛举与刘武周的地盘,这几年大家打来打去,他们其实比我们差远了。陇上陇右根本就没粮食,陈克复的情况不会比我们好。对耗,他比不过我们。”

    众将都有些不能相信,陈克复现在可是占据了大半个天下的人,他怎么会耗不过区区弹丸之地的许国?

    “陈军十万?其中骑兵三万。可是你们有没有发现,陈军的步兵与其它各家的步兵的区别?”

    卫文升神『色』一动,“陈军拥有辽东漠北,战马向来充足。陈军的步兵有个特点,那就是通通配备有战马,他们是骑马的步兵。行军骑马,战时下马。”

    “没错。陈克复有钱啊!”宇文成都带着点羡慕的神『色』道:“这个情况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可是骑马的步兵虽然行军迅速,战斗力增强。可却也有一个缺点,补给成倍增加。而且陈军的骑兵也更加奢侈,他们大多配双马。诸位,三万骑兵就是六万战马,加上陈军的骑马步兵,眼下陈军的十万兵马,就有近十万匹战马。”

    诸将齐齐一声轻呼,许国虽然处于西北,靠近河套塞外,并不缺少战马渠道。但是许军却也绝对无法奢侈的做到骑兵一人双马,步兵配马的烧钱之法。

    “诸位不要忘记,现在是三月,眼下青黄不接。连草也没有,陈军如此多的马匹,全得靠后方运送草料。人吃马嚼,你们说这得是一个多大的数字。我们和陈军对耗,你们说谁耗的过谁?”宇文成都的话语中带着一丝叹息。许军十二万人马,除了突厥人的那一万骑兵,许军的骑兵只有三万,和陈军根本无法相比。

    耗,对耗。

    既然已经对峙了小半年,那宇文成都就不在意再耗上几个月。眼下正是播种没多久,陈军想要就地收获陇上的粮食,还得好几个月的时间。而这么长的时间,宇文成都有把握陈军会先耗不住。

    没有粮草,再强的军队也无法打仗,宇文成都等的就是那个时候。

    如果陈军强攻,有着十二万人马守城,他就更不担心了。攻防战,守城的一方总是占据天然优势的。

    宇文成都的乌龟防御战术十分的狠,做为西征元帅的陈叔明一下子愁住了。

    骑兵最耗粮草,同样骑兵也最怕敌人龟缩城中不出。

    骑兵强大的是机动,是冲锋。但如果说让骑兵去攻城,那连最普通的轻步兵都不如。

    陈叔明、陈叔达、陈节、陈克敌,这四位西征军的四大主副将领,一时间都有些犯愁。

    强攻,可是面对着已经被挖的到处是濠沟,到处是尖桩,到处栽的鹿角,挖的陷坑,还有那无数的绊马索,四角钉,光是要打到城城墙下去,就不知道得发多少时间清理。更何况城上还有足足十二万大军,这完全就是一个绞肉机。

    可如果不拿下长武,那长陈军也被挡在浅水原上,根本不能南下关中。

    四人久思不得其法,倒是原来薛举的军师郝瑗提出了一个计划。

    他的计划是拟三个方案,第一、布置疑兵,然后安然撤退,等到秋后马肥收获之后再来攻打不迟。第二、留下一小部分兵力,虚张声势,主力大军直击长安;第三、虚张声势要进攻长安,引许军出城,然后再寻机进行决战。

    诸将议论许久,都觉得第一条最保险,可以最大限度的保存自己的实力,但同时也背离了最初的战略目的。攻打关中,并不仅仅是皇帝的意思。更重要的是,攻打关中,也是灭掉许国,瓦解突厥人的联盟计划。留着关中不打,那么陈军与突厥人的对峙中,就始终是后方不够安全。唯有攻下关中,陈军的西北侧翼才能保证安全。[

    而第二条方案却是最冒险,这是兵行险招。既然许军大军已经进了长武城,长安一带必然空虚;如果趁此机会进攻长安,说不定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只不过,这样做的风险有点大,成功的概率也比较低,留着十二万许军在背后,反有可能被围在关中,这一条应该算下策。

    第三条最合适,这算是“引蛇出洞”之计。

    正所谓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宇文成都虽有狠计拼消耗,陈军却也有奇谋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