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隋末

第837章 单雄信晋升元帅 沈落雁监国领事

    南陈,都城建康,楚国公主府。

    一辆打着单字标志的马车在楚国公主府前停了下来,一队侍卫上前检查,见到车中是单雄信之后马上放行。在一阵嘹亮的口令声中,马车缓缓驶入楚国公主府。

    单雄信从马车上跳下来,迎面已经有人在迎接。

    最前面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妇』,却正是单雄信的侄女,南陈淮南军元帅杜伏威的妻子,人称杜姬的单云英。在他的后面,则正是他的丈夫杜伏威带着淮南军的一众大将。

    单云英快步上前,笑着对叔叔道:“叔父一路从外地赶来,一路辛苦了。”[

    看着如今已经长成他人『妇』的小侄女,单雄信心中感慨的道:“不辛苦,叔父这几年要不是得你夫『妇』收留,还不知道流落何处呢。‘

    杜伏威笑着上前道:“朝廷能得叔父相助,那是朝廷求之不得之事。以叔父之才,天下何处不争相征召。听说当初陈破军也是数次派人想要招揽于叔父的。”

    三年前,中原大战,单雄信所属的魏国灭亡,国主李密与诸多大将被俘。当时好友黄君汉一开战就已经带着不少兄弟降陈,结义兄弟徐世绩也有降陈之意,可单雄信却一直犹豫。最后战败之后,徐世绩投了陈克复,单雄信却跟着侄女投靠了杜伏威。加入南陈之后,杜伏威对他也十分看重,后得杜伏威引荐,楚国公主沈落雁也极为看重于他。这几年。他招拢了诸多当年中原的旧部,再招兵买马,渐渐已经再次拉起了一支不小的人马。

    “沈侍卫长,各位大人都到了吗?”

    “回元帅话。公主殿下已经到了大殿,诸位大人们也都到了。就差元帅与单将军了。”

    两人跟着侍卫长一起进入府中,走入议事大殿。

    单雄信自投南陈以来,虽然一直是归于楚国公主麾下,但这楚国公主府的议事大殿却还是头一次来。南陈虽然表面上是陈深当皇帝,可所有人都知道南陈是沈家的。特别是沈家攻下江汉之后,江南各士族更是彻底的被沈家压制,南陈真正成了沈家一家的天下。

    自六月那场大战之后。南陈损兵折将,遭受重创。东西被北陈军拦腰折断,硬生生的在九江等地『插』入了一个楔子。吴王带着几个儿子们便坐镇江凌、江夏一带,一面应对襄阳的北陈军。一面继续进攻汉中。

    而大本营的建康,便是由在这几年来充分显『露』出无比才能的楚国公主所统管。楚国公主虽是女儿身,可上自吴王,下自南陈的普通百姓,都早已经被公主这些年的智慧与勇敢所征服。再没有一人对吴王留下楚国公主监国有异议。

    虽然公主上半年大败于北陈军,但其威望并没有折损多少。

    与吴王在朝时喜欢在皇宫中听政议事不同,楚国公主很少会去皇宫,更多的时候都是在楚国公主府中召集部下议事。对于楚国公主府的议事大殿。外人总是充满着想象,许多人传言。楚国公主府的议事大殿比皇帝的金銮大殿还要富丽堂皇。传说墙壁全部镶嵌满了宝石和夜明珠,地板都是用黄金铺的。天顶上全部是北陈辽东所产的水晶吊灯。

    结果单雄信一入大殿,所见之下倒是有些失望。这只是一个普通之极的厅殿,除了十分宽阔之外,并没有任何奢侈的摆设。

    厅殿大概有一百步长,四十步宽,与这个房间主人所蕴涵的权力相比,这个房间的装饰并不显得豪华,几乎没什么装饰,墨绿『色』的大理石地板,一张长条的会议桌差不多就是全部家具。

    一走到这个房间,单雄信就感觉到了一种气味,权力的气味。

    这个房间是一个帝国名副其实的大脑和心脏,在这里的寥寥数人,真正统领着中原天下四分之一的疆土,决定着他们的生死命运。

    走进房间,所有人都在注视着他们两人。

    杜伏威泰然自若地对众人笑笑,很自然地坐在了义子王雄诞旁边的一个空位上。

    单雄信环视左右,会议桌边在阚凌与西门君仪之间有个空位,他走过去坐下了。

    旁边的几人都对他点头笑笑,他也点头微笑回礼,环视周围,在会议桌首席的上位,沈落雁正在那里就坐。[

    看见厅殿中的这些人,单雄信的心里微微更加明了。在座的将领之中,有近一半都是淮南军的将领,而且这些人中不是杜伏威的义子,就是他的心腹将领,可以说这里一半的人是遵从着杜伏威的号令的。

    还有差不多四分之一的人则是南越军的首领李子通和他的部将们,剩下的几本就都是楚国公主的直系属下将领了。军中早有传闻,杜伏威年青气盛,自从与辅公祏彻底翻脸之后,『性』情更是变得有些暴戾。因此和收留辅公祏的吴王的关系也一直有些疆,另外军中还传言他早年就与李子通有仇。当年李子通曾经兵败投奔过他,结果最后却想要火并吞并他的队伍,那次杜伏威差点身死,要不是义子西门君仪的妻子背着重伤的他逃过一劫,他早就死在了李子通的手中。

    李子通原本是谢家支持的将领,谢家沦落之后,他转投吴王。本已经是没有了什么势力,但楚国公主这几年却一直大力支持于他,硬生生的将他提拔到了与杜伏威相同的元帅之位上,从这里,单雄信已经看出了楚国公主的不简单,她这是在平衡属下势力,以免部下皆为淮南军,防止被杜伏威架空于她。

    “人都来齐了。那么,我们就开始吧!”高居上位的沈落雁抬起头,微笑地望着众人:“最近。我们形势不妙啊!坏消息接连不断地传来,六月北陈突然南征,我南陈几乎灭国。而到了八月,西线。吴王殿下接连受到杨暕的攻打,巴西、巴中、巴东都已经失守,失地数郡,损兵数万。而在中线,北陈军更是再次攻取了九江、豫章等五郡,在我们东西部之间牢牢的钉下了一个楔子,将我们的东西隔断。而在南线,岭南的百越在陈破军的授意之下。冯盎带着冯冼两家不断的在我们的南边『骚』扰,严重的破坏了后方的安定。如此下去,我南陈终有一日将要亡于四面之敌。”

    沈落雁美丽的面孔多了几分庄重与沉重,南陈虽取了江汉。暂时缓解了偏居于江东的颓势。可现在三面受敌,却也到了危急之时。

    过了片刻的沉默之后,沈落雁面上换上了些明朗之『色』,大声道:“不过在此危急之时,也正好彰显了朝中不少大将的忠诚本『色』。杜伏威与李子通两位元帅表现出众。在最短的时间内重新又恢复了我淮南军与南越军的战斗力量。而在这里,本公主今天要重重嘉奖的还有单雄信将军,在南线,我们的单雄信将军最近更是立下大功。他在岭南连下数十城,消灭了冯盎的百越军数万人马。将冯盎与那些南蛮洞人重新赶回了岭南大山之中。本公主建议,我们全体起立。为单雄信将军的英勇功勋鼓掌!他为我们六月与八月的败仗洗刷了耻辱,为我们南陈争了光!”

    与会众人一起起立,齐齐鼓掌。

    单雄信连忙起身谦虚几句,说:“全是依赖吴王殿下与楚国公主的的威德,将士们的英勇,我个人的作用是很小的,胜利是属于两位殿下,属于奋勇作战的三军将士,我只是运气好罢了!”

    单雄信只不过是一个在中原战败,前来投靠的将领而已。在南陈军中,其地位是很尴尬的,根本是不可能进入核心阶层的。楚国公主口中所说的大功,实际上也不过是他收拢旧部,招收了许多新兵后在与岭南边境一带的几场实战练习罢了。说是打仗,倒不如说是他们冲入岭南边境,抢掠了许多没有兵马防守的城镇而已。

    楚国公主说他攻城数十,斩敌数万,实际上不过是攻下了十几座无人的城镇,消灭了数千余百越军罢了。关于这一切,他都是曾详细奏报过楚国公主所知的,他绝无贪功冒报之意。可是现在在公主的口中,事情却变了个样。

    单雄信眯着眼睛仔细思量,终于心中有了几分眉目。如果说当初在单家庄时的他还十分憨厚的话,那么经历了瓦岗和魏国的无数风雨和刀尖『舔』血后,他已经对于那些暗中的阴谋诡计多了许多明白。楚国公主这样做,虽然一时有些难以明白,但仔细一想,却不过是他曾经对李子通做过的事情再来一遍罢了。

    果然。

    一番套话之后,沈落雁说:“当然了,虽然单将军淡泊名利,可是朝廷是不会亏待功臣的!我已经和吴王达成了统一意见,将晋升单将军为元帅,并从此开府设幕。单元帅,从今日起,你就是我大陈的又一元帅了。也从今日起,你的麾下可以正式独立成军,今日,本公主授与你军镇南军番号。”

    单雄信部下新旧兵马约有五万,战斗力并不强,其中还有不少骨干是杜伏威从淮南军中抽调与他的。因此,单雄信也一直是挂在淮南军下的,他的部队当然也是属于淮南军序列的。可是现在,沈落雁一出手,把单雄信高高捧起之时,也等于将这五万人马从淮南军中分割出去了。

    如此一来,即削弱了淮南军的实力,却又捧出了单雄信,与李子通一起来制衡杜伏威。她深知,以杜伏威那急躁量小的『性』格,虽然单雄信是他的妻子叔父,但经此一事,杜伏威对单雄信肯定会有隔阂,绝无法再联合在一起了。

    就在众人各异之时,沈落雁并没有就此停下,她稍一停顿之后,又马上道:“另外,由本公主与吴王陛下上书,皇帝已经下已经下旨,正式授与单元帅九江郡公封爵,并加九江、豫章、宜春、庐陵、南康五郡太守兼五郡兵马大都督,朝廷并允许镇南军兵员上限十万。”

    这个封赏一出,杜伏威已经手握拳头,差点要跳起来了。王雄诞、阚凌等淮南军大将更是一个个面『色』难看。他们出生入死,主帅杜伏威也不过是一个国公爵位,王雄诞等主将也不过是个伯爵,难封侯者都还没有。

    现在一个降将,没有立下大功,却一下子和主帅同级,这让他们如何高兴。

    另一边的单雄信却也是面『色』凝重,久经风雨的他现在心里不但没有半发高兴,反而是十分的复杂。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到南陈,居然就卷入到了这种权力斗争的风云之中。楚国公主的这一番封赏,简直就是要把他放在火上烤啊。

    虽然看起来官职很大,但实际上不过都是些空衔,战『乱』之时,什么爵位什么官职并没什么实际意义。朝廷给他加的那五郡的官职更是虚的不能再虚,那五郡现在都在北陈手中,是北陈的江西行省,楚国公主把他封到敌国的领土上做官,这不是画饼充饥吗。

    而镇南军虽看起来不错,可朝廷并没给一兵一卒,说不好经此一事,杜伏威还会把他的骨干抽走。得了一个空爵位,却同时得罪了杜伏威,这绝不是什么好事。

    沈落雁凤面含笑,从案上取过一个玉盒,缓缓走到单雄信的面前,将玉盒交于他。[

    单雄信轻轻打开玉盒,里面是一道明黄绢布,正是他官职的圣旨。另外还有三方金鱼,一道是九江郡公印,一个是五郡太守兼五郡大都督印信,最后一个则是镇守军元帅金印。

    这即是圣旨金印,也是权力的象征。一个军人能得到这些,就已经表示他正式进入了南陈这滩权利的泥潭之中了。从此以后,他的立命之本,也就唯有指靠着这三方金印了。

    望着这圣旨和金印,单雄信虽然面上含笑,心中却是苦涩无比。他虽得到了这三方金印,可又有几个能知道,他背后所失去的呢?(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