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隋末

第921章 兵不厌诈

    以前在长安城,她只是一个卑微的歌伎,先是在杨素府中,后来又被转卖到了宇文述的府中。细起其来,在杨素府中之前,其实她还是建康谢家的歌伎。只是那个时候她还太小,只是在谢府中接受训练,并未服侍过人。

    曾经她以为,她的这一生就永远是一个歌伎了。却不曾想,那一次的一见之后,就让她的心中狂跳不已。那一个让她深刻的眼神,引诱着她半夜出奔。

    滔滔的黄河水浪在脚下奔腾,透过跨下战马,还能看见这座只用了不到一个晚上,就搭建起来的神奇铁索悬桥的桥板间的空隙下那浑浊的河水。

    上一次离开关陇是什么时候?是五年前还是六年前?那个时候她还只是一个心中忐忑的出奔歌伎,心中还在担心着被宇文府的人发现。转眼数年过去,再回关陇,她却已经一身铠甲,骑着高大火红的战马,在她的身后,还有足足五千直属于她的女军营。

    有过上一次带兵江东的经历,这一次她听到皇帝要亲自率兵增援关陇之时,她就第一时间去求见了皇帝。原本以为,那个让她一直『迷』醉的皇帝可能不会同意,却没有料到,他只是笑着打量了她几眼就道:“你想去,没有问题。”[

    不过她似乎有些理解错了他当时的目光,原本以为这次西行,她会有机会真正上战场。上一次驰援江东,虽然他也让她带着她训练的女兵营南下。可是最后。声势很大,战斗却根本没打过像样的。陈军一过江,基本上就已经结束了战斗。前前后后,她披着那身华丽的铠甲。却连一个敌人的面都没有直接碰到过。

    这一次,她打定了主意,一定要抓住机会上战场上亲自打上一两场。一路上,她甚至拒绝了他安排给她的马车,而是穿着她的铠甲骑着战马一直跟女兵营一同行军住宿。

    不过皇帝似乎并不打算如她的意,大军刚出洛阳的第一天晚上,皇帝就派人传她晋见。然后,在皇帝的『淫』笑声中。她整晚上都没能再回去。甚至一整个晚上都没有睡觉,也不知道他心里什么时候起的鬼主意,居然声称穿着铠甲的她更漂亮,甚至还拿出了一套用白犀牛皮所制成的华丽皮甲。

    整副皮甲都染成了紫红相间的亮丽颜『色』。更加让她羞涩的是,那铠甲虽然华丽珍贵,可是居然上下镂空,尤其是在胸部和大腿等位置,更是完全镂空。在那精致的镂空图案下。皇帝又不许她穿上战袍,里面的亵衣抹胸被完全透『露』了出来。

    她越羞涩,皇帝越兴奋,然后便是大战三百回合。一战到天亮。

    她们从洛阳出发,总共兵马是五万人。其中骑兵两万,步兵三万。几乎把洛阳的最后一点兵马全都带了出来。原本翟无双也是想要来的,不过临出发前却被御医诊断已经有了身孕,另外的淑妃李秀宁则在江东刚回来时就已经诊断有了身孕。两个和她一样喜欢带兵的女人怀了孕,登时能随行的便只有了她一人。

    大军走的很快,一路上行军也十分隐秘。只三天时间,大军已经从洛阳到了河东,然后经过了孟门过了长桥飞渡的黄河。

    一连三个晚上,皇帝都没有放过她的打算。第一天晚上是那镂空铠甲,第二天晚上却又换了薄纱让她歌舞。第三天晚上,更是拉着她在黄河直接来了个天浴,惊的她一直蹲在河水中不敢起来。

    一想起这几个晚上来的荒唐之举,她不由的脸『色』飞红,火辣辣的。

    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虽然心中总是告诫自己,太荒唐了。可越是如此,这种荒唐和羞涩的感觉却更加的刺激着她。让她觉得整个人都似乎被引诱,然后欲罢不能,沉『迷』其中。

    今天早上,大军正准备启程之时,皇帝突然策马来到她的营帐,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皇帝已经如狼一般的扑了上来,把她身上的衣物扒光,然后就在那小小的帐篷之中颠鸾倒凤,白昼宣『淫』起来。最后甚至还被前来催促她起程的女副将给撞见,一想来就让她有种想要直接跳到黄河里去的感觉。现在,后面的那些女军们,还不知道如何在背后议论于她呢。

    张出尘愤愤的咬着嘴唇,看着前方那黄『色』的龙旗,暗下决心,无论如何,今晚决不再任由皇帝引诱,再陪他各种荒唐。

    一路上她都在进行着这种胡思『乱』想,连大军不知不觉中进入了对岸的延福城都没有发觉。

    进入延福城之后,大军没有继续前进,而是立即入城停驻。皇帝第一时间派人传他入见,等张出尘一身铠甲宝剑进入皇帝临时入住的将军府中,准备着拒绝的话语时,抬头却发现来的并不只是她一个人,全军校尉以上军官皆已经到齐。

    年青的皇帝此时一脸严肃,并没有这几日中那半点荒唐的影子。

    “诸位,有件事情朕要告诉你们!”

    在座诸将闻言都不由心中一紧,皇帝表情如此严肃,难道西征军已经败了?究竟是萧关被夺,还是主动进攻薛举的陈克敌兵败,又或者是陈叔明元帅与陈节相国被宇文成都击败,没等的及援兵的到来?

    “西征军出事了?”

    “不。”陈克复摇了摇头。“出事的不是西征军,而是薛举。”[

    陈克复很平静的道:“刚刚收到的萧关急报,陈克敌突袭灵武,已经拿下了灵武郡,并生擒了薛举。另外,陈克敌用薛举的玺印,调五原薛仁越往五原,然后与胡海在磴口伏击合围了薛仁越。薛仁越兵败逃回五原,五原却早被黄君汉先一步利用薛举的印信兵符夺下。薛仁越被黄君汉诱入城中,兵败被俘。”

    皇帝说的如此平静。可是在座的诸将领们却齐齐一顿。

    张出尘手指猛然一握,惊问道:“陈将军击败了薛举、薛仁越父子,并且已经夺下了河套灵武与五原二郡诸城?”

    “没错,就是如此。”

    “可之前陈克敌的奏报不是说。薛举五万兵马囤灵武,薛仁越三万兵马驻五原吗?这薛举父子加起来可是有八万之兵,陈克敌将军自萧关引兵出战好像只有一万五千人吧?这前后短短时间内,怎么不但击败了秦军,还生擒了薛举父子,攻夺二郡?”

    “陈克敌是一员天生的将军,朕早知道他不会鲁莽行事的。”陈克复手指划过剑柄。“这一次陈克敌虽然用兵行险,不过他的做法并没有错。面对关陇错踪局势,没有消极的选择坐以待援,而是选择主动出击,化危局为转机。这是一种积极的做法,大有名将之风。这一次,朕要重重奖赏于他。”

    刚刚出征前才被告之当上了皇帝老丈人的观郡公杨仁恭已经晋爵观国公,算是恢复了隋时爵位。这一次,他也随军出征。算是增援兵马的副帅。王仁恭乃是隋朝皇室,常年领兵在外,也在地方担任过官职,对于薛举还是有很深的印象的。尤其是对于薛举那个一向桀骜不驯,可却又勇猛绝伦。还十分残暴,更加没有信义的儿子薛仁杲印像深刻。

    “薛举和薛仁越虽然被击败俘虏。可是薛仁杲还在。榆林常仲兴还有两万兵马在手,另外薛仁杲更是率五万大军就在朔方。一旦薛仁杲得到消息,按此人『性』格,只怕他不会就此罢休啊。”

    “薛仁杲确实不会罢休!”陈克复道:“薛举被俘,薛仁杲这个秦国太子可就能名正言顺的进位秦帝了。而且事实上,薛仁杲也确实没有投降的意思,他已经率领四万兵马从朔方出发,昨日夜已经攻占雕阴北大门儒林城了。”

    杨仁恭面『色』微变,他也是沙场老将,当初隋朝多次边关征战。几次征辽之战都参加过,在第三次征辽时,杨玄感叛『乱』,猛攻东都。当时杨广就是派宇文述与杨仁恭及屈突通三位大将飞骑回中原,镇压杨玄感叛军。杨玄感兄弟最后被他们『逼』的走投无路,自刎而死。

    战阵经验丰富的杨仁恭从皇帝的话中听出了一丝疑『惑』,“陈克敌将军飞鹰传信刚到,恭仁杲怎么可能比我们还早得到消息?”

    陈克复神秘一笑:“不,薛仁杲现在还并不知道灵武与五原的消息。甚至连长武的宇文成都也还没有收到这个消息,我们是仅次于陈克敌与陈叔明元帅,第三个知道这消息的。”

    “难道是巧合?”杨仁恭怎么看薛仁杲的这个进攻,都有些突然。如果换成他是薛仁杲,绝不可能这个时候进攻儒林。秦军最好的选择是坐山观虎斗,等陈军和许军两败俱伤时再跳出来,才是最应当的。

    看着诸将疑『惑』的表情,陈克复微微一笑:“薛仁杲突然进攻儒林,那是因为这是朕的意愿!”

    原先驻守延福城的李君羡突然神『色』一动,犹豫道:“昨日上县的豆卢达将军突然派赵破陈率一百轻骑前往定安陈大帅处送信,而且还让他走的是与朔方边境的古长城小道。难道?”

    “没错,这个命令是朕飞鹰传旨让豆卢达下的。赵破陈也是朕点名指派的,连路线都是朕安排的。另外,赵破陈与他的那一百轻骑昨日黄昏已经在朔方边境被薛仁杲伏击,包括赵破陈全军覆没,他携带的信件也被薛仁杲获取。那信上所述,乃是朕将亲率兵马入陇增援,且时间就在明后日渡河入陇。”

    杨仁恭面『色』苍白,忍不住问道:“为何?”

    后面还有话没有说出来,但意思已经十分明显。如果皇帝的目的是故意透『露』消息给薛仁杲,那方法有很多。可如果只为了透『露』消息,就要让一位大将以及一百忠心将士无辜送命,这却已经非明君所为了。

    陈克复笑了笑,却没有直接回答。

    一侧的特勤司司长张锦已经站了起来,目光直视杨仁恭,证据冰冷道:“因为,赵破陈是一个间谍!”

    “既然知道他是间谍,为何不公开审判?”杨仁恭对于赵破陈的身份也有些了解。赵破陈原是隋军低级军官,后来隋末『乱』世,江南世族反叛,陈破军也加入了江南世族军队。再到后来,与杜伏威有仇的赵破军过江投入屈突通麾下,成为一名陈军军官。后来在与南陈的对峙之中,赵破陈一直表现出众,屡立军功,逐渐提升。

    后来还曾由屈突通保送讲武堂,出来后更是多次立功,如今已经是正四品的虎贲郎将。也许是因为赵破陈的降将身份,让杨仁恭有种同类之感。眼下见他如此而死,心下不由戚戚。[

    张锦与杨仁恭对视,冰冷道:“赵破陈为吴军秘谍,多年来隐藏极深。曾经多次暗中向吴军传递军情,调查司早就怀疑上他,一直在搜罗证据。如今证据早已经完备,这一次正好用的上他,就直接借薛仁杲之手除之。而且,死于薛仁杲之手,陛下还可以不再追究他家人的罪责,表面上,他是为国而战死,他的家人还能得享他的荣耀。”

    “那一百骑士呢?”

    “他们都是赵破陈当初从江东带随的心腹卫士,虽然其中不可能全是吴军秘谍,但有些事情,也是无法避免的。杨将军,以为如何?”张锦问。

    陈克复叹息一声:“赵破陈秘谍一事,证据充足。杨将军就不必多说了,朕也是念在他也曾有功于大陈,才没有公开审判于他,让他身败名裂。逝者已逝去,让他带着荣耀而战死,这于他于他的家人,也算是最好的结局吧。”

    一阵沉默之后,这件事情也算就此揭过。杨仁恭问道:“陛下既然如此安排,只怕是大有深意吧?不过如此一来,薛仁杲急速『逼』来,陛下难道要与他在此决战?”

    陈克复摇摇头:“不,朕之所以故意诱其南下,最主要也是为了避免等薛仁杲得到薛举被俘虏的消息后,到时坚守朔方。那个时候,他必然与常仲兴合兵一处,甚至有可能狗急之后投奔宇文化及或者突厥。一切都有可能,薛仁杲是只猛虎,我们不得不防。现在我们提前把其引诱南下,战略主动就尽在我手。现在,诸位但请发言,议一议,我们如何降伏这头猛虎。时间还有一日,诸位各陈高见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