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隋末

第930章 秦灭

    (感谢君子柏投出的月票,谢谢!)

    陈克复大汗淋漓,翻身卧倒,犹自带着粗重的喘息道:“痛快,痛快!”

    一身白腻耀眼,如羊脂美玉般发着莹莹之光的张出尘身上未着寸缕,她手随手抓过一个鹅绒软垫塞在了那如桃瓣一般美妙的『臀』下。

    如此姿势之下,张出尘的腿越发的显得修长细腻耀眼。尤其是那被鹅绒垫子高高垫起的那两瓣翘『臀』,与那越发显得苗条平坦的小腹,及那点缀着两粒红宝石的雪峰,形成了一道让人赏心悦目,为之亢奋的风景。

    就连刚刚已经征战过一回的陈破军见此,都不由的伸出了禄山之爪。[

    张出尘脸上红韵未退,带着那绯艳的桃红,用那激-情之后特有的慵懒的神情,两汪含情媚眼白了陈克复一眼,嗔道:“别闹!这可是臣妾如不容易才从宫里打探到的偏方。陛下的妃子一个个都是接连诞下皇子,臣妾却至今只有一个女儿。臣妾就不相信,臣妾连一个皇子也生不出来。”

    陈克复笑着道:“其实生小公主也好啊,生公主不用为她担心。她的一生自然是富贵尊荣的,且公主也与母亲贴心啊。但是生皇子就不一样了,皇子生下来就得承受大陈皇族子弟的责任。难道你愿意等到你亲生的皇子到五岁时就得接到宫外由他人抚育,并且一成年就得远封边疆,甚至有可能终生都不再有见面的机会吗?”

    张出尘皱着两条细细的柳叶眉,嘟着红艳的嘴唇道:“可是他们也是陛下的儿子啊,陛下为何要定下如此严苛的铁制呢?”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陈克复俯身在那诱人的如玫瑰花瓣一般的红唇上亲了一口。

    “帝国传承。最大的危险其实还是来自于皇族本身。朕既希望朕的子孙都不是吃着俸禄,一无是处的蛀虫。但朕也希望。在将来,朕的子孙们相互内讧撕杀。朕的皇子皇孙们生来就能享受到别人享受不到的权利,因此,他们也必然得付出普通人所不必付出的责任。权利与责任是对等的,甚至朕的皇子皇孙们,他们将承担的责任,要远远大于他们得到的权利。”

    这些带着沉重的话题显然不是张出尘愿意考虑的,皱了皱眉,那双如葱白般的玉手却突然握住了皇帝的把柄,轻轻一笑道:“陛下。臣妾打听到的这个偏方。每次最少得三次以上,才能加大怀上皇子的机会。陛下,刚刚才只一回合,再来!”

    气血方刚的年轻大帝,哪里受得了如此妩媚的妃子的引诱。当下大喝一声,翻身上了这匹胭脂马,开始了第二**战。

    不知道是第几轮战罢,陈克复终于感觉到有点吃不消的瘫在了一边。都说『色』是刮骨刀,美人红颜即是红粉骷髅。今天这番放纵下来,确实让陈克复有种沉『迷』其中,什么也不想理会的感觉。

    张出尘也终于起身坐起,披好绸衣,收拢秀发。又拿起一块手帕,帮陈克复轻轻擦拭着汗珠。

    “陛下今天的兴致真好。”虽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可一夜盘肠大战,也把张出尘给累的不轻。跟了陈克复五年了,她也还是头一次见她居然如此的放纵的时候。心里虽然高兴,但却也隐隐明白。他高兴的并不全是因为她。

    “鬼狐狸,朕的一点心思全都让你看透了。”陈克复笑了笑,把头枕在那丰腴白腻的修长大腿之上。

    “陛下今天可是极其的神勇,臣妾都要吃不消了,当然能猜出一二。”

    手轻轻的抚着那柔润的腰肢,陈克复道:“朕当然高兴了,薛仁杲兵败被擒,整个西秦也就已经名存实亡了。如此一来,短短时间里,我陈军入陇,先是黄雀在后,趁许、周、秦三国混战,收得渔人之利,拿下了萧关,成功强势进入陇右。然后又驱虎吞狼,让薛举吞了后周,我们却又趁机把西秦给灭了。现在,整个陇上都在我大陈之手,陇右之地也基本上是我们盘中之菜。陇上陇右左右包围着关中,我们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了,你说朕如何不高兴呢。”

    先前,陈破军还一直担心长武的许军会在这个关健时候进攻萧关,或者与陈叔达军决战。当时,无论许军向哪边进攻,陈军都可谓是最空虚之时,一个不好,秦军的地盘不但吞不下,连萧关等新拿下的地盘都有可能鸡飞蛋打。

    正因如此,陈克复当初才下套诱薛仁杲南下,速战速决,为的就是能早点腾出手来。

    不过一切还好,许军驻于长武,也不知道是因天气寒冷原因,又或者是没有及时得到陈军动向的情报,居然一直稳守不出,让陈军的这出空城计居然玩过去了。

    现在的形势,已经彻底的变幻。击败薛仁杲之后,陈军已经完全占领了河套之地,不但河套地区的灵武、五原、榆林、朔方四郡拿下,还把陇山东脉一线诸郡全握在手。对于关中许军,已经彻底的占据了地利优势,呈现出了从北俯冲之势。

    张出尘轻轻的帮陈克复『揉』捏着两侧的太阳『穴』,问道:“薛举父子虽然兵败,可我们现在攻占的不都是原来刘武周的地盘吗?西秦所据的陇右之地,我们现在并未拿下啊。薛举父子虽然兵败被擒,可陇右总还是有其旧部吧,万一他们在陇右再起兵抗陈如何?”

    “陇右诸郡,虽然也十分险要。但打仗打的还是人,还是军队。薛兴这次来攻刘武周,本来就已经是倾国而出。更何况,薛举父子三人都被擒了,虽然陇右还有大将宗罗睺,听说薛举的军师郝瑗也逃回了陇右。不过就他们,是翻不出什么浪花的。薛举父子虽然残暴,但在陇右还是很有威望的。如今他们既然被俘,这陇右再无人能抗起大旗了。”[

    “那宗罗睺与郝瑗会不会投关中宇文化及呢?”

    陈克复笑着摇头:“我们俘虏了薛举父子却不杀,为的就是这个。只要有薛举父子在手。他的那些旧部便不可能公然投靠宇文氏。利用薛举父子之名,拿下陇右不过是假以时日罢了。”

    神龙四年的开年。对陈军来说可以说是极其顺利的开年。

    开年之初,皇帝就率军亲自击败了薛仁杲,给予了西秦最后的一击。

    二月初,陇上的盐川秦军将领杨连率部献城归降。稍后,弘化郡秦军守将得知主帅薛仁杲及其秦帝皆兵败被俘之后,也在陈军出现之后,第一时间开城投降。

    紧接着,三月十八,原本驻于萧关之西南天水郡的秦军大将宗罗睺,也在接到了薛举亲笔所写给他的劝降信之后。开关率部投降。

    随后。灵武兵败之时逃回陇右的郝瑗也在接到薛举与陈克复两人的亲笔劝降信后,率陇右留守朝廷的文武官员联名上降书,归附大陈。

    金城郡、枹罕郡、浇河郡、河源郡、临洮郡、会宁郡、陇西郡、天水郡。

    黄河以东,西秦国的陇右八郡纷纷易帜归降。虽然陈军一兵一卒还未进入陇右,但整个陇右已经归降于大陈飞鹰战旗之下。

    加上此时陇上已经全部落入陈军之手。河套地区的灵武、五原、榆林、朔方四郡。再加上陇山东脉岭北的雕阴、延安、上郡、盐川、弘化、北地、安定、平凉诸郡,陈军渡河之后,已经先后攻下了二十郡之地。

    虽然北地与安定两郡现在还是陈许两军对峙的战场,但基本上这两郡依然是处于陈军的控制之下。

    再反观关中的宇文化及,虽然依靠着山河四塞的天然地利防守,可是此时萧关一失,西大门洞开之后,关中平原已经一马平川的『裸』『露』在了陈军的铁蹄面前。

    扶风、京兆、冯翊三郡。

    这就是现在关中宇文氏的许国小朝廷所直接掌控的地盘,只有区区三个郡。

    过去宇文氏依靠着关河四塞之险。以关中平原与秦、周对峙之时,也曾经向外扩张过,甚至一度占有七八郡之地。但是现在,所有关中之外的地盘都已经被陈军拿下,不但如此,连关中的西北大门也已经被洞开。虽然许军大军驻守于北地郡长武城,可除了长武周边百里之地,许军已经根本鞭长莫及。

    之前陈克复一直对于许军屯驻长武不出,坐视陈军迅速灭了西秦有些疑『惑』。总觉得这件事情有些不太正常,但是现在,经过特勤司的全面侦探之后,陈克复终于知道了答案。

    天意,这件事情甚至可以称的上是天上掉馅饼,让他刚接到这个情报时都不敢相信,让特勤司张锦确认再三之后才相信。

    事情其实根本没陈克复想的那么复杂,许军屯驻长武不动,这里面并不是什么阴谋。而是大冬天的,十二万大军驻于小小的长武城中后,居然爆发了疫病。

    据说疫病来的突然,势头很猛。城中的许军和突厥人都是突厥爆发疫病,上吐下泄,情况严重。据说一开始就有近一成人马病倒,这使得宇文化及与卫文升都是焦头烂额,听说不到两天结果许军主帅宇文成都也染倒倒下了。

    因为这突如其来的疫病,让许军的反应变慢了许多。在陈克敌已经击败薛举之后,卫文升才收到了这个情报。得到这个情报后,卫文升不肯相信,又加派了斥候前去侦察。

    等到消息确认之后,陈克敌已经连薛仁越都给击败俘虏,并且成功带着薛举父子撤回了萧关。错失了第一次最好的出手时机后,卫文升原本也想过立即出兵攻打萧关。

    可是军中的疫病却再次爆发了第二波,当时就已经有超过两成的士兵染病,且宇文成都都完全昏『迷』。[

    关中长安的宇文化及收到这个紧急军情之后,当时脸就吓白了。在看到卫文升还提出要在此时进攻萧关的计划后,宇文化及没有半点犹豫的就否决了。

    儿子宇文成都倒下了,宇文化及根本不敢将大军的全权指挥权交给卫文升这个外人。毕竟之前贺若怀亮叔侄与萧世廉的临阵叛变,才导致了许军在萧关的大败,不但丢失了萧关,而且连嫡次子宇文成趾也自刎身死。

    现在前方疫病爆发,战士染病,主帅昏『迷』,如此情况之下,宇文化及如何肯让卫文升率兵攻打萧关。

    而且在内心里,一向喜欢投机的宇文化及也有着其它的心思。秦军突然一举灭了刘武周,这事情让宇文化及吓了一大跳。现在陈军突然同样突然击败了薛举并俘虏了薛举父子,这事情也让宇文化及觉得莫名其妙,反应不过来。

    不过在另一面,他却又觉得,这件事情似乎有利可图。

    陈军击败了薛举,可西秦不是还有个秦太子薛仁杲吗?和西秦打了这么多年,薛仁杲的骠悍骁勇他还是很清楚的,陈军俘虏了薛仁杲的父亲,那秦陈两军必然就是不死不休了。

    正是因为宇文化及知道薛仁杲与常仲兴手上还有七万兵马在手的时候,宇文化及才会否决了卫文升的计划。在他看来,与其冒险,在主帅昏『迷』,二成战士染病,士气低落之时进攻萧关。还不如让薛仁杲与陈军两虎相争,而许国这个时候只需要坐山观虎斗,一面治疗疫病便好。等到两虎俱伤之时,他们再出手,岂不是一举两得,一石二鸟。

    不得不说,宇文化及终究还是目光短浅了一些。一向喜好剑走偏锋,搞投机,而不是行正道,强化自身实力的他,也终于在这一次眼光大失,最终陷入了当下的困境之中。

    陈破军如此突然的率兵入陇增援,薛仁杲又如此让人惊爆眼球的不堪一击,都是宇文化及没有想到的。

    当陈破军迅速的击败俘虏了薛仁杲之后,许军已经有些不知所措了。而当他们还在争论该如何应对新的关陇局势之时,突然之间,他们发现,整个关陇二十三郡之地,转眼之间已经有二十郡归了陈破军,全都『插』上了飞鹰战旗。而还在他们许军掌控之下,除了关中三郡,便只剩下了一个孤独的长武城!rs!!!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