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隋末

第927章 易帜

    榆林,榆关。

    将军府书房内,一身常服的常仲兴大马金刀的坐在书案之后。在他的书案前面,站着一个全身都隐藏于一件巨大斗篷之内的男子。

    “显『露』你的身份,本将军面前,最讨厌你这等藏头『露』尾之辈。”常仲兴一声冷哼,对于这个直言要面见自己的神秘之人冷冷道。

    斗篷男子一下子掀开头罩,低呼道:“叔父,是我,常彪!”

    常仲兴一愣神,面前的男子确实是自己的从侄子,虽然看上去比过去销瘦了许多,两眼袋乌黑,可他还不至于连自己的侄子也不认得。不过斗然,他又怒目圆睁起来。[

    “我不是派你押送粮草辎重去朔方了吗?你怎么在这里,还这么一副装束?”对于这个侄子,常仲兴是一直不太满意的,文不成武不就,平时吃不得苦还好享受。如果不是念在其是自己大哥的嫡长子,他是决不会留在身边的。这次派他押送粮草,也有考验提拔他之意,让他有点功绩,也好在太子面前举荐升官。哪料到居然是如此烂泥扶不起墙,看样子他根本没有去押送粮草,肯定是派了手下代替他出行了。

    常仲兴气的胡子也抖了气来,就要叫侍卫来将其拖下去先打一顿再说。

    “叔父,请听侄儿把话说完,侄儿是来给叔父指一条明路的。叔父恐怕还不知道,您现在已经一只脚踩在了悬崖之外了。”

    常仲兴沉默了一下。常彪虽然有些文不成武不就。却也不是那种胆大妄为之人。这番话,似乎有些深意。

    “到底怎么回事,细细说来。如若不然,你就滚回陇右去。”

    常彪左右打量了几遍,确定周边无人后,才上前几步,小声道:“叔父,侄儿已经是陈破军的人了。”

    “什么?吃里扒外的东西,你好大的狗胆!”常仲兴又惊又怒。薛家父子的残暴人尽皆知,他虽贵为大将军。可是如果他的侄子里通外敌,到时他也难逃其咎。

    “叔父,请听我说,薛举与薛仁越已经灵武兵败。父子二人俱被陈军生擒也!”

    常仲兴听到这话都差点失声而笑,这怎么可能。先不说薛举、薛仁越父子也都算是一代猛将,再加上两人原先的部下,再算上刚收降的后周兵马,两人的兵马超过八万之数。而陈军不但击败了他们,还俘虏了他们?开什么玩笑,陈军距离灵武最近的就只有萧关的陈克敌,可那小子不过只有一万人马而已。再远点的陈叔达等人兵马虽多点,可却被宇文成都十二万大军盯着,怎么可能突然出兵灵武。这简直就是扯淡。

    这下子,常仲兴看着侄子的眼神,已经像是在看一个疯子。

    恰在这时,帐外一名侍卫不及通报就急忙闯了进来。

    “大将军,大事不好了>

    “慌慌张张像什么样子,出了什么事情?”

    “五原薛玮将军刚刚带着数十骑到了榆关,他带来了一个十分不好的消息。三日前,陈克敌趁大雾突袭了灵武,攻破了灵武城,并在磴口伏击生擒了陛下。然后又用陛下玺印骗晋王带兵往灵武。将晋王也击败。晋王逃回五原,陈军随后杀至,晋王不敌,五原陷落,晋王也被生擒了。薛玮将军一路突围前来送信。到达榆林只余十余骑,一进城就晕过去了。”

    “什么!”常仲兴腾的站起。满眼的不敢置信。

    这事居然是真的,他不由的转头望了一眼侄子,却见他不动声『色』的对自己点头。

    片刻之后,榆关中队正以上军官已经全部到齐,连晕过去的薛玮也被救醒扶进了堂上。

    “陈克敌突袭了灵武,生擒了陛下与晋王,大败我军,现在灵武与五原皆落入陈军之手。诸位,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常仲兴的脸似乎也一下子苍老了许多。他当年最先响应薛举起兵,可谓是秦国元老重臣,对于西秦,那就是自家的事业一般。如今一下子,皇帝与晋王兵败被擒,让他一下子消沉了许多。

    薛玮最先开口:“大将军,还请速速发兵营救陛下与晋王。那陈克敌所部兵马不过数千,却用诡计击败了陛下的兵马。如果大将军立即发兵,绝对能救回陛下。”[

    “不妥!”马上有将领反对:“太子殿下交给我们的任务是留守榆林,防止突厥人渡河。而且现在太子已经孤军南下,如果我们此时发兵灵武,那太子就真的四面被围了。”

    “姓刘的,你什么意思?陛下的安危重于一切,眼下最重要的是立即给太子送信,让他立即撤兵北上营救陛下。”

    常彪冷哼一声道:“太子?太子现在也已经是自身难保了,你们还想指望他?真是好笑。”

    堂上不少人还不知道常彪是何人,毕竟他过去只是一个小小的军需官。有认识的将领马上怒道:“闭嘴,你不过一小小军需官,这里岂有你开口的地方。”

    常彪却毫不在意,见常仲兴并没有喝止他之意,胆气也壮大许多,大声道:“实话告诉诸位大人,太子已经中了陈朝的计谋,他带着兵马急急南下,想要阻击陈破军。其实这一切都是陈破军的故意布局而已,现在在上县附近,五万陈军已经张网以待,就等太子自投罗网了。现在,说不定太子都已经成了陈军的阶下之囚。诸位,皇帝和晋王已经被俘了,如果太子再被俘了,那秦国连个做主的人都没有了,那大秦何在?”

    “叛徒!”堂中有人怒骂出声。

    不过更多的将领,却已经沉默起来。不管常彪所说的真假,薛举父子兵败被俘已经是事实,就算太子薛仁杲还能回来,那又能如何?太子与陈破军的较量,没有人愿意相信太子能取胜。就算他真的全身而退了,可秦国连皇帝都被人俘虏了,灵武、五原的丢失与兵败,已经让原本已经是外强中干的秦国更是雪上加霜。

    薛举被俘的消息一旦传回陇右河西,只怕李轨会第一时间出兵陇右吧。到时在座的诸将连自己的老家的妻儿子女都要保不住了,谈何忠义大秦。

    “太子真的回不来了吗?”角落里,也不知道是哪个军官小声的问道。

    常彪一笑:“太子四万南下,陈破军六万大军张网以待,你们觉得结果会如何?秦国到了这一步,诸位还真以为还能咸鱼翻身吗?就算撑过了今天,可明天又怎么办?不说陈破军,就是一个关中的宇文氏和李轨,现在都能轻易的把秦国给吞的连渣都不剩下一点。诸位,事到如今,还是为了各自的家族,为了各自的妻儿老小考虑一下吧。”

    薛玮恨恨的盯着常彪:“你如此卖力的鼓吹,莫不你已经投降了陈破军?”

    常彪一笑:“没错。”

    伸出手,常彪从怀中取出一卷黄绢卷轴,扬了扬,笑道:“这是大陈皇帝的圣旨。”

    他旁若无人的打开圣旨,大声念道:“大陈皇帝令:特敕令从五品游骑将军衔,实职从五品鹰击郎将常彪为宣抚特使。>

    “逆贼,我要杀了你!”薛玮是薛兴同族,乃是西秦皇室。别人可降,他却是不肯降。当下提了宝剑,就要斩下常彪的人头。

    “来人!”一直未开口的常仲兴突然大喝一声。

    一队铠甲侍卫带刀入堂,杀气腾腾。

    “将薛玮拿下,囚禁起来。”

    “得令。”几名侍卫猛的将刀把砸在薛玮的脸上,登时血流如注。薛玮还在挣扎,可是又是几下重重磺下去,登陆晕死过去,然后被侍卫拖死狗一样的拖了下去。

    堂上一时死寂。

    常仲兴整理了一下衣冠,起身走下堂来,对着常彪手中的圣旨跪下恭敬行礼,大声道:“降将常仲兴接旨!”

    堂上的诸军官将校,此时哪还有人不明白事情的结果。当下不少人都是暗中长松了一口气,神『色』各异的在那圣旨前跪了一大片。对不少将领来说,眼下的情景,明显是明智之选。也幸好常仲兴如此选择,要不然,他们还不知道要如何是好。也有少数几个还在犹豫不决,想着曾经受过薛举父子的恩惠,不过眼下大势所『逼』,他们却也没有其它选择。[

    当下,常仲兴带头以刀割手,与诸将写了一封表忠心的表书,又一起起誓从此忠心大陈。然后便是号令榆林及周边各城各营两万余秦军,当下降下秦军旗帜,改悬大陈飞鹰战旗。

    并且,搜罗了数车珍贵礼物做为贡品,由常仲兴亲自随着常彪带着他们的血书及礼物亲往上县面见大陈皇帝。

    朔风飞扬,飞鹰战旗猎猎,榆林城上一夕之间已经全部改旗易帜!rs!!!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