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隋末

第928章 火烧薛仁杲

    (感谢z882339、鹰刀★两位童鞋的月票支持,谢谢大家!)

    星夜漫天。

    位于奢延水与平水两河交汇之处的上县城上,灯火辉煌,人影绰绰。

    三里之城、七里之郭,十万大军围之而不能克。围城必倍之,破城三倍之上,七倍而夺之。战争,有九成以上打的是城池攻防之战。按惯例,要攻破一座城池,最少也得倍数守军才能成功围城。要破城,更是至少得守军三倍以上,甚至如果碰到坚固的城池,最少得有七倍于守军的兵力,才有可能攻下。

    上县,雕阴的郡治所在,据情报所知,城中更是有兵马五万之数,连陈朝皇帝陈破军都亲在城中。虽然上县城池经过数次战事,早已破损多久,但光城中的五万守军,就能让一般的来犯之敌望而后退。[

    不过薛仁杲非常人,他不但没有退缩,反认准了这是一个千难逢的机遇。擒贼擒王,如果能拿下陈破军,那么薛家便能迫得陈军退出陇右,大秦独霸陇上,然后挟陇上形胜之势俯冲而下,攻入关中。

    “擂鼓!准备进攻!”

    夜已经二更时分,秦军已经休整半日,用过晚饭。薛仁杲安排的时间很巧,此时二更时分,正是半夜时分。天黑无光,陈军的许多弓弩火器都失去准头,少了许多分利害。

    由于上县的地形独特。在其北面与西面都是河流。因此上县城只有二道城门,分别是东面与南面各开一门。薛仁杲大兵屯于南门,东门外却只派了五千轻骑驻守。也不担心陈军向北突围,心里反期望着城中弃城向北突围,在北面,儒林三城全已落入秦军之手。

    不过陈军不为所动,好像已经做好了对峙的打算。

    “攻城!”

    陈军耗得,薛仁杲却不愿意耗下去。如今的关陇,三国争霸,一旦与陈军纠缠在了此处。那么宇文氏很有可能就会趁机攻打萧关,甚至乘胜出兵陇右。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薛仁杲没有半分犹豫。见将士们饱食过后,立即传令进攻。

    全军压上,一万一千步卒扛着简易的云梯,举着盾牌,提着弯刀向前猛冲,后面五千骑兵远远下马『射』箭助攻。

    城上也瞬间万箭齐发,箭如雨下。

    薛怀义与薛怀良兄弟俩甚至脱了重甲,亲自执着盾牌短刀奋勇当先,第一时间爬上了云梯。

    城头上出现了一排又一排密密麻麻的弓箭手,箭如雨下的倾泻到冒死攀爬的秦军身上。

    但是秦军的攻势没有半分停顿。后面的战鼓隆隆,号角长鸣,更多的秦军士兵吼叫着向城墙冲锋过来,无数的兵马一起发出山洪海啸般的呐喊,跟着就向城池下猛扑而来。攻击开始了,守卫的士兵一下感觉到,整个城壁连同大地都在颤抖,连那些身经百战的老兵都不曾见过这样凶猛的攻击。

    几百部高高的登城云梯『逼』近城下,一路摆开的攻城车夹在人流中辚辚的慢慢的驶近。

    一万多的兵马齐聚在小小的上县南城,如此之多的兵马。拥挤满了南城门下的空工,他们比肩接踵,前排后排紧挨着,挤得难以呼吸。

    城下的兵马如此密集,以至城头上陈军的弓箭手甚至都不用瞄准了。只管漫天『射』击,一排又一排的弓箭手轮番不断的密集『射』击。几千把强弓不停的“吱”拉成满月,“擞”的一下『射』出,箭象那连续的暴雨一样倾泻到秦军头上。

    那条从奢延水河中引入活水的宽阔护城河中,早已经被无数的秦军士兵尸体填平。无数的陇右子弟中箭倒地,丧命在弓箭之下,尸体垒成了一座小山坡,可是他们照旧在前进,扑过护城河,直抢城墙下。

    如此激烈的攻城战,薛仁杲也毫无保守的意思,面对着城中的陈破军这样的对手。薛仁杲第一时间将自己的陇右骑兵调了上去,骑兵们早已经下马,排成整齐的阵列,不断的张弓『射』击,缓步前进。[

    踩着垒着的尸山血海,第一批秦军步兵终于登上了城头,守城的陈军寸步不让,顽抗死战。

    双方展开白刃战,激烈的厮杀开始,从这里到那里,无数的锐兵利器在对砍对杀,鏖战双方咬牙切齿,流血殷然,到处是刀光剑影,城头上人体很快也垒了起来,双方就踩在伤者、死者的人体上继续厮杀,惨叫声接连不断。

    很快,薛怀义率着秦军铁鹰剑士营团的一支分队也登上来支援了,秦军精锐军的加入,一下子取得了瞬间的优势,士气大旺,有个铁鹰剑士甚至一剑砍倒了数名陈军,夺下了城头上的一名陈军队旗,他兴奋的高举着向城头下的同胞展示着,城上城下的秦军登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万岁”,一时间,所有人都感觉到,破城就在眼前,兴奋万分!

    就在这个时候,薛怀良也带着一支西凉羌兵团跃上了城墙。一路势不可挡的迅速清空了一小断城墙,薛怀良更是一剑斩杀了一名陈军军官,夺下了一面营旗。

    更多的西凉兵开始一手举着钩镶盾牌,一手提着弯刀,组成了整齐的盾阵,一下子开始将城头上的陈军向外挤压。不断跃上的秦军中那些高大的战士开始举着狼牙棒与战斧第一时间破坏清理着城上的床弩、伏远弩、抛石车等重型器械。

    重型器械不断的被破坏,失去了这些大家伙的压制,城下的秦军箭手攻势愈加猛烈,已经开始压制城上的守军。越来越多的秦军趁机跃上城头,到处都是砍杀之声,血流如河。

    其间。陈军守将张公瑾带着一个团数百名战士发起反冲锋。一刀将那名秦军士兵劈成两半,夺回了那面丢失的队旗。可很快就与薛怀义的铁鹰剑士相撞,激烈并且惨烈的拼杀过后,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张公瑾就不得不带着折损的只剩下了半个团的部下后撤,被赶下了城墙。

    这个时候,磨蹭着慢吞吞登城车子终于靠近了城门。

    那攻城槌上全包着厚铁甲的狰狞龙头,在数十名军士的推动下,猛然撞上了同样包铁的城门。

    砰!

    犹如地动山摇,城门剧烈的震动着。连同士兵们脚下的大地也摇晃起来,随后又是边续几下撞击,城门已经出现了几道裂缝。

    远处,秦军的黑『色』大纛之下。看着激战的城头。薛仁杲面『色』凝重。

    传令骑兵飞快的奔驰而来。

    “薛怀义将军带着铁鹰剑士营冲上去了!”

    “薛怀良将军带着西凉蕃兵营冲上去了!”

    “弓手营已经推到城墙之下了!”

    >

    一个接一个的消息传回来,而且都是好消息。

    不过如此多的好消息传回来,却并没有让薛仁杲兴奋,反而让他起了些疑『惑』之心。城中既然是陈克复亲率的五万援军,怎么会如此不经打?虽然城头的攻防激烈无比,但却明显是陈军处于下风,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其中有诈?

    “城门破了!”就在此时,一阵喧天吼声响起,那火光升腾之中,南门的城门已经被巨大的攻城槌穿破。整个撞进了城中去了。薛仁杲面『色』一变,还来不及说话在,城门方向已经响起了冲锋的号角。

    他远远的看见,薛怀义与薛怀良两兄弟正一身是血,手挥长剑,激昂大吼,指挥着士兵冲入城中。[

    无数的秦军兴奋的吼叫着,争先恐后的向城中冲去。薛仁杲心头狂跳,想要制止这一切,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此时的秦军们兴奋的已经无法号令。他们全部一股脑的向城中涌去。

    薛仁杲还清醒的头脑告诉他,如此轻易的攻破了城门,绝对有问题。可狂热的士兵们已经进入了疯狂的状态,每一个人都想着攻入城中的赏赐,以及拿下陈破军的黄金万俩。封万户侯的赏赐。

    薛仁杲觉得自己此时已经势如骑虎,咬着牙观望了片刻后。他终于还是忍不住下令道:“进城!”此时除了进城,也别无他法了。

    就算陈破军有诈,但秦军已经有半数以上都冲入了城中,他如果不进城,那入城的便别想出来了。既然如此,那便唯有冲入城中,也许真能一举击败陈军也有可能。

    五千骑兵这时已经停止了『射』箭,重又翻身上马,跟随着薛仁杲顺着满是残肢断臂的血路冲入城中。

    混『乱』,血腥。

    城中已经完全混『乱』,到处都是四处奔走兴奋的秦军士兵。他们见屋砸门,见店就抢。不过狂热的秦军士兵们却没有发现,这『乱』哄哄的城中,居然难以看到一个陈军士兵,更别说成队成队的陈军了。

    薛仁杲刚入城中,便突然发现,远处的城东方向一片火起,在这暗夜中烧的是如此耀眼。

    “怎么回事,谁在纵火烧城!”薛仁杲大怒。

    “不好了,东城着火了。”

    “北城也着火了。”

    “西城也着火了!”

    “不好了,上县城烈火焚城了!”薛怀良带着数十部下,急匆匆纵马而来。

    举目望去,自北向南已是一片火海,而且火势来在不断蔓延,陇上夜风狂而且大,风助火威,火舌一吐,碰着的马上起火!且不是慢慢烧,而是一点着就狂烧!

    风呼啸,火狂舞,风火之中马匹『乱』窜,士兵四处躲避,只片刻之间,整个上县城就好像整个烧了起来。

    薛仁杲回头一望,却见自己身后的南门,此时居然也已经开始火光冲天。

    “不好,中计了。”薛仁杲心中一转,已经看出了这火背后的原因。该死的,这火不是秦军放的,而是陈军放的。一开始,他们都以为是那些中城的秦军士兵放的,却没有想到,这会是陈军在放火。而且看这火的势头,不但是陈军纵火,而且早已经安排好了助燃之物,不然不可能起的这么的快,这么的猛。

    “立即撤出城外!”薛仁杲在马上一声大吼,声如雷霆。

    只是此时已经有些晚了,整个上县城其实城中大半的建筑都已经泼上了油。不但房屋上沷了菜油等物,甚至在两座城门以及沿城墙一圈,及城中各主要街道下,都挖了隐秘濠沟,侵倒了许多黑『色』的火油。为了干掉薛仁杲,陈军也算是狡破了脑汁。

    早在薛仁杲到来之前,整个上县也不过是只有张公瑾所率的五千守军而已。城上遍布旗帜,多是虚张声势。在第一轮攻城之时,张公瑾便把所有的守军都调上城防守,利用弓箭弩炮,也打的有声有『色』,把整个秦军都吸引了上来,却没有人马上看破。随后,陈军便开始有序的撤退,一点点的撤下了城,沿着早留好的秘道撤往城外。

    最后,等秦军以为自己攻下上县,涌入城中之时,上县城便开始四下起火了。

    火烧上县,这么狠的计策是薛仁杲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撤!这里是个陷阱!撤!”

    只是事到此时,撤退未免已经晚了。

    薛仁杲急着传令撤退,却突然听得风声之中传来一阵阵的呜呜号角之声。

    有骑兵飞快来报:“东面方向突然出现一支大军,东城外的那五千轻骑已经接战!”

    东面突然出现了陈军,这绝对不是好消息。薛仁杲心头惊惧,城中本来有五万陈军,现在城中陈军全都不见,城东却突然出现了一支兵马,这绝对不是巧合。陈破军这是早有埋伏,要将我绝杀于此。只怕先前他分兵派往大斌、延福,城平三城的兵马已经完了。

    “冲出去,冲出去!”

    呜呜呜————

    恰在此时,南面又已经响起了连绵号角。

    呜呜呜————

    几乎同时,西面也已经响起了号角。

    上县已经城了一座爆发的火山,祝融肆虐,风火燎原。

    薛仁杲亲自带侍卫营守在南门城门处,指挥着士兵冲出城外。但有不听号令争抢出城的,立即挥刀斩杀,总算是没酿成堵住城门的惨事。等到薛仁杲带着侍卫营最后一批冲出上县城时,整个上县都在风火中呼号,那升腾起的火光,几乎把整个天地照亮。

    “殿下,快看!”一脸焦黑,连眉『毛』也烧了大半的薛怀良指着远方大叫道。

    薛仁杲抬头望去,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上县附近的平原上出现了四支大军。东南西北方向各一军,俱不下万人。尤其是北方那一支刚刚绕过燃烧中城池的大军,熊熊火光之中,正中一面大纛却正是五爪明黄蟠龙大旗,一旁正是一面巨大的陈字旗。甚至在那火光之中,旗下为首一人赫然就是陈破军的样子,只是有些让人惊奇的是,在他的身侧,一员大将却极似原本此时应当正驻守于榆林的西秦大将常仲兴。

    “常逆叛我大秦!”薛仁杲一声怒吼,一口鲜血却是已经自口中吐出,整个人随后便仰天而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